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为荣 > 第147章 小公主

第147章 小公主

        事情竟然如此离奇!

        纪清漪呆住,过了好半晌才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上一世我是被皇后的心腹-坤宁宫总管平德海用一杯毒酒毒死的。  首发哦亲”

        提起往事徐令琛眸中有恨有恼有不甘更多的却是不解:“我临死前,质问平德海是被谁收买了,平德海却只笑我太无知,话里话外都说明指使他的人皇后,可我却不信。”

        “我重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查平德海。”

        “平德海从小就没了父母,是被他小叔父养大的,当时他们家穷得都揭不开锅了,他小叔父宁愿卖了自己的儿子也要留下平德海。后来他们家乡发洪水,一家被冲散,平德海被人卖进了宫,他一路坐到坤宁宫总管太监的位置,一直不忘找寻小叔父一家。直到前年才把人找到,他小叔父已经亡故,他堂兄弟也都死绝了,只留下一个小侄儿如今才十五岁。”

        “平德海对这个小侄儿视若亲生,除了这个小侄儿之外,再无其他亲人,而这个小侄儿竟然以长宁侯夫人远房亲戚的名义在长宁侯府家学读书。”

        说到这里,徐令琛平静的脸上才露出几分冷笑:“皇后为了收拢平德海的心,能做到这一步的确令人钦佩,当然,这也有做人质的意思。所以,平德海哪怕不为了自己,就是为了他的小侄儿,也绝不会背叛皇后。”

        纪清漪暗暗点头。

        也就是说,前世杀害了徐令琛之人,的确是皇后无疑了。

        徐令琛弄明白了这些事情,又查到皇帝有个小公主,必然是从平德海口中得到的消息了,只是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会不会被皇后发现。

        “皇后以为拿捏住了平德海的小侄儿,就万无一失了,却不知她可以利用平德海的侄儿控制平德海,别人一样可以。”

        徐令琛说话的时候想起前世率大军而归,帝位唾手可得,却被平德海毒死。

        他出征的时候跟她大吵一架,却时时刻刻都牵挂着她,他回来了,他可以自己做主了,可以光明正大地娶她了。

        他回来的时候有多开心,临死的时候就有多绝望,多不甘。

        他恨死了幕后黑手。

        所以,重生后他知道害死他的人是皇后之后,连装模作样与皇后亲近都不愿意,对皇后,他只有恭敬与疏离,再无从前的亲近。

        皇后用了很多方法,他都是淡淡的。

        可他是死后重生之人,皇后便是想破头也不会明白他为何会突然改变。

        “你放心,我并未直接跟平德海的侄儿接触,只是让人给他下了一种月圆之夜会发作的蛊,平德海为了解药,不得不听命于我。只不过,他根本不知道跟他侄儿下蛊之人是谁。”

        徐令琛握着纪清漪的手道:“漪漪,你放心,这一世,我再不会重蹈覆辙了。”

        她当然知道。

        重生后,他做了那么多事情,她都看在眼里。

        她想了想,道:“迫害小公主的幕后黑手也是皇后?”

        “是的。”徐令琛点了点头:“我从平德海那里得知了许多皇后做的事,有一些并不足以撼动她的地位,还有一些虽然狠毒但是时间太久了,难以找到证据。只有谋害小公主一事,还有迹可循。”

        “所以,我要将这件事情查个一清二楚,有了这个把柄在手,就可以防备皇后,有朝一日,可以作为扳倒皇后的有利证据。”

        到目前为止,他还不知道皇后到底为什么要害自己。

        在不了解对手目的的时候,一定要提前做好防范。

        他说的这些,关系到他们的未来,纪清漪也就收起了随意之心,小公主这件事情非常关键。

        “现在你手上是不是已经有了证据了?”

        徐令琛听她这样问,就挑起嘴角笑了。

        那笑容好似漫天的星辉,让人眼花缭乱。

        “真是聪明!”他毫不掩饰心中的喜爱,拿起她的手,在唇上亲了一口:“我找到了皇上的心腹侍卫,护送小公主进京后来坠落山崖而死的吴晋。”

        “真的?”纪清漪大喜:“那小公主呢,也找到了吗?”

        “没有!”徐令琛摇了摇头:“吴晋说他坠崖后被人救了,但是他失去了记忆。他不记得自己是谁,一直以为小公主是他的孩子,他就带着小公主在那山下的村子里住了下来。这一住就是两年,直到他下地耕田,小公主被人贩子偷跑,他大受刺激,才想起自己真正的身份。”

        纪清漪顿觉心惊,为小公主的命运感觉到担忧:“那小公主一直没找到吗?”

        “吴晋十分自责,本想回宫面圣,却发现他刚刚露面就有人追杀他。他想起之前的那次刺杀,歹人非常熟悉他们的行程路线,又个个是武功高手,而知道小公主的人寥寥无几,就明白刺杀他的人必定是宫里的人,能近身接近皇上,又能指挥得动这么多武功高手,也就那么几个人而已。”

        “吴晋意识到自己与对方的实力悬殊太大,遂决定隐姓埋名暗中查访。”

        “他后来找到了那个人贩子,小公主已经被人贩子卖了。人贩子只说贩卖的孩童太多,有的得了重病死了就丢了,也有在路上走失的,不过人贩子未去过江南,只在北直隶这一片转悠。”

        纪清漪扼腕:“可北直隶这么大,要找寻一个孩子无异于大海捞针啊。小公主若是被人买去做小姐或者做丫鬟,都必定是养在深闺,想找到这个人,太难了。”

        她突然眼睛一亮:“小公主身上有什么特别的印记吗?”

        徐令琛再次笑了:“你怎么这么厉害!”

        他指着画上的女子道:“画上这位就是小公主的生母杜氏。”

        纪清漪瞪大了眼睛道:“小公主眉宇间是不是也有一粒朱砂痣?”

        “没错。”徐令琛道:“还有这个。”

        他又拿出一小张签纸,展开给纪清漪看,那签纸上画着一个弯弯的月牙。

        “吴晋说小公主右边肩膀上有一块青色的胎记,就是月牙形状的。”

        “小公主身上还有一个荷包,荷包里装了她的生辰八字与一个玉葫芦。”

        朱砂痣、月牙胎记、生辰八字、玉葫芦。

        有了这些东西,就好找多了。

        生辰八字的纸条与玉葫芦会丢,朱砂痣与月牙胎记一般却不会掉,只要在北直隶找有朱砂痣的女孩子就行了。

        纪清漪突然想起外面的那些流言蜚语,又想起今天徐令琛带了一个美人回来,顿时恍然大悟:“你今天从长宁侯府带回来的那个姑娘,就是小公主!”

        “还不确定。”徐令琛拉着她的手道:“碰巧遇到了,见她眉宇间有一粒朱砂痣,就带回来了。”

        “什么碰巧?”纪清漪瞪了他一眼:“必定是长宁侯特意为你安排的吧?这段日子以来,你想必碰到了很多各式各样的美人了吧?”

        她知道徐令琛会守身如玉,也难免还是会冒酸水。

        她大腹便便在家养胎哪里都不能去,他却可以见识各种美人,真是不公平。

        徐令琛立马苦着脸道:“冤枉啊,世子妃,小人从身到心都只喜欢世子妃一个,哪敢看旁的美人啊?”

        纪清漪噗嗤一声就笑了:“堂堂宁王世子,没个正行,也不怕带坏了咱们的孩儿!”

        “哪里,我这是给咱们孩子做榜样呢。”徐令琛上前搂了纪清漪,轻轻摸着她的肚子道:“儿子见这么听你的话,以后也必然孝顺你。”

        自打怀孕之后,徐令琛每每提起,都说她肚子里的是儿子。

        纪清漪听着心里“砰砰”直跳,忍不住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一定是儿子呢?若是女儿又要如何呢?”

        “要是生了儿子,就是我们爷俩保护你;若是女儿,就是我保护你们娘俩。”徐令琛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再说了,咱们又不是就生这一胎,以后生个五男三女,儿女成群,多好啊。”

        五男三女?岂不是八个孩子?

        纪清漪想着那时候的场景,也忍不住笑了。

        她这才意识到,话题又跑远了。

        她跟徐令琛在一起,永远都有说不完的话,经常说着说着就山南海北地扯远了,很多时候说的话,其实没有任何意义,但她一点也不觉得无聊。

        看看外面天色已经黑透了,若继续这样说下去,恐怕说道明天早上也说不完小公主的事了。

        “那这位姑娘,你到底打算怎么样去验证她是不是小公主呢?”

        “所以这就要交给你了。”徐令琛笑道:“只凭借眉心的朱砂痣并不能确定,还有她肩膀上的月牙形胎记。”

        “这么好的事,你自己不去看?”

        “看她哪有看你好呢?”他将她推倒在床上,在她胸前拱来拱去:“大了好多,我儿果然聪明,大军未动,粮草先行,现在就开始存粮食了。”

        “徐令琛!”纪清漪满脸通红,一声娇叱,却被他堵在了嘴里:“我只是亲亲,让我亲亲……”

        声音软的如三月的春风,还带着诱惑。

        他向来知道分寸,从不会伤害她。

        他们已经好久没有过了,她最近也特别的想……

        纪清漪双眼媚盈盈的,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膀:“你到床上来吧。”

        徐令琛虎躯一震,不敢置信地抬头看她,纪清漪脸红的能滴出血来:“嬷嬷说,现在胎坐稳了,轻一点是可以的。”

        徐令琛笑着上了床榻,一点一点地把吻落下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009/193752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