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物是人非 > 002:重活十六年前

002:重活十六年前

        “……这孩子没什么大事吧?”

        “他的情况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典型的营养不良,看他脸色,比菜叶好不到哪里去。”

        “唉,这孩子……有点复杂,家境不好……”

        朦朦胧胧中,曹铭听到有人说话,下意识地睁开眼,被眼前的情况吓了一跳。

        “赵老师?”

        眼前的这位年轻老师不是自己初中的班主任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要知道,曹铭自从初中毕业之后已经十多年没见过她了。

        还有,她怎么还这么年轻,甚至和记忆中的人物似乎没有一点变化。

        记忆?

        曹铭脑海中闪过一道亮光。

        他豁然打量起四周来,心跳猛然地咚咚跳起来,只见上面的挂历上赫然印着2006年十一月一号。

        零六年,时间整整倒退了十六年!

        曹铭目瞪口呆。

        、、、、、、、、、、、、、、、、、、、、、

        “曹铭~,你醒了,刚刚你在上操的时候突然晕倒了,好在没什么大事,现在是初三,升学压力是大,但是也不能太过拼命,尤其是营养要跟得上、、、、”

        赵老师一脸温婉地在一边絮絮叨叨,言语很细腻地照顾了曹铭的自尊。

        曹铭的激荡情绪在春风化雨的关怀中并没有慢慢恢复平静,想起以后十几年的冷暖沉浮,耳边回荡着这位初中时代对自己格外照顾的女老师话语,鼻子募然一酸,情难自禁之下竟然一下抱住了她,埋头在年轻的班主任怀里哭出声来。

        曹铭的动作吓了赵香江一跳。

        但是她很快被曹铭的近乎歇斯底里的哭声感染,原先不知所措的双手下意识地拍打着曹铭的后背,嘴里念叨:“别哭别哭,有老师呢。”

        曹铭不为所动,哽咽声依旧此起彼伏,里面带着丝丝心酸感叹,丝丝不甘悔恨,还夹杂着几缕说不清道不明的发泄感。

        人对悲伤情绪总会有一定的共振,尤其像赵香江这样感性的南方女子,她虽然不明白平时寡言地像一块冷硬石头的孩子突然情绪失控,但是无比清晰地通过这个孩子的语调触碰到他内心复杂的情感。

        这、、、曹铭到底遭遇了什么?

        赵老师红着眼睛,耐心地像哄孩子一样哄着曹铭,不过却再也没有说别哭的劝阻。

        她心里明白,有些事情宣泄出来会更好。

        曹铭第一次如此地任性而为,等到发泄地差不多,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全身酸软无力,加上自己投入的怀抱实在太过温煦,竟慢慢地再次昏睡过去。

        放学的时候,八中二班的同学惊讶地发现班主任竟然背着曹铭出了校门。

        曹铭再次的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努力打开朦胧的视野,却发现一个小萝莉正支着下巴全神贯注地看着自己。

        曹铭看到那纯净的剪水双瞳,心头像是被点燃一盏明灯,犹如行过万水千山的朝圣者暮然看见了天山皑皑白雪,不由发自内心地从脸上绽出一丝微笑。

        小女孩歪着脑袋,也跟着笑起来。

        一边的赵老师看见这一大一小的俩孩子面对面的傻笑,忍俊不禁道:

        “曹铭你醒啦,赶紧去洗一下手,马上吃饭了。”

        “赵老师,我现在.......在~?”

        “哦哦,忘了跟你说了,这是老师家。”

        曹铭打量了几眼,想到了什么,点点头。

        赵香江心思敏感,想了想补充道:“老师带你来,是有件事想请你帮忙的。我爱人经常出差,中午我还要去看学生自习,糖糖一直没人带,想让你中午的时候过来陪陪她。

        当然,老师也不会让你白辛苦的,老师这里供饭。”

        说完手里的汤勺挥了挥。

        曹铭心里明白赵老师的良苦用心,无非是想给自己补补营养。深深地看了看赵老师一眼,轻轻一笑,眼里隐有泪光。

        一切尽在不言中。

        赵香江看到这个沧桑而又平静的眼神,心头一惊,这是一个十六岁孩子该有的眼神么?

        看到曹铭的微红的眼眶,赶紧支开话题:

        “糖糖,去给哥哥搬个凳子。”

        原来这孩子叫糖糖。

        小师妹哦一声,听话地从茶几下面掏出一个印着卡通长颈鹿的凳子。

        曹铭毕竟不是小孩心智了,也不再扭捏局促,坦然地接过来,还郑重地对师妹说了声“谢谢。”

        小萝莉嘻嘻一笑,对这种道谢很是受用,显然很乐意接受这种大人之间的交流方式。

        受了鼓励,她又主动牵着曹铭的手指,带着他进入卫生间洗手。

        印象中,赵老师的老公是做生意的,生意这些年应该还不错,这一点从家里的装修就可以看出。像眼前的琉璃洗涑台,就是十年之后,整个清水县城的人家里未必有几户能装得起,更别说现在。

        开饭,菜肴丰盛,很多都是补充身体营养的菜品,显然赵老师是可以考虑了今天医务室人员对曹铭的身体评估。

        吃的时候算不上宾主尽欢,曹铭心神不宁。

        好在赵老师以为他仅仅是因为身处陌生环境的不自在,不以为意,始终如一地热情劝菜。

        吃完饭,赵老师步履匆匆地离开。

        临走嘱咐糖糖和曹铭别出门,就在家玩,她值完午班就回来。

        小萝莉很听话,一本正经地把防盗门锁死,并且从她自己的屋子里搬出来一大堆芭比娃娃放在曹铭面前,想和曹铭一块给娃娃们换衣裳。

        曹铭哭笑不得,让小师妹自己玩。

        萝莉轻车熟路地给宝贝玩具们换上了几套,转头感觉到了曹铭的兴趣缺缺,自己也失去的玩下去的兴趣。

        “要不我们打牌?”

        “你才多大?会打牌?”

        萝莉看样子一个人孤单怕了,千方百计想和小伙伴互动,曹铭话音未落,她便兴冲冲地又搬出一个铁盒子,得意一笑:“我当然会哦,而且打得很好。喏,帮我把盒子打开。”

        曹铭依言,费了好些力气才搞定盒盖子。

        开盒之后发现里面果然静静躺着一丛特别精致的扑克牌。

        曹铭拿起,一阵赞叹:“不愧是土豪人家。”

        牌印刷地精美非常,就是材质也是特别的高档卡纸。

        不过翻到另一面,曹铭的脸色一阵怪异。

        只见牌正面有一个风姿绰约的美女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女子长发依依,白衫半解,面容上羞涩与妩媚混交出一种奇异的妖艳意味,让曹铭心中一跳。

        “这、、、不是赵老师吗?”

        曹铭把其余的牌也都看看,果然发现每张牌上面都印着赵老师的写真。

        这哪是扑克牌?分明是一套颇有个性的写真集。

        曹铭看了几张,脸红心跳地将牌放了回去。

        糖糖不解:“怎么了?”

        “这个牌、、、不好打···”

        萝莉理解错了,语气依旧清脆而且耿直:“没有啊,好简单的,小猫钓鱼,两张牌一样就可以拿回去、、、”甚至一本正经地讲起了规则。

        曹铭尴尬地咳嗽了几声,只能扮作萌蠢状:“还是太难,我听不懂。”

        小师妹泄气:“你好笨的。”

        曹铭翻了个白眼。

        见小萝莉气鼓鼓的样子,他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只能低声下气将功补过:“我陪你玩别的。”

        曹铭扫了一圈,突然见到客厅一角的那架白色钢琴,手指莫名一阵发热,怂恿道:“我们一起弹钢琴?”

        小萝莉似乎平时被逼着练琴练怕了,一脸戚戚模样,摇头连连。

        “那我弹你听。”

        糖糖这才勉强点头。

        曹铭坐上琴凳,流畅地抚了一串琴键,记忆潮水般涌来。

        曹铭的钢琴是乐清一手教的,乐清是钢琴高手,在艺术学院的时候同时兼修钢琴系作曲系两大专业,天赋不错,也够勤奋,要不是阴差阳错遇到了曹铭,现在很可能在纽约爱乐团担任历史上唯一的华人首席。

        和她相恋八年中,钢琴就像一台始终穿插在两人情感世界的背景音乐,让曹铭始终对它有种难以割舍的情怀。

        曹铭先弹了一首之前两人一起合作的“雨中漫步”,弹着弹着,似乎随着跳动的音符他似乎又回到了两人相遇相知的岁月中,甜蜜又心酸。

        一曲肝肠欲断,天涯何处再觅知音?

        后面的糖糖很安静,不过不是被音乐所折服,而是一脸无聊,坐在那随意拨弄着芭比。

        曹铭调整心情,长舒一口气,暗自劝诫自己:“昨日之日不可留”

        利索地擦了擦脸,转头对糖糖道:“刚才发挥失常,没弹好,看我再来一曲。”

        糖糖撇撇嘴,不相信,没啥兴趣的样子。

        欢快的琴音跳跃着蹦出琴键。

        糖糖陡然欢呼一声,眼睛里像是闪着小星星,嘴里不由自主地跟着旋律哼唱: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

        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981/174387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