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丧尸”影帝 > 第39章 chapter039

第39章 chapter039

        “季言!”

        裘穆冲进季言的房间,见她背对着自己正在梳头发,松了口气。这才恢复了一贯的从容,走上前去。

        “季言,你刚才在做什么?我叫了你好半天你都没有搭理的。”

        刚才的噩梦太过于真实,以至于他醒来的时候还认为置身于梦中,直到看到这个人,心里的那块石头才迟迟落地。

        梦中的季言不会对他微笑,神情淡漠,站在一片尸海之上,高高在上地俯视着她。宛若君王降临,散发着引人疯狂的魅力,纵使他有些不安仍旧心动不已。

        不过,这样是不对的。他更想要看到那个有说有笑的季言,她会对自己撒娇,会软软地说着喜欢自己,也会对自己十足的信赖。

        而不像现在这个,冰冷到宛若一只凶兽,似乎下一秒就会扑上来咬断他的喉咙。

        ……

        “季言。”

        他这样喊她。

        然而,对方却只是看着他,沉默不语。仿佛,他是一个陌生人,不值得引起她内心产生丝毫的波澜。

        这个认知让他内心的不安越发加大,想要伸手碰触眼前之人,下一秒,却被蜂拥而至的丧尸狂潮所阻挡。

        “吼——”

        丧尸的吼叫声在耳边响起,他看着季言,满满的是不敢置信。

        “季言……你不认识我了吗?”

        看到他的这副模样,季言怔愣了一瞬,之后无趣地打了个哈欠。

        “季言……这么久以来,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般称呼我。人类,你是从哪里听说我的名字的?那些异能者联盟的小虫子,可是都叫我丧尸王的。”

        见他神情受伤,她眨了眨眼,满是不解。

        “我不记得我有在哪里见过你吧,今天算你走运,我还不饿。更何况,我看你还算顺眼,这一次就放过你好了。赶紧离开这里,若是下次再被我看到,我会亲自掏出你的心脏。”

        “……”

        “怎么?”

        似乎是他的沉默引起了这人的不满,她皱起眉头,挥了挥手示意其他丧尸停止躁动。一个跃身,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她一把拉过他的领子,逼迫他与自己对视,看着她面上淡漠的神情。裘穆只觉得心尖一颤,下一秒,他勾住季言的脖子,用力地亲吻上去。

        唇瓣依旧是记忆中的柔软,然而,却是冰冷的让他心乱。

        不,不是这个样子的,现在自己怀里的人,究竟是谁?为什么她的唇角不再挂着笑容?为什么她的躯体这般冰冷?

        为什么……

        “咳……季言你……”

        腹部,被一只手穿破。而始作俑者,却满脸嫌弃地看着他,抽回手,一脚将他踹开至一边。

        “人类,你以为你是谁?少在这里得意忘形了!”

        只见她发出一声低吼,之后,所有的低等丧尸都齐声低吼,发出了震天般的响声。

        见状,季言愉悦地勾起唇角,再度看向他,周身散发着几乎可以实质化的杀气。

        “究竟是谁给了你勇气,让你能做出如此胆大的行为?异能者联盟?或者说……人类政.府?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现在,你将要死于此处。”

        话末,她一步一步地走向他,尖利的指甲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清冷的寒光。

        “你就给我去死吧。”

        “……”

        扑通扑通——

        真奇怪,明明自己危险将至,莫名的,却不想离开。

        不过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如何离开呢?这个人,是他的深爱之人,无论变成什么样子,他都会一直在这里,不会离开。

        “季言。”

        他张开双臂,在对方的手穿破他胸膛的一瞬间,开了口。

        “我爱你。”

        过去,现在,未来。

        眼前的视野逐渐开始变得模糊,他看到季言说得上不知所措的神情,之后,对方跪坐在地上,迟疑地抱住他。

        “喂……人类,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现在会这么难过……”

        “……别哭。”

        果然是这样吧?

        无论这个人变成什么样子,无论她是否忘记了自己,她依旧还是最初的那个季言。虽然总是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却有着一颗柔软的心脏。

        伸出手,他抚摸上她的面颊,努力绽开一个笑容。

        “我会一直在这里。”

        所以,不要哭了。

        ……

        “……”

        这种梦简直是惨绝人寰啊!就连镇定如裘穆,醒来也忍不住想要爆粗口了。

        天了噜,生离死别要不要更虐一点?!最可怕的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多说几句情话,这个梦就这样结束了?!

        简直神虐_(:3ゝ∠)_……

        听下人们说季言今天凌晨回来了,便连忙跑到这人的房间,敲门都没有,一把推开了门。

        “季言!”

        “裘穆?”

        季言转过身来,不解地看向他。

        “你怎么了?现在还很早。”

        “……”

        不是梦,她还在这里。

        胸口涨涨的发疼,裘穆一把将季言拉入怀中,听着怀中人的心跳声,他用力眨了眨眼,才没能让自己哭出来。

        “你还在这里。”

        这个人是他的,从头到脚都只属于他一个人,他不会允许其他人将她带离自己的身边,绝对不允许。

        “季言,季言,季言……”

        他喜欢她,他爱她,不管她是什么,他都会守着她。

        被这人抱在怀中,季言刚想挣脱,便察觉到裘穆身上的颤抖,一时间愣住了。

        “裘穆……”

        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露出这般神情?让她心里酸涩,同时,再也不舍得推开他。

        季言伸出手,抱住这人,之后,也不知怎么想得,便踮起脚尖,吻上了裘穆的唇。

        一吻即离,她温和地笑着,眉眼柔和。

        “我在这里。”

        “季言。”

        一个吻成功地安抚了裘穆的狂躁,只是,却点燃了他心里的火苗。他一把将季言打横抱抱起,大步向前,轻柔地将人放在床上。

        之后,裘穆舔着唇瓣,将自己的领带给解了下来。之后,他一边解着扣子,一边慢慢地爬上了床。

        看着季言明明不安,却故作淡定的模样,他的瞳孔深邃,直直地盯着她。

        “季言。”

        “……”

        啊……真的是,要烦死人了。一个劲在自己的耳边喊自己的名字,是要做什么,不知道她会害羞吗?

        低垂着头,季言不敢抬头看他,似乎是因为被盯着有些不自在,她下意识地舔了舔唇瓣。

        “……呵。”

        最后一根弦被崩断。

        裘穆笑得勾人,大手一扯,季言的上衣就被撕开。他的视线火热地停在她的身上,半晌,轻笑出声。

        “这可是你自找的,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季言。”

        覆身而上,不久,便传来悦耳的娇.喘声。

        从额头开始,眼睛,鼻子,唇瓣,脸颊……顺着细长的脖颈,慢慢向下,裘穆宛若朝圣般以舌尖膜拜着季言的一切。

        舔舐过她的脖颈,不住地啃咬着,察觉到身下人的轻颤。裘穆勾起唇角,一只手顺着季言的大腿内侧向上探去。

        直到扯开最后一层束缚,他将人用力抱入自己怀中,语气颤抖。

        “季言……我……我有些控制不住了。”

        半天没有得到回应,心头一个咯噔,又连忙解释着。

        “不不不,我没有逼迫你的意思……如果,如果你真的不愿意的话,我可以等的。季言你要知道,一切事情,我都会遵从你的意见。”

        “……”

        白痴。

        都这种时候了,竟然还能说出这番话,裘穆简直是傻透了。

        从他们在一起后,有无数次,吻着吻着险些擦枪走火。但是,每当快要到最后的时候,这个人都停住了,面容狰狞着冲进了浴室。

        之后,便是一个清爽彻骨的凉水澡。

        她也有说过,如果真的不舒服的话她可以,然而这个人每次都笑着揉了揉她的发摇头拒绝。

        “我会等你真正适应在去做这些事情,所以,季言你不用害怕我。”

        害怕?为什么裘穆会这么说?

        这般想着,季言看到了自己正在发抖的手。

        她……在害怕吗?害怕未知的事情,害怕即将要发生的一切。

        所以,裘穆才会每次到最后堪堪刹车吧?

        还有现在,明明已经极度难受了,仍然冲自己温柔地笑着,只为了让她不再害怕。

        还真是……

        “蠢材。”

        “季言?你怎……唔……”

        被捂住了嘴。

        季言没有看他,将脸扭向一边,看似十分淡然。但是,耳朵尖的粉红却暴露了她内心的不平静。

        看着这副模样的她,裘穆先是愣住,之后,温和地笑开。伸出手握住她的手,拉离自己的唇边,温声开口。

        “你说吧,我会听着的。”

        “……”

        所以说,这个人总是这样温柔,才是最让她伤脑筋的事啊。

        不过,若非如此,她也不会喜欢这个人了吧?

        摇头笑着,季言深吸了几口气,释然地眯起瞳孔。

        其实,也没有那么难以开口。

        一瞬间,勇气仿佛全回到了身上,她抱住裘穆的腰,依偎在他的胸膛,满足地蹭了蹭。

        终究,坚定地开了口。

        “没事的,我不怕的,所以,裘穆就不要忍耐自己了。”

        一直以来,都是这个人为自己付出。其实她的心里,早就已经完全地信任对方了吧?现在再矫情,就没什么意思了不是吗?

        更何况,无论做什么事情,只要是这个人,就没什么可怕的。

        因为,是裘穆啊。

        是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不会离开自己的裘穆啊。

        这么想着,季言抱得更紧了一些。

        “所以,裘穆……我……”

        她愿意,为这个人付出自己的一切。

        心爱之人不着寸缕的在自己的怀中,嘴里说的话还如此诱人,就算是柳下惠也不可能忍得了了吧?况且,裘穆还不是柳下惠。

        一时间,脑内一片嗡然,瞳孔闪烁过一抹暗光,便再也不去克制地扑了上去。

        亲吻,抚摸,所到之处尽是女人的如小提琴般悦耳的喘.息声。

        瞳孔泛起红色,裘穆将自己的裤子退去,再度贴了上去。

        两人的肌肤没有任何阻碍地贴在一起,彼此都发出了舒适的叹息声。用力揽紧季言,裘穆顿了顿,之后坚定地……

        长驱直入。

        “唔……裘穆……啊……”

        也许是因为她是丧尸的缘故,并没有像书中说得那般疼痛,反而是一种涨涨的麻麻的感觉。

        让她整个人,宛若飘在空中一般,空落落地挨不着地面。

        心里有些不安,她下意识地抱紧裘穆,指甲嵌入他的背部。却发觉,这人的身子猛然颤动,之后,身下的某处便更加火热。

        嘴角被不住地亲吻着,耳边是裘穆一声又一声的低喃。

        “季言,不怕,我在这里。季言,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以及,这人坚定的心跳声。

        突然间,那些不安和失落感便消失了。

        脑内一片杂乱,让她完全没有其他的心思去想别的事情,最后,她伸出手勾住对方的脖子。

        “裘穆,我爱你。”

        “我知道。”

        他当然知道。

        而他依旧,深爱与她,再难割舍。

        身下的速度加快,屋内再度响起季言的娇.喘声,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用力抱紧这人。

        “我也爱你,比起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要爱你更多。”

        ……

        清晨。

        阳光透过窗户洒进屋内,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窗外,有小鸟在枝头鸣叫着,一切,都是欣欣向荣的景象。

        “唔……”

        床上的被子里慢慢地爬出一人,她呆呆地看着窗外,之后,又看向周围的一切。

        再之后。

        “啊……做了。”

        昨天,她和裘穆终于突破了最后一步。

        真没想到,明明平日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一个人,在某些时候却是如此的勇猛。最初的时候,还会顾忌着自己的感受,但是到最后的时候,已经完全不会理会自己,变成了野兽般的存在。纵使她哭着求他,还被迫答应了许多“丧权辱国”的条例,也是被折腾到大半夜才停下。

        这个人,实在是……

        “嘶——痛痛痛……”

        该死的,她不是丧尸吗?怎么现在,都会感到疼痛了。

        以一种扭曲的姿势趴着,季言心里愤愤地想着等自己恢复后一定要将裘穆大卸八块,嘴唇气呼呼地抿起。

        这副模样,被推开门进来的裘穆看到,他“噗嗤”一声笑开,端着粥走向她,温柔地抚上她的发。

        “醒了?一定很饿了吧,来,先把这碗粥喝掉,不然会难受。”

        “……”

        混蛋,就知道用美食诱惑自己!不过是一碗粥,又不是肉,她才不会……

        “我已经拜托厨房帮你做了牛排,待会儿等你喝了这碗粥,就带你过去。”

        “好。”

        不行了,敌方实力太过于强势,她防不住了。(并没有……

        拥着季言,一口一口地喂她喝着碗里的粥,裘穆神情柔和,简直快要滴出水来。

        过去的他又何曾想过呢,自己竟有一日,会对一个人如此喜欢,甚至会亲自为她熬一碗粥。

        若是被其他人知道,一定会吓坏吧?

        不过,这大概就是喜欢吧?

        所以,会改变自己,去做那些曾经无论如何也都不会想去做的事情。

        会为她牵肠挂肚,会担心是否有人欺负她,会思念,会难过,也会心痛。

        但是,这一切的体验,他都甘之如饴。

        因为,是这个人。

        “季言。”

        “裘穆?”

        “我爱你。”

        “……嗯,我知道。”

        一直都知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608/183714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