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为荣 > 第131章 嚣张

第131章 嚣张

        徐令琛驾车进了扬州城,去了云升客栈天字一号房。

        与此同时张氏李兴几人也到江都县县衙找到了钱师爷。

        扬州府下辖三州七县,江都县附郭扬州府。

        附郭的意思是县府治所与州、府、省等上级治所在同一城池内。

        也就是说,扬州府府衙与江都县县衙都在扬州城内。

        而庶民遇到纠纷,要先找江都县县令解决问题,而不能跨过江都县直接找知府。(就好比校长跟班主任在同一个办公室,遇到事情学生应该先找班主任解决,而不会直接找校长是同样的道理。)

        张氏李兴母子带着媒人雄赳赳气昂昂地去找钱师爷。

        可巧今天王县令与扬州府知府一起去接宁王世子大驾去了,钱师爷无事,正在家中逗弄儿子。

        听了李兴母子你一嘴,我一舌地说了此事,钱师爷大怒:“大姐与外甥别急,我这就让人去将那两个胆大妄为的狂妄之徒捉回来,这扬州城哪个不知道你们是我的亲戚,竟然如此放肆,分明没讲我放在眼里。”

        便是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不过两个外乡人,竟然如此嚣张,他今天若不给他们一个教训,旁人还以为他钱师爷是吃素的呢。

        李兴母子大喜,跟着四个差役一起,如狼似虎地冲了出去。

        刚出县衙大门,迎头碰上县令的小舅子。

        他姓曹,因嘴角长了一颗小拇指盖大小的黑痦子,有心眼极坏,人送外号曹痦子。

        曹痦子最是个狐假虎威狗仗人势之辈,每每差役出去抓人,他都会随行,趁机对犯事人家里进行敲诈勒索。

        他刚从徐州回来,正是手头紧的时候,有了这个机会焉能错过?

        “你们这是去哪儿啊?”他斜着眼问几人。

        差役早知道他的秉性了,都非常厌恶他,却因为他是县令夫人的妻弟敢怒不敢言。

        李兴也是认得他的,忙上前打了个千,谄媚道:“回曹舅老爷的话,小人是要去捉拿两个外地来的拐子,他们拐走了小人的大姑姑与外甥女。”

        曹痦子一听眼睛就亮了,去捉拐子啊。

        拐子手里貌美娇俏的小娘子特别多啊。

        “这些拐子太也猖狂!今天宁王世子驾临扬州城,出了这样的事,冲撞了宁王世子可如何是好?”曹痦子大模大样道:“既如此,我跟你们一起去。”

        曹痦子是王县令的小舅子,便是钱师爷也要礼让三分的,李兴点头哈腰地应了。

        一行人跑到云升客栈门口,冲上了天字一号房,徐令琛正坐在屋里看书呢,听到动静,他也不慌,连站都没站起来,只微微抬了眼皮,冷冷地看了众人一眼。

        李兴与四个差役当场就愣住了。

        之间里头那个青年男子他身穿一件靓蓝色锦袍,花纹布料都是他们从未见过的,那花纹有点像龙,还有几分像蛇,一看就知道非常名贵。他乌黑的头发用玉簪束了起来,腰间绑着一根白色祥云纹腰带,那两只眼睛好似寒潭一般清澈有带着令人心悸的寒凉。

        李兴也好,差役也罢,都被他气势震住,不敢前进。

        李兴就叫了他娘张氏过来:“娘你看,是这个人不?”

        张氏看了一眼,见徐令琛龙章凤姿,坐在那里犹如临渊青山一般沉稳先是心头一突,回头见左右是个差役立马就有了底气:“就是他!化成灰我也认得!”

        曹痦子跟在后面,本想等差役进去捉了人,稳住了场面再进去,不想众人竟然停在门口不朝里面去了,也听不到人仓惶逃跑的声音,他就跑过来看。

        一看里面坐的那人,额上的青筋立马爆了出来:“好啊!”

        曹痦子大喝一声,咬牙切齿道:“好你个小白脸竟敢到扬州城来,谈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今儿你曹大爷就让你有来无回。”

        他想起那天受到的羞辱,当先一人冲了进去,才走两步发现差役还在门口站着,立马朝回跑。

        他记得这小白脸手段高超着呢,万一他狗急跳墙捉了自己做人质怎么办?

        等跑了回来就气急败坏地呵斥那几个差役:“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将这胆大包天的拐子给我抓起来!本大爷要好好审问这个拐子!”

        怎么就他一个人,那个漂亮的小娘子呢?

        先捉了他慢慢拷问,不愁问不出那小娘子的下落。

        另外一边,扬州顾知府携扬州城大小官员在扬州城门口跪接宁王世子大驾。

        纪清漪心里记挂徐令琛,就叫了罗贵去请顾知府到撵车旁问话。

        徐令琛一行刚进江苏境内在徐州之时,顾知府去接过一次驾的,那次他亲眼看宁王世子的仪驾直接进入徐州城,并未在外面停留,也未喊人去问话的。

        听了罗贵的吩咐,顾知府不知发生何事,忙小跑着到了撵车前,先行了跪拜之礼,然后再问世子殿下有何吩咐。

        不料里面竟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殿下为考察民情,已经先一步进城了。”

        顾知府闻言,如遭雷击。

        宁王世子先进城了,他是怎么进的城?为何自己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

        难道是微服私访?

        会不会有危险?

        扬州城会不会出什么事?

        他微服私访是不是看自己不顺眼?

        顾知府越想越惊,好半天才问强自镇定道:“不知殿下大驾现在何处?”

        纪清漪道:“目下正住在云升客栈天字一号房,顾知府不必声张,随便叫几个人去请殿下过来,本世子妃与殿下一起进城。殿下本不欲人知晓他微服,所以,请顾知府小心处理,千万莫要让别人知道。”

        “是,是,下官明白。”

        顾知府离了撵车,立马叫了两个心腹人,低声交代了几句,那二人脸色大变,忙骑上马,正色走了。

        为迎接宁王世子大驾,每隔两米就站了一个战役,把守扬州城门前的官道,扬州城大小官员更是吃过午饭就在此处等候了,眼看着宁王世子仪驾来了,竟然停在了城门口,真是好生奇怪。

        但扬州知府又是一府长官,他不开口,谁也不敢问,只能耐心等候。

        扬州知府看上去面色严肃,实际心里跟十万字蚂蚁在啃咬一般的焦急,一方面担心宁王世子出了什么事,另一方面又怕宁王世子是来查他的,万一抓住了他的小辫子他这知府之位就不保了。

        只希望老天爷保佑,能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地接了宁王世子仪驾进城,在好好地送走他们。

        正想着,那两人有快马而回。

        官道上人虽然多,但无人敢喧哗,因为格外安静,那急促的马蹄声格外响亮,顾知府一见只回来了他们两人,并不见宁王世子的身影,当即心头一个咯噔。

        待见到那两个心腹一个脸色发青一个额头冒汗,心里不详的感觉更浓。

        “大人,大事不好!”其中一个心腹道:“世子殿下不在云升客栈,客栈老板说……”

        心腹犹豫了一下,好像不敢说。

        “快说!”顾知府气得直跺脚:“都这个节骨眼上了,你们还犹豫什么!”

        “大人,世子殿下被县令大人的小舅子曹痦子捉走了,眼下,怕是已经下了大牢了。”

        顾知府一听,子爵脑子“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要不是心腹眼明手快扶住了他,他几乎就要摔倒了。

        顾知府看了一眼撵车,强制压下心中的惊悸,咬着后槽牙走到京都县县令面前,脸色黢黑道:“你跟我来!”

        王县令不明所以,立马跟上。

        待听到顾知府三言两语说了事情经过之后,王县令眼前一黑,直接跪坐在了地上。

        “你给我起来!”顾知府气得扶着额头道:“你的人惹了事,你就得处理,若是处理不好,莫说是你,便是我这日子也就到头了。”

        王县令如梦初醒,跪起来抱住了知府的腿:“求大人为下官指一条生路!”

        他二人虽然避开了人,但依然有人能看到,顾知府咬牙切齿道:“还不快起来随我进城,亲自去请世子殿下,你且做好罢免的准备吧。”

        王县令脸色苍白,失魂落魄,气得知府更加愤怒:“且收了你那如丧考妣的脸,罢免是小,大不了以后在起复,若是你不打起精神来,莫说起复,便是你儿孙后代都休想再踏入朝堂半步,更有甚者,你的身家性命,都要交代在今天了。”

        王县令打了个哆嗦,爬起来就跟知府走。

        曹痦子在县衙门口急得直打转。

        差役有权抓人,但是没有得到王县令的允许,却不能私下审问,便是曹痦子也没有这个权利。

        所以曹痦子守在门口,就等王县令回来点头,他就可以处置那小白脸了。

        李兴也摩拳擦掌在一旁的着,等曹痦子折磨了那小白脸,他打听出李氏与杏儿的下落,好将杏儿捉回来卖个好价钱。

        曹痦子意见自家姐夫的马车到了门口,连走代跑到了马车门口掀起车帘:“姐夫,你可算回来了,你不知道,今儿差役抓了一个拐子,就等你回来……”

        一句话未说完,只听得“啪”一声响,脸上挨了重重一记耳光,眼里也金星乱冒。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009/190165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