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为荣 > 第120章 气恼

第120章 气恼

        “长者赐,不敢辞。”纪清漪这才低声道:“谁让太后是长辈呢。”

        言语中露出了几分委屈。

        “没有这样的长辈。”寿春大长公主拍了拍纪清漪的手,怜惜道:“好孩子,你受委屈了,别怕,今天大姑母给你做主,绝不让太后欺负你。”

        寿春大长公主觉得纪清漪会插花,原本就对她有好感,后来顾向明娶了陈宝灵,纪清漪又嫁给了徐令琛走动的就多了起来,爱屋及乌,自然更喜欢她了。

        而太后又不是寿春大长公主生母,太后又一直不喜插花,所以两人关系淡淡的。

        出了这种事,寿春大长公主毫不犹豫地站在了纪清漪这边。

        寿春大长公主可是皇帝一母同胞的双生妹妹,在皇帝面前说话很有分量,她说一句,抵得上别人说十句了。

        纪清漪便红了眼圈:“多谢大姑母,要不是遇到了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这孩子,就是太实诚了。你若是有宝灵一般的泼辣劲,也不至于此。”寿春大长公主道:“你先去御花园吧,我这就去见见皇上。”

        御花园浮碧殿里已经来了不少人了,已经出嫁的公主、没有封地的只能世袭罔替的闲散王爷王妃早早就到了。

        纪清漪是进门不到半年的新媳妇,又是皇帝格外宠爱的宁王世子的嫡妻,第二天拜见的时候皇帝还赏了玉如意,所以她一进门就有很多人来到她的身边跟她寒暄。

        宗室女眷与她打过招呼之后,无一例外都看向珊瑚与珍珠,一脸的好奇。

        纪清漪故意给她们两人打扮的这么隆重,目的就在于此,见目的达到,自然非常开心,脸上却带了几分苦涩与隐忍,一遍一遍地介绍:“……是太后赏的,让好好对待……”

        有人拉着她的手说做皇家媳妇不容易,也有胆子大的说太后怎么能这样,也有看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替她宣传。

        一圈转下来,她博得了不少的同情。

        等她回到自己位置上的时候,徐令检与孟静玉来了,孟静玉定定地看着纪清漪,眼中能滴出血来。

        可恨她口不能言!

        比起纪清漪,孟静玉更是新媳妇了,也有不少人来跟她打招呼,不过说话的时候,语气中总是流露出几分惋惜,让孟静玉几欲抓狂。

        她是长宁侯府的大小姐,芳华女学的才女,周王世子的正妃,这些人竟然敢可怜她!

        而这一切,都是拜纪清漪所赐。

        纪清漪这个贱人,她怎么不去死。

        她目光落在纪清漪身后那两个美人身上,就有人叹息道:“……是太后赏的人,便如豆腐掉进了灰窝里,拍不得,打不得,宁王世子妃也是跟你一样命苦。”

        孟静玉瞳孔倏然一紧,流露出几分憎恨,说话的那人意识到了,立马住了口,满脸的尴尬:“瞧我,说错了话。”

        说完就灰溜溜的走了。

        孟静玉虽然愤怒,但看纪清漪一脸的微笑,心里也觉得畅快。

        纪清漪此刻在笑,心里恐怕在滴血吧。

        徐令检不喜欢她,对她很冷淡,纪清漪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就是纪清漪的报应。

        纪清漪看着徐令检对孟静玉温柔款款,而孟静玉却一脸的郁怒扭曲,就摇了摇头。

        多行不义必自毙,孟静玉这也算是得到报应了。

        因南疆叛乱,兵部安排了陈文钺去平叛,徐令琛兼管兵部特别忙,直到人都来差不多了,他才姗姗来迟。

        见纪清漪身后坐着的那两个花枝招展的人,先是一愣,接着就笑了出来。

        这个小丫头,可真真是聪明,知道用这一招来打太后的脸。

        他一路跟人寒暄,来到纪清漪身边坐下。

        珊瑚与珍珠见门口来了一个面如冠玉,龙章凤资的男子早看呆了,见他竟然来到自己身边坐下来,才意识到这位便是大名鼎鼎的宁王世子了。

        珊瑚已经看痴了,珍珠见这位宁王世子自打进门视线一直落在世子妃身上,刚才看到自己二人的时候也只是吃惊而已,并无惊艳贪婪之色,就知道这位不是自己能拿下来的主,与其痴心妄想,不如好好巴结世子妃,等今晚一过,便能得到自由了。

        她推了珊瑚一下,让她冷静。

        珊瑚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有些魂不守舍。

        珍珠就暗暗摇头。

        开席前,帝后联袂而来,众人跪拜下去。

        皇帝的声音显得有些轻快:“都起来吧,今天是家宴,只叙天伦,不必多礼。”

        众人起身落座,皇帝视线从众人身上掠过,见纪清漪徐令琛璧人一般郎才女貌看着就赏心悦目,至于纪清漪身后的那两个,怎么看怎么觉得碍眼。

        皇后也看见了纪清漪,眼中闪过一抹疼惜。

        纪清漪暗暗点头,果然不愧是皇后,将徐令琛都骗了。

        “怎么不见太后?”皇帝转头问皇后:“刚才派人去问了吗?”

        皇后道:“我们出门的时候,太后已经朝这边来了,按说已经到了才是。”

        正说着,一个太监急匆匆地跑了进来:“皇上,皇后,太后娘娘说昨晚没睡好,身上乏的厉害,不耐烦见人,今儿就不来了,让皇上皇后与诸位宗室贵亲尽兴。”

        皇帝不置可否:“嗯,知道了,你下去吧。”

        皇帝生母早逝,一直被奉尚夫人养大,皇帝登基之后尊崇奉尚夫人,太后觉得皇帝这是在打她的脸,屡次为难奉尚夫人。

        一开始奉尚夫人总是退让,后来避无可避,便不再纵容太后,将太后做的事情捅到了皇帝面前。皇帝非常不高兴,没对太后做什么,却让人当着太后的面,杖毙了太后的贴身嬷嬷,太后大病了一场,从那之后就视奉尚夫人为死敌。

        虽然明面上不能做什么,但心里却十分忌恨奉尚夫人,由此,跟皇帝的关系也非常僵。

        她不来,皇帝只当她拿乔,也不去请,众人便开了席。

        实际是太后的撵车已经从慈宁宫出发,半路上听到太监禀报说宁王世子妃带了两个美人进宫,说是太后赏赐的,还说众人背地里议论太后过分,孙子成亲才三个月就赏赐了美人,分明是不安好心,想让宁王世子与世子妃感情不和。也有人说,太后这是故意跟皇上较劲,因为世子妃是皇上指的而不是太后选的……

        总之不管哪一种说话,都对太后非常不满,说亲祖母不能这样坑亲孙子。

        太后听了,气得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从撵车上摔下来,脸色更是绿的跟苦胆一样,她气咻咻抓着扶手,好半天才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回慈宁宫。”

        等到了慈宁宫,太后也不用薛寄秋搀扶,脸色狰狞地回了寝殿,将桌上茶盏狠狠地摔到了地上:“纪氏这毒妇……毒妇……”

        “姑祖母,表嫂这次太过分了,您看要不要写信给宁王,让他劝劝琛表哥?”

        薛寄秋不说还好,一说太后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孙子成亲不到三个月,她就塞了两个人,还写信去告诉儿子,这不是明摆着让宁王知道她没安好心吗?

        “不用!”太后咬牙切齿道:“纪氏心思歹毒,胆大妄为,令琛又站在她那边,贸然行事,咱们讨不到好,此事需要从长计议。”

        薛寄秋扶着太后坐下,一面柔声劝她,一面给她取下头上的饰品,只听得外面一阵脚步声响:“太后,御花园那边出事了。”

        太后精神一振:“出了什么事?”

        该不会是纪氏出了什么幺蛾子了吧?

        在太后炯炯的目光中,太监道:“是周王世子妃晕倒了,太医去诊治了,发现她有了身孕了。”

        “哎呀!”太后愕然:“竟然是孟氏有孕了。”

        惊诧之后,太后脸上突然露出微笑:“你下去吧。”

        纪氏比孟氏早一个月进门,如今孟氏有孕了,纪氏却没有,这不就是送上门的把柄吗?

        “你回来。”太后道:“去查查明儿宁王世子是休沐还是当职?”

        这几天他忙着调兵的事情,恐怕不会得闲,正好可以好好收拾纪氏,以报今日之恨。

        薛寄秋见太后如此,也明白了七八分,纪清漪不是狂吗?明天有她好受的了。

        孟静玉昏倒,很快就离开了皇宫,等她醒来已经在周王府自己的床上了。

        她用目光询问自己身边的丫鬟,那丫鬟一脸的喜悦,眼圈也红了:“小姐,太医说你……你怀了身孕!”

        孟静玉大吃一惊,猛然做起,情急之下,张嘴说话,却忘了自己嗓子烧坏了发不出来任何声音。

        她呆呆地过了好久,才把手慢慢放到自己肚子上,眼泪一下子就落了出来。

        她讨好徐令检目的就是今天!

        姑母说了,会全力扶徐令检登基,一旦她生下男胎,徐令检登基之时,便是他丧命之时。

        只有皇帝身上淌着孟家的血脉,长宁侯府的富贵荣华才能永世不断。

        等她的儿子做了皇帝,她就是太后,姑母就是摄政太皇太后,还有谁敢瞧不起她。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009/189070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