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为荣 > 第106章 二更

第106章 二更

        这是纪清漪第三次进宫。

        皇宫庄严肃穆带着一如既往的压抑,纪清漪的心情却与前两次明显不一样。

        这一次她是以宁王世子妃的身份进宫,而徐令琛就陪伴在她的身边。

        引路的小太监殷切的态度,恭敬的语气,让纪清漪有几分恍然,人家都说夫荣妻贵,目前看来果然如此。

        越靠近皇后的坤宁宫,纪清漪心里的压力就越大。

        徐令琛也说了,上一世孟皇后对他非常疼爱,全力支持他争夺帝位,他一直防备太子与徐令检,却不料在帝位唾手可得之时被孟皇后毒死。

        孟皇后与他母亲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妹,两人更是先后被赐婚给当时太子与宁王,可谓是一段佳话。

        他来到京城之后,孟皇后对他嘘寒问暖疼爱有加,他离开父母乍然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有这样一个长辈疼爱,自然毫无防备。

        直到他临死的那一刻他都不敢相信孟皇后会害他。

        便是他重生之后,还在怀疑害他的并不是孟皇后,不过是那个太监自作主张而已。所以他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查当初给他送毒酒的太监,越是查就越发现那个太监是孟皇后的心腹死忠,绝不会违背孟皇后的旨意。

        纪清漪想着孟皇后一面对你笑眯眯的嘘寒问暖,却在你转身的时候朝你捅一刀,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噤。

        这样的人比徐令检太子更可怕!

        至少他们对徐令琛的敌意已经摆到了明面上,而皇后却阴恻恻地躲在暗处,若非徐令琛是重生的,恐怕今生依然逃不过的她的毒手。

        看她脸色有些发白,徐令琛很是心疼,不顾有人在场,牵了她的手道:“别怕,有我在呢,没事的。”

        他的手温暖有力,纪清漪感觉恐惧褪去了大半。

        有什么好怕的呢。

        她跟徐令琛都重生了,自然不会再上皇后的当。

        前世皇后之所以能得手,就是因为她太会伪装,让徐令琛受了蒙蔽。这一世他们已经看穿了她,再不会被她所害了。

        纪清漪轻轻点头,两人携手进了坤宁宫。

        李公公站在坤宁宫门口,见纪清漪徐令琛到了,远远地就小跑过来请安:“殿下,世子妃可算是到了,奴才盼了半天了。”

        身为皇帝身边第一大太监,李公公还是有骄矜的资本的,纪清漪还是头一回见他这般谦恭亲切,不由微微惊诧。

        徐令琛却像早就习惯了一般,让他起来。

        李公公的眼神在徐令琛牵着纪清漪的手上一瞟,脸上的笑容就更深了。

        纪清漪从惊诧中反应了过来,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李公公不是皇帝身边的人吗?既然李公公在,那不就是说皇帝也来了!

        她心头一凛,抿了抿嘴角。

        徐令琛似有所觉,握着她的手紧了紧。

        纪清漪想着快到大殿了,两人手牵手被皇帝皇后看到了着实不庄重,便用力抽了抽手,不想徐令琛根本不松。

        纪清漪瞪他,他就咧着嘴笑,还将她的手举起,颇有几分“我就不松你奈我何”的意思。

        纪清漪拿他没法,只好低声说:“徐令琛!”

        突然旁边传来一阵中年男子哈哈畅快的笑声。

        纪清漪一惊,赶紧转身,就看到皇帝一身黄色常服与皇后一起站在一边,不知两人站了多久,刚才的事情他们又看到了多少。

        几乎是本能的,纪清漪赶紧福身下拜:“拜见皇上、皇后。”

        徐令琛慢她一步,跪了下去。

        皇帝声音轻松:“好了,快起来吧。”

        “谢圣上。”徐令琛毫不犹豫,立马起来还扶了纪清漪一下。

        纪清漪便听到皇帝再次笑了起来:“新婚燕尔,如胶似漆,很好,很好。”

        纪清漪一呆,没想到皇帝竟然也来打趣,一张脸涨得通红。

        “好了,皇上。”皇后声音温柔愉悦道:“到底是刚刚成亲,面皮薄,你也不怕吓着纪氏。若是她以后不愿意进宫陪臣妾,臣妾可不依。”

        皇帝转头看了纪清漪一眼,见她五官明艳,礼仪端庄,徐令琛的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又想到刚才徐令琛拉着她手的痴态,不得不相信他这个骄傲如孔雀般的侄儿,这一回是真的栽了。

        “李全!”皇帝大手一挥,吩咐李公公道:“取玉如意一柄给宁王世子妃压惊。”

        此言一出,众人震惊。

        皇后愣了,李全愣了,便是徐令琛也愣了一下方赶紧跪下谢恩。

        “免了!”皇帝显然心情很好,摆着手让他不要行礼,又含笑道:“朕这么做不过是为了给世子妃压惊,以后纪氏若是不进宫,皇后也赖不到朕身上了。”

        皇后立马反应了过来,笑着道:“纪氏与令琛新婚燕尔,臣妾巴不得他们天天黏在一处好早日诞下孩子呢,又岂会做那煞风景之人令鸳鸯分离?”

        说着,又走到纪清漪身边,慈爱地拉着她的手拍了拍:“你太瘦了,该多吃些,养好了身子才能生育子嗣,宫里的孩子少,你们只管生,越多越好。”

        皇后这笑眯眯和蔼可亲的长辈的样子,越发令纪清漪觉得心里发凉,却不敢显露,只做出羞涩的样子低头。

        皇帝也笑:“皇后可是暗示朕要给令琛多放几日假?”

        话音一落,徐令琛已经跪地谢恩:“谢圣上恩典。”

        皇帝又气又笑:“你果然越来越滑头了。也罢,这几日就多放你几天假,等假期结束要更加勤勉才是。”

        “是,儿臣遵命。”

        皇帝赏赐的玉如意通体碧绿好似一汪绿莹莹的水,刀工细致花纹别致,一看就知道是内造之物,李公公将盒子盖上捧给纪清漪。

        纪清漪双手接过,笑着跟皇帝谢恩,两人就离开了坤宁宫。

        纪清漪想着皇帝说赐玉如意时徐令琛与皇后震惊的样子,刚出了坤宁宫的大门,就忍不住问他:“这玉如意有什么讲究吗?”

        徐令琛语气很缓,显得有些唏嘘:“皇室有规定的,只有嫡出的皇长子与太子才有资格在成亲的第二天得到玉如意。”

        可徐令琛并不是嫡出的皇长子,也不是太子。

        纪清漪目光不由一沉,皇帝这是什么意思?

        试探徐令琛,还是暗示太子?

        这个玉如意象征的东西太多了。

        若徐令琛是轻浮之人,必定浮想联翩认为皇帝有意立他为太子了吧。

        就算徐令琛不胡思乱想,太子一系的人得知这个消息必定坐不住了。

        纪清漪突然就觉得自己手中捧着的玉如意有些烫手,心里也沉甸甸的。

        皇后待人如春风拂面却隐藏很深,皇帝更是玩笑之间就给徐令琛挖了坑,这皇宫的确不是人待的地方,一个不留神就把自己折进去了。

        徐令琛从她手中接过玉如意自己拿着,轻声道:“别怕,任他狂风暴雨,我自岿然不动,以不变应万变。”

        “好。”纪清漪点了点头,她觉得这种事情方面她不如徐令琛,应该多听徐令琛的:“咱们就当它是个普通的玉如意。”

        “你放心,就算是皇上想试探,他试探的人也不单单是我一个,还有太子徐令检呢。”

        纪清漪听他如此说,不由心头一动:“难道徐令检与孟静玉的婚事并非皇后的主意,而是皇上决定的?”

        徐令琛眼中露出几分赞赏:“皇上虽然身体不好,却也不容许有人挑战他的威严,太子与徐令检走的太近,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皇上不会想看到这种情况的。”

        纪清漪不由心砰砰直跳。

        从明面上看,皇后与徐令琛是一系的,而徐令检却偏向太子,皇帝这样赐婚,让徐令检与太子生了嫌隙,而徐令琛与皇后因为徐令检之前替太子办事,绝不会将徐令检当成心腹。

        如此一来,徐令检极有可能被出现两头不讨好的情况,徐令检与太子之间的结盟甚至会土崩瓦解。

        她不过是个内宅小姐,所猜测的很有限,或许十层里面只猜着了一层,这里面还有什么牵连不是她能知道的。

        纪清漪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高高的宫墙,真不愧是帝王心术,果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而她,对皇宫又多了几分忌惮。

        两人走出宫门,正打算蹬车,就见徐令检从不远处走来。

        徐令检瘦了很多,脸色灰败,眼底有乌青,与半年前意气风发的样子判若两人。自打他陷害平阳侯失败,连累太子被训斥,他的日子一直不好过。

        他脸色阴森地看着徐令琛,目光落在纪清漪脸上时先是一亮,接着就透出一股子怨恨与恶毒。

        怪不得纪氏敢那般对他,原来她早就与徐令琛勾搭成奸了。

        这个贱人,顶着卿卿的容貌勾三搭四!

        总有一天,他必要刮花她的脸,让她后悔终身。

        他的两只眼睛犹如毒蛇信子吐着毒,纪清漪却不怕,面色冷峻地与他对视。

        徐令琛上前一步,将纪清漪护在身后,低声道:“你先上车。”

        “琛哥。”徐令检上前,不阴不阳道:“新婚燕尔,羡煞旁人啊,也该让嫂子跟弟打个招呼才是。”

        徐令琛眼底闪过一抹寒光,冷冷一笑:“你不配。”

        徐令检脸色一变,没想到徐令琛竟然如此嚣张,他想反唇相讥,但一想到如今自己的境况,便咬牙忍了下来。

        徐令琛将手中的盒子交给郑则道:“拿好了,这可是圣上御赐的玉如意。”

        徐令检如遭雷击,不敢置信地看着徐令琛,又看那个盒子,声音里有几分颤抖:“这盒子里装的是圣上赐的玉如意?”

        徐令琛看也不看他一眼,转身就上了马车。

        只留徐令检脸色发白,心底发凉。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009/187190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