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物是人非 > 054:越级打怪

054:越级打怪

        这个想法冒出来,让曹铭有点唾弃自己,自己竟然还有这花花心思。

        胡思乱想间,一股暗香幽然入鼻,曹铭转头,一张让人呼吸为之一窒的娇好容貌映入眼帘,一下怔住。

        这女人二十四五,典型的传统美女形象,一张娴雅脸旁气韵丰盈,柔长的丹凤眼如汪泉水,清凉逼人,即使在这等寒朔天气,她的肌肤仍然呈现出一种天然的水润色泽。

        曹铭自认自己见得美女算是多的了,但是看到眼前的女人,心还是狠狠地跳了几下。

        女人似乎习惯了男人这样失神打量的眼光,不以为然,见曹铭小小年纪就露出这神色,神情轻蔑,动作却不客气,修长的手指灵巧地伸出两根,轻轻从曹铭的烟盒里面夹出一根香烟。

        曹铭没阻止,心底甚至有点欣喜、自豪、忐忑,有种被临幸的微妙感觉。

        红塔山在女人的手里显得十分优雅,仿佛时空错乱,它摇身一变,成了六七十年代上海滩那些名媛贵妇们倚卧锦床抽的袅袅水烟,一瞬间变得充满魅惑和迷离。

        曹铭本来就是一个对女色乏抵抗力的人,前世即便是有乐清这样一等一的内外兼修的漂亮女友,他仍然忍不住会在交际和生意当中眠花宿柳。

        乐清和曹铭最后一次分手前,没少因为这个问题闹得不可开交。

        他曹铭天性如此,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和尚雪梅勾搭上了。说到底,在他对乐清情有独钟的基础下面,藏着的是一颗不折不扣的浪子心。

        现在曹铭看着眼前的女人,有种单单因为容貌就瞬间沦陷的荒唐感觉,而且他敢保证,任何一个男人,只要看到这张几乎是祸水级别的面容,那么所产生的反应和他比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女人一支烟抽完,见小家伙还盯着自己,美丽容颜做出凶巴巴的样子:“还看,再看给钱”

        一阵怪诞的感觉直扑曹铭,心里有种掩饰不住的惋惜:像这样的女子,不应该身着曳地长裙,鬓插步摇,在如檐飞拱的古殿里面低吟浅唱?偏偏一开口却是一股语藏逗挑的风尘味,这股味道他再熟悉不多了,和几乎每个在歌厅舞厅干过的女人如出一辙。

        曹铭叠声可惜,说得女子不由好奇起来:“可惜什么?”

        曹铭倒也不虚伪,直盯着眼前几乎夺上帝造人全部宠爱于一身的女子道:“要是我现在有那个经济实力,一定找包养你。”语气轻佻,活脱脱一个在烟花巷陌混迹多年的老顽主。

        要是别的你男人跟叶笙这么说话,估计早就挨上一大嘴巴子了,但是这么无理欠揍的话从一个看起来世事未通的小孩子嘴里说出来,却让叶笙哈哈大笑。

        叶笙叶没在意曹铭一眼就看出了她的背景,反而坦然地冲曹铭挤了挤眼睛:“要不是你还没长开,我还真有可能考虑要不要破个例。但是,小朋友,你现在还是好好学习要紧。”

        说完,将手中的烟头轻轻摁灭,紧了紧领口,准备转身而去。

        曹铭不甘心这么错失了一个如此风华的女人,快步跟上,道:“能给我留个电话吗?”

        叶笙停下脚,神色有点玩味:“怎么,还想和我约会?有些场所可是未满十八岁禁止入内的哦”

        曹铭潇洒地震了震外套,仿佛又回到了前世周璇在灯红酒绿那段时间,只不过当时自己穿的是纪梵希,腕上是江诗丹顿,而现在则是土气十足的八中校服,和两块钱一枚的塑料电子表。

        “你说笑了,我就是感觉你气质很好,单纯地想交个朋友。

        听你口气,你不像是本地人,或许以后我还能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呢。”

        一个成年男子这么说的话,叶笙会觉得这水平的搭讪真是有待提高,但说这话的男子年龄削减了十多岁的话,就足够引起她好奇了,况且,曹铭的最后一句话,说到她心窝里了。

        叶笙似笑非笑地打量着眼前的小男孩,似乎想从那里发现到底是什么给了眼前的小男孩一种越级打怪的自信,而且章法还算不错。

        但是看了半天,除了对方的眼神比其他小孩子更为深沉平静一点之外,其他一如他人。

        叶笙想了想,鬼使神差道:“行,那我给你个机会。我跟你打听个人,如果你知道,我就把手机号给你,如果你不知道,就当咱们经历了一场有趣的会面,而我们的交集也到此为止,行不行?”

        这话一说完,她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里苦笑:“自己现在是多无聊?跟一个孩子玩闹?”

        曹铭没得选,只能静待下文。

        “吕子青,你认识吗?”

        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曹铭发现尽管对方语笑如常,但是牙口却迸得紧紧的。

        吕子青,曹铭当然认识,不过这也太巧了。

        曹铭想起一个名词:“孕妇效应”,意思是说一个孕妇会更容易发现和看见身边的孕妇。

        今天刚见了吕子青,出门就遇到了和他相关的破事。

        糖糖之前就会写三个人的名字,一个是赵香江,一个是她自己的吕唐唐,再就是今晚搅得人人心情全无的吕子青。当然,这段时间,曹铭的名字糖糖也写地有模有样了。

        曹铭没有急于回答,而是用直觉揣测道:“你和他有仇?”

        眼前的女子眼神里浮现出一股别拆穿的小惊慌,但是转瞬间被敛在风情秋波中,轻笑一声:“有什么仇?别乱说,他是我的爱人。

        看你这样子,你还真是认识。”

        曹铭心里一跳,同时泄气而又恼怒。

        你们有过这样经历吗?在大街上看见一个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的美女,自己心驰摇曳,刚要上前结识,边上突然来了个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的猥琐男,穿着不修边幅,动作吊儿郎当,脸上的五官长得跟野猪踩地雷没什么两样,他一把搂过美女的细腰,两人旁若无人地在那卿卿我我,还不住地对来往路人露出欠揍的得意劲儿。

        人们对于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观感大概如是。

        曹铭花点时间平静了一下,直到面上却不动声色:“爱人?据我所知,吕子青已经结婚了,而且还有一个女儿,你貌似被人骗了。”

        叶笙的反应出乎曹铭的预料:“这我知道。

        她老婆我也知道是谁,一个中学老师,还挺漂亮。

        但那又怎么样?

        你觉得我比不上他?还是觉得在吕子青眼里我会比不上他?”

        曹铭这下明白了,感情这女人是来拆散赵老师家庭的。

        小三斗原配,还找上门来,这桥段真够狗血的。

        他第一想法是掉头就走,然后在接下来的日子中对赵香江旁敲侧击地暗示一下。但是这个决定刚下,脑海中突然闪出今晚在糖糖家吕子青的所作所为,一个大胆的念头冒出来:

        “眼前这个小三上位的话有什么不好,至少糖糖和赵老师解放了!”

        这想法有点缺德。

        曹铭紧接着安慰自己:“就是自己现在掉头就走,这事迟早兜不住,到时候老师和糖糖未必就能有个好下场”

        曹铭理了理思绪,最后郑重道:“这个吕子青我确实认识,刚才我就是从他们家出来。

        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他既然能够背着他妻子找你,他同样也能够在以后背着你找别的女人,你还是慎重的好。”这话说完,曹铭的良心上好受了一点,不过现在却没有了和眼前美丽女子花前月下的心思。

        叶笙心里一暖,心思有点飘忽。她在声色犬马的环境长久穿梭,听到的恭维如织彩虹,但她明白,那些从男人嘴里冒出来的天花乱坠般的话目的无非就一个,想一亲芳泽而已。

        而今天这个小男孩的话让她心头一震,不禁失神:“自己是有多久没听到这样单纯简单的告诫话语了?”

        可她想到此行的目的,她心肠冷了冷:“我的事就不用你管了,这么小的脑袋,想操的心还真不少。帮了我的忙,有你乐的地儿。”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981/174388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