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物是人非 > 028:狸猫换太子

028:狸猫换太子

        语文考试的结束铃声终于响起,仿佛大赦天下的圣旨终于宣读,考场里面的学生蜂蛹而出,不过他们的脸上丝毫没有刚刚结束掉一门考试该有的轻松,相反,个个愁云满脸,心神恍惚。

        哀鸿遍野中,曹铭吃饱喝足,轻轻擦了擦嘴边的油渍,对着何唱白道:“这顿算是定金。”

        何唱白连忙再次重申一下这是自己请客,但看见曹铭神色坚决,到嗓子眼上的一堆表忠心的话又给咽下去了。

        他何唱白是学渣,但这并不代表他笨,相反,他脑子很聪明,加上从小开放式的家庭教育让他对着人际交往有着自己的理解:赶着趟套近乎只会让自己显得更廉价。

        想通了这些,何唱白和曹铭寒暄一阵之后便分开。

        下午的数学考试延续了语文惨无人道,基础题比例只是占了很少的一部分,一半以上的题目是深度拓展题,新题型更是五花八门,就是曹铭,也费了一点力气才完成,尤其是最后的一道大题,曹铭更是用了大学里面的积分与微分的相关知识才成功解出答案。

        曹铭写完,看了看时间,一个小时,比预计的整整慢了二十分钟。

        他不动声色地扫了扫周围的其他人,发现不少人面色发白,表情纠结,试卷基本上都还没做到一半。

        监考老师悠悠走来,瞥了一眼曹铭。

        曹铭漫不经意地低下头,做好学生状。

        可等到老师刚刚错身而过的时候,曹铭迅捷转身,将自己手上已经捏好的试卷直接扔在身后何唱白的桌子上,同时另一只手火速将何唱白基本上是空白的数学试卷抽了过来。

        就这样,曹铭无比嚣张地将两份卷子堂而皇之地调包了。

        何唱白目瞪口呆,差点惊叫出声,慌乱中,手里的笔“啪”一声掉在地上。

        教室里本来落针可闻,笔杆撞击地面的声音此刻显得格外响亮。

        全班的视野一下子全都集中在何唱白身上。

        曹铭皱眉,感觉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他最担心的事发生了:监考老师的注意力同样被吸引过来了。

        曹铭微微转头,余光看见后座的何唱白急惶惶地弯腰要捡地上的笔。

        “等等。”监考老师突然发声。

        曹铭和何唱白心头一震:难道被发现了?

        何唱白脸色发黄地看着老师,差点就要坦白从宽,却发现老师慢慢俯下身,缓缓帮他把笔给捡起来。

        “笔丢了还怎么考试?”老师的声音里有点打趣的意思。

        曹铭长长舒一口气,赶紧补救,不动声色地插嘴道:“老师,我想上个厕所。”

        果然,监考老师皱着眉头匆匆将笔放在何唱白桌子上,来到曹铭身前,语气苛责:“你之前不知道考试时间不准上卫生间?”。

        曹铭见目的已经达到,委曲求全的样子道:“好吧,那我再忍忍。”

        监考老师很满意这样的效果,神色渐缓,点点头,转身继续往后踱步巡视。

        曹铭身后的何唱白这时候已经缓过神来,心有余悸地死死把桌子上原本不属于他的卷子捂住,手心满是汗珠。

        这次作弊进行地非常顺利,因为刚刚在自己的卷子上写过一遍,曹铭写何唱白的试卷基本上是等于将脑海中的答案重新抄写一遍。

        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曹铭专门把第二份份试卷上的字写得特别丑,歪歪扭扭,跟狗啃似的。

        写完之后,曹铭如法炮制地趁监考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又将卷子换了回来,完美收官。

        考试结束。

        何唱白追上曹铭,指着曹铭“你你你、、、”了半天,最后憋大便一样憋出“牛逼”两字,小脸上洒满叹服的红晕。

        能在百校联考中堂而皇之地用这么霸道的方式作弊,不能说后无来者,那肯定是前无古人,这一手震得何唱白心神摇曳。

        而且何唱白从心底生出一种挫败感:感觉自己之前的那种打小抄,制造选择题暗号之类的作弊手段简直小鸡笑凤凰--弱爆了。

        “曹铭,刚才差点把我吓死了。”

        “吓?那下一科自己写”

        “别!富贵险中求!这道理我懂!下一科继续,继续,嘿嘿。”

        就这样,接下来的几门考试中,曹铭和何唱白一次又一次地公开上演狸猫换太子的戏码,弄得那个考场上的人几乎都知道他们的套路了。

        但是在学生心中,这个举报别人作弊和向老师打小报告一样是十分为人所不齿的事情,所以尽管考场的其他同学除了对他们两个妖孽一样的作弊方式报以无语惊叹之外,都很统一地没有干涉。

        其间,曹铭也发现合唱脑子确实特别灵活,临场反应能力也很不错,每次配合的时候两人仿佛像搭档多年的惯犯一样分外默契。

        最后一门考试终于考完,何唱白借势邀请曹铭一块去吃烤串。

        曹铭也没跟他客气,爽快地答应。

        经过这段时间接触,曹铭觉得何唱白这个人还是挺不错的,适合好好发展关系。

        要搞好关系有来有往是必须的。

        “那个,我能再叫两人吗?”曹铭似笑非笑,脑海中闪过王怡和尚雪梅两人的身影。

        借花献佛这种事不干白不干。

        何唱白豪爽:“没问题,把你平时玩得比较好的哥们都叫上,人多也热闹。”

        曹铭面色有点古怪:“两个女生。”

        何唱白被噎了一下,顿了顿才一脸幽怨地点了点头。

        这个年纪,男生在课后生活中还是对女生保有年少的羞涩心里,不像是以后那种叼丝看见妹子就两眼发光的状态。

        在何唱白心里,其实更愿意曹铭找来地是男生,这样最起码大家吃吃喝喝的时候还能放开点。

        不过刚受了曹铭在考场上的强大助攻,何唱白显然不会拒绝曹铭的提议。

        曹铭回到教室,气氛十分放松,一副刚打完一场攻坚战的样子。

        大家都三三两两地聚在一块闲聊,有些的是在讨论刚刚考完的那些试题,有些则是专门刻意地避开关于考试的话题说些零零碎碎的生活琐事。

        王怡和尚雪梅两个头凑在一块小声地叽叽喳喳,曹铭走过去,在她们的头上一人轻轻拍了一下。

        两女生惊愕抬头,显然对这种异性的亲昵动作很陌生。

        王怡的反应中多是嗔怪和不好意思,脸色微红,而尚雪梅则是更多像是被占了便宜吃了亏,气愤居多,站起来二话不说,以牙还牙地也在曹铭脑袋上拍了一下。

        拍完之后意识到自己这行为很是不妥,欲盖弥彰地对曹铭恶狠狠挥了挥小拳头道:“我才不像小怡那样好欺负!”

        周围的其他同学见曹铭判若无人明目张胆地和两个女生“打情骂俏”,目光刷一下都像聚光灯一样投射过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981/174387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