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学霸男神撩妻入怀 > 79.实在想不出名字来的首订章节

79.实在想不出名字来的首订章节

        79。实在想不出名字来的首订章节

        A市国际机场。

        “红豆啊,出去玩一定要小心,男朋友又怎样,现在男的啊没几个好东西,你要保护好自己,不能住一个房间,听到了没有!”

        唐红豆先斩后奏,人都到机场了,才想起和唐老爹苏老娘汇报旅行计划。

        “钱不够了就跟老爸说,去到酒店把酒店的地址发给老爸,中午出去玩的时候每隔两个小时就把位置分享一下啊,然后不要乱吃东西,去景区要看好手机和包……”

        唐老爹明显是女儿宝,一知道唐红豆要出远门旅行,还是跟一个男的,他就担心的不行,恨不得立马买了机票去成都守着。

        唐老爹还没交代完,苏老娘一把夺了手机——

        “红豆,你别听你爹啰嗦,出去就好好玩,都大学了交男朋友很正常,妈相信你会注意分寸的,那男孩子呢?”

        苏老娘把红豆她爹赶开就是为了提前见见这个女婿,不说别的,就说唐红豆跟他在一起后能把小脸吃圆一圈,这个女婿她就喜欢!?“他办登机牌去了”唐红豆见官旭抬了两杯咖啡走过来,冲他挥了挥手,继续和苏老娘视频,“对了,我们到那比较晚了,我就不给你们打电话了,你们好好休息,明早又联系,别担心啊,我……”

        “不行!下飞机立马给我打电话!老爸不睡等着你!”

        听了大半辈子话的唐老爹第一次敢和自己媳妇抢东西,在前世情人和今生老婆见做了一个艰难的抉择。

        “爸,你熬夜干嘛,接机的,酒店什么的都订好了,你就安心睡觉吧!”

        唐老爹还准备继续给自家女儿讲讲人心险恶,男人不能信的道理,就见一只大手直接放在了唐红豆脑袋上!居然还敢捏了一把自家女儿的脸!

        “把你的手拿开!”

        唐老爹冲着屏幕喊,中气十足的声音吓得唐红豆手一抖差点就把手机给扔飞出去了,官旭倒是淡定,一屁股坐在唐红豆旁边,脑袋使劲往摄像头旁边凑。

        “伯父你好,我是官旭,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

        “哼!”

        唐老爹话都没让官旭说完,瞪了一眼直接关了视频通话,一向都是让别人吃瘪的官旭第一次吃了闭门羹。

        唐红豆看着返回到对话列表的微信有些懵,帮官旭觉得有些尴尬。

        “对不起啊,我爸平时不这样的,他就是担心我的安全……”

        “我理解,我这不是和他抢着前世小情人呢嘛——”官旭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看来拿下这爱女如命的岳父还是需要费点功夫的,“不烫了,喝吧。”

        官旭用手试了试温度,把星巴克的纸杯递给唐红豆,唐红豆开心的接过杯子眯着眼睛喝了一口——

        “我不是要香草拿铁的吗,这是啥?”

        “香草豆奶,大晚上的喝什么咖啡,就喝这个!”

        相处了两个多月,唐红豆发现虽然官旭大部分情况下都顺着自己,但遇到一些问题的时候原则性特别强,霸道的不行,比如烧烤不能多吃,咖啡不能多喝,晚上不能晚睡,早餐一定要吃……

        有些时候唐红豆会觉得自己是在几百公里外的A市给自己找了一个年轻加强版的唐老爹。

        离登机还有快半小时,唐红豆擦了擦鼻涕,裹在风衣里捧着香草拿铁慢慢喝,不知道是机场的冷风吹得太足,还是暖暖的豆奶把感冒病毒都给逼了出来,唐红豆觉得脑袋有些沉,眼皮也开始打架。

        一阵视频邀请的声音响起,唐红豆把杯子放在一旁,从风衣口袋里掏出手机——

        “母后大人邀请你视频聊天”

        唐红豆才点了同意,就见苏老娘那一张激动的脸,“那小伙子呢?你爹不是说刚才看见他了吗?”

        唐红豆看了一眼在旁边敲键盘的官旭,直接把手机甩给他,官旭一愣,接过手机——

        “你好啊,我是唐红豆的妈妈~”

        苏老娘才一开口,唐红豆后背的汗毛就都竖起来了,苏老娘在家一向是林中大王母老虎,这么轻言细语的说话唐红豆根本适应不了。

        官旭余光看到唐红豆的反应,忍不住轻笑一声,恭敬的打招呼,“伯母你好,我叫官旭,是红豆的男朋友。”

        苏老娘笑得和蔼可亲,这小伙子长得帅气,又有礼貌,而且很合她的眼缘,她一眼就喜欢,于是开始絮叨。

        “小旭啊,我们红豆粗心些,忘这忘那的,你们一起去成都辛苦你了啊……”

        “哼!”

        “这孩子还贪玩贪吃,你帮看着点,别让她吃太杂了……”

        “哼!”

        “最近换季,红豆一换季就容易感冒,特别这还出远门的,可能水土不服,她对头孢有轻微过敏,吃药啥的麻烦你注意点……”

        “哼!”

        “我们红豆平衡感不太好,她初中春游那会自己把自己摔进过人工湖里,你别让她往水边或者高处跑……”

        “哼!”

        “对了,我们红豆睡觉还不老实,老爱踢被子,小旭你记得半夜给她掖被角,别让她着凉了……”

        这下唐红豆哼不出来了,一口香草拿铁喷了三丈远,一把抢过手机,关掉视频通话,同时关掉的还有唐老爹的怒吼。

        唐红豆现在一头两个大,什么叫半夜给掖掖被角?!没见过这样卖女儿的妈!唐红豆开始认真考虑自己是不是真的是充话费送的这个问题。

        官旭抿着薄唇轻笑,帮唐红豆擦着洒掉的香草豆奶,把苏老娘说的话认真记在了心里。

        “前往成都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3U4028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出示登机牌,由7号登机口上飞机。祝您旅途愉快。谢谢!Ladies/and/Gentlemen,may/I/have/your/attention/please……”

        “走了,媳妇儿~”

        官旭一只手拖了两个小行李箱,一只手揽过唐红豆的肩膀,朝登机口走去,唐红豆一口喝完剩下的豆奶,甩着两只手啥都不用管,潇洒的上了飞机。

        “官旭,果然跟了你就是走上了一条*奢靡的道路!”

        唐红豆人生第一次坐商务舱,兴奋啥的倒是其次,就是肉疼的不行,坐哪里不都是飞同一个地方吗,商务舱的机票可是比经济舱贵了一倍呢!这么多毛爷爷可以买很多小鱼干了!

        飞机都还没起飞,唐红豆戴了个眼罩就开始睡大觉,官旭摇头,把薄毯给唐红豆盖上。这丫头倒是福气好,吃了睡睡了吃的,属相应该弄错了吧,属猪还差不多。

        “先生您好,请问您喝点什么?”

        空姐推着装满各种饮料茶水的餐车,标准的笑出八颗牙齿,小声的问官旭。

        “一杯咖啡,一杯牛奶,谢谢。”

        官旭盯着电脑,看都没看美丽空姐一眼,反倒是侧脸看了眼唐红豆。

        唐红豆整个人都缩在薄毯子里,带了眼罩整张脸只能看到她挺立小巧的鼻子,还有弯弯的嘴角,官旭谨记岳母的教诲,伸手给她掖了掖被角,可手才刚碰上唐红豆小脸,那滚烫的温度就把他吓了一跳。

        岳母没这么神吧,才交代了过敏药的事,唐红豆就病了?!这莫非是传说中的母子连心?

        “豆豆?”

        听到官旭的声音,唐红豆露出小脑袋,伸手拉了眼罩露出一只惺忪的大眼睛。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啊……”

        唐红豆一脸茫然,还没从睡梦中清醒过来,要真说哪里不舒服那也是因为被官旭打断了和周公的约会。

        官旭的一只大掌覆上唐红豆的额头,另一只的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温度明显不正常,但还好没有脸蛋那么烫,脸上的温度估计是被捂出来的吧。

        “你发烧了,难受吗?”

        “又发烧?!”

        唐红豆忍不住提高了声音,但立马捂住了嘴,小声的嘀咕,“不是感冒吗,怎么又发烧,我跟A市一定是八字相冲,不对!我应该是跟你这黑心鬼犯冲……”

        官旭按了服务铃,让空姐送来了一杯矿泉水,没听到唐红豆的碎碎念,不过还好没听到,要听到估计能一口老血气死。

        “先多喝点水,等会下了飞机去医院。”

        “不用去医院的,经常打针吃药身体的抵抗力会变差,而且科学研究表明,偶尔发低烧对人是有好处的,可以杀灭身体中的细菌,而且我爸说了,医院那种地方要少去,各种病毒太多了,有时候没多大毛病都可能被传染了其它病呢!……”

        官旭举着水,看着唐红豆一本正经嘚啵嘚啵的给自己洗脑,也不说话,勾着嘴角静静的听养生大师唐红豆装逼。

        “……还有啊,像感冒发烧这种常见的病都是有周期的,只能等身体机能慢慢恢复,打针吃药其实没多大用处的,现在医院啊都是用些见效快的抗生素,抗生素用太多当心会养出什么超级细菌来,那会肯定直接死翘翘了……而且我奶奶说……呃……你怎么不说话?”

        “你不能说的都说了吗?”

        “不是啊,还有呢,我奶奶说西医的治疗理念……”

        官旭轻笑,这傻妞一犯起迷糊来当真是天下第一无人能敌,见她还能说会道的,官旭倒也放心了,看着唐红豆喝了一整杯水,任她说着各种偏房和民间养生理念。

        “小姑娘你也知道这个方子啊!”

        唐红豆正说到一个治感冒的偏方,坐旁边的一个胖大婶激动的伸长脖子往这边望。

        “是啊,我小时候感冒我奶奶都是用生姜和红糖给我煎水喝的,又不难喝,而且见效快!”

        唐红豆也是个自来熟,看人家主动跟她说话,她就控制不知体内的洪荒之力,扯了薄毯子坐直身子和胖大婶聊天。

        “我去年着凉感冒,可能拖久了点,后来打针吃药都没什么效果,还是我一个老姐妹知道的这个方子,我吃了三天就好的差不多了!”

        “是啊,我奶奶常说中医比西医厉害多了!”

        唐红豆长得乖巧,嘴又甜,深得中老年人的喜欢,再加上一个胖大婶,整个商务舱就成了中医交流会。

        一直皱着眉头翻着一本商务杂志的女精英听到胖大婶说一个助孕的方子时,忍不住张口插了一句,“那偏方真的有用吗?”

        胖大婶一愣,立马笑呵呵的,除了官旭,终于动员起了所有商务舱里的人加入这个中医偏方交流大会。

        “有用啊,闺女,我一个同学她那儿媳妇结婚都快七年了一直没怀上,小夫妻不知检查了多少次,医生都说没什么大问题,可就是怎么都怀不上,后来我让我那同学带着她儿媳妇去看了中医,那老大夫给开了一个助孕汤,喝了没半年就怀上了!”

        “真的吗?”

        “阿姨骗你干嘛!你回去用枸杞,覆盆子,菟丝子,赤芍药,泽兰,香附,丹参……”

        官旭看唐红豆眨巴着大眼睛跟上课一样认真的听胖大婶的偏方,使坏的坐直了身体挡住了唐红豆和胖大婶的眼神交流,谁知唐红豆小猪手一拐,一巴掌直接拍在官旭肚子上,继续目不转睛的看着胖大婶。

        飞机平稳的按时降落在双流机场。

        “红豆丫头,你来杭州记得来找婶玩啊,婶带你去认识一下那个老中医!”

        “嗯嗯,林婶我会的!”

        等下了飞机,拿了行礼,出了航站楼,唐红豆和胖大婶还是依依不舍,官旭敢肯定,唐红豆是她见过这个年纪女生中最讨长辈喜欢的。

        官旭在心里发笑,庆幸还好唐红豆讨的是妈妈婆婆级别的人的喜欢,而不是去勾些烂桃花。

        然而,烂桃花说到就到——

        “你好,请问从这里去downtown怎么走?”

        一个英俊帅气的,金发碧眼的外国小伙拍了拍唐红豆的肩膀,用十分蹩脚的中文问。

        “你能听懂中文吗?”

        唐红豆听着这帅小伙的中文有点担心他能不能听懂,要听不懂的话唐红豆只能用自己那三脚猫的英语勉强应付了。

        “You/can/take/a/taxi/or/an/airport/bus。If/you……”

        官旭一出口就知有没有,一口流利地道的美式英语,说的唐红豆一脸崇拜,这完全可以和好莱坞的配音演员媲美了!

        官旭本想三两句迅速解决这个盯着唐红豆傻笑的外国人,可谁知这帅小伙并不领情,继续冲着唐红豆傻笑。

        “你能用中文告诉我吗?我这次来成都就是想学中华文化的,特别是汉语。”

        “没问题呀!”作为一个乐于助人的热心宝宝,唐红豆举着从机场随手拿的地图,细心的开始指路,“你可以坐八号地铁线,不过现在地铁可能停运了,你直接去那边他出租车吧!如果觉得出粗太贵的话你可去大巴停靠点做机场大巴……”

        问了让一脸糊涂的外国小伙听懂,唐红豆尽量放慢了语速,外国小伙伸着头费劲的看着地图,官旭看着两人快凑到一起的脑袋特别不爽,好好的说英语不听,学什么中文装什么蒜!

        “豆豆,走了,车来了!”

        官旭千盼万盼终于把接机的车给盼来了,终于可以摆脱这个问题不断的外国人了。

        谁知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外国小伙可能是上天派来磨我们官旭大爷的。

        “可能我的中文还是不够好,我实在没有听懂这个路线,请问我能和你们一起去市区吗?”

        外国帅小伙倒是不客气,盯着来接机的车毫不客气的提出请求。

        “可以啊!”

        唐红豆继续发扬助人为乐的作风,不等官旭拒绝直接给答应了下来,可以这两个字外国小伙倒是听懂了,拎着行李屁颠屁颠的上了车。

        “你好,我叫Tony,我从英国来中国做交换生,听说中国很大很好玩,我特意提前了一个月来,想到处走走。”

        “你好,我叫唐红豆,很高兴认识你!”

        唐红豆礼貌的伸出小手,Tony正准备握,官旭一把帮唐红豆的手从空中扯回来,一脸的不爽,说话就好好说,握什么手,男女授受不亲不知道吗!

        “唐红豆?sugerandredbeans?”

        Tony瞪着湖蓝色的大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在中国居然有人叫这种名字?!实在是……太可爱了!

        “oh/baby!you/are/so/sweet!”

        听到有人夸自己可爱,唐红豆感谢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见官旭压低了声音,满是警告的话:

        “you/had/better/take/care/of/yourself!”

        Tony被官旭的话吓得一愣,他说的明明是赞美的话啊,怎么听这个男人口气自己像错了一样,难道是两国之间的文化差异吗?

        “Sorry,I/mean/you/are/very/cute,and/I/like/you/very/much。”

        like?!官旭都快怀疑这个Tony是不是故意的了,这到底是想解释还是想挑衅啊!

        唐红豆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跟Tony解释,只能干笑了两声,没有搭话。

        这Tony也是一个话唠,见唐红豆不说话了,就自己找话题讲,谁知这个话题正中唐红豆下怀——

        “sweetheart,我听说这里有一家很有名的兔头,好像叫老妈兔头……”

        “对对对!我也知道,听说最正宗的就在双流,也不知道我们这会能不能买到了……”

        “没关系的,sweetheart,如果今晚买不到明天我们可以一起搭车来这边!”

        官旭听着这欠揍的外国人一口一个sweetheart的,脸都黑了,居然敢有人叫他媳妇sweetheart?!这不是*裸的挑战他这个正室吗!

        “你们想去吃老妈兔头啊?”

        接机的中年大叔也是个热心的,一听两人在说老妈兔头,也忍不住接话。

        “是啊!师傅你知道怎么走吗?我们打算明天过来尝尝!”唐红豆从后座上伸着自己的小脑袋,一脸激动地看着中年大叔。

        我们?!官旭在心里划了一个问号,这个蠢妞,最好这个我们不包括那讨人厌的外国人!

        “不用等到明天!老妈兔头家买宵夜呢,这会去正好!”

        “好呀……”

        “不好!”官旭无情的打断唐红豆激动的话,“你这发着烧呢,明天我们再过来就是,现在先回去好好休息。”

        开玩笑,官旭怎么可能让那外国人跟着他们一起去吃宵夜,官旭才不会给自己添堵。

        “我们可以买了带走的……”

        唐红豆可怜兮兮的看着坐在副驾驶的官旭,那小语气要多可怜有多可怜,这提都提起来了,眼看着近在眼前的兔头不给她吃,这对红豆宝宝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

        “这么晚了吃宵夜不好……”

        “可以买回去当早点吃的……”

        唐红豆锲而不舍,一想到兔头再向自己招手,唐红豆就舍不得离开双流县,要知道,君一去兮,兔头不复返兮!

        官旭一头黑线,宵夜吃兔头不好,早点吃就好了?果然唐红豆这种吃货的逻辑他还需要慢慢的适应。

        “红豆,你生病了?要不你回去休息吧,我先去帮你尝尝,要是好吃的话我买一份明天给你送去,你把你的cellphone/number告诉我吧!”

        官旭真想一脚把这外国人踢下车,能这么自然的要小姑娘的手机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师傅,去老妈兔头!”

        官旭看唐红豆拿妞居然真的掏出手机准备留电话号码,只能去老妈兔头了,官旭突然深深的担心,唐红豆这妞让人给拐跑实在是太容易了,都不用什么黄金万两,一个兔头妥妥的!

        老妈兔头不愧是出名的地方小吃,虽然在隔了成都市区将近二十公里的双流县,大半夜还是挤的不行。

        唐红豆看着盘子里各种各样的特色小吃,小眼睛恨不得贴上去。

        “要这个,这个,还有那个,再加四个兔头!”

        唐红豆话音刚落,一个长头发的女生突然开口——“天呀,怎么可以吃兔兔!”

        唐红豆转身看这个大眼睛楚楚可怜,妆容精致,一条包臀小短裙的长发美女,莫名就想起看过的那部电影,没想到怎么可以吃兔兔这种事居然还能在现实中上演,还被她给遇上了?

        “你可以不吃呀,还有很多别的东西呢。”

        唐红豆侧身给长发美女挪了个位置,让她能看到别的东西,凉面,钵钵鸡,抄手什么的,谁知长发美女非但不领情,还开始给唐红豆上起了思想教育课。

        “为什么要吃兔兔呢,兔兔这么可爱,你怎么忍心的下得去口!”

        “啥?!”唐红豆一脸懵逼,下不去口难道下脚吗?

        “兔兔小小的那么可爱,居然还要吃她的头,这实在是太残忍了,你一个小女生怎么能做这么残忍的事呢!”

        长发美女话一出口,整个老妈兔头店的人都安静了,招牌上那兔头两个大字连瞎子都能看得到,你既然圣母不吃兔头来这种地方凑什么热闹!显得你多高尚,别人多残忍似的。

        “美女,你是素食主义者?”

        “不是啊……”

        “那你怎么可以吃猪猪,猪猪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吃牛牛,牛牛那么可怜,怎么吃鱼鱼,鱼鱼那么可爱?”

        “呃……”

        长发美女被唐红豆说的不知道怎么接话,唐红豆看了她一眼不和她继续争论,什么兔兔,猪猪的,反正都是吃的,不吃饿着就好,干嘛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批判别人。

        唐红豆是那种很看得开的人,在路上见到流浪狗流浪猫的都会给它们买点小面包,但是正常能吃的东西她都能接受,没有什么兔兔这么可爱,为什么要吃兔兔这种观点。既然生来为人,那这一世就做好一个人,下辈子六道轮回那都是命。

        “老板,再加两个兔头打包带走!”

        唐红豆赌气一样怒加两个兔头,然后拎着一袋子的打包盒,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留给长发美女一个潇洒的背影。

        “哇!红豆你好厉害!”

        Tony一脸崇拜的看着唐红豆,第一眼看到他还以为是个文静可爱的小姑娘呢,没想到居然是只伪装的像小猫一样的小豹子,可爱的背后还藏着尖利的小爪子,时不时就能挠你一下。

        “你能做我的中文老师吗,我很喜欢你这种说话的方式!感觉特别厉害!”Tony竖起了大拇指

        “不能!”

        官旭干脆的帮唐红豆拒绝了,这外国佬是不会看人眼色还是怎么了,要电话号码失败了还要往上赶着留联系方式,当他这个男朋友是摆设吗?

        Tony看出官旭对自己的态度并不能算友好,耸了耸肩继续找话题和唐红豆聊天,对官旭那张隐忍着怒气的脸视而不见。

        官旭忍了一路,在快要爆发的边缘时车子终于到了酒店。

        官旭一把把唐红豆从后座捞出来,“我们到了,你要去哪让师傅送你去!”

        “等等!”

        Tony虽然人高马大的,但动作确是不慢,两步就跳下了车,紧随其后进了酒店。

        “Tony你也定了这里?好巧啊!”

        “不是的,反正这么晚了我也不知道去哪里住,红豆你挑的酒店肯定不错!”

        “没有啦,这是他订的——”唐红豆指了指正在办入住手续的官旭,谨记唐老爹的吩咐,“官旭,要两间房啊!”

        Tony又朝唐红豆竖了一个大拇指,“嗯……我也觉得住在一起很不方便,还是分开住的好。”

        “还剩两间房,我们分开住了你睡酒店大堂吗?”

        官旭背对着两人,一边签名一边漫不经心的开口。

        “那我可以和红豆住一间啊!”

        Tony倒是不怕死,说人家男女朋友住一间不方便,但转过脸来居然就要去和唐红豆一起住。

        “妈的!剩下的一间我也要了!”

        官旭迅速刷卡签字,牵着唐红豆就往电梯走,留下一脸茫然的Tony。

        “哎,先生!你还有一张房卡没拿!”

        官旭就跟没听到一样,径直合上了电梯的门,本来他也没打算要两间,多开一间不过是为了让那什么Tony的没住的地方罢了。

        “官旭,我爸说了,要分开住的!”

        坐在沙发上的唐红豆气鼓鼓的控诉,明明开了两个房间的,怎么还是要住一起?

        “你妈还说了让我帮你盖被子呢!”

        官旭心情不好,不想搭理唐红豆,拿了睡衣就往浴室走,他倒是不担心唐红豆还能自己再去找个酒店,因为就那蠢妞的智商,让她去找个宵夜摊倒还有可能,找酒店这种事情她才做不来。

        唐红豆见反抗无效,果断的选择逆来顺受,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官旭又不会吃人。

        官旭冲了个澡,出来就见唐红豆盘腿坐在落地窗前的茶几上,是的,他没看错,唐红豆坐的不是床不是凳子不是椅子,而是茶几!举着一个兔头啃得不亦乐乎,塞着耳机摇头晃脑的也不知道听得什么魔性歌曲。

        “你少吃点,大晚上吃这么辛辣油腻的对身体不好!”

        “嘶……辣死了,官旭快给我拿瓶水!”唐红豆嘴上说着辣,手上又拿了一个兔头。

        官旭尽管心里想把唐红豆直接拎去卫生间,洗澡刷牙甩上床,但腿和手却不受控制的去给她拿了矿泉水,还细心的拧开了瓶盖。

        “吃完这个不能再吃了,赶快洗洗睡,都快一点半了。”

        “好!”

        唐红豆答应的爽快,举着自己啃过的兔头献宝一样的问,“官旭,你要不要来一口,很好吃!真的!”

        官旭看着唐红豆油腻腻的小手上拿着那油腻腻的兔头,果断拒绝,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妞这么重口味。

        唐红豆解决完兔头和小半盒炸螃蟹,心满意足的蹦跶着去洗澡。

        官旭实在看不下去那一茶几的满盘狼藉,按了服务铃让人来打扫,自己去了卧室整理行李。

        深夜的铃声。

        “官旭!尼玛的你浪哪里去了!学生会已经炸开锅了!”

        “关我屁事?”

        官旭从来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如今没了学生会会长那破包袱,学生会怎样跟他关系都不大。

        “怎么不关了,还不都是你弄出来的破事!劳资今天去办公室交接工作的时候刘副校坐那盯着电脑老脸皱得能夹死苍蝇。”

        “刘校怎么了?”

        “还能怎么,知道你官大爷不干了,学生会八个部门有五个部门的部长直接也撂挑子不干了,更绝的是公关部,除了新招进去的干事,大二大三的所有老人全他妈申请退部,就跟约好了一样。”

        官旭皱起了眉头,他请退的初衷并不是为了搅乱整个学生会正常的工作秩序,他只是不想夏之玫借着这个东西一直散布些不实的言论去伤害唐红豆,他完全没想到会因为自己辞职在学生会引起这么大的波澜。

        “*来了,也不知是谁搞出了当时面试教室的监控录像,你家那傻妞别说的确表现的挺好,夏之玫又被打脸了,我出办公室的时候正遇上了进去,估计刘副校那也肯定要给她点警告的。我看这次那白莲婊又是脸都打肿的下场,你差不多什么时候回去收拾学生会那烂摊子?”

        “我说过我要回去吗?”

        “卧槽,你这什么意思,玩真的?!”

        傅子恒在电话那头喊,他以为官旭这黑心鬼请退不过是为了证明一下清白,顺便给夏之玫一点教训,没想到居然是来真的!

        卫生间的门喀嚓一响,傅子恒本来还打算再问两句,重色轻友的官旭甩了一句有时间再说,啪的就挂掉了电话。

        官旭看着唐红豆穿着一套官妈都嫌保守的睡衣,拿吸水毛巾裹着头发,整个人一倒,四仰八叉的睡到床上。

        “媳妇儿,你这造型睡的,让我睡哪?”

        “外面沙发啊……”

        唐红豆一脸你这不是问废话的表情看着官旭,谁让他订了两个房间却不拿房卡的,那不睡沙发睡哪里!

        “我睡外面怎么帮你盖被子?过来吹头发先”

        官旭说的理所应当,收起电脑,直接去了卫生间,唐红豆的懒果然不是盖的,果然是宁愿湿着头发睡都不想吹。

        唐红豆一听有人给自己吹头发,开心的爬起来去了浴室。

        “啊——吹干啦,睡觉啦,官旭晚安哦!”

        官旭看着唐红豆这小没良心的,吹完头发直接脚底抹油就往床上窜,都不说等等自己,官旭认命的摇了摇头,收拾好电吹风,调低空调,关了廊灯和床帘,从柜子里拿了另一张被子,翻身上床。

        “官旭,其实我不嫌弃你的,我们可以盖一张被子的。”

        “哪那么多话!睡觉!”

        官旭的声音闷闷的,长臂一勾把裹在被子里的唐红豆抱进怀里,不得不说,这么大热天两张被子都裹在床上热的不是一点点。

        官旭掖了掖唐红豆的被子,算了,热就热吧,这种热总比那种热要好受些。

        同是一轮明月,这边温情无限,顾海洋那则是愁云惨淡。

        洗完澡的顾海洋连身上的水都没来得及擦开,就穿了一条短裤,看着手机愣了快一小时,手机上一只一行字:

        “海洋,请祝福我,也请你早日找到幸福。”

        发送信息的号码没有备注,但那串数字早就在顾海洋心里烙下痕迹了,顾海洋放佛又看到了那天哭的梨花带雨的顾沁颜,那个拉着他的袖子一个劲说对不起的顾沁颜。

        “顾沁颜!”

        这三个顾海洋说的咬牙切齿,一个狠劲把手机直直摔向墙角,胡乱套上一件衬衣,抓了车钥匙冲出了别墅。

        极光。

        “海洋哥,你怎么这么晚还来啊——”

        尚正晞搂着一个年轻的姑娘,带着醉意朝顾海洋打招呼,可顾海洋看都没看他一眼,迈着长腿直接进了包间。

        顾海洋烦躁的按了两下手机,可屏幕一直都是黑的,估计刚才摔坏了,可哪怕手机摔坏了,那祝你找到幸福几个字却是戳进了他的心里。

        你顾沁颜亲手毁了我幸福,现在怎么还能来告诉我让我祝你幸福!

        顾海洋倒了一满杯威士忌,刚送到嘴边,脑海里就浮现出一个少女的声音——

        “——海洋能不喝酒了吗,不好闻……”

        “——好,颜颜你说什么都好!”

        “——海洋,你对我真好,我好爱你啊!”

        有时候记忆比起故人,更让人痛苦,这些幸福欢乐的时光就像一把枷锁,把顾海洋牢牢锁在里面,挣脱不了,忘记不了,就连恨都恨不下去,只能一遍遍的提醒着顾海洋,这个曾经他爱进骨子里的女人已经不是他的,陷在其中无法自拔的只是他自己而已。

        握着酒杯的手越收越紧,她顾沁颜找到了幸福,为什么自己却要在这里借酒浇愁!

        “先生你的酒……啊——!”

        顾海洋没注意到有服务生进来,朝着门边摔下去的酒杯,溅起来的碎玻璃茬子把服务生吓了一跳。

        “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顾海洋疲倦的揉了揉眉间,果然酒精不是好东西。

        “没事。”

        服务生放下托盘里的东西,声音清冷,都没看这大半夜发疯的男人一眼,鞠了个躬准备走,顾海洋却眼尖的看到了她小腿上的血迹。

        “等等,你腿流血了。”

        女服务生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腿,秀眉微皱,的确是被碎玻璃划了一口,好在不怎么严重,“没什么事,贴个创口贴就好了,祝您愉快,有需要请按铃。”

        女服务生低着头说的很公式化,明明彬彬有礼,却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顾海洋看着已经关上了的门,脑海中那流血的口子和清冷的声音一直挥之不去,转头看着满桌的酒突然觉得厌恶无比,于是不再犹豫,拿了外套和车钥匙出了包间。

        正和年轻姑娘翻云覆雨风流快活的尚正晞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

        “喂,海洋哥有什么吩咐啊,我这正忙着办事呢!”

        “你把今天晚班那个女服务生的电话给我。”

        “女服务生?谁啊,我们极光女服务生很多啊!”

        尚正晞听得一头雾水,这顾海洋不是一向很有原则只睡小姐的吗,怎么突然对女服务生感兴趣了?尚正晞被顾海洋问的也没了性致,从年轻姑娘身上翻了下来,套了浴袍坐到床边。

        “嗯……就是齐肩的头发,看上去性冷淡那个。”

        “噗——哈哈哈,海洋哥这个形容倒是可以有,我知道你说的谁了,你说童沐颜吧?”

        “童沐颜?”

        “嗯,就是童沐颜。”

        “把她电话发给我,可以继续你的夜间运动了。”

        ------题外话------

        首订章节来啦!啪啪啪啪啪!

        抢楼时间是十二点!十二点!十二点!不要弄错啦。

        首订章节名征集活动!

        蠢菜实在不知道这章的标题怎么起,我机智勇敢的小宝贝们快来集思广益,被采用的章节名奖励币币288!

        爱你们!菜菜考科目二去啦!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893/173990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