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物是人非 > 082:出事

082:出事

        十二点半左右,工地上其他批次的工人也都陆续下班,不少人就近在曹铭的摊位坐了下来,等桌椅实在挤不下人了,有些人才无奈去别的餐馆。

        曹铭生意接近饱和,也就没多此一举得耗费心力去招揽客人,自己的安心炒菜。熙熙攘攘,喧喧闹闹,和大丫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支撑起眼前的局面。

        就这样,熬到了一点半,吃饭的人才逐渐散去,曹铭气喘吁吁地坐在凳子上,大丫也满头大汗地喘气连连。

        清闲下来,曹铭才想起自己和大丫还没吃饭呢,将生下来的一些材料,做了两碗汤。

        大丫喝汤的时候还舍不得把我钱盒子放下来,一个人在那数得起劲,这一点和尚雪梅上次的反应几乎如出一辙。

        曹铭劝说无果,只能由着她,快吃完的时候,大丫兴奋得汇报战果:八百元!

        这个数字曹铭早有预料,但还是配合得露出惊喜的神情,顺便夸奖了一下自己的小员工。

        吃完饭,曹铭利索地给大丫结了二十元工资。

        大丫也明白小老板大方,工资是特地牛多给了点,喜滋滋地道谢。

        升米恩,斗米仇。

        这一点尺寸之曹铭拎得很清。

        万事开头难,坚持了三天,曹铭的生意慢慢稳定下来,而且有了经验,曹铭每次不用再那么手忙脚乱,合理见缝插针,反倒不觉得那么累了,甚至还有点游刃有余。

        但是等到第四天的时候,曹铭的摊位不远处便出现了一个同行竞争者。

        这个摊位一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矜持得隔着曹铭一条街开业了,远远等着曹铭这边坐不下人的时候招呼几个漏出的客人。

        但是日子一长,估计也是发现这生意确实挺好做,耐不住性子,脸皮在真金白银的刺激下呈几何级数增长,摊位越来越靠近曹铭这里,最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搬到了曹铭边上,两家不足十米,几乎是同台竞技,明着抢拉客源。

        不过好在曹铭这里积累一批比较忠实的工人客源,在午饭这一块虽然人流量有点损失,但是问题不大。就在曹铭以为这同行再没有花招的时候,对方再一次刷低了下限:

        曹铭这摊位卖什么,他们就卖什么,而且同样的炒饭,价格总是比曹铭的低上一点。

        工人们挣得都是血汗钱,自然水往低处流,即便是让价了三毛两毛这些小钱,但是情不自禁地开始往隔壁摊位上窜了。

        大丫看着一天天生意变得不复以往,有点坚持不住:“小老板,要不,咱们也降点价”

        曹铭倒是很淡然:“一毛都不降。”

        从此以后,曹铭的经营重心开始放在了小炒上面,客户群体也从普通工人向一些包工头,项目管理、技术员等人流量身上转移,这些人经济条件相对宽裕,对口味饭菜成色的要求也相对较高,曹铭投其所好,花的功夫也多一些,在这些过硬的专业素质上,一般的同行还真不容易轻松地山寨过去。

        曹铭做出这个调整之后,发现虽然现在自己摊位上的客流量降低了,但是营业额却并没有跌下去多少,有些时日,甚至还逆势上扬地小爆发一下。

        曹铭知道,这个恶性竞争的同行其实无形中帮了自己一个大忙,将自己的一些低潜力客户给吸收去了,这恰恰是在某种程度上改良心了曹铭的用户结构。

        一天,楼盘的投资人来查看施工方的进度,为了表现出亲民的意思,和承建方几个工程师和工头就在曹铭的小摊上吃了个午饭。

        那个肥头大耳的项目经理带着一个漂亮小秘书,小秘书年芳二八,柳腰翘臀,眉眼如水,看人一眼能让人酥上半天,她本来对子的主子决定很不满意,一脸嫌弃地打量着曹铭的这个简陋摊位,坐的凳子都拿个纸巾擦上半天,看得大丫白眼连连。

        可等到曹铭把菜端上去,这个漂亮小秘书神情立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刚吃几口就赞赞有声,像个没见过世面的托,哄得那个项目经理拍着胸脯保证只要她想吃,以后随时带她过来。

        趁着几人吃饭的间隙,这小秘书还特地跑到曹铭边上,煞有其事地观摩了好一阵,双眼射出好奇与赞赏的光芒,不断对曹铭这个未成年学生拱着那两天丰满双峰。

        曹铭被弄得心神不宁,好几次差点把酱油当成醋给倒了,无奈转头对她道:“姐,你饶了我吧,回头你过来我免费给你炖个木瓜汤。”

        小秘书腾地一下脸红,不过却不生气,娇娇弱弱地掐了曹铭胳膊,啐了一口才走。

        不过你还别说,这秘书第二天还真来了,半玩笑半认真地向曹铭要木瓜汤。

        在这期间,曹铭住在县城的同学们也都或多或少听说了曹铭摆摊的事,不少过来捧场的,可等他们看到了曹铭的生意状况之后,发现人家的场根本没有捧的必要,摇身一转,都变成了吃大户的了,在何唱白这个臭不要脸的带领下,隔三差五的就过来蹭饭,为此,大丫没少给他们白眼。

        赵老师还带着糖糖路过一次,糖糖眼睛好,老远就发现颠勺的曹铭,一路小跑着扑进曹铭怀里。赵老师看见曹铭的做派,先是吓了一跳,细致地询问了一下曹铭前因后果和各方面情况释怀。

        给赵香江母女两做的那桌才曹铭很认真,几乎是能卖弄的都给卖弄了一遍,赵香江吃了货真价实的美味,这才打消了曹铭不是胡闹的疑虑。

        从那以后,糖糖隔三差五地就拉着妈妈往曹铭这蹭,赵老师看曹铭忙的时候又不能在边上干站着,也就在边上尽量帮忙,有时候帮忙端端菜,收收钱什么的,这下好了,从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变成了曹铭的帮工。

        后来何唱白又带人打着增进感情的幌子来这聚餐吃大户,看到一边忙活的赵老师,一群人吓了一跳,也都不敢坐在那充大爷了,连忙把老师请下来坐着,然后个个很自觉地顶上,而且吃完饭很主动地拉过大丫来结账,那态度,绝对的三好学生范儿。

        又过了几天。

        道上的爆竹鞭炮声越来越密,孩子们隔三差五放一个炮仗,提示着时间越来越逼近春节。

        曹铭算了算时间,准备再干三天就歇业,等过完年,回来干上一周左右就差不多了。

        这事已经和尚雪梅商量好的,就是房东那边也都知道了,为此,曹铭明还特地留出一个下午陪小女友好好逛逛,这几天忙得死去活来,腰包总算鼓起来了,底气自然也有了,寻思着个尚雪梅买点小礼物什么。

        糖糖这两天没过来,先前听说这个年赵香江要带着她回无锡那边的姥姥家过,曹铭估计她两这两天在家里收拾东西呢。

        可是等到曹铭歇业的前一天晚上,糖糖竟然孤身一人摸到了曹铭租房子的那条街上。

        要不是大丫出门倒垃圾看见她,糖糖估计还不知道要在街道边哭边找多长时间。

        曹铭心有余悸,这么点孩子一个人大晚上的跑出来,被人贩子拐了上哪去找?顾不得安慰孩子哭哭泣的小萝莉,严厉地呵斥了她一顿,直到大丫都看不下去了才作罢。

        曹铭看着哭得稀里哗啦,鼻子都被冻紫的糖糖也心疼,倒了热水给他擦擦脸,这才语气柔和下来:“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妈妈呢”

        糖糖断断续续哽咽:

        “爸爸......回来了,他打妈妈.....我.....拦不住.....“

        曹铭面色一变。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981/177386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