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学霸男神撩妻入怀 > 97.A市最近雾霾很严重

97.A市最近雾霾很严重

        97。a市最近雾霾很严重

        夏之玫瑟缩着身子,趴在地上找手机,她疯狂的给官旭拨电话,可是听到的只有那个礼貌又冰冷的机械女声。

        她以为官旭只不过是吓唬她罢了,她以为只要肚子里有那块肉,就可以牢牢的绑住王金旺,不说穿金戴银,但至少衣食无忧。

        可官旭上午送到病房里的东西却让夏之玫真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天崩地裂。

        一张a大强制退学的通知书,一张法院传票。

        一份关于金亮五金偷逃税款,行贿的文件,一份关于清查王金旺个人财产的文件。

        几页薄薄的纸,摧毁掉夏之玫所有的希望。

        官旭还很“好心”的告诉王金旺,这所有的一切要怪就怪夏之玫,他官大爷其实很无奈把无辜的老王牵涉其中。还“顺便”告诉王金旺,亲子鉴定不用等到婴儿出生,羊水穿刺就可以。

        “贱婆娘!”

        在浴室门外的王金旺也没了耐心,几脚把门给踹开,挥舞着高尔夫球杆,一竿子打在夏之玫的腿上,几乎立刻夏之玫的腿就翻起了一道紫红色的血痕。

        “啊——”

        夏之玫喊得凄厉,额头上已经痛起了一层汗珠,夏之玫连滚带爬的扑到王金旺腿边,一手抚着肚子,一手捏着王金旺的裤脚,神色痛苦。

        “孩子……孩子……”

        啪!

        王金旺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得夏之玫整个人都趴倒在了地上,一点都没有怜惜的感觉。

        儿子?儿子又怎样,原本即使公司被收购,但剩下的钱也够他下半辈子生活了,可没想到就因为夏之玫这贱人,居然惹了官旭这个阎罗,现在别说养儿子了,就是养自己钱的都没了!很可能还会欠下一屁股的债!

        这是在把他逼上绝路啊!那就别怪他先把夏之玫扔下悬崖试试水深!

        王金旺越想越气,要不是这个贱女人挑唆他跑去官旭面前,不自量力的妄言收购九日,官旭也不会盯上金亮五金,那他现在也不至于这么惨!

        王金旺一脚踩在夏之玫的手上,又举起高尔夫球杆冲着夏之玫的大腿和胳膊猛挥,那力度,不说打断,骨折估计是有的。

        夏之玫开始还能叫两句,哭两嗓子,到后来干脆直接喊不出声音来了,只是身体还偶尔抽搐几下,证明人还活着。

        王金旺毕竟也一把年纪了,加上大病初愈,打了十几下人就站不稳了。

        “贱婆娘,明天我找人来做羊水穿刺,要种是我的,你还能多活几个月,要不是,老子分分钟把你和你肚子里的贱种给剁了!”

        王金旺打够了,骂够了,直到天蒙蒙亮才骂骂咧咧的回了屋。

        夏之玫心里越来越慌了,因为她自己都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如果真不是王金旺的话,她相信这个老男人一定会说到做到把自己给剁了的。

        尽管现在浑身上下疼的几乎都动不了,但夏之玫还是强忍着划开了手机,她不敢报警,因为王金旺放了狠话,要是夏之玫敢报警的话,他就起诉夏之玫诈骗。

        夏之玫从王金旺那骗了多少钱她自己最清楚,房子,车子,包,鞋,这些东西一件件加起来夏之玫可能还到下辈子都换不清。

        人一旦极度物质,宁愿抱着钱死都不愿意把钱从自己口袋里掏出来,夏之玫现在就是这样的人,更何况她口袋里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钱。

        夏之玫把通讯录里的电话几乎都打了一遍,从他爸,到同学,没几个人在这大半夜的会接电话,别人可能睡着了没听到,也可能是因为看见了来电提醒所以没接。至于她爸,自从公司破产后,整日借酒消愁,老婆跑了,这个女儿自然也不会有多上心。

        对夏振华来说,夏之玫是死是活都跟他没多大关系,反正夏振华知道哪天他酒精中毒死了夏之玫也不会给他披麻戴孝,哪天他瘫痪在床夏之玫也不会给他端茶送水,从他把夏之玫送上王金旺的床上那天起,这父女之情早就名存实亡,不对,应该是名亡实也亡了。

        正当夏之玫快要放弃希望的时候,通话记录里的一个号码给了她最后的一丝机会——唐红豆!

        官旭有多宠唐红豆几乎整个a大都知道了,而且这一切事情的根源都是唐红豆,夏之玫相信,只要唐红豆愿意原谅她,帮她和官旭求情,说不定自己还有机会!

        小镇的清晨安静祥宁,天灰蒙蒙的,马路上只有偶尔一两张车缓缓的开过,清洁工还没有出门,赶早市的菜贩们估计也还在菜园摘菜……

        和车水马龙的不夜城a市不一样,小镇的安静让人忍不住放慢呼吸,放慢脚步,静静的去享受生活。

        对唐红豆来说呢,这种安静就是一夜好眠,不过,今天除外。

        唐红豆是被手机铃声给吵醒的,尽管唐红豆很想去忽视那烦人的声音,可手机就像中毒了一样,一直不停的响,让人根本没法睡觉。

        “喂?”

        唐红豆无奈接了电话,不过声音有气无力的,眼睛也还闭着。

        “红豆!红豆!我是夏之玫!你千万不要挂电话!”

        唐红豆一听是夏之玫打来的电话,顿时来气了,她这都回云南了,怎么这女人还是阴魂不散啊!

        “夏之玫,你别给脸不要脸啊!你知不知道扰人清梦会穷三代啊,你自己不睡没人拦着你,那大半夜的给人打电话什么意思啊!上次不说的很清楚了吗,我们没什么好说了的。”

        唐红豆虽然闭着眼睛,但骂起人来却不含糊,都不给夏之玫插嘴的机会,嘚啵嘚啵的说得又急又快。

        唐红豆其实也是个小暴脾气,不过被“吃”这个属于猪的特殊属性给掩盖了,所以让人觉得唐红豆就像头小猪一样,没什么脾气,憨态可掬。

        可实际上唐红豆更像一直小猫,表面上很温顺,但有一双锋利的小爪子,一个不开心了就给你挠一爪子,保准你道道口子挠流血,一准破相!

        “红豆,对不起对不起,你听我说,现在真的只有你能救我了,你救救我吧,求你!”

        夏之玫说的也很急,生怕唐红豆把电话给挂了,唐红豆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必须抓住。

        “哎,夏之玫,能救你的从来只有你自己,任何人都救不了,包括我,understand?”

        “不是的红豆!你能救我,你一定能救我,只要你去跟官旭说,他一定会听你的的!”

        透过电话,唐红豆听出了夏之玫的卑微,原本没睡醒的眼睛也慢慢变得清明,睡意也全都没了。

        唐红豆穿了拖鞋走到窗边,看着窗外依旧翠绿鲜艳的树,还有笼罩着雾气的湖,突然有些怅然若失,电话那头夏之玫还在一边道歉,一边祈求,一边说着自己现在有多可怜多无助,但唐红豆却觉得这些声音很远,远到像来自另一个世界……

        现在的唐红豆已经快记不得第一次见到夏之玫是什么样子了,或者说她已经不记得夏之玫原本应该是什么样子了。是报道那天引起男生一阵惊呼的校园女神,还是新生典礼上那个精致干练的女人?

        时间真是一个残酷的东西,短短一个学期的时间,居然能把一个人从高高在上的云端,拖到这种如泥如土的卑微地步,*和妒忌也是可怕的东西,能让一个人为了他们不惜变成魔鬼,不惜用自己的一生做赌注。

        不过路都是自己走的,夏之玫走到今天这一步,虽然少不了官旭在背后那些补刀,但归根结底,还是她自己的选择,一步错步步错,到如今谁都无能为力。

        “红豆,你还在听吗,我求你了,你就跟官旭说说吧,不然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真的会死!”

        唐红豆沉默了两秒,“夏之玫,对不起,我帮不了你……”

        夏之玫没想到自己说了那么多唐红豆居然还是拒绝了,她以为唐红豆就是那种过分单纯到好欺负的,没想到她居然这么不留余地的拒绝了!

        “你不能这样,唐红豆你不能这样,孩子,你救救我的孩子,孩子至少是无辜的啊!”

        听到夏之玫说孩子的时候唐红豆的眉头皱了起来,唐红豆知道那是一条无辜的生命,但是夏之玫却不能用这条生命当做对人进行道德绑架的筹码啊!

        “学姐,相信法律会给你一个公平的结果,再见。”

        唐红豆最后还是真心的叫了夏之玫一声学姐,不管怎样夏之玫还是教会了唐红豆一些东西的,比如在舞台上怎样调整步子,比如人心险恶,还比如遇到官旭有多么幸运。

        唐红豆没有再继续听夏之玫的苦情戏码,尽管唐红豆一直都很想得开,但她不是圣人,她没办法轻易原谅夏之玫所做的一切,无论是那跟划破额头的锈钢管,还是那些不堪入耳的话,还是那几个粗鲁野蛮的混混,都是唐红豆心里的阴影。

        结束了这个沉重的电话,小镇开始迎来了清晨,橘色的阳光在湖的那边升起,照亮了整个小镇。

        唐红豆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给官旭发了一个太阳的表情,转身进了卧室。

        美好的假期就要开始了——

        对唐红豆来说,这是假期,不过对官旭来说假期反而是朝九晚五的开始。

        “旭,你这次倒是做得真绝!”

        “绝吗?”

        官旭挑眉,看着已经一脸醉意的尚正晞,优雅的抿了一口酒。

        “绝啊!都快他妈的绝后啦!”

        “哈哈哈哈——”

        尚正晞话一出,包间里的人都笑了,这次官旭把夏之玫送进监狱,把金亮五金弄的七零八落的事在圈子里几乎都传开了,大家都说官小爷一怒为红颜,为了媳妇大动干戈,横尸百万。

        “尚小二,我看你是真的想绝后是吧?”

        尚正晞也就是借着酒精才敢开开官旭的玩笑,现在看官旭一脸“温柔”的看着自家老二,尚正晞吓得酒都醒了,立马好好护着命根子,他尚家几个兄弟虎视眈眈的盯着他现在的位置,要是真他妈绝后了,从尚老爷子那继承尚氏集团估计就是做梦了。

        再说了,没了老二,还怎么风流快活,怎么睡大胸大屁股的妞呢?

        “尚小二你就是他妈的怂,不过官小爷这次倒真是不赖!”满身贵气的男子点了一根烟,夹在修长的手指上,吞云吐雾,这粗口和他的气质却丝毫没有违和感。

        “哟,水灵,你这去了资本主义国家这么多年怎么每次出口还带脏啊?”

        周水临,被家里发配到美国开展海外业务的周家长子,因为水临谐音水灵,所以这个挺拔俊朗的男人就有了这么个水灵灵的绰号。

        “哟呵,敢情你要是喝了几年洋水,看了几年洋月亮就人话就不会说了?”

        “小灵儿,怎么跟哥哥说话呢?”

        周水临看了一眼讲醉话开醉玩笑的人,吸了一口烟,没去搭理他,反而看着官旭在那有一口没一口的喝酒。

        官旭和周水临也是一起长大的童年玩伴,以前和尚正晞一起算是a市商圈里出名的三小继承人,三人都能力出众,三人背后的利益集团也几乎是a市的半边天。

        只是周水临比较倒霉,因为不小心和一个二流小模特开房被周老爷子抓包,被周家给发配到了美国去拓展新业务,说是锻炼,实则禁欲!

        至于为什么一把年纪的周老爷子会出现在酒店,那就是一个谜了,老当力壮嘛~嘿嘿嘿~

        “旭……”

        周水临开口,想问问那个能让官旭冲冠一怒的人究竟是谁,从回到a市,他听得最多的就是这个女人,心里好奇的不行。

        周水临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就见官旭朝自己摆了摆手,掏出手机走出了包间。

        “还没睡?”

        “嗯……刚从亲戚家回来,你还在外面吗,怎么这么乱啊?”

        “朋友从国外回来了,聚聚。”

        “你胃不好,少喝点酒,早点回去。”

        “知道了。”

        说完这句唐红豆也找不到什么话题了,毕竟官旭的那些朋友除了见过一次的尚正晞,别人她都不认识,官旭也没有再说话,两人就这么握着手机,谁也舍不得挂。

        “媳妇儿——”

        官旭突然开口,把唐红豆吓了一跳,傻愣愣的答应了一声。

        “过了年早点回来吧……a市最近雾霾很严重。”

        “嗯?”

        唐红豆有点懵逼,自己早点回去跟a市的雾霾有什么关系吗?明显是八竿子打不着啊,估计十八杆子都悬。

        官旭眯着有些微醺的眼睛,好像能看到唐红豆那迷糊的小模样,眼神不自觉的都温柔了。雾霾和唐红豆自然是没多大关系,只是没有唐红豆的a市官旭觉得哪里都不顺眼罢了。

        “早点睡,晚安——”

        “哦,晚安。”

        官旭斜靠在黑色的大理石墙砖上,一只手握着电话,一只手夹着一根烟,却一口都没有抽,嘴角的笑容浅浅的,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装裤,立在那让人想起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不过这个公子是个痞公子,很帅的痞公子。

        挂了电话,唐红豆才反应过来该问的正事没问,只忙着在那犯迷糊了,唐红豆一跺脚,都怪官旭,要不是他尽说些没头没脑的话,自己也不至于脑子转不过来啊!

        呃……不过唐红豆同学,好像你的脑子是一直转的不怎么好啊。

        今天中午的时候顾晓亮给唐红豆打电话,兴奋的告诉她夏之玫的判决结果出来了,整整八年!虎哥十年,几个小喽啰最少的也有六年。

        一件几天拘留就能解决的小事,硬是被官旭弄成了几年,不得不说权力钱力在这个社会还是有用的。

        唐红豆问顾晓亮夏之玫的孩子怎么办,顾晓亮却只顾着说官大爷有多厉害,多牛逼,只顾着表达她滔滔不绝的崇敬之情,别的一概不说。

        唐红豆虽然拒绝了夏之玫的,但还是特意和官旭讲过夏之玫怀孕的情况,官旭只说他自己有分寸,却没告诉唐红豆具体的,现在判决结果出来了,唐红豆本来是想打电话问一下夏之玫和孩子是怎么处理的,但没想到被官旭几句就给绕晕了,啥也没问到。

        官旭这种黑心鬼不想让唐红豆知道的东西,怎么会让她有机会问呢?

        不过想她早点回a市倒是心里话。

        “没错没错,一定得让那丫的请客!还得是大餐!”

        官旭推门走进包厢,就见尚小二站在茶几上,说的唾沫横飞,激情飞扬,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发表什么演说呢。

        “官旭,大家可都说了,你这都找到媳妇儿的人了,得叫着红豆一起请客吃饭!”

        这群人都是些从小锦衣玉食的富二代,哪个不是今天一个女朋友,明天一个好妹妹的,能像官旭这样公开承认有媳妇儿的几乎都没有,毕竟都才二十出头的年纪,谁都想在玩几年,这么一看,我们的旭大爷简直就是这纸醉金迷圈子里的一股清流啊。

        “哦?谁想吃饭?”

        官旭扫了一眼在座的人,优雅的落座,翘着二郎腿,重新点了一根烟,似笑非笑的看着尚小二。

        “大家都……”

        尚小二话还卡在喉咙里,发现刚才一起起哄的人都是望着天看着地,还无声的把罪恶的手指指向了自己…

        “小二,原来是你想吃饭啊,没问题啊!今晚我送你回去,顺便请你吃个宵夜怎么样?”

        “旭,不用了不用了,我晚饭已经吃饱了,吃不下了哈,哈,哈,吃不下了。”

        “没关系,我们先去药店买一盒泻药……”

        听到官旭这么说,尚正晞感觉肚子一阵扭疼,连带着菊花都是一紧。在场的都都默默的为尚小二祈祷,兄弟,牺牲你一人,幸福所有人,辛苦了!

        ------题外话------

        看菜菜上传的字数,宝宝有没有觉得菜菜很厚道,嘿嘿嘿~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893/214891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