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学霸男神撩妻入怀 > 99.无眠之夜

99.无眠之夜

        99。无眠之夜

        官旭是那种变脸变得很快,但又能不着痕迹的人,比如现在——

        明明刚挂了电话看着手机桌面一脸痴汉笑,但转头看到郁芯瑜的时候,俊脸立马恢复了清冷的模样,是那种毫无感情,毫无波澜的样子,让人觉得有无尽的距离感,却又找不到哪里欠妥。

        “小旭哥,你刚刚是在和小嫂子打电话吗?”

        郁芯瑜倒是不客气,一屁股坐到官旭旁边的回廊上,拿起一个青绿色的莲子开始拨。

        “小旭哥,你要吃吗?这是我和师傅去别苑后面的湖里摘的,可甜了!”

        官旭看郁芯瑜手里捏着那颗剥好的胖嘟嘟,白生生的莲子,没觉得美味,只觉得不卫生,眼睛中的嫌弃一闪而过。

        “不了,你吃吧。”

        官旭给唐红豆发了一条微信,这妞是不是掉厕所了,怎么这么半天了也不见她重新打电话过来,不会真的被吓到了吧!?

        “小旭哥,师父让我明天跟你们一起去云南哦!”

        郁芯瑜的声音很兴奋,官旭不吃她的莲子她也不恼,自己吃一个剥一个,一盘莲子不一会就没了一半。

        “你去干嘛?”

        官旭看了这不过十六七岁的小丫头一眼,一点都不想带着一个拖油瓶上路,他这是去千里追妻的,这小丫头片子跟着去干嘛?!?“师父说云南的玉器雕刻工艺很有名啊,让我跟着去学学,说不定也能用到我们木艺品上呢!”

        官旭看了一眼老头子的这个关门弟子,倒是不怀疑老头子真的会为了让她学一个雕刻手法,真把她千里迢迢的带云南去。

        “自己收拾好东西,别在路上添麻烦。”

        “知道啦!谢谢小旭哥!”

        官旭一边给唐红豆发微信一边往自己的房间走,没去看还在回廊上吃莲子的郁芯瑜,老头子能给他撑腰把婚事这么早定下来,官旭就感谢天感谢地了,老爷子要带个人去云南,官旭可是一点意见都不敢提。

        郁芯瑜看着官旭渐渐走远的背影,眼神里的流露出属于少女的爱慕之情,虽然她只见过官旭一面,但却一眼入心。

        夜色撩人,郁芯瑜坐在回廊上吃完了整整一盘莲子。

        ……

        唐红豆已经躲进厕所快一个小时了,唐老爹都来敲了三次门,怕她蹲坑蹲太久,蹲出痔疮来。

        唐红豆不过撒泡尿,一分钟接解决完了,可她就坐在马桶盖上看着微信里官旭发来的航班信息发愣,这货是来真的?!

        唐红豆明明是思索的样子,可脑子里却是一团浆糊,说是思考还不如说是发呆,突然手机一震,把唐红豆吓了一跳。

        “媳妇儿,你掉茅坑了?要不要我明天拿着竹竿来捞你啊?”

        “你才掉厕所呢!”

        “那为夫等着媳妇儿来捞我?”

        “不好意思,我一定给你一脚让你掉得更深些!”

        唐红豆也是伶牙俐齿的妞,至少和官旭战个几回合是没多大问题的,不过今天唐红豆倒是真的被吓到了,这种事居然都没何她商量就决定了?

        “官旭,你说清楚,这种大事你怎么能不和我商量呢,你就不怕我不答应吗?你就不怕……”

        “豆豆,那你会拒绝吗?”

        “啊?我……我……本宝宝拒绝!”

        唐红豆发现自己好像真的不反感和官旭结婚这件事,反而知道官旭要来还有些小兴奋,小期待。

        “好啦!乖~a市有什么想吃的吗,我给你带过来?”

        虽然唐红豆嘴上说着拒绝,但她真实的想法却瞒不过官旭,两人就像是已经携手走过漫长岁月的伴侣,一言一行,一颦一笑对方都能读得懂。

        “我要吃西苑的炒酸奶!还有顶牛的火锅!还有新时代广场的炭烤猪蹄!”

        “好!明天见,媳妇儿,晚安。”

        尽管官旭答应了好,但唐红豆却不相信他能把这些东西带来,云南因为少数民族聚集,特色的吃食很多,比起a市来丝毫都不逊色。

        唐红豆之所以说了炒酸奶,火锅什么的,就是想逗逗官旭,这些东西都是现做现吃的,别说不能带上飞机,就是能等带到唐红豆手上的时候也都不能吃了。

        唐红豆捧着手机坐在马桶盖上想着明天就能见到官旭,整个人都冒着粉色的泡泡,可一想到官旭居然是来提亲的,唐红豆就一阵头大,这到底怎么跟唐老爹和苏老娘说啊!

        果然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提亲这种说法也只有上上一辈的老人才有,不过这么千里迢迢,跋山涉水的提亲倒是可见诚意。

        “红豆,你都进去一个小时了,你不会是在厕所里睡着了吧?”

        唐老爹第四次敲门的时候,唐红豆终于从厕所里出来了,不过那萎靡不振的样子,吓得唐老爹立马跑厕所里看看里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唐红豆一屁股坐到沙发上,酝酿了半天的感情,想了半天的措辞,终于开口——

        “爸,妈,我跟你们说个事……”

        “红豆,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吗?”

        苏老娘看唐红豆那一会生无可恋,一会傻笑开心的表情,以为自家女儿受到什么刺激,神经紊乱了。

        “官旭,明天要来……”

        “咳,我说什么事呢,小旭来就来啊,你带他四处转转,明天我跟你爸去多买点菜!”

        唐红豆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官旭的爷爷和妈妈也会来……”

        “可以啊,一会让你爸去收拾一下一楼的客房,明早把被子拿出来晒晒不就可以了?”

        唐红豆一脸慷慨就义,用说绕口令一样的语速,终于说了重点——

        “他们是来提亲的!”

        唐红豆话音刚落,整栋小洋房咔嚓一声,配合的跳了闸,三个人在黑暗中大眼瞪小眼,雷的外焦里嫩。不过唐老爹和苏老娘是被唐红豆的话雷的,唐红豆则是被这谜一样同步的跳闸给雷的。

        于是整个砚湖小区,除了唐红豆家都是灯火通明。

        “你们坐着别动,我去看看电表……”

        唐老爹从茶几上拿来打火机,摸索着去看电表,唐红豆全身僵在那一动都不敢动,脑子里闪过一百种想法,比如唐老爹和苏老娘带着她连夜逃走,比如明天她会被锁家里不能去机场接官旭,比如明天官旭一家人会被拒之门外,吃个灰头土脸的闭门羹……

        唐红豆越想越觉得心里拔凉拔凉的,不自觉的就把自己往狗血言情剧的女猪脚身上扯,什么家族反对,车祸失忆的统统往脑子里钻。

        唐红豆正想到女猪脚和男猪脚生离死别的时候,嗒的一声,洋楼恢复了光明,不过那颗一不小心流下的眼泪正好被唐老爹见到了。

        “红豆,你哭什么呢?”

        看见唐老爹那张关心的脸,唐红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情感泛滥了,哇的一声哭起来,豆大的眼珠噼里啪啦的混着鼻涕,哭的一脸都是。

        唐红豆这一嚎把唐老爹和苏老娘直接哭懵了,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刚刚电路跳闸的几分钟里发生了什么大事吗,是唐红豆小画册上的男神结婚了,还是她喜欢的零食没秒杀到?

        “红豆啊,不哭不哭,怎么了?”

        唐红豆一哭,把唐老爹整个人都给哭慌了,一边抽纸给唐红豆擦眼泪,一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唐红豆的背。

        唐红豆从小说好听了是乐天派,说不好听些就是脸皮厚,打不怕骂不怕的,上小学后就很少见她哭了,这都二十岁了突然这么大哭一场,唐老爹和苏老娘真的吓了一跳。

        “呜呜——怎,怎么办,呜呜呜——,官旭明天要来提,提亲了,呜呜呜——”

        唐红豆口齿不清的说了为什么哭的这么肝肠寸断的理由,唐老爹和苏老娘就更懵逼了。

        “红豆!你是不是不想嫁给那个臭小子?!那臭小子欺负你了?”

        唐老爹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好多,莫非这是两人分手了?不过唐老爹那语气倒是让人分不清是高兴还是愤怒。

        “啊?”

        本来哭的正欢的唐红豆,听唐老爹这么一说吓得立马闭了嘴,憋着眼泪一滴都没敢再流,自己表现的很不愿意嫁吗?

        “行了,你个榆木脑袋,闺女这是担心你不同意呢!”

        母女连心,还是苏老娘听懂了唐红豆说的意思,唐红豆一听,钻到了苏老娘怀里,瘪着嘴但却没有再哭了。

        剩下唐老爹一个孤家寡人,呆愣在那看着沙发上的母女俩。

        “红豆啊,你爸他不反对你和小旭的婚事,你的嫁妆还是他亲自带到a市的呢……”

        苏老娘一边拍打着唐红豆有些抽噎的背,一边柔声开口,难得的温柔,唐老爹本来就很心酸了,再听苏老娘说唐红豆的嫁妆自己亲手送去的,他恨不得把自己的手给剁了!

        这不就等于是变相的告诉唐老爹是他自己亲手把女儿给卖了吗?

        “老唐拿什么去a市了?”

        “一块翡翠。”

        “哼!”

        唐老爹觉得自己再听下去说不定就要泪洒现场了,这种焦心的事就留给自己媳妇去操心吧,自己还是回房间睡觉更好一点。

        “翡翠?”

        “嗯,你爸这次去a市的时候我让他带过去的。”苏老娘拿纸帮唐红豆擦了擦哭的跟个小花猫一样的脸,帮她把眼泪沾湿的头发别到耳后,“你去把小旭送你的那个木盒拿过来——”

        “哪个木盒啊?”

        “里面装了首饰三件套的那个水杉木盒——快去!”

        苏老娘拍了唐红豆的屁股一把,催促她赶快去拿,唐红豆迷迷糊糊的从柜子里翻出了水杉木盒。

        “这盒子怎么了?”

        苏老娘接过盒子,“红豆,你知道怎么看玛瑙的好坏吗?”

        “和玉石一样看成色,水头还有硬度?”

        虽然家里面是做玉石生意的,但唐红豆也就是个半吊子,也就知道些皮毛,还是偶尔去工厂里听加工玉石的师傅们说的。

        “差不多吧,你看看那三颗玛瑙,先不说天然的红玛瑙本身就比较稀少,光从这三个珠子,就能知道这块玛瑙原石一定价值不菲。”

        苏老娘拿起项链,放在灯下,“你看这三颗珠子色泽均匀,不掺一丝杂色,要想从原石上找出这三颗珠子来,基本是毁灭性的,就是除了这三颗珠子,整块原石基本都不能再做出别的东西了……”

        “不是吧!”

        唐红豆从盒子里拿出戒指对着灯光看,果然整颗石头颜色均匀,光泽细腻,似乎能看到里面有隐隐的水气在涌动。

        唐红豆虽然不是很了解,但她知道加工玉料的师傅往往都会根据玉石的原石来设计雕刻的样式,除了最外面的石皮,基本都是物尽其用,很少浪费的,至于石头上有些瑕疵的部分,就用一些雕刻上的花纹或者是打磨之类的来掩藏。

        没想到为了这三颗石头,官旭的爷爷居然毁了整个原石料子,唐红豆拿着戒指的手突然有些抖,照自家老妈这个说法,那这三件首饰应该很贵吧?

        “妈,你说我这算不算诈骗啊?”

        “算你个头,你妈给他们家的也不比这个差!”

        唐红豆不知道那块包水翡翠的具体值多少钱,因为唐老爹和苏老娘的教育理念,他们不想小孩变得太物质,所以唐红豆只知道玉石价值很高,至于有多高,唐红豆没什么概念,可能也是因为这种原因,唐红豆没有养成奢侈和攀比的习惯,她能穿着苏老娘给她定制大牌裙子去野餐,满草地的滚也不心疼,也能穿着几十块的淘宝货去见唐老爹那些当官的朋友们,丝毫没有自卑的样子。

        “红豆,妈把那块玉石送出去的时候,就是把你也送给他们官家了,所以你说官旭一家明天要来提亲,我一点都不意外,放心,你爸爸虽然嘴上说着不同意,但他也是喜欢小旭的。”

        把红玛瑙和包水翡翠的事讲清楚了,苏老娘开始了母女之间交心的话:“爸爸妈妈自知我们家的条件比不上小旭他们家,但是爸爸妈妈却不会让你低人一头,妈妈知道你喜欢小旭,小旭也是个好孩子,所以我不反对你们在一起,我们唯一的要求就是一定要等你完成学业才能结婚。”

        “当然啦!”

        “以后你和小旭无论是留在a市还是想去哪里发展,你们买房也好,买车也好,只要小旭的父母给你们的,爸爸妈妈都会出等同的一份。女孩子最重要的是独立,这样在婆家才能直得起腰。但这些独立不光是爸爸妈给你的,你还要自己学会独自,知道吗?”

        “嗯,知道了……”

        唐红豆突然有些自责,选择官旭,就相当于是选择了离开小镇,选择给唐老爹和苏老娘这么大的压力。

        唐红豆又想如果不选择官旭又是怎么样呢?还没等唐红豆想得更深一些,只要一想到最后牵手走完这一生的人不是官旭,唐红豆就觉得心口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有些喘不过气。

        这一夜苏老娘和唐红豆窝在沙发里说了很多,从唐红都小时候把隔壁家大三岁的姐姐给欺负哭,到小学时候一拳把正换牙的男生门牙给打掉,到第一次来大姨妈,到高考前那天晚上的白灼虾,看似那些琐碎又无聊的小事,母女两却又笑又哭的说到天蒙蒙亮。

        卧室里的唐老爹今夜也辗转反侧,一夜没睡,听着客厅里两个女人一会低一会高的声音,他似乎看到了产房门口那个皱做一团的小肉团,那个要追着满院子喂饭的小姑娘,那个背着重重的书包,在咖啡店等自己去接的少女……

        时间过得太快了,快到只是一眨眼那个奶声奶气的小姑娘就变得亭亭玉立,就到了要成家立业的年纪,而自己两鬓开始斑白,记性开始不好,但唯独深爱女儿的那颗心,越来越满涨,从不曾消减。

        ------题外话------

        关于红玛瑙有一个小故事哦——

        传说爱和美的的女神阿佛洛狄忒,躺在树荫下熟睡时,她的儿子爱神厄洛斯,偷偷的把她闪闪发光的指甲剪下来,并欢天喜地拿着指甲飞上了天空。飞到空中的厄洛斯,一不小心把指甲弄掉了,而掉落到地上的指甲变成了石头,就是红玛瑙。因此有人认为拥有玛瑙,可以强化爱情,调整自己与爱人之间的感情。

        (ps。楠丘老爷子这个聘礼可是真的用心哦!)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893/214891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