笔趣阁 > 宠妻为荣 > 第103章 出嫁(一)

第103章 出嫁(一)

        天色已晚,养心殿却灯火通明,皇帝如往常一样伏案批折子。

        本朝皇帝唯有两件事最出名,一勤政爱民,二膝下无子。

        前一件事情令百姓庆幸,后一件事情令百姓扼腕。虽然太子已定,百姓们仍旧希望老天爷能开眼,让皇帝宫中能有喜讯传来,哪怕是个公主也好。

        这也是皇后的心愿。

        最近连降雨雪,许多地方的百姓都遭了灾,皇帝心系黎民,处理政事比从前更要勤勉。

        皇后知道如此,所以早早就备了参汤去养心殿,服侍皇上喝汤,陪他说说话,松泛松泛。

        养心殿里点着火盆,帝后盘腿坐在炕上下棋说话。

        “……皇上您也真是的,竟然在同一天赐婚,纪氏也好,静玉也好,都是端庄贤淑的好姑娘,结果却被人评头论足,连带着臣妾也左右为难。”

        皇后落下一子,对旁边的内侍使了了眼色,内侍立马端了一盏茶捧到皇帝手边。

        皇帝喝了茶才笑:“多亏了皇后叫了长宁侯夫人与纪氏进宫安抚,又同时给孟氏纪氏封为郡主,这才止住了流言蜚语,皇后果然是朕的贤内助。”

        帝后乃少年夫妻,虽然元太子病故的那段时间生过龃龉,最近这几年却慢慢又缓过来了,颇有少年夫妻老来伴的意思。两人之间的相处,少了天家的威严,多了几分普通夫妻的温情。

        皇后见皇帝不似刚才眉头紧锁,精神放松了不少,心里也很高兴:“宫里人少,也就这么点事,等她们二人进门了,宫里也能热闹热闹。若是令睿还活着,估计也……”

        提到已经故去的亲生儿子,皇后心里一刺,止住了话头。

        皇帝却好像没有察觉一般,接了话音道:“若是令睿还在,如今也必然娶妻生子了。虽然令睿不在了,但太子、令琛、令检也不是外人,特别是令琛,一直很得你欢心,马上他也要成亲了。”

        皇帝提起元太子,如此轻描淡写,皇后听了,心里更疼,面上却不动声色:“是呀,时间真快,等他们成亲了,宫里也能多几个孩子了。”

        皇帝见皇后面上有怅然之色,就道:“等纪氏生下孩子,你若是喜欢,抱过来养便是。孟氏就更不必说了,打小就养在你面前,她的孩子你想养,只管抱过来,孟氏断不会拒绝的。”

        皇后心头一紧,捏着棋子的手比刚才多用了几分力。

        正考虑要怎么回答,就听见门口传来童生清脆的呼唤:“皇祖父,皇祖母。”

        乳娘抱着太子唯一的女儿明卉郡主来了,小郡主生的粉雕玉琢,天真可爱,脚一着地就快步跑着,扑到了皇后的怀里,咯咯笑着看着皇后:“皇祖母抱。”

        皇后见了明卉郡主,眼角眉梢都是喜悦,伸手将她抱了起来,笑着道:“养孩子的事以后再说吧,臣妾这里已经有个明卉了。”

        明卉听皇后提到她的名字,又咧嘴笑了,还伸手去够棋子,皇后将她放在炕上,拿了布偶给她玩。

        皇帝见明卉郡主乖巧可爱,精神就恍惚了一下。

        他其实也是有一个公主的,若是那个公主还活着,如今也有十二岁了吧。

        可惜他罪孽深重,受祖宗惩罚,这辈子注定没有儿女缘分了。

        ……

        因为是御赐的婚姻,平阳侯府特别的重视,媒人请的是陈文钺嫡亲的母舅工部左侍郎林大人的夫人,傧相便是林夫人的长媳田氏。

        宁王府那边的媒人是太后娘家侄儿安乡侯的妻子,傧相便是安乡侯的儿媳妇。

        两家请的傧相都是父母俱在,儿女双全之人。

        到了成亲的前一天,林夫人带着儿媳田氏到宁王府铺床,一行人欢欢喜喜而去,热热闹闹而归,纷纷夸赞宁王府富丽堂皇又不失清雅,几乎是一步一景,好似人间仙境。

        又说对方的媒人格外热情,底下服侍的丫鬟婆子精神抖擞,连宁王世子都亲自来了,可见是对这门亲事非常满意。

        太夫人听了,呵呵直笑,高兴的嘴都合不拢了。

        平阳侯府上下都贴了大红双喜,挂着大红的灯笼,人人脸上都挂着欢快的笑容,整个侯府洋溢在欢快的海洋中。

        唯有纪清漪这个新娘子是最清闲不过的了。

        想到第二天就要出嫁,纪清漪才发觉时间过的太快了。

        从重生到现在,不知不觉两年的时间过去了,刚重生时处处为人所掣肘的艰难、与徐令琛相处时的点点滴滴现在看来都好像是梦一样。

        大红的喜服早被熨烫好,明天要装扮起来的金首饰在灯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这一切都提醒着她,这是真实的,不是做梦,而前世那些不堪才是一场梦。

        如今噩梦都已过去,而她的未来只会越过越好。

        门口传来慧心与人说话的声音,彩心笑嘻嘻地跑了进来:“小姐,舅夫人来了。”

        是钺表哥的舅母林夫人,她是自己的媒人,皇家婚事繁文缛节多,林夫人来来回回跑了很多趟,纪清漪打心眼里感激她。

        纪清漪忙站起来,迎到门口,笑着叫了一声:“舅母。”

        林夫人见纪清漪亲自出来迎接,眼中闪过一丝满意,一把握住纪清漪的手,笑吟吟道:“好孩子,咱们屋里说话。”

        慧心彩心一个捧了茶,一个拿了点心。

        林夫人笑着道:“你们都下去,我跟表小姐有话要说。”

        彩心慧心纷纷看纪清漪,纪清漪愣了一下,然后对她们点了点头,两人这才转身下去。

        林夫人见她身边的丫鬟对她这么恭敬,就暗暗点头。

        纪清漪想着林夫人必然是奉了太夫人的话来的,就恭敬又不失亲切道:“舅母,您有什么吩咐?”

        “明天你就要嫁到宁王府去了,到了那边便是宁王世子的妻子、皇家的儿媳妇,而不仅仅是平阳侯府的表小姐了。为人.妻子与做在家做姑娘的时候有很大的不同,最重要的便是要知道怎么服侍夫君,这里面有些事情需要有人教你。”

        纪清漪愣了一下,就想起陈宝灵之前说过的那些话,一颗心噗通噗通跳个不止。

        “你既然叫我一声舅母,舅母便告诉你该注意什么。”林夫人说着拿出一个册子来递到纪清漪手中。

        纪清漪接过册子本不想看,可林夫人却一直看着自己,若是不看,岂不是告诉林夫人她已经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了。

        她强忍着羞意,掀开了第一页。

        虽然经历过人事,但前一世她婚前失.贞,又是做妾,自然没人教导她这些东西,像这种画册子,她更是没看过。

        当画上赤.裸的男女映入她的眼帘,她几乎是本能地就将画册子合上了,一张脸更是涨得通红,头压的低低的,连抬都不敢抬。

        这么漂亮的姑娘,寄人篱下,竟然能入了宁王世子的眼,真的很不容易。

        林夫人爱怜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声音温柔道:“不用现在都看完,等我走了你慢慢看。男为阳,女为阴,阴阳结合,孕育后代乃天经地义。”

        纪清漪听林夫人如此说,就松了一口气,她真怕林夫人逼着她当面一页一页地翻完。

        看着她将那画册子丢到一边,林夫人就道:“床笫之事乃是身为妻子第一要事,若是此事不合,不仅子嗣艰难,时间久了,对夫妻感情也有影响。你不要害羞,要认真的看,知道吗?”

        纪清漪知道林夫人这是对自己好,忙乖乖点头表示受教了。

        林夫人又低声道:“也不能事事都依着对方,若是觉得难受不舒服了疼了,也要说出来,适当的撒娇才能让他知道你的辛苦,更疼你。”

        林夫人看着纪清漪面如涂脂,媚如春花的模样,便觉得自己说这么多或许都是白担心,这样娇滴滴的一个美人,任凭哪个男子娶了,必然捧在手心爱若珍宝的。

        她笑道:“你是聪明孩子,不用舅母说也知道的,早点休息吧,明天还有一天要闹腾呢。”

        纪清漪站起来将林夫人送到门口,彩心进来铺床,伸手就要去拿画册子,纪清漪心跳如雷,一个箭步冲上去将画册子抢了过来:“我自己收起来。”

        彩心觉得有些奇怪,却也没说什么,铺好床就出去了。

        本以为会睡不着,没想到竟然是一夜好眠,一睁眼,天已经大亮了。

        巳时中(上午十点)开始,平阳侯府便中门打开,迎接宾客,不一会丫鬟婆子就分男女将宾客引到外院的待客厅或内宅的花厅。

        喜娘服侍纪清漪换上喜服,开始给她梳头化妆,有些与平阳侯府亲近的女眷就走进来看纪清漪装扮。

        林夫人的长媳田氏与陈宝灵一直陪着纪清漪,陈宝灵看着纪清漪装扮的隆重,不由羡慕道:“你可真是有福气啊,竟然能嫁给琛表哥,还是皇上亲自下的旨。虽然琛表哥是藩王世子,可皇上说吩咐礼部说你们成亲的礼制一律比照皇子来,可真是羡慕死人了。”

        田氏也笑:“是呀,皇子成亲用的不是花轿,而是宽大豪华的撵车,比轿子可舒服多了。清漪表妹的确是有福气。”

        纪清漪看着镜子里明艳动人的女子,不由也抿嘴笑了,这便是她扮成新娘子的样子,可真好看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009/185929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