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学霸男神撩妻入怀 > 270.天空之境,婚礼进行时(肥)

270.天空之境,婚礼进行时(肥)

        直到唐红豆睡在官妈旁边,闻着从小就熟悉的味道,才开始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所有人都到乌尤尼小镇了,明天自己还要再结一次婚?!

        “傻丫头,眼睛瞪这么大干嘛,快睡吧,明天会很累的。”

        苏老娘帮自家闺女顺了顺头发,满目慈爱,感觉昨天还是那个含着手指睡在自己旁边的小姑娘,现在已经出落得眉眼标志,明天就要嫁人了。

        唐红豆像以前一样,钻进苏老娘的怀里,“妈,我都还没二十岁,也还没毕业,你和老唐怎么就舍得把我嫁出去呢?”

        苏老娘拍了拍唐红豆的背,怎么可能会舍得呢,在唐红豆没有遇到官旭之前,他们绝对没有想过会让自己女儿大学还不毕业就结婚,总觉得这个年纪的孩子心理还不成熟,容易冲动。

        可是这两年的时间来,官旭对自己女儿的关心和爱他们都看在眼里,这个孩子有超出同龄人的沉稳,而且已经经济独立了,最重要的是,他疼红豆,爱红豆。

        虽然认可了官旭这个人,但是能同意唐红豆这么早就结婚,还是因为官旭的诚意。

        唐老爹最初听到官旭这个在玻利维亚结婚的提议时,是拒绝的,还没有领证就办婚礼,本身就不太说得过去,再加上玻利维亚实在是太远了,旅个游都要挑时间,更何况是结婚。

        可是官旭把计划一一列出来的时候,大到宾客的食宿安排,婚礼的流程,场地的布置,小到特意准备的抗高原反应的药,装饰用的一朵花,各种情况的应对情况,井井有条,详细完善。

        以前唐老爹对官旭的认识只停留在长得不错,家世很好,性格好能力强上,可是这一份特意为唐红豆准备的惊喜让唐老爹看到了官旭的用心,还有这个人考虑事情的成熟。

        虽然唐红豆不满二十就结婚看似是很不成熟的做法,但是官旭的所有计划,都让这件事变得万无一失。

        纵然把唐红豆捧在手心里爱着,舍不得这么早就把她嫁给另一个男人,可是唐老爹还是点头了。

        因为从官旭的眼睛里,看到了真心实意。

        “妈,你睡着了吗?”

        见苏老娘没有说话,唐红豆轻轻地开口,“怎么办,我睡不着。”

        “我也睡不着,想着我的小宝贝明天要嫁人了,妈妈想到好多你小时候的事情,那会才一点点大的小不点,居然都要嫁做人妇了……”

        “妈,我不想嫁人……我就想一直在你和老唐身边……”

        唐红豆声音闷闷的,说实话虽然知道和官旭肯定是要结婚的,可是在她内心深处一直觉得那一天还很远,唐红豆觉得自己都还没长大呢,怎么就能嫁人了呢。

        “傻丫头——”

        苏老娘拍了唐红豆的小屁股一下,“怎么能不嫁人呢,难道你想成老姑娘吗?”

        唐红豆瘪瘪嘴,“老姑娘就老姑娘,那也是最美的老姑娘。”

        一听唐红豆这么说,苏老娘更觉得这丫头没长大了,不过还好,官旭这孩子很靠谱。

        “妈和老唐都会老的,你看老唐拿白头发,已经是个小老头了,闺女啊,这一辈子还很长很长,虽然爸爸妈妈真的很想陪你一起走,但是生老病死,总有一天爸爸妈妈会离开你的……妈妈希望有一个很好的人,很爱的你的,能一直陪着你,特别是爸爸妈妈以后不在了的时候……”

        “妈,你别乱说!”

        唐红豆语气有点生气,但是眼睛却红了,她何尝不知道生老病死这个不可违背的规律,可是只要一想到最爱的人会离开自己,唐红豆就觉得心里难受。

        “妈……我不要长大,你和老唐也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不要生病,不要变老,就像上学那会一样,每天睡觉的时候老唐给我关灯关电热毯,每天早上你叫我起床给我做早餐,一直这样好不好……”

        “好——”

        苏老娘也被唐红豆说得鼻子酸酸的,她何尝不想一直守着这个宝贝,看她一直是扎着羊角辫小小的模样。

        只是时光最温柔也最残酷,你会长大,我也会老去。

        “每个爸爸妈妈的愿望都是希望自己的小孩可以幸福,看着孩子结婚生子,只要你过得好,爸爸妈妈就会觉得高兴。”

        “妈,我会过得好的。”

        苏老娘把唐红豆抱紧了些,“我知道,我的宝贝一定会很幸福的。”

        官旭很贴心,知道女儿出嫁的前一晚母女俩一定有很多话要说,特意把时间留给了苏老娘和唐红豆。

        “红豆啊,以后要勤快一点,不能像以前这么懒了,要对小旭的爸爸妈妈好,也好照顾好小旭,小旭宠着你是一回事,你尽到一个做妻子做儿媳的本分又是另一回事知道了吗?”

        唐红豆点头,这个她倒是没有很担心,官妈和官妈对自己都很好,她也会把二老当成自己的爸爸妈妈一样孝顺的。

        “如果有一天小旭对你不好了,你不需要忍着委屈,爸爸妈妈始终都是你坚强的后盾,不管什么时候你回头,爸爸妈妈都等着你。”

        “放心吧妈,他敢对我不好,敢让我委屈,我不让他上床睡觉!”

        苏老娘扑哧一声笑了,“你这臭丫头,妈现在倒是有点担心小旭别被你给欺负了……”

        唐红豆倒是能早早睡了,其他人可就没那么轻松了,毕竟在一个盐湖上办婚礼不像在酒店什么的,台子要现搭,各种装饰的花,宾客的座位,红毯都要准备,对很多人来说今晚可是一个不眠夜。

        小院子里,一墙绿腾旁。

        一壶清茶飘着热气,棋盘上厮杀正酣。

        “爸,你再不走车可就输了……”

        唐老爹刚准备动马,听到官旭的话,瞪了他一眼,默默地走了车,对官旭这声“爸”还是有点抵触。

        估计在唐老爹心里,只能唐红豆带着撒娇语气的一声老唐,才能让他听着舒坦吧。

        “爸,这里你不飞象,下一步我可就将军了……”

        唐老爹定睛看了一眼棋盘,啪地一声挪了象。

        “下棋别说话!”

        官旭笑笑,当真没有说话了,然后三步,老唐就被将死了。

        “再来一局!”

        老唐今晚肯定是睡不着的,下棋也心不在焉的,只能拖着官旭一直下棋,只能说沈进也是妙人,坐飞机还能想得起带了一副象棋。

        重新排兵布局,又是一盘厮杀。

        “爸,你放心吧,我会对红豆好的。”

        官旭突然开口,唐老爹抬起的手一顿,“哼!记住你现在说的这句话,你要是敢欺负她,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我也不会放过我的。”

        唐老爹动了左边的那个车,“红豆从小被宠着,没吃过什么苦,可能有些时候会有点任性,你多让着她点,这丫头吃软不吃硬,你好好跟她说,不要凶她。”

        “我知道。”

        “还有啊,不要让她看恐怖电影,她忍不住看了老是会做噩梦,她晚上视力不太好,你们最好装个小夜灯,她初中有次晚上起来喝水,没看清床,踩空了,下巴磕了好大一个口子……”

        “嗯,我会注意的。”

        唐老爹心思已经不在象棋上来,明明是马走斜日,他的马走了一个田字,官旭看到了也没有说破,配合地继续下。

        “她不喜欢吃糖,也不吃所有红豆口味的东西,除了这两种,她就跟头小猪一样,什么都想尝尝,经常不知道饱饿,晚上别让她吃太多,她换季的时候容易得肠胃炎,要注意一点。”

        “好。”

        “对了,她外公外婆的吉日都在十月份,如果你们没事情,就带她回去看看。”

        “放心吧,有时间我和红豆会经常回去看你们还有爷爷奶奶的。”

        唐老爹满意地点点头,明明来的时候在飞机上想了好多要交代的东西,可是现在好多都想不起来了。

        唐老爹捏着一枚棋子,一直没有落下,“小旭啊……我把我的宝贝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对她好,别让她哭,也别让她难过。”

        官旭动了一个士,让出了位置,让老爹的一炮一车把他将死。

        “爸,放心,我一定会尽我所有的力量,让红豆幸福的。”

        唐老爹看着自己下了一晚上终于赢了一盘,脸上终于有笑容了。

        但却不是因为赢,而是因为官旭不厌其烦,一遍一遍重复的“放心吧”,让他终于安心了几分。

        *

        天公作美,今天的乌尤尼小镇天空湛蓝得纯粹,大多大多的白云,想软绵绵的棉花糖一眼,慵懒地飘着。

        阳光正好,天蓝风轻。

        “唐红豆,怎么办,我好像掐死你!”

        唐红豆睁开一只眼睛看了看黄苒苒一眼,一个学期没见,这货还是和以前一样,两人的友谊也像以前一样。

        “我怎么你了,你就要掐死我,还讲不讲道理了!”

        黄苒苒摆弄着桌子上的各种首饰,眼睛都看得放光了,“你把我给嫉妒死了,天哪,官旭简直太帅了!我早上去看过那个盐湖,美到爆炸!”

        唐红豆正在化妆,不然她真的想给黄苒苒翻个白眼,美就美吧,能不能好好说,偏偏要加个爆炸是几个意思!

        “这波姐们不亏啊,我今天查了一下从北京到这里的机票,要不是你家官旭,姐们这辈子都来不起这地方。”

        “很贵吗?”

        “废话,含税三万多你说贵不贵!”

        唐红豆咽了口口水,脑子里回想了一下光是昨天见到的人应该就二十多个了,每人三万多这也太贵了吧……

        “而且我听说你家那口子包了所有额钱啊!天呐,钱太多了吧!好像把你打晕了藏起来,我帮你嫁啊,不看那张脸,我就看那些钱!”

        “……你别说了,说着我肉疼……”

        唐红豆瘪了瘪小嘴,能不疼吗,结个婚这么多毛爷爷,那得多少礼金才能收回来啊!

        黄苒苒说着戳了唐红豆的脑袋一下,“你还肉疼呢,你不是应该偷着笑吗!你这小婊贝,简直是狗屎运啊,这么好的钻石王老五,怎么就不给我一个呢?”

        “不急,等姑奶奶有钱了,姑奶奶包养你啊——”

        “就等你这句话呢!来,lv今年新款来两个,mcm那个经典款先来五六个吧,嗯……阿玛尼最近出了一个粉底液先来一个试试效果,还有……”

        唐红豆抬起小手,“打住打住!你还是哪凉快哪待着去吧。”

        黄苒苒大笑,笑完了看着已经化好妆的唐红豆,语气终于正经了些,摸了摸唐红豆的脑袋——

        “红豆,你一定要幸福啊,很幸福很幸福那种——”

        “我会的,你也是。”

        “嗯,我也会的。”

        唐红豆握住了黄苒苒的手,她比任何都希望这个受过伤的女人能幸福,比自己更幸福。

        “好啦,也去换衣服了,一会别紧张!”

        唐红豆深吸一口气,看着化妆师从盒子里拿出来的婚纱,“嗯,我尽量。”

        “对了,另外两个伴娘就是你室友吗?感觉还蛮好相处的。”

        “嗯,就是我跟你说过的亮亮和芊芊,感觉你们应该聊得到一起去。”

        “我也觉得哈哈哈,那我先过去了。”

        “好,去吧——”

        当个美美的新娘真的很不容易,天不亮就起床,化妆,打理头发,换婚纱,换裙子,做指甲……一堆事情弄好的时候已经中午了。

        办仪式的场地选在乌尤尼盐沼的最中间,六月是盐湖最美的时候,湖面上有一层刚刚没过脚趾的水,正好能倒映天空的景象,宛若一面巨大的镜子,天空之境,盛名不虚。

        盐湖很大,看不到边界,头上是蓝天,脚下也是蓝天,仿佛置身天堂。

        为了破坏整体的感觉,仪式场地没有铺红毯,而是用玻璃盖起来的,知道唐红豆穿高跟鞋不习惯,怕玻璃太滑,官旭还特意让人在玻璃上铺了白色的玫瑰花瓣。

        搭起来的架子都用白纱裹起来了,轻盈的白纱在微咸的风中摇曳,摇曳柔软。

        巨大的花架在通往仪式台的路上搭成心形的拱,上面全是粉白色或者粉蓝色的鲜花,白色的花条垂下来,看上去很梦幻,宾客坐的作为也都用淡蓝色的绸缎裹起来了,靠椅背后还有一个用白纱结的蝴蝶结。

        空旷的盐湖中间摆上这些东西居然一点都不突兀,反而浑然一体,好像这个婚礼本就属于这里一样。

        之前唐红豆一直没有见过婚礼场地的模样,当被官旭抱下车的的时候,眼前看到的东西让她几乎怀疑是在梦里。

        原来时间还有蓝得这么纯粹的地方,还有飞扬得这么好看的白纱。

        按照仪式,是要让唐老爹牵着唐红豆的手走过铺满白玫瑰的路的,官旭一直能在路的另一头等着。

        “媳妇儿,我在前面等着你。”

        官旭在唐红豆耳边说了一句,往她手里塞了一片白色的花瓣。

        唐红豆被眼前的壮阔的美景震撼到了,握着花瓣木然地点了点头,直到响起,那首熟悉的唐红豆的思绪才重新被拉回现实。

        白玫瑰铺成的玻璃路两边都是满带笑意的人,众人的目光让唐红豆有点慌神,低头看了一天鞋子,心里紧张,挽着唐老爹的手也蓦地收紧。

        唐老爹拍了拍自家女儿的手,“你小时候学走路老爸没让你摔过一次,今天也不会让你摔倒的,放心——”

        唐红豆转头看了一眼这个从小宠爱自己的男人,突然就没那么紧张了,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值得她信赖。

        唐老爹看了一眼唐红豆的小脸,妆容精致,眼睛有谁,竟然都有点认不出来了,不过倒是从中看到了当年苏老娘嫁给自己的样子,看了一眼在第一排的苏老娘,心里感慨万千,安简啊,我们女儿都长这么大,这么美了……

        司仪的声音想起,唐红豆挽着唐老爹的手走上了那条通往官旭的路——

        路的另一头是官旭含情的眉目,含笑的嘴角。

        这几个月唐红豆穿了不少婚纱,可是今天这一条是最美的。

        拍婚纱照的那几套婚纱都是已经提前设计好的,好看是好看,但却不够独特,这一条裙子是官旭专门找某个大牌的首席设计师,为了唐红豆专门设计的。

        婚纱采用的纱是云纱,特别薄,就跟云朵一样,婚纱上的绣纹都是人工串珠亲手一针一针地绣上去的,十六个熟练的刺绣工人,加班加点用了整整半年才绣好。

        婚纱裙摆上坠了九百九十九颗鲜红欲滴的红色玛瑙石,在这一片婚纱白和天空蓝中格外亮眼,把唐红豆整个人都衬得白里透红,这一片天地间就她一个人美到让人移不开眼。

        唐红豆戴的首饰是楠丘老爷子亲手打的那一套红玛瑙的,和婚纱相呼应,画龙点睛。

        “哇——”

        不只是谁喊了一声,大家猜注意到天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飘下了许多雪白的玫瑰花瓣,从天而降,找不到撒花瓣的人,直到眼尖的人看到了空中高飞的无人机,才知道这些花瓣从哪里来。

        片片花瓣飘飞,落在婚纱上,落在浅浅的水上,梦幻得大家都舍不得大声喘气。

        唐红豆身上婚纱,随着风轻飞,用沈进的话来说,像仙女儿。

        抬头看了一眼漫天的雪白花瓣,唐红豆定定地看着官旭,他的眼睛,比这漫天的花瓣,比着分不清的天地还要美。

        这条路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当唐老爹把唐红豆的手交到官旭手上的时候,唐老爹自己都红了眼睛,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拍了拍两人握着的手。

        苏老娘眼眶也红了,看着自家女儿,往刚从台上下来的唐老爹怀里靠了靠,官爸和官妈也是满脸喜色。

        来的人不多,基本都是至亲好友,唐爷爷唐奶奶还要楠丘老头因为年纪大了怕他们不适应,所以没有来,但是在场这么多人的祝福,也已经足够了。

        官旭把唐红豆的小手捏得特别紧,他的手还跟以前一样,暖暖的。

        唐红豆看着身边一身黑色的西装的官旭,唇角不自觉地弯了起来,以后的路啊,就要和这个男人一起走了。

        官旭牵着唐红豆走完剩下的路,走到仪式台跟前,两边站着伴郎和伴娘,尚小二今天难得收起了一身痞气,周水临看着两人也是满眼祝福。

        和其它的婚礼不同,牧师没有开口,只是一脸笑意地看着两人,官旭牵起唐红豆的手,开口道——

        “今年我22,你19,可我已经爱了你10年了,我以前不相信命中注定的说法,直到我再遇见你,直到我更爱你。”

        官旭一说十年,好多人都有点疑惑,毕竟官旭和唐红豆这奇迹一样的相遇只有少数人知道。

        官旭好唐红豆四目相对,根本没有注意到台下宾客的反应,官旭接着开口:

        “豆豆,我爱了你十年,我还有更多的十年想去爱你,不管未来遇到怎样的困难,贫穷,疾病,灾难,我都爱你,像现在一样,不改初心。”

        唐红豆看着官旭的眼睛,虽然是笑着的,但是眼泪不知不觉就流出来了,只听着官旭讲,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碗我洗,地我拖,饭我做,水果我削,危险我挡,给你工资,给你拥抱,用你肩膀,对你忠诚,对你坦白,你不喜欢的我都改,帮你实现所有的梦想,给你我所有的东西……这样,你愿意嫁给我吗?”

        官旭的话已经把三个伴娘说哭了,这可一点都不牧师说的差,唐红豆也没好到哪里去,哭的眼睛都红了,还好睫毛膏是不晕染的,不然估计现在已经是一只熊猫了。

        “我,我……我愿意——”

        官旭轻轻地帮唐红豆脸上的眼泪擦干净,在听到唐红豆说我愿意的时候眼眶居然也红了。

        红豆,十年了啊,我终于等到这句我愿意了。

        唐红豆抬手摸了一下鼻子,小声地开口——

        “官旭,我会努力做好你的妻子,成为让你骄傲的人,不论你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会陪在你身边,你难过,你累了,我都会在我们的家里,守着你,不离不弃……所以,你愿意娶我吗?”

        唐红豆不想官旭准备过,所以说的可能没有官旭那么感人,但却句句都是她的心里话。

        大大的眼睛还带着水汽,满是真诚地看着官旭,声音软软的还带着鼻音,正好有一片花瓣落在她的头纱上。

        官旭看不到天地一体的美景,看不到飘扬的白纱和花条,看不到漫天的白色花瓣,眼里只能看到自己美的不可方物的妻子。

        “我愿意。”

        短短三个字,又把唐红豆的眼睛听红了,宾客也鼓起了掌。

        本来能在天空之境这么空灵纯洁的地方办婚礼,已经够让人觉得震撼了,现在两个新人这样一席真诚的话,更是让大家动容。

        世界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最能打动人心的,是这样浓烈,纯粹,义无反顾,也能细水长流的爱。

        牧师代替真主说了祝福的话,还没来得及说新郎可以亲吻新了,官旭已经捧着唐红豆的小脸吻了下去——

        吻干了她脸上的泪痕,在吻唐红豆眼角的时候,官旭凑到唐红豆耳边,轻轻开口——

        “媳妇儿,刚才说漏了一个,碗我洗,地我拖,饭我做,水果我削,还有一个——我动——”

        唐红豆才听完小脸立马就红了,正准备说什么,到嘴边的话就被官旭吞进了腹中,官旭特意交代过,口红要用可食用级别的。

        一吻,用心,虔诚。

        尚小二端着结婚对戒手都酸了,看着吻了快五分钟的两人,轻轻拐了拐身边的周水临——

        “怎么办,我有预感我得端着这戒指到天黑,亲了这么久了,戒指还戴不戴了?”

        周水临挑眉,从他知道官旭交口红要用可食用级别的他就已经预见到了,所以从一开始就没和尚小二抢递戒指的位置,他就好好看着,是尚小二的手先酸,还是官旭的嘴先酸了。

        下面一群宾客看得脸都红了,可上面两人吻得忘我,根本没有停下来——

        水天一色,分不清天空和湖面,相拥的身影映在浅浅的湖水上,和水,和天,和云融为一体,一两片落下的花瓣漾起涟漪,轻盈的白纱随着咸湿的风在天空之境上飞舞着……

        他心里在说,我爱你。

        她心里在说,我也是。

        ------题外话------

        狗粮你们吃腻没~

        实在不好分章,只好七千字一起写出来了~

        大家可以搜索一下玻利维亚天空之境,菜菜觉得文字形容不出那种美,真的太漂亮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893/214893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