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学霸男神撩妻入怀 > 89.男票是学霸的福利(二)

89.男票是学霸的福利(二)

        89。男票是学霸的福利(二)

        “王老板,久等了——”

        官旭拿着一张没有封皮的光碟盒,似笑非笑的走了进来,王老板看着裤裆处的潮湿,尴尬的翘起了二郎腿,希望过会出去的时候裤子能干了。

        要不怎么说淫欲过度对身体不好呢,看看这王老板就知道了,简直是早泄第一人。

        官旭把光碟放进电脑里,打开了投影仪,秃顶老杨把会议室厚重的窗帘拉上,房间立马变得昏暗,只有投影仪散发出森白的光。

        “老杨,先出去吧,关上门。”

        听到门锁落上的声音,官旭放在鼠标上的食指一点,投影布上顿时出现了王老板无比熟悉的身影。

        “这……”

        王老板一脸的莫名其妙,指着图像里的夏之玫说不话来。

        “嘘——”

        官旭把食指放在唇边,邪魅一笑,“王老板,欣赏大片的时候要安静!”

        官旭看着王老板那副想看又不好意思看的样子,手插口袋,体贴的离开了房间,他才没兴趣看这种活塞运动。

        这种运动估计只能和唐红豆一起玩官旭才能提得起兴趣。

        官旭离开口,会议室里只剩女人的娇喘尖叫,男人低沉粗重的呼吸,赤条条交叠的身影,还有一个老年死胖子哼唧哼唧欲仙欲死的声音。

        官旭几乎是掐着时间进来的,门一推开,王老板明显吓了一跳,连忙收拾一桌子的卫生纸,官旭笑了一声,却没有戳破。

        “王老板,你家夏之玫看起来功夫不错啊……隔着屏幕都能让你这么陶醉!”

        官旭又开始气死人不偿命的特技,王老板的生理反应不过是一个正常男人的正常反应罢了,可被官旭这么一说王老板突然觉得自己很窝囊,看着自己睡过的女人在别人身下叫的嗓子嘶哑,自己的愤怒却抵不过心底的*。

        见王老板不说话,官旭继续开口,“都只听说过隔壁老王的段子,没想到在王老板这我还能看到隔壁老王喜当爹的大反转呢!”

        官旭嗓音低沉,听不出什么波澜,但放在王老板耳朵里就是无尽的嘲讽,都不用别人说,他也知道在官旭眼里自己就是一个又绿又蠢的大王八!

        “王老板,我有朋友是买药的,保准你吃了让夏小姐只为你一个人那样……”

        官旭一边说,一边指了指屏幕里定格的那张脸,那种满面潮红,欲仙欲死的表情,让人浮想联翩。

        王老板想骂人,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可以反驳的理由,不管从人到钱,从气势到年龄,王老板输的一败涂地。

        这一瞬间,王老板觉得自己突然老了十岁,那种从以后都不举的疲倦感席卷了全身。

        “王老板,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至于这片子你要喜欢可以再看几遍!”官旭的手刚搭上会议室的门把,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朝着一旁的柜子走去——

        “不够柜子里还有!”

        王老板看着面前的抽纸,几乎气的一口气上不来,这官旭实在有气死人不偿命的本领!

        官旭随手把王老板那自取其辱的并购策划案扔进了垃圾桶,快步回了办公室,拨通了尚正晞的电话——

        “儿子!找爸爸什么事!”

        “尚小二,你家对五金有没有兴趣?”

        “五金?没兴趣,那玩意儿现在根本玩不转啊!”

        “那你赶快给小爷培养兴趣,一个月之内,我要看到金亮五金改姓尚!”

        尚正晞被官旭说的一头雾水,这五金行业不景气谁都知道,更何况现在五金行业的市场份额几乎出于饱和的状态,干嘛把钱放到这种稳亏不赚的地方?

        “官旭!你别他妈的说风就是雨的,劳资很忙的好不好,今天弄伪证,明天收公司的,你真当劳资是你秘书呢?”

        尚小二骂娘的话还没说完,秃顶老王就敲了敲门进来了,官旭冲他摆了摆手手,示意他先坐。

        “别废话了,小爷帮你准备好所有东西,你就等着收钱就好!”

        “那敢情好!你……”

        嘟嘟嘟——

        尚小二一听什么都不用干就有钱拿,正高兴的准备具体问问,没想到官旭又直接挂了电话,弄得自己见钱眼看的笑容挂在脸上直接凝固了。

        官旭不涉足五金行业也是有他的理由的,官家从小的家教都是求精不求多,初阳集团虽然只涉及房地产,风投和出版三个产业,但每一个都是行业老大,地位毋庸置疑。

        九日虽然涉及的经营范围很广,但都是在电子科技这个大背景下,官旭不打算做五金行业,所以自然不会给自己搞进来这么个累赘。

        而尚家就不同,尚家就属于什么地方都会插一脚那种,虽然哪个都不精,却积少成多,在整个A市的影响力也不容小觑。

        挂了电话的官旭看了眼时间,计划着什么时候去接红豆吃饭,随口问起秃顶老杨:

        “隔壁老王走了?”

        “呃……走了……”

        秃顶老杨一边回答一边把光碟放到了官旭桌上,他去收拾会议室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一样那画面,整个人一紧,感觉脑袋上一阵凉风吹过。

        官旭看了一眼手抖腿软的老杨,故意使坏,“老杨这你拿着呗,这可是精品,岛国的都不见得有这种水平!”

        秃顶老杨看着自家老板那副样子吓得菊花一紧,觉得自己很可能要从秃顶变成谢顶了。

        “不了不了,官总还是你留着吧……”

        老杨退了几大步,几乎就要贴到玻璃上了,那副宁死不从的样子倒是像逼良为娼,只是这良家妇男的年纪大了些,丑了些。

        “好了,说正事,你让小段把会议室的东西都给换了。”

        “官,官总,会议室的桌椅不是两个月前刚换的吗?”

        “换了吧,那隔壁老王坐那激情了这么久,比用了十年的桌椅都可怕了……”

        是了,官旭有洁癖,那老男人在哪弄出一桌子的卫生纸,官旭怎么可能受得了。

        “知道了,官总,没什么事我先去干活了……”

        见官旭点头,秃顶老杨几乎是逃跑一样的跑出了办公室。

        官旭在这倒是完虐隔壁老王心情大好,唐红豆则是被微积分题完虐,生不如死。

        “天呐!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非人类的东西!”

        唐红豆咬着笔头,抓了一把头发,深吸一口气压制住体内想把微积分课本撕掉的洪荒之力。

        红豆宝宝表示这微积分学的很憋屈,特别一起想起微积分过后还有什么线性代数,概率论,统计学这些要猫命的东西就觉得人生都灰暗了,要知道在唐红豆在生活中除了打麻将的时候算个输赢,别的时候几乎从来用不到数学的。

        “红豆?”一道清冷的女声想起。

        “思涵学姐?!”

        唐红豆看到刘思涵也是满眼惊喜,能源工程学院有一栋独立的教学楼,自从注册那天见面后,两人还一次都见过,没想到居然这么巧能在这里遇上。

        “你这是在复习微积分吧?”

        能源工程学院看了一眼满桌子写了密密麻麻公式的草稿纸,随便看了两个式子就知道这是微积分的题目。

        “不,勇敢的人类会把复习拖到考试的前一秒,我这是在预习……”

        “扑哧——”刘思涵看唐红豆这小妞快考试了都还有心情开玩笑,从心底佩服这个勇敢的女子。

        “思涵学姐,你也是来这里复习吗?”

        李思涵拉开唐红豆对面的椅子坐下,“我们这个学期只考一科,我来这儿是跟导师过来谈能源实验室投资的事。”

        “哇——学姐你好厉害啊!”

        唐红豆杵着小下巴,一脸崇拜的看着刘思涵,唐红豆一直很佩服学理科的学生,特别是像刘思涵这种还学的特别好的,那简直是人生偶像。在唐红豆心里,这和官旭大神的地位是一样的。

        “你家官旭也挺厉害的!”

        刘思涵难得开玩笑,她一向都是冷静又内敛的,也就是碰上唐红豆这种心大的乐天派才偶尔能开个玩笑,说个乐子。

        由于官旭在整个A大迷一样的知名度,自从唐红豆勾搭上了这枚绝品男友,上到校长,下到新生几乎都知道唐红豆这坨牛粪,这还是唐红豆人生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万众瞩目,虽然这是蹭来的。

        “他才不厉害呢,你看看他给我写的这破题我都快算两个小时了,还是没想出来,我觉得他肯定是写了一个错题,故意来为难我!”

        刘思涵抿嘴轻笑,拿起那张写了题目草稿纸,看看能不能帮到这迷糊的小学妹。她和官旭是同一级的同学,虽说接触不是很多,但有一句话叫“虽然他人不在江湖,但江湖仍有他的传说”,这种人就是官旭,所以唐红豆说什么官旭故意出错题难为她,刘思涵是说什么都不信的。

        “给我支笔——”

        刘思涵只看了半分钟,拿起笔刷刷刷的就开始解题了,不到一分钟,把唐红豆磨得半死不活的题就做出来了。

        “啊!学姐你好厉害!”

        唐红豆接过草稿纸,心生一计,把刘思涵的方法重新给写到了一张纸上,然后把那张刘思涵写过的草稿纸毁尸灭迹,以为这样就可以瞒住官旭了。

        看唐红豆把题目给抄好,刘思涵也不多说什么,反正她觉得这个题目超出考纲了,即使唐红豆不会也没多大关系。

        “红豆,你知道秦皓然最近怎么样了吗?”忍了很久,刘思涵终于把话问了出来。

        “浩然学长吗?”唐红豆一边再草稿纸上涂涂画画,做出自己思考解题的假象,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他应该也是在忙着期末考吧。”

        “夏之玫那事……”

        刘思涵欲言又止,她从微博上看见爆料的时候那种心情完全形容不出来,她跟秦皓然算是高中到大学的同学了,这种事还是应该关心一下的。

        听到刘思涵提起夏之玫,唐红豆的手也是一顿,说是话,唐红豆现在对夏之玫的态度也很矛盾,一方面痛恨她居然用这么恶毒的招数伤害自己,一方面又觉得她有些可怜。

        “思涵学姐,夏之玫那事过去就过去了,我们都不要提了,放假回去也别提了……”

        刘思涵一愣,立马明白了唐红豆的意思,这种绿帽子的事对一个血气方刚的男生来说还是蛮大打击的,当然是越少人知道约好,A大已经传的神乎玄乎的了,只希望小镇的那些同学不再传,好歹让秦皓然回去能在同学之间体体面面的。

        唐红豆看刘思涵的样子以为她还误会这自己喜欢秦皓然,立马开口解释——

        “学姐,你别误会,我现在只是把皓然学长当成好朋友,官旭可霸道了,我根本不敢肖想别的男人!”

        唐红豆话音刚落下,整个珍珍咖啡屋鸦雀无声,只听得一声声单身狗无言的哀嚎,这唐红豆简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收割了官旭这么个学霸男神居然还用那种语气埋怨自己不能喜欢别的男生,感情要是官旭不霸道点,她唐红豆就要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备胎排排坐,一起吃果果了吗?

        刘思涵看着唐红豆那说话不经大脑的迷糊样,忍不住轻笑,这小丫头得亏遇见的是官旭,不然啊换成别人怎么可能驾驭得了这么二百五的性子。

        唐红豆抄完最后一个数字,发现大家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奇怪,刚准备张口问刘思涵,手机就短信提示音就响了起来——

        “我是夏之玫,我们可以谈谈吗?柏翰路星巴克一店。”

        唐红豆看着这个没有备注的号码,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到底是去还是不去,这是一个问题。

        夏之玫捏着病历本,眼神呆滞的看着面前的那杯摩卡,一口都没有喝,刚才医生的话一直在她脑子里盘旋。

        “夏小姐,你的是梅毒二期了,请你立即接受治疗,如果发展到三期的话谁都无能为力了。”

        “那我接受治疗!”

        “……夏小姐,你怀孕了,刚刚三周半……”

        夏之玫听到自己居然怀孕明显是震惊大过喜悦的,她只是想用怀孕来骗王老板去整官旭,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怀孕了!

        但这个孩子生不得,因为她根本没办法确定这孩子是谁的,是秦皓然还是王老板,是那天官旭找来的那些大汉,还是后来为了找关系陪睡的那些老男人,更何况为未婚生子只会让她已经满目疮痍的人生变得更糟糕。

        夏之玫只犹豫了三秒,“那东西打了吧!”

        “夏小姐,因为你的病已经很严重了,哪怕最后痊愈,你很可能以后都不能生育了,你确定要打掉吗?”

        “不能再生了……”

        “没错,不光如此,这个孩子哪怕生了下来,很可能会带有先天梅毒,会是一个不健康的孩子……”

        后面医生说了什么夏之玫已经不记得了,她只记得自己浑浑噩噩的出了医院,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游荡了好久,终于决定要跟唐红豆谈一谈。

        夏之玫一口摩卡还在嘴边,电话就响了起来,夏之玫下意识的以为是唐红豆打来的,都没看来电提示,直接按了接听。

        “夏之玫!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

        夏之玫听见是王老板的声音吓了一跳,明明那会还百依百顺哄着自己的人怎么突然就变得怒气冲冲,那语气好像恨不得把人直接给撕了。

        “你这说的什么话,孩子不是你的是谁的!”

        “贱女人!你以为你那些破事我不知道吗!你不是会叫吗,你不是很浪吗,叫啊!浪啊!鬼知道这孩子是哪个野男人的!我看就是你含着人家那连话都说不出的那个吧!这小贱种你也趁早打了吧!别到时候不人不鬼,一个孩子有几个老子!”

        王老板没读过几年书,虽然后来靠着五金发了家,但素质摆在那,今天被官旭这么一刺激,什么不好听的都说出来了。

        夏之玫听的一愣,这是什么意思,莫非王老板已经知道那片子的事了?!

        夏之玫心里一阵慌,她知道王老板一直求子心切,她本来是打算就用这个孩子套住王老板,虽然这老男人又丑又胖,但好在也活不了几年了,等他死了应该也能分到些钱,所以这个孩子无论是谁的,最后只能是王老板的!?“王金旺,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没想到你居然这样看我!今天医生还说孩子很健康,不过既然这孩子你不想要那也罢,我明天重新去医院预约人流!”夏之玫装作又无辜又愤怒的样子,“反正我还年轻,以后再生就是了,但你!这辈子都别想后继有人!”

        不得不说,夏之玫这种人要是放在古代后宫剧里一定是能活到最后一集的人。

        她这么一说立马把王老板给说急了,要是孩子真不是他的打了就打了完全无所谓,但如果真的不小心把这个唯一的种给打了,估计真的会断子绝孙。他根本不敢赌!

        孰轻孰重,傻子都能看出来。

        “之玫,我的错我的错,你别生气啊”王老板一比较利害关系,语气立马就软下来了,“我公司有点事,我去处理了来接你去吃完饭好不好,然后去买包买鞋!”

        “好……为了肚子里的宝宝我也不会真跟你生气的。”

        反正夏之玫是计划好了,在孩子出生之前这张牌她都要打到底,只要这王金旺一日没有儿子,她这张王牌就会一直有用,至于孩子出生后验NDA什么的,只要有钱,什么都办得到!

        夏之玫收起手机,一抬头就见唐红豆娃娃衫配牛仔裤,青春活力的站在自己面前。

        “……你要跟我说什么?”唐红豆想了很久,那句学姐还是没有说出口。

        夏之玫看着唐红豆那张干净的脸,那双无邪的眼睛,滔天的恨意从心底升起,为什么她可以清白幸福站在官旭身边,而自己却肮脏又堕落的被官旭往绝路上逼!

        ------题外话------

        得了一种病,叫题外话不说点什么就浑身不舒服~二更送上~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893/175846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