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为荣 > 第108章 回门

第108章 回门

        纪清漪一觉睡到天亮。

        “你醒了。”徐令琛先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起来穿衣,吃了饭咱们就回平阳侯府。”

        纪清漪一惊,这才想起今天要回门。

        掀了被子正欲叫人,见自己胸前胳膊上有吻痕,忙把呼唤声咽了下去。

        徐令琛见她身上很多红的,心疼的不得了:“都怪我昨天太放肆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纪清漪本以为他会说以后再也不会了,谁知他竟说了这一句,不由瞪了他一眼。

        徐令琛亲她的眼睛,坏坏地笑:“你不喜欢吗?那昨天是谁后来拼命地抱着我,叫我的名字呢?”

        纪清漪赶紧捂了他的嘴,威胁道:“你再说,你再说,今晚不让你上床。”

        经过徐令琛的滋润,她俏脸红扑扑的,眼睛水光潋滟,虽然瞪着,却一点威胁力都没有。

        徐令琛笑着去捏她的鼻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说着,在她耳垂上咬了一口,直把纪清漪气得没办法。

        穿好衣裳,纪清漪叫了彩心进来给她梳头。

        彩心一脸的笑容,真心为自家小姐高兴,按照这个形势下去,小姐应该很快就能生下小世子小郡主了。

        纪清漪却觉得彩心笑得意味深长,脸上一热,便狠狠地瞪了徐令琛一眼。

        昨天闹得太不像话了。

        她让徐令琛背他,然后打算拖着徐令琛到傍晚累得他晚上动不了。

        昨天的确闹到了傍晚,她的嗓子都喊哑了。

        夜里他的确没动她,可那是下午吃饱了啊。

        而动不了的那个人不是徐令琛而是她自己,她记得自己从椅子上下来的时候,两条腿都在打摆子,还是徐令琛拿大毛衣裳包了,将她从花园一路抱回来的。

        虽然别人不知道,可慧心彩心却是一清二楚的。

        纪清漪觉得自己这回丢人丢到家了。

        等吃了饭出门的时候,徐令琛还在坏笑,直把纪清漪气得不得了。

        “漪漪,要不要我抱你上马车?”

        纪清漪气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抱自己上马车,岂不是告诉别人他们昨天胡作为非了吗?

        纪清漪不理她,哼了一声就自己上了马车。

        徐令琛笑眯眯的跟在她身后。

        府里的下人见了,先是惊诧,接着便低下头不敢去看。

        王妃得殿下爱重,他们早有耳闻。

        马车朝平阳侯府驶去,一路上徐令琛柔声细语地哄她,说了很多丧权辱国的条件,纪清漪才“勉为其难”地原谅了他。

        徐令琛心满意足:“漪漪,你可真好。”

        纪清漪脸一红,心里却犯起了嘀咕。

        嫁给徐令琛才两天呢,她就这样骄纵起来了,以后还不知道要如何呢。

        她去握徐令琛的手:“其实我并没有生你的气,你也不必当我是孩子,应该把我当成你的妻子才行。”

        徐令琛却瞪大了眼睛,故作吃惊:“你觉得我没有把你当成我的妻子?”

        “一定是我昨天做的不够!”他叹了一口气:“以后我一定会更加努力,一定会让你满意。”

        “哎呀!”纪清漪气得拍他:“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那件事,我是怕自己太骄纵了。”

        这样甜蜜蜜的生活,她感觉不是真的。

        徐令琛却笑:“骄纵又如何,我宠着疼着,就让你骄纵。”

        以后他还要让她成为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便是骄纵,旁人也只能忍着。

        “徐令琛!”纪清漪扑到他的怀里:“你真好。”

        徐令琛摸着她的后背,正欲说话,突然马车颠簸了一下。

        他嘿嘿一笑,在她耳边说:“你真觉得我好,下午我们回门回来,咱们换个花样,你在上面,怎么样?”

        纪清漪赶紧捂了耳朵。

        徐令琛却道:“这样,我们来打个赌吧。若是我赢了,你就依我,好不好?”

        纪清漪才不上当呢:“不要,我不跟你打赌。”

        徐令琛并不急,只抱着她,慢悠悠道:“难道你不想跟太夫人争取争取,让她同意清泰与我们住在一起吗?”

        纪清漪闻言立马来了精神,她从他怀里坐起来,认真问他:“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有法子?”

        “当然。”徐令琛信心十足:“只要你同意在上面,我就有办法让太夫人同意清泰跟我们住。”

        若说纪清漪最放不下的人是谁,并不是徐令琛,而是纪清泰。

        徐令琛聪明而有智谋,位高权重,他的事情自己帮不了什么忙,可清泰年幼,平阳侯府又有一个陈文锦在一旁虎视眈眈,她真的很怕自己离开之后清泰会中陈文锦的计。

        徐令琛这样说必然是有把握。

        “那我怎么跟太夫人说。”纪清漪道:“你教我。”

        徐令琛挑着眉头看她:“那你同意了?”

        “同意了。”纪清漪咬牙道。

        “真是乖孩子。”徐令琛亲她的鬓角,满足道:“你只管跟太夫人说你想要清泰跟我们一起住,她一定会同意的。”

        “真的吗?”纪清漪半信半疑。

        “你不信我的能耐?”徐令琛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该打!”

        “我信,我信。”纪清漪想着他必然是做了部署的,一想着以后不用跟清泰分开,嘴角就翘了起来,先答应了徐令琛,到时候自己不愿意,他也不能将自己怎么样。

        徐令琛看她笑得狡黠,哪里不明白她在想什么,只心里好笑,媳妇儿啊媳妇儿,你还是太嫩了,我既然敢说,自然有法子让你乖乖就范。

        堪堪马车到了平阳侯府门口,鞭炮噼里啪啦放了起来,清泰早已等候很久了,见马车停了,有人下来,立马跑了上去:“姐姐。”

        只见一人身当先从车上下来,他穿玄色交领袍,腰间绑着一根佛头青兽纹角带,玉树临风,神采英拔。

        不是徐令琛还是哪个?

        清泰本以为能先看到纪清漪,见来人是徐令琛先是愣了一下。

        徐令琛嘴角含笑:“怎么,不认识了?”

        “认识,认识。”清泰笑着跑过来:“姐夫,姐姐呢?”

        他叫了一声姐夫,徐令琛喜欢得不得了,伸手就揉了揉他的头:“你姐姐在车里呢。”

        果然没白疼他。

        说着,纪清漪已经探出了半边身子,徐令琛与清泰二人一左一右扶了纪清漪下来。

        “姐姐!”清泰拉着纪清漪的手:“走,外祖母跟宝灵姐姐都来了,大家都等着你呢。”

        两人先进了门,陈文钺在门口迎接徐令琛。

        见徐令琛款款而来,他微微愣了一下,不知是该叫“妹夫”还是该叫殿下,正发愣间,徐令琛已经上前,笑容满面声音朗朗地喊了一声“表哥”。

        陈文钺心头一松,脸上笑容更深。

        徐令琛身份尊贵性子又傲,虽然是御赐的婚姻和离不至于,就怕徐令琛不喜欢清漪待她不好。

        现在看来他是想多了,若徐令琛不喜欢清漪,怎么会扶她下马车呢?

        此刻见徐令琛又如此放低自己,跟着清漪表妹一起叫自己表哥,可见对清漪是十分爱重的。

        陈文钺越想越满意,瞬间就接受这个表妹夫,他伸手拍了拍徐令琛的肩膀:“妹夫,祖母与爹都在家中等着你与表妹呢。”

        郎舅两个一起朝内宅走去。

        平阳侯陈雍领着陈文锦、顾向明、陈宝灵、黎月澄站在太夫人门口,没想到太夫人竟然也出来了,看样子等了有一会了,纪清漪唬了一大跳,忙三步并作两步走走到太夫人身边,扶了她的胳膊:“外祖母。”

        当初宝灵回门,太夫人也不过是从椅子上站起来而已,如今太夫人亲自出来接自己,纪清漪心里不是不感动的。

        二月的清晨,天气有些冷,纪清漪却觉得暖暖的:“外祖母,我扶您回去。”

        太夫人落在纪清漪脸上的视线却有些冷:“殿下呢?”

        那目光有审视有失望还有几分郁怒,纪清漪心头一突,脊背生出一股凉意,托着太夫人胳膊的手不由自主就松了几分。

        黎月澄看着,心里冷冷一笑,柔声道:“清漪,怎么就你一个人,殿下呢?没陪你一起回来吗?”

        前天迎亲表现的是挺好,这才两天,纪清漪就见罪于宁王世子失宠了。

        可真真是大快人心呢。

        嫁入皇家又如何,身份那么低,便是受了委屈也没有人给她出头。

        不仅无人出头,拢不住宁王世子的心,太夫人这边恐怕也还会怪罪她呢。

        黎月澄心里特别的畅快,太夫人听着,眸中神色更冷:“你是一个人回来的?”

        纪清漪心里发寒,正想说话,门口就传来说话的声音。

        众人抬头去看,就见二门处两个青年大步走来。

        一个雍容矜贵,惊才绝艳;一个疏朗俊雅,正气凛凛。

        二人有说有笑,神态轻松,整个内宅好像都点亮了一样。

        太夫人紧绷的神色突然放松下来,脸上带了几分笑容。

        徐令琛大步走到太夫人面前行礼:“外祖母,舅舅。”

        太夫人一惊,反应过来之后脸上的笑容就更深了:“殿下这么忙,何必亲自过来,让清漪回来就是了。”

        徐令琛看了纪清漪一眼,笑道:“三天回门,原是应该的,我若不回来,不放心世子妃。”

        他说的不是她的名字,而是世子妃!

        分明在给她撑腰。

        纪清漪心中的凉意散去,是啊,她现在是世子妃了。

        “外面这样凉,怎么不跟外祖母一起进去?”他望着纪清漪,说话的时候嘴角含笑,语气温柔,目光专注。

        纪清漪还未来得及说话,太夫人就和蔼地笑:“是我等不及了,想看看殿下与世子妃,走,咱们进去说话。”

        听着太夫人也改口叫了世子妃,黎月澄不由紧紧捏住了帕子。

        没想到宁王世子这么傲气的人,竟然会对纪清漪这么好。

        他身材高大疏朗,双腿修长,挺拔俊秀,纪清漪眸中水波盈盈,面若桃花,一看就知道是二人必然非常和谐。

        黎月澄想起最近陈文锦对她的冷落,心里突然空落落的。

        从前是小姑娘不觉得什么,可做了妇人之后才发现床笫之事的重要性,陈文锦不过动了两下就敷衍了事了。

        说起来,真正让她欢愉的,唯有失去贞.节那晚,可她竟不知让她忘乎所以,蚀.骨.销.魂的究竟是陈文锦还是周王世子。

        陈文锦分明是没有那个能耐的,也就是周王世子徐令检了。

        黎月澄身上一热,心里生出一股莫名的感觉。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009/187374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