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学霸男神撩妻入怀 > 95.现在二胎不算超生

95.现在二胎不算超生

        95。现在二胎不算超生

        唐红豆睡得正香,突然感觉旁边的床一沉,陷下去了一块。

        唐红豆睁眼发现不是鬼压床,而是官旭,于是放心的翻了个身继续睡,唐红豆早就发现官旭有色心没贼胆,所以一点都不担心。

        官旭本来被唐老爹强行打断了晚安吻就很不爽,现在唐红豆居然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还翻身转了个大屁股对着自己。

        官大爷很不爽,但官旭要说出来。

        “媳妇儿——”

        敌不动我动,官旭长腿一伸,一个借力,整个人紧紧贴着唐红豆的脊背,对着唐红豆的耳根叫的*。

        “嗯……别闹了,睡觉吧。”

        唐红豆睡意正浓,推了官旭的脑袋一把,又往床边挪了些,两人好不容易靠近的身子又拉开的距离,秋夜的风毫无防备的灌进两人中间,唐红豆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

        晚安吻被生生破坏的官旭,憋着一肚子的小委屈,就像小孩子闹脾气一样,越吃不到的糖越想要,官旭则是越吻不到的时候心越痒。

        官旭看了一会天花板,一脚踢开被子,还不等唐红豆觉得冷,就把她扯进了自己怀里,指尖扣住唐红豆的下巴,偏头直接吻上。

        本来官旭是只想亲个小脸的,但拖到现在要算利息了,那就亲小嘴吧!

        官旭发誓他本来只是想发泄一下心里的小不爽,所以吻的轻轻的,薄唇只是在唐红豆的唇角辗转。可吻着吻着就变味了那就不能怪他了,先是唇角,再是贝齿,吻得越来越深,难舍难分。

        因为嘴巴被堵上了呼吸有些不畅,唐红豆的呼吸变得慢慢重了起来,温热的气息混着淡淡的奶香全都扑到官旭的脸上,就像是催情的特殊药剂,引诱着官旭一路高歌猛进。

        官旭越吻越深,渐渐的已经不满足于亲吻了,火热的大掌顺着唐红豆的腰线一个收紧,把两人的距离拉的更近,然后慢慢往上……

        如果这样了唐红豆还能继续睡的话,她要么就是猪,要么就是装睡。

        不知过了多久,官旭终于解放了唐红豆被吻的嫣红的小嘴,顺着脖颈一路往下。

        “官旭……你干嘛呢……”

        唐红豆烟波翦水,小脸发烫,红唇微肿,看着埋在自己胸前那毛茸茸的脑袋,小声的开口。

        官旭抬头,用手支撑的身体,眼睛和唐红豆的视线交叠,声音性感低沉,像刚喝过一杯陈年老酒,“吃宵夜……”

        “柜子上有曲奇,你要不要吃?”

        唐红豆被官旭这么护在身下,看着官旭带了水汽的眼睛,全身僵硬,不敢轻举妄动。

        官旭余光一瞟,果然在落地窗旁边的藤艺圆桌上看到了一个浅紫色的盒子,官旭满头黑线,他一向吃的地方、睡的地方界限分明,自从唐红豆踏进钟翠玉楼那一刻起,他的客厅和饭厅已经融为一体了,没想到现在连平时除了白开水什么吃的都不能进的卧室,居然也开始向厨房发展了。

        “不吃!就吃你!”

        官旭手肘一弯,再次贴上唐红豆的唇,如果刚才是温柔春风的话,那现在就是狂风骤雨,带着一点惩罚,带着些深情,长驱直入,攻城掠池。

        “关——门……”

        唐红豆趁着换口气的功夫,小声的开口,她可不想一会被唐老爹和苏老娘看到这幅场景,不然可能一个假期都有上不完的思想政治课了。

        “好!”

        官旭从善如流,把门关上了才好做羞羞的事啊!官旭轻笑,唐红豆说的是关门,而不是走开,那是不是说明自己这吻技还不错?

        官旭低头再重重的亲了唐红豆一口,翻身下床把门给关上了,顺便还上了锁,反正那会是唐老爹让锁的,至于和谁锁在一起他可没说!

        只是几秒,官旭就重新爬上了床,唐红豆的小脸还是红扑扑的,浑身燥热。

        官旭把唐红豆揽进怀里,却不敢再有什么动作了,因为再来一次,他不确定他的理智是不是还能管住他的本能。

        官旭就这么静静的抱着唐红豆,调整了半天的呼吸才把快沸腾的血液压了下来些,“媳妇儿,你怎么这么烫啊,是不是又发烧了?”

        官旭的大掌覆上了唐红豆的额头,却发现额头上冰凉冰凉的。

        “睡觉!”

        唐红豆拍掉了官旭上的手,翻个身继续睡,不过那绯红的小脸却没逃过官旭的眼睛,官旭坏坏的扯了嘴角,笑着又贴上了唐红豆。

        “媳妇儿,我看这睡前活动挺好的,你看活血生气,浑身都暖暖的!”

        官旭一边说大掌一边贴上唐红豆的小腹,果然比平时暖了不少。

        听着官旭跟个流氓一样的语气,唐红豆的小脸更红了,体温又不受控制的提高了些。

        “流氓!”

        唐红豆小猪蹄一蹬,踢在官旭的膝盖上,不过这种不痛不痒的一脚,对官旭来说不像惩罚,倒像是有些挑逗。

        “媳妇儿,我要不对你耍流氓你才应该打我吧?”

        “臭流氓!”

        唐红豆觉得很不科学,虽然自己不是身经百战,但老歹是理论知识储备丰厚的老司机啊,平时里一个小黄段子,能把何雨芊脸都说红,怎么到官旭这就这么怂了呢?!这简直不科学!

        “还有更流氓的,要不要试试?”

        官旭整个人越靠越近,手上也越收越紧,两个人相互接触的地方也越来越多……

        “官……官旭……”

        唐红豆本来只是觉得自己在靠近一锅滚烫的沸水,等左边大腿突然碰到什么不该碰的地方才知道热水什么的已经很好了,因为大腿上那东西简直就是岩浆啊!

        唐红豆这么弱弱的一声还没官旭的呼吸声明显,显然官旭没听到,唐红豆怕一个擦枪走火,只能提高了点声音,“官旭,你,你千万别冲动啊,冲动是魔鬼,魔鬼就是地狱,地狱就是永不超生!”

        官旭深吸了一口气,低沉的开口,“现在的政策,两个孩子是不算超生的……”

        唐红豆被官大爷这迷一样的理解能力给吓到了,什么生不生的,官旭一定就是故意的!

        “媳妇儿——”

        官旭对着唐红豆的耳根吹气,声音像撒娇一样,温热的气息激起唐红豆一手的鸡皮疙瘩,唐红豆觉得整个人都是软的,提不起劲来。

        “媳妇儿,难受……”

        唐红豆咬牙,要你被撵出去了还不好好睡觉,要你自己要作,要你自己去点火!简直活该!

        “忍着!”

        唐红豆想都不想直接拒绝,以前怪是她点的火,这次怪不得她了吧,她才是受害者!

        “忍久了不好的……忍久了以后满足不了你,你红杏出墙去找小白脸怎么办?”

        “不担心,你在我心里就是最白的小白脸!第一牛郎!”

        唐红豆心情愉快的拍了拍官旭的脸,看官旭吃瘪什么的最开心了!

        “好好忍着,实在不行冰箱里的冰淇淋借你一个!”

        唐红豆一个鲤鱼打挺,轻松的从官旭怀里钻了出来,抱着枕头蹬蹬蹬的跑到了客房,关门落锁,上床睡觉!

        官旭看着唐红豆这风一样的动作有点懵,直到听到客房关门的声音才知道唐红豆这妞的意图,可人都跑了,煮熟的红豆都没了,官旭也只能冷水澡解决了。

        深秋的冷水澡还是有点冻人的,官旭冲了三分钟,确定胸中火气压住了,才重新睡回床上,抱着还带有唐红豆身上奶香味的被子安然入睡。

        问:为什么旭爷不自己解决呢?

        答:小爷自己都有媳妇儿了这种事怎么能自己动手呢?

        问:那旭爷你媳妇儿呢?

        答:神猪附体,睡了!

        a大东门外如家酒店。

        “丁尧,你还是睡那张床吧……”

        何雨芊推开了压在自己身上的丁尧,有点担心的开口。

        其实两人早就发生过关系了,本来她还有点担心会不会睡过之后丁尧对自己的态度就变了,不过丁尧还是对自己和以前一样宠爱有加,何雨芊也放心了不少,更加相信丁尧就是那个能托付终身的人。

        于是何雨芊食髓知味,深陷在这种奇妙的事情中。

        不过今天因为丁尧出门太急忘带了安全套了,所以何雨芊有点担心,要知道一个大学女生怀孕了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更何况前几年a大女学生体育课流产的事在整个a市都传的沸沸扬扬。

        “芊芊,别怕,我就抱着你睡而已。”

        丁尧轻轻的拍了拍何雨芊的肩膀当做安慰,但嘴却凑上了何雨芊的手臂,他才不信就这么一次都能中奖,实在不放心明天给她买点紧急避孕药不就行了?

        丁尧的技术很好,只是几个动作,就让何雨芊融化在床上,任由他折腾。

        又是一夜翻云覆雨。

        时间过的很快,特别是在考试复习周的时候,唐红豆觉得什么都还没复习好,就被推上了考场。

        早考早死早超生是516四只妞的期末考的宣言,所以别人都快愁坏了的时候,四只妞倒是一身轻松,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再说了,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不经历期末考怎么迎假期?

        大概教务部也知道微积分是整个大一上学期最难的课程,所以把这门课的考试安排到了最后一天。

        这天风和日丽,天高云淡,唐红豆一行人拖着沉重的步伐,去接受最后的审判。

        “请同学们把与考试有关的所有书籍资料收拾起来,把包放到门外,手机关机不要带在身上,准备好学生证或校园卡,五分钟后发卷子。”

        听到监考老师说要收拾包了,唐红豆抓紧最后的时间再看了一遍本子上的公式,这个年能不能好好过,可就看这一波了!

        距离考试开始还有五分钟,监考老师准时开始发卷子。

        “请同学们遵守考场纪律,把学生证或者校园看放在靠走廊的桌上角……”

        监考老师说了很多注意事项,唐红豆都没听见去,就巴巴的望着试卷什么时候能发到自己手上。

        人啊往往是等待的时候最焦急最紧张,等真的等到了,知道了是死是活,反而不那么紧张了,比如现在的唐红豆。

        唐红豆的座位在教室最后面,等试卷发到她手上的时候已经过去五分钟了。

        唐红豆接过试卷,却把眼睛闭上了,还没等她鼓起勇气看卷子,就听见斜前方的顾晓亮惊呼一声“卧槽”!

        唐红豆张开眼睛看了一眼顾晓亮,只见那妞举着试卷笑的花枝乱颤,不知道还以为她拿的不是试卷而是一张中了五百万的彩票呢。

        唐红豆扯了一下嘴角,却见不远处的叶梓和何雨芊也是一脸兴奋,唐红豆怀疑是不是卷子太难把她们都给整疯了,还自我安慰不管试题多变态她一定要坚强!

        事实证明,学霸就是学霸,彪悍到了一种人神共愤的地步!

        唐红豆拿起笔准备答题,却发现第一题和官旭出的卷子上的一题一模一样!甚至连数字符号都没有变过!

        唐红豆按捺住激动的心情,看了一遍试卷上的所有题目——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整整十个题,其中有九个被官旭给猜中了,还有四个是一模一样的!

        这下好了,考场里又多了一个捧着试卷傻笑的人,那模样要多傻有多傻。

        因为题目都是官旭详细讲解过的,所以唐红豆做起来顺风顺水,就连官旭唯一没押中的那题唐红豆居然也超常发挥做出了一半还多。

        唐红豆没想到考试前最担心的微积分,居然是所有科目里最先做完的,整整提早了四十五分钟,而且信心满满,完全不用检查,于是剩下的时间里唐红豆就用来使劲想官旭,想官旭带她去吃的小龙虾,米粉,烤羊腿,海底捞……

        a大规定考试的时候提前交卷的时间不能早于十五分钟,所以想了半小时各种好吃的东西的唐红豆已经饥肠辘辘了,在离考试结束还有十五分钟的时候准时交了卷,开心的背着小书包蹦跶出了考场,看得半考场抓耳挠腮做不出题目来的同学牙痒痒。

        官旭在工作室看着文件,见唐红豆打来电话,笑着接通了——

        “官旭!大神!”

        唐红豆开口就是这么一句,语气里有藏不住的兴奋和崇拜,可能因为走得有些急,呼吸有些不稳。

        “怎么啦?才知道小爷是大神呀?”

        被心爱的人崇拜是每个男人都希望得到的,官旭亦然。尽管官旭是很多人眼里的大神,但比起那些崇拜,他更喜欢唐红豆这句“大神”。

        “你知道吗,你给我出的那张卷子和今天考试的试卷几乎一摸一样!一个小时我就完全做完了!我全都会做!哈哈哈哈!……”

        唐红豆一边说一边笑,虽然东一句西一句的,但大体意思官旭却是听懂了,只是这妞刚经历从地狱到天堂的极致体验,所以有些语无伦次,话特别多,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官旭听着电流传来的唐红豆的声音,眉眼间满是温柔,干脆直接合上了文件,走到落地窗前,看着远处鲜艳的红霞,俯瞰着华灯初上的城市。

        西装裤把官旭的腿衬得又直又长,白衬衫扎进腰里,却不见一丝褶皱,一只手插在裤兜里,眼睛看着远处,夕阳把他整个的轮廓晕染的模糊却又温暖。

        ——

        考试结束了,假期要来了,一对对校园情侣就要暂时分别了。

        官旭郁闷的把媳妇儿和岳父岳母送到机场,站在航站楼看着唐红豆坐的那架飞机冲上云霄,越变越小,直到最后从视线中消失。

        自从两人在一起后,几乎每天都见面,官旭还徇私的推掉一场出差,可现在突然要分开这么久,快两个月见不到唐红豆,官旭觉得自己可能会疯掉。

        尽管电话里听得到声音,但却抱不到唐红豆软软的身子,尽管开视频能见到唐红豆那张笑脸,但那樱红的小嘴却亲不到,更别说还能搂着睡一宿,顺手摸个胸了!?官旭一路开车从机场回市区,越想越不爽,他官小爷不爽了,有些人就要当心被当成出气筒了。

        比如梅毒夏之玫。

        王金旺自从那晚上被尚正晞气的晕倒后,在医院里住了快十天,医生说是半边脑梗阻塞,哪怕醒来了可能会半身不遂。

        王金旺躺医院这几天夏之玫倒是过得不错,每天睡到日上三竿,中午去医院打针治疗,下午在外面吃个饭,逛逛商场,买买包买买鞋什么的,反正刷的是王金旺的信用卡。大概是心情好的缘故,夏之玫的梅毒得到了控制,脸色也越来越好,除了肚子里的宝宝发育的慢一点外,夏之玫算是过得很滋润了。

        可能连上天都可怜这求子心切的绿王八,在睡了十天之后终于让他醒了过来,而且居然没有半身不遂,除了脸色差点,还是那个狠厉的王老板。

        夏之玫刚走出妇产科,就接到了秘书打来的电话,知道王金旺醒了夏之玫明显是有点慌神的,因为她前几天刚刚用他的钱给自己刷了一套三居室。

        想到王金旺醒了会问起这些钱的去向,夏之玫还是去了病房,相信装装贤惠,拿肚子里那坨肉说说事应该可以搞定那老胖子。

        夏之玫到病房的时候,尖嘴猴腮的秘书正弯着腰在跟王金旺汇报着什么,王金旺的脸惨白惨白的,感觉一下子老了好几岁。

        “你总算醒了,这几天都担心死我了!”

        夏之玫装模作样的抹着眼泪,嗔怪着走到床边,拿起桌子上的苹果开始削,那样子好像是天天来病房里的人一样。

        “不用担心,我儿子怎么样了?”王金旺果然还是最关心自己的儿子。

        夏之玫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脸上却还是笑的温柔,“放心吧,我昨天刚来的医院,医生说孩子很健康。”

        夏之玫倒是没说假话,昨天她的确去了医院,看了妇科,不过不是做产检,而是治梅毒。

        “那就好,那就好……”

        王金旺松了一口气,原本染过的头发,现在又掺杂了稀疏的白色。公司是无力回天了,还好还有这个儿子。

        “金旺,我跟你说个事……”

        “你说……”王老板看了一眼夏之玫的肚子,疲倦的闭上了眼睛。

        “前几天我给我们儿子在二环那里买了一套房子……”夏之玫一边说一边观察这王金旺的脸色,万一不对好立即改口,“是用你那张中行的卡,还有保险柜里的一根金条买的,就当给我们儿子弄个投资,等他长大了,卖掉还是出租都看他的意思……”

        王金旺在听到夏之玫居然动保险柜的时候眉头皱了一下,不过夏之玫一口一个儿子的,倒是说进了他的心坎里,他现在可以什么都不要,只要有这个儿子他什么都不求了。

        王老板已经计划好了,等孩子出生他就给夏之玫一笔钱换儿子的抚养权,带着孩子和自己那糟糠之妻好好过日子,人老了,好多东西才慢慢的看的通透。

        夏之玫一直盯着王老板的老脸看,可他就像睡着了一样,不动也不说话,夏之玫松了一口气,他没发飙就好,至于那些包啊,鞋啊,香水啊什么的,比起房子就都是小事了。

        可夏之玫这口气还没来得及松完,病房门就被人打开了,之间官旭手插口袋,一脸玩味儿的表情,跟着他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个戴着眼镜,提着公文包的男人。

        “王老板,好久不见啊,我一听说你醒了我立马就赶过来了!”

        听到官旭的声音王金旺咻的睁开了眼睛,坐直了身子,一脸敌意的看着官旭和夏之玫,因为他只要一见到官旭就会想起夏之玫那张限制级别的片子,还有她和人做过的那些龌龊事情,这就会让他开始担心夏之玫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亲生的这个问题。

        “官旭!你来干什么!”

        夏之玫看着官旭衣服英俊潇洒的模样,眼中的爱慕早就没有了,有的只有滔天的恨意,都是他唐红豆才能逃过一劫,都是他自己的人生才会如此破败不堪!

        “我?”

        官旭尾音微扬,坐到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左手一挥,眼镜男从公文包里拿出好几份文件,恭敬的递给官旭。

        官旭捏着手里的东西笑的妖孽无双——“小爷我是来给你送一份惊喜啊!”

        ------题外话------

        菜菜终于把那天的一千字补上啦!哈哈哈!

        笑完想起我丢的手机,让我去厕所哭一会…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893/214891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