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物是人非 > 046:富养女

046:富养女

        曹铭不是什么歌神,对唱歌也没什么天赋,先前那破锣嗓子演唱的好汉歌倒还真不是他刻意为之,现在这首杨坤的成名曲把大家唬的一愣一愣的纯粹是他就这么一首歌拿得出手。

        他的嗓音和杨坤有着天然的契合,而且声线比较低,不管高音还是低音,都有着自然而然的沙哑,所以那首《无所谓》很得原唱神韵。

        曹铭装完逼之后没敢再托大,功成身退地将话筒交给了王怡,他心里明白,自己的这个跟李逵的三板斧一样,言多必失。

        但是这情况再别人看来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妈蛋,深藏不露啊。”何唱白显然很郁闷。

        这曹铭,现在什么都压自己一头,原本仗着自己经常出来唱歌,水平上肯定比他高出一大截,刚才的情况下他也是得偿所愿,但是没想到人家纯粹是扮猪吃老虎,蛋疼的是自己先前还真把他当猪了。

        王怡拍着小手,红彤彤的脸上挂着酒窝,由衷地欣赏赞叹。

        尚雪梅呢,他对曹铭的歌声倒是不怎么在意,而是更关心别的:“你之前练过京剧?”

        刚才曹铭的那一嗓子吊得让她印象够深。

        曹铭确实练过,前世的乐清老爸是个京剧迷,没事的时候自个儿拉着二胡在院子里一哼就是一整天,入迷近乎疯魔。

        曹铭有心讨好岳丈,有段时间专门学过发音吐气,加上每次去她家,老人都颇有好为人师的热情,倾情相授,这才让曹铭在这行当有点炫耀的功力。

        但是这些事显然没法和尚雪梅解释,这时候只能装不正经:“我小时候梦里学的,怎么样,还真像那么回事吧。”

        “蒙谁呢?当你是睡梦罗汉?”

        “唉,你还别说,没准还真是。经你这么一提点,我说我以前怎么在梦里老梦见寺庙什么的呢。”

        论瞎侃,这些中学生自然不是曹铭的对手,还没绕过弯呢,话题就被带沟里去了。

        陶家。

        黎姿颜进门换鞋的时候,用像是随口说一些家常话的语气,道:“小羽,以后咱和那个叫曹铭的同学少来往。”

        尽管这妈妈的语气已经够温和了,尽管陶羽鉴于曹铭今天在包厢里失常的表现已经有了一定的心里准备,但是听到妈妈这么说,陶羽的语气本能地还是有了点火气:“为什么?”

        看到女儿这副口气,黎姿颜反倒更觉得自己是在未雨绸缪。理了理情绪,尽量放缓心绪,半哄半劝:“妈妈看人多,有心得,听妈妈的话,可别让坏小子带坏我们小宝贝。”

        陶羽急着解释:“曹铭平时不是这样的……今天我也不知道他……。再说,你才认识他多长时间,凭什么就断定会带坏我?”

        黎姿颜示意陶羽坐下,通情达理:“那好,咱们一件一件地捋。你刚才说他平时不是这样的,那他是什么样的?”

        这话问得陶羽神情一愣。

        曹铭平时什么样?她还真不知道怎么概括,确切地说,她是不了解曹铭。但是偏偏就是这个仅仅是超过陌生人范畴的同学总会让她的注意力时不时地被吸引过去:

        那次体育课,那次买的热水袋,还有他异想天开出来的租赁方案,再到他毫不给自己面子将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扔进垃圾桶、、、

        想着想着,酸甜苦辣齐涌心头,陶羽竟然当着自己母亲的面出神了。

        看到女儿这副情态,黎姿颜慌了……

        她是女人,而且是一个精明的女人,自然明白一个女孩在谈及一个男生这种表情神态代表着什么,这时候也不管什么体面之类的细枝末节了,声音冷了下来:“好了,咱们不管他平时什么样的人,但是今天他的表现实在是有欠教养,以后不准和他再来往。”

        陶羽不明白母亲的态度怎么突然变了这么多,赶紧亡羊补牢:“他学习很好的,而且性格也不错。”

        脑海中闪现出他站在老师的讲台上,给全班同学讲题的场景。

        黎姿颜哼笑:“学习好?有多好?”

        陶羽以为母亲这里有了转机,献宝似的道:“你知道他在这次百校联考中考了什么成绩吗?”

        黎姿颜没有心情猜。

        陶羽也没打算让妈妈猜,自己很快就揭晓答案了,根本迫不及待:“第三!百校联考第三名!”

        黎姿颜眉尖一挑,心里终于有了点惊讶,对于百校联考中的前十名,她还是比较清楚这中间那可以自傲的分量的,何况是前三甲。但是说到底,她也就是对此有点惊讶,仅此而已。

        以她的眼界,就是曹铭将来读了博士硕士,或者说成了千万百万富翁,在她那,丝毫不会影响她对曹铭该有的评判。

        黎家的家族生活给与她了一种俯瞰别人的视角,让她看人看物都会从底蕴和根本上出发,而不是短暂阶段中的小有成就,更何况,考试能谈得上成就?

        用这样的眼光量束一个孩子或许苛刻,但是绝对客观。

        “嗯,考得不错,所以呢?”

        陶羽不明所以:“所以?所以、、、他也、、不算是坏学生吧。”

        “陶羽。”黎姿颜皱眉。

        在陶羽的印象里,妈妈好久没像现在这样郑重其事地称呼自己的全名了。

        “难道你对一个人的肯定就是因为这个?

        这个学习好是什么重要的方面?

        燕京学校的少年班夏令营你不是也去过?

        那里的学生随便拉出来一个不是各个省市的应试佼佼者?”

        陶羽很想说曹铭还有很多别的不一样的地方没,但是直觉告诉她,现在闭嘴比较好。

        黎姿颜见女儿低头不语,以为想通了,口气也放软,一肚子的话最后总结成一句:

        “妈妈希望你的眼光对得起你所拥有的生活与教育。”

        说完这个,黎姿颜莫名想到了“穷养男,富养女”这句老话。

        心里感叹:“看样子,女儿光富养还是不够……”

        、、、

        曹铭自然不知道陶羽回家还经受了这么一段插曲,他和小伙伴们在包厢里掷骰子,玩真话大冒险,一直疯到半夜才出来。

        “完了,玩过头了,现在宿舍楼都上锁了。”

        何唱白满不在乎:“我这有汉庭金卡,随便住。”

        尚雪梅第一个反对:“我认床,在外面睡不着。

        这样,阿怡跟我走,我家那有空余地方。”

        “那行,我们先送你们回去。”

        谁都没注意到,就这刚出门的一会,他们已经被人盯上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981/174388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