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物是人非 > 083:长记性

083:长记性

        曹铭抱着鼻涕还没擦干净的糖糖一路飞奔,往赵老师家的小区赶。

        路上,曹铭恶狠狠地计划着先怎么把吕子清打上一顿,然后说服赵老师珍爱生命,远离人渣。

        可等到进了门,被眼前的情形弄得一愣。

        印象中衣着光鲜的吕子清此刻衣衫褴褛,一身狼狈,原本发胶摸得连苍蝇都要打滑的头发也变得蓬乱污垢。

        曹铭先把糖糖放下,刚要说话,赵老师面带疑问的望过来:“糖糖,你什么时候出去的?”

        糖糖嗫嚅半天不敢回答。

        借着灯光,曹铭看见赵老师脸上有几个指印,不过吕子清貌似也没讨到便宜,脸上也有抓痕。

        在曹铭来之前,吕子清对赵香江企图以暴力制服,但是赵老师自从离婚之后觉悟上升了一个层次,不再打不还手,貌似还斗了个旗鼓相当。

        看着杵在门口的吕子清,曹铭不想让他因为糖糖而借题发挥,没有当即回答赵老师的问题,抱着糖糖顺势进了屋子。

        站在门口的吕子清也想跟着进去,却被赵香江坚定地拦在外面。

        吕子清两眼发红,喉咙里哼哧一阵,又把手扬起来。

        曹铭连忙嘱咐糖糖自己先去卧室待着,转手就打掉吕子清色厉内荏的暴力恐吓。

        见糖糖进了卧室,赵香江开口了,声音沙哑而困倦:“吕子清,今天你就是把我打死,你也别想再进这个家门。”

        曹铭不耐烦:“赵老师,你跟他费什么话,反正现在已经离婚了,他现在属于私闯民宅,直接报警,让派出所的人过来处理。”

        吕子清听到这个话,脸色变了几个来回,最后竟然噗通一声跪在了门口:

        “香江......我.......是真的知道错了,我这次回来,其实就是想和你道歉,然后我们一家三口重新开始````”

        吕子清见硬的不行,立马来软的,声泪俱下地进行自我检讨,你还别说,反省得还真是声情并茂。

        听到这个,赵老师的表情也变得不再那么僵硬。

        曹铭知道这样下去不行,冷哼一声:

        “现在知道认错,当初带着别的女人赶走糖糖和赵老师的气魄哪里去了?”

        曹铭像是个专门揭人疮疤的阴险小人,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话一说完,赵香江眼里的同情和动摇开始消散,仿佛又看见了当初自己合糖糖被逼得有家不能回的情景。

        吕子清怨毒地盯了曹铭几眼,转而继续打感情牌:

        “香江,你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糖糖从小就单亲吧,再怎么说,我是她亲爸爸```”

        赵香江刚要在说什么,却被曹铭一把拉住,一只手轻轻附在她眼上:“你别看”。

        说完抬起一觉就踹在了还在意犹未尽煽情的吕子清脸上,直接打断他。

        吕子清吃痛惨叫一声,转而恼怒站起来就要和曹铭拼命。

        曹铭当然不会给他机会,利索地将门关上反锁,拉着赵香江就往里屋走。

        吕子清在门外声嘶力竭地咒骂拍门,气急败坏之下,言辞也就没那么多顾忌,极尽下流龌龊之能事,简直不堪入耳。

        赵香江又气又急,停下脚步。

        曹铭郑重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说完硬拉着她进入了糖糖小卧室,还把卧室的们给关上了,这下,外面吕子清的吵闹声几乎微不可闻。

        赵香江见到自己女儿,心神终于安定一些,抱着糖糖靠在床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曹铭也不会再这时候没话找话,自己搬了个凳子坐下,安静闭目养神。

        过了良久,糖糖小声道:“妈妈,我...好饿~”

        赵香江这才从失神状态下回转过来,想起女儿晚饭还没好吃,挣扎起身:“妈妈这就给你做饭去。”

        曹铭看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压住她:“你在这歇着吧,我去做。”

        赵老师还要再说话,曹铭打断:“安心陪糖糖。”说完起身开门,向厨房走去。

        到了客厅,曹铭见门的嘈杂声还没有消停,回身又把卧室的们给扣上。

        冰箱里食材有限,曹铭只能坐了份西红柿鸡蛋汤。

        估计赵老师也没吃饭,曹铭特地多加了几个鸡蛋。

        汤端进去的时候,糖糖问:“他还没走?”

        曹铭自然明白他指的是谁,不过答非所问:“管他干嘛,来,咱们先吃饭,吃饱了好好睡上一觉,明天哥哥带糖糖去玩。”

        糖糖眼神一亮,听话地低头吃饭。

        孩子可能是饿坏了,吃得很急。

        曹铭给赵老师也舀上一碗,但她并没有接过,清秀的面容憔悴不堪,嘴唇发白,身心俱疲的样子。

        曹铭也不勉强,伺候糖糖吃完之后边搂着在小床的一侧睡下,让赵老师自己好好静一静。

        赵香江像是灵魂出窍,仍然是保持着一个姿势,呆呆地靠着床头,一动不动。

        “妈妈怎么不和我们一起睡?”

        “糖糖先睡,妈妈一会就睡。”

        事实上,赵香江一直没睡,曹铭搂着糖糖,也是朦朦胧胧地眯着眼。

        半夜的时候,曹铭感知到一直做坐在那的赵香江终于有了动作,悄悄睁开眼,只见她机械搬走到被曹铭搂着的糖糖边上,曹铭将眼睛眯上,装作熟睡。年轻的妈妈哽咽着抚摸了一阵女儿的脸颊,然后轻轻出门。

        曹铭怕她想不开,悄悄起身,只见赵老师将头倚靠在防盗门上,表情挣扎。

        曹铭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赵香江在下一刻轻轻将门打开。

        门外表情狰狞的吕子清一下安静下来,极力温柔自己的语气:

        “香江,我就知道,你不会狠心扔下我的,就算不为你我想想,为了糖糖的成长,你也不会不管我的。”

        赵香江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曾经和自己同床共枕好几年的男人,沙哑地低声询问:“那个女人呢?”

        吕子清先是一愣,继而想到什么,喜上眉梢。

        赵香江的性格他太了解了,既然这么问,基本上是给了他坦白认错的机会。

        远远看着的曹铭也想到了这一点,暗中摇了摇头,但也无可奈何。

        吕子清用很诚恳的语气讲述了自己怎么拿那个女人魅惑又被骗财骗色的经历,中间夹叙夹议,有抒情有检讨,有悔恨有保证,不得不说,吕子清的嘴皮子确实很厉害,到最后,别说赵香江,就是曹铭这个外人都觉得他吕子清是个受害者。

        大半个小时,吕子清交代完毕,轻声建议:“我们先进屋吧,别吵到女儿。”

        说着拉着赵香江往里走。

        赵香江推开吕子清的手,却并没有拒绝他的提议,被吕子清半哄半拽地进了主卧。

        等吕子清将主卧的门关上,赵香江也没有如曹铭所愿地自己出来,这一刻,曹铭知道这事他是如何也改变不了了。

        “毕竟是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曹铭算什么东西!”曹铭自嘲着摇了摇头,回身搂着糖糖继续睡觉。

        第二天,曹铭起来的时候,发现吕子清已经人模狗样地坐在了沙发上,以一个男主人的姿态一手拿着茶杯,一手拿着报纸,惬意地享受早晨时光,看到曹铭出来,将眼底的厌恶和忌惮敛去,像个和蔼的长辈,主动点头招呼。

        赵香江穿着围裙,正在忙活着早饭,对曹铭笑着点点头:“你先坐会,等我把牛奶先热了,一起吃早饭。”

        曹铭感觉肚子有股气,如梗在咽,不吐不快,哼了一声:“我还是算了吧,不吃了。

        上一次我喝了袋过期牛奶,肚子拉得死去活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这人比较长记性。”

        一开始两人还以为曹铭讲的是个笑话,结果越听越不对劲,话里话外都是把吕子清说成过期牛奶什么的,至于长不长记性的人更像是在说赵香江。

        吕子清脸色铁青,赵老师也满脸尴尬。

        曹铭不以为意:

        “糖糖起来你就跟她说,今天我没时间带她出去完了,改天再约。”

        说完也没等赵老师挽留,大步流星出门走了。

        身后,曹铭清楚地听见吕子清阴阳怪气地对曹铭评头论足。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981/177813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