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学霸男神撩妻入怀 > 84.旭英雄救红豆美人

84.旭英雄救红豆美人

        84。旭英雄救红豆美人

        官旭从贤楠别苑回来,一路打唐红豆的电话都打不通,只能亲自杀到学校里。

        毕竟是自家媳妇儿的成年礼,虽说在新生典礼的时候已经加冠加笈有过一个仪式了,但今天才是正儿八经的十八岁,尽管唐红豆闭口不提,但官旭从在新生花名册上看到唐红豆的入学信息开始,这个生日惊喜就在计划之中了。

        早在唐红豆军训的时候,楠丘老爷子就开始挑材料,选绳结,每天关在制作室里五个小时,用心做着这份孙媳妇的成年礼物,老人都是注重礼节的,老爷子的每一锉,每一刀,都倾注了下聘的心意。

        官旭拿着楠丘老爷子珍藏了很多年的水杉木盒,装着那套沉甸甸的聘礼,想着今晚怎么把唐红豆拐回公寓,来个别开生面,令人难忘的成年礼。

        本来官旭是打算在梅苑拖一会时间,等宿管大妈快关门了就正好能把唐红豆拐走,所以他特意在路上磨了一会,给唐红豆买了一杯热牛奶才过来。

        离梅苑只有几步路的时候,官旭见秦皓然急匆匆的跑了,还以为他是见到了自己才走的,秦皓然刚一走,自己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官旭看了一眼手机,是唐红豆室友打的,按断了电话,快步走到了顾晓亮旁边——

        “你给我打电话?”

        顾晓亮被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官旭吓了一跳,一面拍着胸脯,一边把事情告诉了官旭。

        官旭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先不说唐红豆这大晚上的不能跑哪去,就是秦皓然的反应也说明这事不简单!

        官旭让顾晓亮回寝室,如果唐红豆回去了就立马给他打电话,然后问了顾晓亮唐红豆等她的位置,小跑着朝图书馆跑去。

        官旭不过比秦皓然晚了几分钟,可夜色里已经找不到秦皓然人了,官旭只能凭着顾晓亮说的在周围找。

        来来回回找了一圈,官旭都没见到唐红豆,就像这个人凭空消失了一般,可顾晓亮那边一直没有消息,证明唐红豆也还一直没回去。

        官旭正准备换一个门进图书馆去问问值班的校工,刚迈出腿,一脚就踢飞了地上的什么东西,官旭定睛一看,居然是唐红豆的手表!

        如果说原来官旭还抱着侥幸心理,希望唐红豆只是有事在哪里耽误了,那么现在这块被他踢到的表无疑浇灭了他的希望,唐红豆一定是出事了!

        官旭把唐红豆的表握在手里,环顾四周的环境,首先就排除了灯火通明的图书馆,反而注意到了漆黑一片的老实验楼。

        已经这么晚了,如果要想带着一个大活人从学校大门走出去肯定不现实,如果他要绑一个人肯定会选在离这里不远,但却更偏更没人去的老实验楼!

        官旭加快步子,一路跑到老实验楼,在老实验楼下发现的那个钥匙扣证明了他的猜想。

        因为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要把唐红豆绑到这种地方,不知道对方意欲何为,不知道对方有几个人,手里有没有什么伤害性的工具,官旭实在不敢轻举妄动,他给沈进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接通,确认沈进没睡着能看到短信后立马就挂断了,然后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过去,让沈进报警。

        发了短信后官旭立马把手机关了静音,猫着腰,顺着老旧生锈的楼梯上了实验楼。

        老实验楼虽然是改革开放前就建的,但是整整六层,将近一百个房间,找起来还是不容易的,特别还有许多堆满杂物的储物室,不进去细细的找根本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人藏在里面。

        官旭找完第二层,突然听到一下拍手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明显,官旭能听见拍手的声音,却听不见任何对话的声音,他判断唐红豆应该是在四楼以上,于是他跳过第三层,直接从第四层重新开始找。

        就当官旭加快脚步的时候,又一声拍手的声音给他提醒了位置,这次一起听到的还有隐隐的人声。

        官旭神色严肃,他肯定不会以为这拍手的声音是有人在打蚊子,一定是唐红豆吃亏了,这个想法让官旭心下一紧,脚上的速度更快了。

        又走过几个教室,官旭终于发现了那个有着隐约人影的实验室,只是还不等他看清楚里面什么情况,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声划破了原本安静的夜。

        “滚——!”

        官旭几乎认不出这是唐红豆的声音,唐红豆平时说话都是软软的,有着南方小女人的那种呢侬,这么嘶哑又用力的声音官旭第一次听到,也让他整个人都慌乱了。

        顾不上看清实验室里什么情况,也等不及警察赶过来,官旭完全来不及多想,一脚踹开了实验室虚掩着的门。

        官旭这不速之客把实验室里的四五个人吓了一跳,显然他们没想到这么晚了居然还能有人找到这里来,特别是虎哥,脸色难看的像吃了一百只厕所里的苍蝇一样,没想到夏之玫刚打电话提醒他手脚快点,居然这么快就有人闯了进来!

        官旭踢开门,来不及看里面到底什么情况,只是满眼焦急的找唐红豆人在哪里——

        那块触目惊心的红布几乎把官旭的眼睛染红,没想到这群人居然如此丧心病狂!官旭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拳头握得紧紧的,还没等实验室里的人反应过来,官旭上去两脚就把钳制着唐红豆的两个大汉踹翻在地上。

        官旭散打功夫里,练的最好的就是腿法,这么用劲的两脚上去,两个大汉立马就睡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

        没有大汉的遮挡,官旭清楚的看到了红布上如破布娃娃一样的唐红豆,虽然裤子还完好无损,可那散落了一实验台的白色毛线,傻子都能猜到唐红豆刚才经历了什么。

        官旭立马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把唐红豆裹在其中,抱在怀里,不敢用劲,也不敢放下。

        不幸中的万幸,他来的还算及时,尽管唐红豆的胸衣已经被解了一半,但好歹没有真的被这群人渣侵犯。

        “红豆?”

        官旭看着怀里的唐红豆头发凌乱,左边脸颊高高肿起,嘴角挂着血迹,睫毛上还有泪痕,都不敢喊的太大声,就怕吓到了她。

        听到熟悉声音的唐红豆慢慢的睁开眼睛,在确定眼前的人真的是官旭后,唐红豆紧绷的神经一下子就松了下了,豆大的眼泪完全不受大脑的控制,噼里啪啦的落在官旭的手背上,衬衫上,心上。

        看着这一幕的几个人终于反应过来,这半路杀出的程咬金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角色,扶起睡在地上呻吟着的两个人就准备跑。

        官旭虽然心疼着唐红豆,但几个人的动作却没逃过他的眼睛,帮唐红豆身上的外套裹严实了一些,在唐红豆的额头落下一吻当做安慰,官旭阴沉着眸光,一板凳砸到门上,把门给砸上了。

        “谁都不许走。”

        官旭的声音并不大,却透着浓浓的威慑力,吓得几个人一愣,不过很快,虎哥踢开了椅子,准备开门继续逃。

        官旭见状,一抬脚把一张实验桌踢到了门口,死死的卡主了准备开门的虎哥,也把门给堵得死死的。

        几个喽啰见自己老大居然被人一脚就卡死在角落里动弹不得,也都谨慎的不敢上前。

        “都给老子愣着干嘛,上啊!”

        虎哥也被官旭给逼急了,大喊着让手下的人动手,他就不信了,这么多人都搞不定一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年轻男子!

        官旭腿一抬,把实验桌又往里推了几分,只听得虎哥一声惨叫,肋骨很可能被挤断了。

        四个小喽啰被虎哥吼回了神,齐齐朝官旭冲过来,可官旭这么多年的散打也不是白练的,一只腿卡着实验桌,硬是用一只腿撑着没让四个人占到一点便宜。

        矮胖款的喽啰小弟,见他们四个人加在一起都不死官旭的对手,便把目光看向了惊魂未定的唐红豆。

        官旭看清了矮胖小弟的意图,也顾不上还在角落卡着的虎哥,三步并作两步,一个越身一脚踢在矮胖的小弟的胸口上,矮胖的小弟捂着胸口退后几大步,撞在了安放试剂的架子上。

        另外三个人也发现了唐红豆这个软柿子,也不去和官旭硬碰硬,专门朝着唐红豆下手。

        要是单打独斗,官旭完全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可加上一个唐红豆,官旭就像被捆住了手脚,完全施展不开,让几个人有了可乘之机,拳头棒子什么的挨了不少。

        高瘦版喽啰小弟见官旭实在难缠,掏出匕首冲着官旭的后背刺过去!——

        还好官旭早有发觉,侧身用手挡了一下,虽然手臂上被割破了一个口子,但还好没有伤到要害。

        还不等官旭调整,高瘦小弟的刀子又挥舞着刺了下来,不过这次的对象是唐红豆,官旭抬腿一脚,虽然唐红豆没被伤到,但自己的肩膀上又挨了结结实实的一刀。

        听到打斗声的秦皓然顺着声音找到了这间实验室,来不及多想立马加入了混战,虽然秦皓然不像官旭那样是个练家子,但好歹也是天天健身锻炼的人,一身力气不是虚吹的。

        有了秦皓然的加入,胜败已经明显,几个人现在已经不想着还能怎样挣扎,只希望能钻个空子逃出这个实验室。

        可官旭和秦皓然怎么会让这群人得意,一人守在门口,一人拳脚并用,累了就缓过来,不知过了多久四个小喽啰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了。

        警察好像是故意为了给官旭和秦皓然打人创造时间一样,两人打的差不多了警车才姗姗来迟,几个人被打的怕了,听到警车的声音好像看到了救星,巴不得马上被套上手铐,带回警察局,坐牢什么的都无所谓了,至少不用挨打啊!

        “官先生,您看方便几位一起去局里录个口供吗?”

        带队的警察看着官旭很是礼貌,这可是局长亲自交代要好好给办事的人,他一个小队长根本不敢怠慢。

        “你让人直接去雅康!”

        官旭看都没看那一脸谄媚的中年警察一看,抱起唐红豆踹开拦路的桌椅板凳,直接走出了实验室,剩下一群警察面面相觑,只能把气撒到被抓的几个人上。

        唐红豆这妞刚开始看官旭和几个壮汉打架还有点担心他会吃亏,结果几个回合下来,几个死胖子被虐的渣渣都不剩下,唐红豆暂时性失忆的忘了自己刚刚经历了什么,沉浸在官旭一拳一腿干净利落的身影里,小眼睛里崇拜的眼神根本抑制不住。

        比起唐红豆完全和重点跑偏的关注点,官旭很显然要清醒的多。

        “红豆,你知道那伙人为什么要把你绑这来吗?”

        官旭的话让唐红豆想起了她不愿意去回想的东西,但唐红豆虽然迷糊,确一直很勇敢,哪怕遇到这种事情,她还是能头脑镇定的记下一些重要的东西。

        唐红豆从被人捂住嘴巴,拿匕首逼着讲起,事无巨细,官旭神色凝重,皱着眉头听的很仔细。

        “他们跟你说要怪就怪我,断了他们的财路?”唐红豆讲到这句的时候,官旭忍不住打断了。

        “嗯,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说。”

        官旭把话在心里默念了几遍,越念越觉得不不对劲,他断了哪些人的财路他清楚得很,这些人绝对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加上他们想糟蹋唐红豆的念头和秦皓然不寻常的反应,官旭心里的答案呼之欲出。

        夏之玫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精细的计划居然会因为虎哥画蛇添足的一句话而完完全全的葬送。她本来只让虎哥在无意间向唐红豆透露他们针对的是官旭,好把注意力转移到官旭身上,这样就算唐红豆有胆子去报警,警察也不会立即把嫌疑算在自己头上。

        可谁知虎哥会自作主张加了一句官旭断他财路,这么牛头不对马嘴的理由,自然会让人起疑心。

        官旭掏出手机给唐红豆的室友打了个电话报平安,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已经是十一点五十二了,本想着给烫红的一个终生难忘的成年成年生日,没想到最后终生难忘倒是做到了只是和自己预想的套路差的有点远。

        “豆豆,生日快乐!”

        官旭挂了电话,看着唐红豆红肿的小脸认真的开口,腾出一只手从裹在唐红豆身上的外衣口袋里掏出了那个水杉木盒,递给了唐红豆。

        唐红豆看着古朴精致的木盒一愣,随即笑了出来,丝毫不在意会扯到流血的唇角,小声的说了声谢谢,紧紧握着手上的水杉木盒,视若珍宝。

        “疼不疼?”

        官旭看唐红豆一笑扯着嘴角的伤口,心疼的问。虽然唐红豆的脸现在已经肿的和猪头没什么区别了,但官旭还是觉得好看,低头轻轻的吹着气,嗯,呼呼就不疼了。

        唐红豆本来觉得蛮疼的,三个大嘴巴打下去换谁谁都疼啊,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别的什么,唐红豆真的觉得凉凉的气流吹在脸上没那么疼了。

        官旭倒是抱着唐红豆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刚刚和警察说清楚大概经过的秦皓然看着两人的身影落寞的跟在后面。

        林荫小道上橘黄色的灯光把秦皓然发愣的身影拖得老长,明明是温暖的颜色,此刻却格外凄凉,秦皓然的小腿被小喽啰打了一棍子,不过腿上的疼却不及心里的万分之一。

        秦皓然靠在一颗大树上就这么看着,看着官旭抱着唐红豆上了车,再看着车子绝尘而去,再看着两人离开的方向呆呆的发愣,眼神没有焦距,指尖的烟燃了好大一节。

        “秦师兄,红豆没事吧?我好像看见警车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顾晓亮居然没回寝室,还找到了在树下的秦皓然。

        “没多大事,官旭应该带她去医院了……”回过神来的秦皓然狠狠的吸了一口烟。

        “没事就好……哦,对了,这是刚刚裹在卷子里的东西——”

        顾晓亮把一个礼品袋子递给了秦皓然,这正是秦皓然打算送给唐红豆的生日礼物,秦皓然看了那精美的袋子一眼,自嘲的笑了一声。

        “你丢掉吧……”

        秦皓然一口抽完手上的烟,头也不回的朝着林荫小道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多么可笑,以前从来没想起给唐红豆准备礼物,每次看着她失望的小眼神都只会安慰她下次补上,今年精心准备的礼物却最后没法送到她手上。

        就像这八年他看不到唐红豆的心意,等看清楚自己的心的时候,唐红豆身边已经有了官旭了。

        原谅顾晓亮八卦的天性,尽管她并没有打算吞掉这礼物的想法,但扔之前还是忍不住偷偷的看了一眼礼品袋子里装了什么东西。

        顾晓亮躲在垃圾桶旁边,确定秦皓然走远后,贼头贼脑的把袋子里的东西给倒了出来,里面是几个用透明玻璃纸包着的棒棒糖,木质的小棍,透明的糖球,上面什么字都没有,看上去像是三无产品,顾晓亮有些狐疑的把棒棒糖塞回礼品袋里,搞不清楚秦皓然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喜欢这种小女生才爱的东西,不过狐疑归狐疑,她还是按照秦皓然的意思把它们全部给扔了。

        顾晓亮当然不知道,这棒棒糖是秦皓然专门托朋友在云南小镇找那个八旬的老手艺人做的,然后航空加急送到的A市。

        唐红豆从小不喜欢吃甜食,只有这个棒棒糖是唯一的例外,可惜后来做这个棒棒糖的老手艺人年纪大了,这种棒棒糖也就很难买了,不得不说,这份生日礼物是花了心思准备的,不过可惜的是最后唐红豆手中的不是这些玲珑剔透的手工棒棒糖,而是那个古朴精致的水杉木盒。

        才坐上车,唐红豆就迫不及待的把玩着木盒,唐红豆喜欢这些古老有韵味的东西,官旭是知道的。

        “官旭,我们现在去哪啊?”

        唐红豆脸肿了一半,说话也有些含糊不清,不过手上的动作倒是不慢,左转转右看看的,可惜还是没能打开这个设计精巧的木盒。

        “雅康。”

        官旭回答的简明扼要,侧脸看了一眼全神贯注开木盒的唐红豆,她这副毫无防备,童心未泯的样子让官旭心里更难受了。

        “可以不要去吗?”

        唐红豆一听要去雅康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来A市不到半年,她去雅康的次数差不多比过去十八年去医院的次数都多了。

        “不行,要去看一下脑袋和耳朵,我怕他们手劲太大了,伤了哪里。”

        “我脸上肉多,天然的保护层,我现在头也不晕,耳也不鸣,没什么大事的,我保证!”

        其实官旭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男人手劲大,一嘴巴子下去把人耳朵给扇聋的情况他不是没有见过,更何况唐红豆的脸都肿成那样了,不去检查一下他根本不放心。

        “不行!”

        “官旭~我不想成年的第一天就在医院里度过,这样多不吉利啊,说不定我以后得成医院的常客了,我们先不去,如果我哪里不舒服立马就告诉你,然后再去也不迟啊……”

        唐红豆等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祈求的看着官旭,本来那卖萌的小语气小眼神应该是很可爱的,但偏偏配上唐红豆那张肿成猪头一样的脸,可爱里好像滑稽更多了些。

        “好不好嘛~官旭~官旭~”

        见官旭不说话,唐红豆就开始撒娇,唐红豆很少冲官旭撒娇,这么带病带伤的来个撒娇,我们旭爷根本就招架不住,只能唐红豆说什么是什么。

        不过检查还是必须的,既然唐红豆不肯去,那官旭只能把医生请回家里了。

        车又开出了一小段,唐红豆突然开口——

        “我们去吃个炒螃蟹吧?”

        官旭一个急刹车差点没撞路边的花台上,这唐红豆衣衫不整,脸肿的嘴都快张不开了居然还想着去吃螃蟹?!

        吃货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唐红豆已经用实际行动告诉了大家。

        “你嘴张得开吗,啃得了螃蟹腿吗?”

        “我可以吃里面的土豆,茄子,大白菜这些辅料啊……”

        官旭现在不是差点把车开花台上了,而是想把车直接撞花台上,正常女生遇到这种事不说哭天抹泪神情恍惚的后怕,好歹也应该需要几天恢复一下吧,唐红豆倒好,提起炒螃蟹,三秒痊愈。

        “不行,太辣了,你嘴角还有伤。”

        “官……”

        “喊老公都不行,不能吃就是不能吃。”

        以防唐红豆再次使出撒娇大招,官旭直接连话都不让她说完。

        吃炒螃蟹?没门没窗户!还不如吃炒官旭还更现实一点。

        “哼!不吃就不吃!”

        唐红豆瞪了官旭一眼,不再说话,继续和水杉木盒较劲,她还不信了她居然连个盒子都打不开!

        官旭把车停稳,看唐红豆还在鼓捣着木盒子,也不急着下车,解了安全带,侧着身子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唐红豆猪脸一样的侧颜。

        “这到底怎么打开啊?”

        唐红豆弄了半天没弄开,也没耐心了,小猪手一甩,把盒子举到官旭面前——

        “这不会就是一块木头装饰品吧?可是我明明听出来了里面有东西啊……”

        唐红豆一边说一边甩,那劲用的生怕官旭听不到一样,官旭听盒子里本来固定好的手链项链居然被唐红豆甩的噼里啪啦响,吓得连忙把水杉盒子给抢了过来——

        轻轻的一旋盒子中间的一朵立体牡丹花,水杉盒子就自动打开了,虽是一个小小的盒子,却分了精致的三层。

        “哇——”

        唐红豆见盒子打开的方式这么精妙,大眼睛都瞪直了,这简直堪比小说里的机关暗门啊!

        唐红豆小猪手一伸,迫不及待的把盒子给抢了回来,仔细一看才发现里面大有千秋——只有巴掌大的木盒被分成了三层,最右边有一个中心轴,三层可以绕着这个中心轴依次旋开,第一层里有九个小格子,每个格子的大小正好可以放下一枚戒指,最中间的那个小格子里,放了一枚小小的戒指。

        唐红豆拿出戒指套在左手中指上,居然分毫不差,不紧不松。

        “你看!”

        唐红豆把左手伸到官旭脸跟前,献宝一样的炫耀,唐红豆皮肤白,小巧玲珑的红玛瑙戒指带在手上衬的手更加白皙纤长。

        官旭笑着握住唐红豆的手,细细的看了一会,在戒指中间落下一吻,“看看下一层——”

        唐红豆又掀开第二层,这一层只分成了两格,一根红绳拴着一块鲜红欲滴的玛瑙石静静的躺在其中一个格子里。

        “还有!”

        唐红豆开心的拿出手链,发现和手上的戒指是一套的,不过手链上的红玛瑙要大了一些,唐红豆仔细看了半天那圆滚滚的的小石头,终于发现那是一颗红豆!

        “还有一层……”

        官旭见唐红豆拿着手链跟鉴宝一样看的那么仔细,担心她到明早都想不起打开第三层,只能好心提醒。

        唐红豆小心的把戒指和手链放了回去,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第三层——

        第三层没有分格,里面的是一条铂金的项链,上面有一个小坠子,也是一颗圆滚滚的红色玛瑙,不过比戒指和手链上的大了一些。

        “你再仔细看看……”

        官旭看着唐红豆兴奋的小脸,很满意她的反应,也不枉费老爷子这么久的苦工了。

        听到官旭让再看仔细些,唐红豆举着红色的小坠子凑到车里的照明灯下仔细看,才发现这只有小手指甲大的坠子居然如此巧夺天工!——

        红玛瑙石的表面是一朵朵活灵活现的花,虽然只是简单的线条,却活灵活现,丝毫不显拥挤,老爷子特意还给石头上加了一层釉,灯光下散发着晶莹的光泽。

        “天呐,官旭你去哪里买的呀,这简直太厉害!比景区那些米上刻字,瓶里画画的还要牛!”

        “傻妞——,看最上面。”

        官旭以为唐红豆一声惊呼是看到重点了,她赞叹的那刻花的工艺对楠丘老爷子来说就是小菜一碟,老爷子最用心的地方她却没发现。

        唐红豆好奇的把坠子翻了过来,在光下面看到了那个繁体的“官”字。

        “这是我爷爷给你的聘礼,都是红豆的造型,这玛瑙石是老爷子十多年前高价买的好料子,水杉木盒算是古董,是他在拍卖会上买的。戒指内环上是我两的名字,手链上的红绳用红线绣上了红豆两个字,这个坠子上写的是官字。”

        官旭要是不说估计唐红豆戴个十年八载的也发现不了这些小心思,“戒指的戒托是龙凤镂空图案,手链的红绳是同心结的绑法,坠子上刻的是九朵百合花,意喻着百年好合,长长久久。”

        唐红豆一边听着官旭的解释,一边重新观察着这份用心良苦的礼物,不得不说,老一辈的心思永远是要比年轻人缜密的多,哪怕只是三件首饰,就足见老人家的满满心意。

        “官旭啊,爷爷都没见过我,他怎么就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啊?”

        唐红豆小心的把项链放回原处,什么好料子,古董的,一听就很贵,别过会给弄坏了,把她卖了都赔不起。

        “我喜欢的,老爷子都喜欢!”

        官旭说的很自豪,楠丘老头对这个孙子的疼爱那是不用说的,只是官旭没兴趣继承老爷子的衣钵,不然老头子一定会更喜欢他。

        “收起来吧,有空我带你去看看她,他挺想见见你的……”

        官旭一边说一边开门下车,横抱着唐红豆进了钟翠玉楼,张褚珍带了两个大夫紧随其后也进了钟翠玉楼。

        “还好还好,都是皮外伤,怎么遇到这种事!”

        两个大夫给唐红豆做了初步的检查发现没什么大碍后张褚珍才拍着胸口松了一口气,她在电话上也只听了个七七八,不过光是什么被绑,差点被侵犯的就足够吓人了。

        “三姨麻烦你这么晚还赶过来,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原来唐红豆裹着他的外套手上的上伤看不见,那会检查的时候才发现两只手上有好几圈青的发紫的掐痕,这一看就是下了狠劲的,官旭本来就没打算让那几个人好过,这下别说好过了,就是好死估计都不行。

        “回去什么回去,你快点去让小刘给你包一下这大口子,然后换换衣服,不然过会你妈来了心疼死了。”

        张褚珍进门那会见官旭一衣服的血倒是被吓了一跳,这小丫头倒是,自从官旭和她在一起后,从小就喜欢干净的人这么一身血衣的已经是第二次了。

        “我妈?她来干嘛?”

        这么晚官旭根本没有告诉官妈和官妈这事,要不是为了给唐红豆做检查,官旭也不会告诉张褚珍。

        “你给我打电话那会我跟她FaceTime呢,她正好听见了,说喊上妹夫过来看看。”

        说曹操曹操到,张褚珍话音刚落,门铃就响了。

        “红豆那丫头现在怎么样了!?”

        官妈才进门连拖鞋都没来得及换,把宋嫂煮的一保温壶鱼汤往桌子上一扔,就直冲冲的去卧室看唐红豆。

        “妈,你轻点,红豆可能睡了……”

        “臭小子!你还好意思说,居然让我们红豆受了这么大委屈,你自己好好想想去!算什么男人!”

        官妈头都没回,唬了官旭一顿转身上了楼。

        很显然,有了儿媳妇忘了儿的官妈根本没看到官旭身上的血口子,更别说心疼了。倒是官爸不像自家媳妇那样火急火燎的,拍了拍官旭的肩膀——

        “小旭,让你三姨帮你处理一下这口子,换身衣服,我在书房等你。”

        书房。

        “爸……”

        官旭缝了七八针,换了一身干净的休闲衣,进书房就见官爸站在那排巨大的双层书架上,翻着一本《货币战争》。

        “来啦……”官爸见官旭进来了,合上了手里的书,“这书挺好看的,每读一遍都能学到新的东西,你们年轻人还是要多读书。”

        “知道了……”

        官旭很佩服自家老爸,尤其是他的性子,那种不慌不乱,处事不惊的风格官旭还需要磨练很久。

        “今晚上是怎么回事?”

        “具体我也不清楚,不过施暴的几个人都被带回警察局了,等过会应该会有来录口供。”

        “红豆那丫头呢,被吓到了吧?”

        “应该没有吧,回来那会还想着吃炒螃蟹呢!”

        “不错!要是这点承受能力都没有就不像我官家的儿媳妇了!”官爸很满意唐红豆这种皮不焦心不烂的乐天派态度,“不过你还是要多安慰安慰她,这种事很可能会留下心理创伤的,还有,那些人的意图一定要查清楚,如果是跟生意这边有关系记得告诉我。”

        提起生意这边官爸的脸明显严肃了很多,商场如战场,唐红豆是官家订下的儿媳妇在圈子里早就不是秘密了,要谁像利用唐红豆在官家生意上动些手脚也不是不可能,而这恰恰是最棘手的。

        官旭六岁的时候被绑架,要挟官爸退出一块地皮的竞拍,这件事一直是官爸的一块心病,要不是官旭聪明估计他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也是从那件事后,官旭才开始练散打的。

        “应该不是,现在还不确定,我会调查清楚的。”

        “嗯,不要让人家小姑娘受委屈,你妈说的还是有道理的,你要上点心,怎么能让这种事发生呢,还好没造成更严重的后果,不然到时候我看你怎么跟人家爸妈交代!”

        “我知道了,爸。”

        父子两人在书房里又说了很多,都说官商是一家,别看官家没有在政坛上混,但那边的关系自然也不会少,几个电话过去,官旭办事可谓一路绿灯。

        等官旭从书房出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官妈不知什么时候从房间里出来了,在厨房忙碌着。

        “妈,我媳妇儿睡了?”

        “哼!”

        官妈见唐红豆肿了的小半边脸心疼死了,一点都不想搭理自家儿子,煮了一锅水煮蛋,煮了一锅排骨汤。

        官旭见自己碰了一鼻子灰,只能灰溜溜的去楼上看唐红豆。

        “等着!”官妈一声中气十足的喊,“把鸡蛋抬去,给红豆揉揉!轻点啊,别吵醒她。”

        “妈——”官旭嬉皮笑脸的接过一锅刚煮好的鸡蛋,弯着腰撒娇,“我肩膀也受伤了,你也给我揉揉呗?”

        啪!

        官妈一巴掌拍在官旭屁股上,“没正行!当心烫啊……”

        官旭抬着一锅鸡蛋,弯腰蹭了官妈的肩膀一下,轻手轻脚的朝楼上走去了。

        大概是因为唐红豆刚经历了一件可怕的事情,官妈特意留了一个小夜灯,整个房间散发着温暖的柔光,官旭一眼就看到缩在床上的唐红豆。

        唐红豆睡觉喜欢裹被子,整个人都是蜷缩成一小团的,有人说这是因为缺少安全感,比如现在的唐红豆,尽管已经睡着了,但眉头还是皱的,脸上的红肿显得更加触目惊心。

        官旭坐在床边,伸手把遮住唐红豆小脸的头发轻轻的拨开,剥了一个鸡蛋在脸上试了试温度才轻轻的往唐红豆的小猪脸上揉。

        可能被官旭弄得有点疼,疼红豆哼唧了一声,眉头皱得更紧了。

        “豆豆,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让你疼好不好?”

        尽管官旭知道睡着了的唐红豆不会听见的自己的保证,但这个保证更像是官旭对自己说的一样,可两人好像心有灵犀一样,唐红豆的一直皱着的眉头却是松开了些。

        官旭就这么看着唐红豆的睡颜,静静的揉完了一整锅鸡蛋。

        唐红豆倒是虎口脱险狼口逃生,此刻能在官旭温柔的能腻死人的眼神里安稳的睡着了,可还在局子里等着审讯的几个人,这长夜漫漫,可是一点都不好熬。

        ------题外话------

        啊!这章写了好长时间啊!请把你们的刀片,炸弹,菜刀什么的收起来,菜菜会被吓到的/(ㄒoㄒ)/~

        广告时间~

        推荐好友文文:《绝代仙尊重生在校园》郭米米

        【重生】【女强】【商业】【爽文】

        风云大陆一代仙尊重生在一个都市平凡少女身上,会掀起怎样的风云?

        绝世修为在手,赌场发家,玩弄赌石,纵横商场。徒手建立一个传奇的势力!

        什么?渣男?有的,有的,虐他?当然要虐,而且要狠狠的虐,渣亲?有的,有的,虐,虐,狠狠的虐,不过冷傲仙尊表示,这些渣渣她从来没放在眼里过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893/175201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