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物是人非 > 036:主任夫人

036:主任夫人

        叫上何唱白,惊喜不惊喜曹铭并不能保证,他其实就是一时好奇,想看看那个保安葫芦里到底装的是什么逼,拉上何唱白,纯粹是怕万一出了什么不可控制的事情,那样的话也可以有个垫背的。

        下午的课曹铭上得心不在焉,就是放学时候的小品排练,曹铭也就是应付了事。

        不过何唱白等曹铭的时候,恰巧成了第一个看到这个小品的观众,排练的时候他简直热情高涨,比曹铭上心多了,这让大家的积极性整晚都还保持在一个还算不错的水平上。

        还是十点结束。

        照例先把女生们先送走。

        和何唱白送走尚雪梅的时候,尚雪梅把曹铭拉到一边,瞪走了一边装作若无其事想偷听的孟凡,小声关心询问曹铭:“今天出什么事了?怎么看你和王怡都心不在焉的,不会是昨天晚上我了之后你们又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来,跟姐说说,姐跟你谋划谋划,保证你抱得美人归。”

        夜幕下的尚雪梅巧笑倩兮。

        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问话的时候心情忐忑,天知道她怎么鬼使神差地想问这个,也不知道自己问这话是要干什么,就是看到曹铭这一天和王怡眼神碰触的时候总感觉他们之间共同经历了什么值得隐藏保密的事,这让她心里慌慌的,仿佛自己被他们不知不觉拉开了距离。

        曹铭轻轻拍了拍她肩膀,避开话题:“哪有什么事?你们女生一月不是总有那没几天吗,我们男生也是。”

        “不正经!

        你当我真在意你两真有什么事?我是怕你觉得我不够朋友,算了不说了,我先走了。”

        尚雪梅嗔然一笑,眸子漆亮,灿若星辰,看得曹铭一呆。

        孟凡在尚雪梅走了之后,阴阳怪气:“你可别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这话说得声音不小,故意让一边默不作声的王怡也听见。

        曹铭无言以对,表情尴尬。

        何唱白察言观色,过来打哈哈,对着孟凡笑骂:“你牛逼的话你不仅可以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还能惦记灶台上的。得了得了,说这些没用的干鸟?不如来个根烟实在。

        来,我这黄鹤楼是专门从我爸小柜子里偷的,算你今天走****运,有福!”

        说完一根烟插在孟凡嘴里,不让他继续放嘴炮。

        送王怡回宿舍的路上,曹铭察觉王怡明显比以往更加沉默了,甚至到了宿舍楼下,她连最后告别的招呼都忘了打了,低着小脑袋,心事重重的样子。估计孟凡的话让她想到了不少。

        打发走孟凡,曹铭看看时间,想了想,并没急着去保安室赴约,和何唱白在操场上转了几圈才往保安室那走。

        去的时候,曹铭老远就看见白天的那个老男人正站在门口,神情焦急地左顾右盼,额头上已经有层细汗。

        那老男人看到曹铭的身影,重重舒了口气。

        “‘小兄弟你终于来了,快快,请坐请坐。”

        身边的何唱白面露震惊,他实在想不明白这学校里平时基本上都是把眼睛长头顶上的保安怎么会对曹铭是这种毕恭毕敬的态度。

        曹铭表情不咸不谈:“别整这些虚的了,都很忙,直接说吧”

        这保安也不知从哪掏出一包报纸包的东西,嘿嘿道:“这个、、、小兄弟先看看?”

        曹铭没看,知道这就是个开胃菜,否则中午这老男人就不会咬牙让自己晚上来了。

        曹铭起身,故作姿态,伸手就拉着何唱白往外走。

        何唱白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本能地配合着曹铭,甚至还咋咋呼呼地嚷嚷快点,宿舍要熄灯了。

        两人到门口,老男人抱着报纸追上来:“两位小兄弟别急啊,别急!

        你们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还有呢,喏,这个先拿着。”

        可能感觉何唱白比较好相与,把报纸包住的东西往何唱白怀里塞。

        何唱白看向曹铭,见同伴微微点头,才满脸不情愿的样子收下,手摸到那东西的时候,熟悉的感觉告诉他,这报纸里包的绝对是钱。

        曹铭说话很简短:“赶紧的!”

        男人笑容不变,不过这次里面显然多了一些男人才懂的东西:跟我来。”

        保安室里面还有个小隔间,是留着值夜班的睡觉用的,男人打开校门,回头招呼:“进来进来。”

        何唱白拉了拉曹铭的衣袖,有点犹豫。

        曹铭示意不用怕,先一步跨了进去。

        进去的第一眼,心里咯噔一下,只见屋子里满眼的人影,足有七八个,估计全校的保安都来全了。

        “怎么,都在这特地欢迎我们的?”

        曹铭心里打鼓,说话的语气倒是四平八稳,没有丝毫破绽。

        何唱白就逊色多了,见这么多人神色复杂地望着他,一下乱了方寸:“你们要干、、、干什么?”

        曹铭的眼睛越过人群,发现他们背后的小弹簧床上坐着个人,女人,而且是个没穿上衣的女人,光洁的背脊在晕黄的灯光下面散发着引人堕落的色泽。

        曹铭咳嗽一声,打断何唱白只会让人觉得示弱的发言,径自走到人群后面,指着坐在床上的女人道:“呦,生活不错啊,性福!”语气故意装作流里流气。

        这引起了共鸣,有几个人咧嘴一笑,笑容粗鄙。

        不过女人的肩膀明显一颤。

        “小兄弟看样也是同道中人。那就好办了,今晚你们好好玩。对了,人已经洗干净了,尽管放心!”老男人像拉皮条似的,不过拉家常的一样的话在曹铭听起来却感觉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剩下的那几个人也发话:“不瞒老弟说,这女人大家都沾过,今儿让你们开开荤。”

        曹铭明白了,这时要让自己和何唱白一起上贼船的意思,怪不得兴师动众地都过来,原来是监督。

        妈蛋,这算什么?现场直播?

        曹铭瞥了瞥坐在那不知是认命还是已经麻木不仁了的女人,感觉到对一个女人最轻贱的侮辱也莫过于像这样当做货物一样给人使用,悲哀而廉价。

        边上的何唱白走上前,看着眼前魅惑十足的身体咽了口唾沫,显然没有意识到刚才那些人的言下之意,只顾着一饱眼福,失魂一样瞅着,竟然慢慢走到了女人的正面。

        “李老师!”

        这个喊声吓曹铭一跳,还以为有老师过来了,等眼光触及到几个保安玩味笑容时候,才明白原来何唱白喊的眼前坐着的女人。

        曹铭慢慢走到何唱白那,尽管他已经有了一定的心里预期,脸上的的表情还是不可抑制地出卖了他心中的惊讶。

        眼前这个被一群保安戏弄糟践的竟然就是这个学校里颇有名气的主任夫人:李湘莲。

        李老师原先并不是老师,但是被学校里大她将近二十岁的年纪主人娶了之后便被安排了事业编制,平时教一些音乐课程。

        曹铭的记忆里,李老师教过初一两学期的音乐,平时说话细声细语,显得高雅娟秀,一直是学校不少少男少女们绯色遐想中的座上宾。

        他实在想不到平时知性柔美的李老师会在这种充满罪恶与肮脏的情境中出现。

        然而仅过数秒,更让他想不到的事再一次刷高他对这位美丽温柔的女老师的认知上限。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981/174387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