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物是人非 > 080;累并快乐着

080;累并快乐着

        曹铭这厮也是用心险恶,看到自己浮夸的表演有了第一批忠实观众,趁热打铁,赶忙招呼人家坐下来尝尝,还一个劲地宣称:不好吃不要钱。

        切,这话说的。

        要是真上口了,谁还真好意思不给钱?贪图这点小便宜?。

        曹铭专挑那些心肠软的妇女儿童下手,不一会,连哄带叫,让自己带的那几张小桌坐得满满当当。

        曹铭这下火力全开,将白饼烙得跟在流水线加工似的,一刻不得歇,饶是这样,才堪堪满足消费需求。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老板,结账!”

        曹铭分身乏术,哪有时间过去?再说了,自己正上手做饼呢,就这么过去接钱,卫生上也说不过去。

        这时候那个先前的环卫大爷挺身而出:“你忙你的,要是信得过老汉,我来给你收钱。”

        曹铭求之不得,一叠声地“感谢、受累、、、”的话泼过去。

        老汉报了下刚才客人的消费:

        “白饼三张,汤一碗。”

        曹铭朗声回答,透明公正:“白饼三张一块,汤一碗两块,三块钱。”

        听到这报价,吃饭没吃饭的都是一愣,老汉也是面带狐疑地看向曹铭,像是在进一步确认。

        曹铭明白他们的反应,笑道:

        “咱们这是良心小摊,我就赚点辛苦钱,再说了,大家吃好了,觉得实惠,下次再光顾,咱不走价,走量!”

        听到的人轰然叫好,先不说他这种方法适不适合做生意,但绝对很受吃饭的人欢迎。

        为了捧场,刚才结账的那位补充:“你这小娃实在,必须捧场。这样,再给我包上十张饼,我带回家中午吃。”

        曹铭倒是发神经了:

        “得了您,别这样为了捧场委屈了自个儿,这饼不瞒您说,也就是刚出锅的时候味道好。离了锅气,也就没啥嚼头,饼您还是别带了,要是真心喜欢这口,明早来吃这种新鲜的。”

        奇了怪了,还有这样做生意的,人家想买,你倒是一个劲劝人家别买。

        边上的人都想笑,稀奇!也觉得这孩子太实诚,不适合做生意。

        但是话又说回来,实诚的生意人,不就恰恰是他们喜欢的吗,无形中,大家对这个小老板的印象又好上几分。

        收钱的环卫老汉却是眯着眼,笑吟吟地看着苦口婆心往外推生意的曹铭,心如明镜。

        “你这小娃有意思,行,就听你的,明天过来吃新鲜的,但是老叔给你提个醒,明天多摆几张桌子。”

        说着,客人付了三块钱,心满意足走了。

        曹铭就当是他说的是场面话,也没怎么在意,笑笑就抛脑后了,继续卖力烙饼。

        由于刚才曹铭大声公布过价格,吃饭的人心里都有底,要的量明显上去了,心里都放心,吃得再多,撑死了也就吃个五块。

        “老板,白饼再来三张。”

        “我这再来两张。”

        “老板,我也要,两张。”

        、、、、

        曹铭像个陀螺,客人的要求像是一记记甜蜜的鞭子,抽得他痛苦又快乐。

        大冬天的,曹铭累得满头大汗,外套也脱了,穿个毛衣在那哼哧哼哧地干着。

        这挣得真是辛苦钱。

        头开得好,下面的事就有点顺理成章了,路过的人闻着现做的饼香,酸辣的汤味,再看看正吃的人的红潮潮的状态,都心里痒痒,没吃饭的都犹豫着坐下尝尝,看了一眼卖相不错的汤,心里还有几分警觉,小声闻着边上正在吃饭的同志:

        “这儿的价怎么个说法。”

        被问的人莫不大大咧咧,豪情万丈:“汤两块,饼一块三张,可劲造!”

        这下彻底放心,扬手招呼老板:“来碗汤,三张饼!”

        小老板还不得空,头也不会回答:“饼马上好,汤自个盛,碗在锅边上。”

        有人也有趣:“不怕我把你汤里的干货捞完喽?”

        小老板大气,说话凑趣:“捞完算你本事!”

        客人哈哈,拿着大马勺去了。盛的时候还真是一愣,怪不得人家说话这么底气,原来这汤里的货真不少。

        洼地效应。

        曹铭的小摊位创造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吃早饭的一波接着一波,一度还有人在边上等着别人吃完再接手座位的局面,这样一直到了八点左右才清淡下来。

        八点半左右,最后一个顾客结账。

        曹铭终于可以喘上口气,歇下来才发觉自己两个手臂火辣辣地疼,里面的肌肉组织似乎因为刚才的超负荷劳动已经肿胀罢工。

        回头看,满地狼藉,一次性筷子和方面袋到处都是,当然,这也说明曹铭刚才确实卖出了不少东西。

        三轮车上的那么一大团面已经所剩无几,食材更是一点不剩,因为中间又煮了两锅汤,一些配菜甚至还缺了不少。

        曹铭瘫坐在了凳子上,心里满足又疲惫,这时候发觉那大爷还在忙活,连忙起身招呼:“大爷,刚才真是辛苦您了,这个给您,您也别嫌少。”

        曹铭从钱包里掏了张五十。

        大爷客气一阵收下,毕竟刚才他一大把年纪累得也够呛,这钱拿的不冤。

        当然,一早上五十的酬劳也不少,他扫大街,一个月三百,一天也不过是十块。

        “娃,明天大爷还给你搭手?”

        大爷就得这活还真不错。

        曹铭连忙解释:“明天家里来人,就不麻烦您了。”

        曹铭做事厚道、讲究、但是不傻,这五十其实酬劳也就是二十,剩下的三十是人家大爷帮忙的情分,正要每天让大爷过来帮工,这账没法走了。

        送走大爷,曹铭自己在那把卫生给打扫打扫,这是义务,也是责任。

        正收拾残局的时候,尚雪梅不知怎么找来了,一身崭新鲜艳呢绒大衣,让她在太阳下分外刺眼。

        不过人家脸色有点不高兴:“你出来卖早餐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曹铭这才想到这茬,认错态度诚恳:“看我这猪脑子,一忙起来给忘了。”

        说完还不忘口花花:“再说了,这不怕你也跟过来。大冷天的,我也舍不得。”

        女娃子小,好哄,而且认定曹铭第二句才是真的理由,听完之后心里的埋怨早没了,脸绷不住,笑得甜蜜,掐了一下男友,也要过来帮忙。

        曹铭确实舍不得:“这全是油,你边上坐着,我快收拾好了。”

        尚雪梅噘着嘴不高兴。

        曹铭灵机一动:“你去清点一下营业额,钱在那铁盒里。”

        这个活好,尚雪梅颇为期待地去了。

        等曹铭将卫生打扫完毕,桌子炉子都搬三轮上了,发现尚雪梅还在那忙活。

        走近一看,发现这妮子正把钱按照面值不同分门别类呢。

        “还没点完?”

        尚雪梅正数着手里一大把硬币,被曹铭这么一打断,表情一呆,面有责难:“都怪你,数多少我又给忘了。”

        曹铭看着女友表情可爱得要死,啪一下就亲了一口。

        尚雪梅一心扑在钱上,倒也没怎么抗拒。

        曹铭加入进来,进城快了很多,等两人各自报了所点数额,尚雪梅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迟疑道:

        “五百七十二?”

        在她看来,不可思议。

        曹铭却对这个数字早有了预料,今天早上两个多小时,接客也差不多一百五十人次,钱数对得上。

        再说了这五百多听着挺多,要是除去二三百的材料费用,自己的劳动力费用,碳火、筷子、调料,还有其他工具的损耗一百五左右,净利润也就两百不到,还是那句话,挣得是辛苦钱啊。

        尚雪梅才不考虑那么多,小心翼翼地帮曹铭钱收好,表情骄傲而自豪,像是自己男朋友赚了五百万。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981/177101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