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为荣 > 第8章 新婚9

第8章 新婚9

        “新郎官莫急,我们这就走啦。”

        众人拿了红包,心满意足而去,这一走便走的干干净净,原本热闹喧哗的新房,瞬间变得十分安静。

        纪清漪抬头看了徐令琛一眼,只见他面如冠玉,五官分明,剑眉入鬓,薄唇轻挑,英气十足又有绵绵不尽的情谊。那一双眼睛,好似漫天的星辉,让人一看便不由自主被他所吸引。

        “你……”

        “走了这么远的路,累了吧。”徐令琛先她一步,拉起她的手,在她手上轻轻捏了一下。

        从前他也不是没有捏过,只这一次好像捏到她的心里一样,让她的心忍不住重重跳了几下。

        “还好啦。”纪清漪神色有些慌张,忙低下了头。

        虽然路程不近,但并不需要她走路,一路乘坐撵车,她并没有觉得累。

        徐令琛已经在她旁边坐下,迅速在她腰间捏了一捏,纪清漪觉得痒,笑了一声躲开了:“你做什么呀?”

        徐令琛挑着眉头笑:“我看撵车有没有把我的小媳妇颠散了架。”

        说着手又在她身上摸来摸去。

        纪清漪最怕痒,一边躲一边手脚并用拍徐令琛的手:“我又不是纸做的、泥捏的,怎么会被散了架。你别碰我!”

        小姑娘穿着大红的喜服,笑容明媚眼波流转,徐令琛忍不住扑了上去,却撞在纪清漪戴的花冠上。

        两人对视一眼,不由“噗嗤”一声,再次笑了出来。

        幸福来的多么不容易,足足迟到了一辈子。

        含情对视,眼中只有彼此,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了。

        徐令琛伸手将她抱在了怀里:“漪漪,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纪清漪心跳如雷,面颊红扑扑的,趴在徐令琛怀里不动,只任由他的手如春风一般抚过她的头发脖颈脊背。

        她乖巧的像只猫儿,徐令琛就更喜爱了,恨不能时间就停留在此刻让他们一生一世依偎在一起才好。

        外面突然传来喜娘催促的声音:“殿下,坐床的时间够了,莫让外面的宾客等急了。”

        纪清漪一愣!

        原来徐令琛还要出去招待宾客吗?

        她还以为现在就要洞房了呢。

        刚才徐令琛的手从她身上掠过,她很紧张,身子也忍不住的战栗,竟然还要出去招待宾客。

        她心里松了一口气,也隐隐有些失落。

        徐令琛恋恋不舍地叹了一口气,扶她坐好,亲了亲她的脸颊:“头上戴的花冠太重了,压的脖子疼不疼,我让慧心彩心进来服侍你沐浴更衣。”

        “好。”纪清漪道:“你快去吧,别喝太多酒。”

        “乖。”徐令琛摸了摸她的脸:“我可能会回来很晚,你早点睡,别等我。”

        纪清漪点了点头,目送徐令琛出去。

        没过多久彩心与慧心一起进来,两人都穿着新做的衣裳,喜气盈盈。

        彩心笑呵呵的走上来:“小姐……”

        慧心稳重,也一脸笑意:“该叫世子妃啦。”

        彩心忙捂了口,嘻嘻笑:“世子妃。”

        听着二人改了口,纪清漪没有任何不适,立马就接受了这个称呼。

        沐浴更衣之后,纪清漪坐在椅子上让彩心拿了帕子给她绞头发,慧心端了热腾腾的面进来。

        纪清漪闻到香味,才意识到自己还真的是饿了,就赞赏地看了慧心一眼。

        慧心就笑:“世子妃别夸奴婢,这是殿下的功劳,奴婢不过是按照殿下的吩咐办事而已,可不敢居功。”

        夜已经深了,外院还有喧闹声,纪清漪见慧心彩心脸上都有倦色,想着她们比自己可累多了,就让二人下去休息,她自己一边吃饭一边等徐令琛。

        刚把一碗面吃完,贴着大红喜字的窗户一动,一个毛茸茸戴着珠花的头就从窗外伸了进来。

        是徐媚媚!

        它睁着大眼睛朝里看,一直看着纪清漪,却好像忌惮什么不敢进来。

        纪清漪知道它懂事,必然是徐令琛教过它不让它进来了,就冲它招了招手。

        徐媚媚大喜,立马推窗,从外面翻了进来,因为窗台太高,进来的时候不小心骨碌碌在地上滚了一圈,憨态可掬的样子,逗的纪清漪哈哈大笑。

        徐媚媚穿着浅金五彩绣花裙,胸前戴了一个大红花,瞪着大眼睛看纪清漪,格外喜庆。

        它一进门就直接跑到床前,伸出手在床上摸,不一会就摸出一个花生,吃了起来。

        纪清漪讶然失笑,原来它惦记着床上的花生桂圆莲子啊。

        纪清漪也不累,想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挽了头发,脱了鞋,到床上将花生桂圆莲子一颗一颗捡起来放到一边给徐媚媚吃。

        徐令琛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凤双烛高燃,小姑娘乌黑油亮的头发挽了个攥,松松歪在一边,有一种慵懒的美。

        原本厚重的喜袍也换成了轻薄服帖的中衣,雪白修长的脖颈,玲珑有致的身材,让他忍不住心潮澎拜。

        徐令琛喉头动了动,走到她身边,从身后抱住了她,细细密密的吻就落在了她的脖颈上。

        纪清漪一阵战栗,手脚一软,跌倒在他的怀里:“你回来了,外面的事情忙完了吗?”

        “忙完了。”

        其实没忙完,他装醉逃了,先去书房那边的净房沐浴更衣之后才回来的。

        徐令琛抱着她坐到桌子前,将她放在自己腿上,倒了两杯酒:“来,咱们喝交杯酒。”

        纪清漪最讨厌喝酒,此刻却充满了期待。

        与他胳膊缠绕,好似交颈的鸳鸯,她毫不犹豫喝了一口。

        口中得酒还未咽下去,徐令琛的嘴已经贴了上来,将她口中的酒吸了个干干净净。

        她依偎在他怀里,与他热吻缠绵。

        “唧唧。”不知何时,徐媚媚竟然跳到了桌子上,正瞪着大眼睛,歪着头探究地看着他们。

        “轰!”纪清漪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只把头埋在徐令琛怀里不敢抬头。

        徐令琛就大声笑了起来,胸膛随着笑声震动,那般有力,震的纪清漪呼吸都乱了。

        徐令琛亲她的头顶,将她放到床上,自己起身去赶徐媚媚。

        徐媚媚才不走呢,在屋里上蹿下跳,最后跳到床上,躲在纪清漪身后冲徐令琛做鬼脸。

        纪清漪穿的少,纤细的腰肢,饱满的胸脯,早让他按捺不住了。却不想徐媚媚竟然这个时候来坏他的好事,看着它躲在纪清漪身后吐舌头,纪清漪笑得花枝乱颤几乎要倒在床上了,徐令琛颇有几分气急败坏的感觉。

        “徐媚媚!”徐令琛也不追了,只冷着脸看警告地看着徐媚媚。

        徐媚媚像是有所察觉,突然从床里面摸出一本书,献宝一样递给纪清漪。

        徐令琛咬牙切齿地呵斥:“徐媚媚!”

        可是已经晚了,纪清漪已经翻开了那本书,她只看了一眼,就像被烫了似的,赶紧将书丢开了。

        她脸红得不成样子,狠狠地瞪了徐令琛。

        竟然是春.宫图,那画比昨晚林夫人给她的那一本还要精细一些,画面上男女身子交缠在一起,男子眉头紧蹙,肌肉紧绷,女子闭着双目,红唇微启,两条腿却像蛇一样紧紧攀附在男子身上。

        徐令琛赶了徐媚媚出去,把门关了,笑呵呵地抱了纪清漪,揶揄道:“好看吗?”

        纪清漪锤他:“你无耻!”

        “漪漪。”徐令琛的声音突然变得悠长诱惑起来:“我几乎夜夜都梦到你,梦里的场景就跟这画上是一样的,男子是我,女子是你……”

        纪清漪的脸红得能滴出血来。

        徐令琛趁势将她推倒在床上,含着她的耳垂,细细密密地咬起来。

        纪清漪感觉自己从头到脚都像被火烧了一把似的,烧的她脚趾头都发烫了,而徐令琛就是那火源。

        “蜡烛,蜡烛还亮着呢。”纪清漪声音呢喃,软绵绵地推着徐令琛。

        徐令琛手脚并用,嘴也不停:“傻瓜,那蜡烛是要点一夜的。”

        说着伸手一扯,将帐幔放了下来。

        万籁俱寂,微闻床榻轻摇之声。

        第二天一早,纪清漪在徐令琛怀中醒来,刚刚睁开眼睛,徐令琛就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醒了?”

        刚要回答,就感觉自己胸前的柔软被人轻轻捏了一下。

        □□愉,竟是来不及沐浴更衣,就这么一丝.不挂睡着了。

        想着昨晚的折腾,纪清漪轻轻在徐令琛肩头咬了一口。

        徐令琛大笑:“怎么,还不满足吗?”

        说着人已经翻身压了上去。

        纪清漪手脚并用,嘴里喊着:“不要,不要。”

        很快那声音就被堵住了。

        事情结束,纪清漪手脚脚软浑身无力,徐令琛却像吃饱喝足了一般神清气爽,他抱了纪清漪去沐浴,笑呵呵道:“明明是我在用力,怎么你倒比我更累。”

        纪清漪想起刚才的痴狂,瞪了他一眼,手一扬,泼了他一脸的水。

        徐令琛却一把抓住她的两只手:“这是你先惹我的。”

        他眸中情.欲蠢蠢欲动,纪清漪身子一颤,立马投降:“我错了,别闹了,待会还要进宫呢。”

        徐令琛哼了一声,把脸凑上去,纪清漪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他这才放过了她。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009/187043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