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物是人非 > 086新财路

086新财路

        人一但经历过长时间忙碌的生活,闲下来的时候就会格外地难受,没事可干的时候茫然而又无所适从。【ㄨ】

        这不,曹铭回家的第二天,刚歇了半晌,就感觉自己失掉了生活重心一样,十分怀念先前那段忙里忙外的充实生活。

        一个人在村里赚了一圈,发现实在很难和那些“同龄”孩子们玩到一块,就是以前关系很铁的三胖,说了会话便意兴阑珊。

        曹铭的心理年龄是一个成年人,实在没兴趣和一圈小屁孩大呼小叫地拿着烟花鞭炮仗,到处乐乐呵呵地找一些瓶瓶罐罐的去炸。

        曹爷爷见孙子一个人在屋里闷葫芦,不动声色地把丁香叫来,说是让丁香有什么不懂的问题,过来请教,但是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曹铭一眼就看出来。

        这丁香也是假得可爱,说是过来讨论学习,结果连本书都没拿。

        曹铭受不了孤男寡女在屋子里大眼瞪小眼,加上阿爷不动声色时不时装作路过,一阵无语,索性让丁香和自己出去逛逛。

        丁香当然没问题,二话没说就拉着曹铭出门。

        倒了大路上,曹铭才发现好多人来往。

        丁香看出他的疑惑:

        “还有几天就大年三十了,都忙着去街上采购年货呢,现在集市可热闹!”

        曹铭当然听出来她想去凑热闹的意思,顺水推舟:“行,咱们也去逛逛集市。”

        丁香欢呼一声:“你等我一下,我回去拿钱。”

        曹铭拉住这个风风火火的小妹:“取什么钱,看上什么东西哥给你买。”

        这妮子倒是也不客气:“对哦,你这几天没回家,肯定赚了不少钱,那我就不客气啦。”

        在这妮子的心思里,县城好比是阿里巴巴宝藏,鲜花满地,美酒盈樽,脚一抬,踢到的全是金子。

        两人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到了集市。

        果然如丁香所说,这集市热闹非凡,只见男女老手往往携家带口地一起出来。辛苦劳作了一年的人们在临近春节的时候都毫不吝啬自己的精力,在熙攘人群里走走看看,嬉笑游赏。

        一些传统的过年必备品将街道摆得琳琅满目,看上去喜庆又红火,灯笼,对联,五福、、、搅得行人眼花缭乱。

        曹铭受到感染,兴致渐高,也跟着丁香一块左挑右捡起来。

        逛了一圈,给丁香买了几张漂亮窗花,自己也入手了两个大红灯笼,可等到曹铭挑对联的时候,怎么也找不到满意的,不是字体印刷得有问题,就是对联内容太过俗套,淘了半天,还是没找到自己称心如意的。

        摊主都快被曹铭折磨疯了,语气不快:“人家来买的时候也没你这么多毛病,对联不都这个样子?我们进货的时候,都是进顶好的,小娃子,你要是实在看不少,我看你也别买了,干脆自己回去写得了!”

        丁香受不得曹铭被这么挖苦,不忿:“自己写就自己写,我哥哥随便写都比你这些好看,走,咱们不上这家买了。”

        曹铭一拍大腿:“对呀,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摊主还以为遇到什么二愣子,经验告诉他这单小生意没戏,也不在虚与委蛇,赶紧挥手让他们走。

        丁香拉着曹铭走了,安慰:“哥哥,你别伤心,是他们不会做生意,这满大街的对联,我就不信摘不到一副你喜欢的!”

        曹铭却拉住丁香,思维跳跃,眼睛里闪着亮光:“妹子,想不想跟哥哥一块赚钱?”

        丁香却没兴趣,干脆:“不想”

        曹铭尴尬,咳嗽几声,继续引导:“你不想自己买漂亮衣服?不想自己买漂亮发卡?不想……?”

        “当然想啊,但是哥哥你不是有钱吗,你帮我买就好了啊”

        曹铭无言以对,就快要放弃游说的时候,丁香却道:“不过只要是和你在一块,赚不赚钱我都喜欢。”

        曹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还算你有良心。”

        曹铭是个说干就干的性子,转身就拉着尚雪梅去学校边上的小卖部,买不少笔墨。

        丁香等拿到了各个型号不一的狼毫才回过味来:“哥,你不会真的要、、、、写对联吧?”

        曹铭知道这事解释起来有点费劲,摸了摸丁香的头,盯着她眼睛:“你相信哥吗?”

        这丫头不知道怎么的,突然不好意思起来,脸红气喘,语气甚至还有点娇羞:

        “信,哥哥说什么我都信!”

        “好,妹子信我就好办,你也别问了,到时候数钱就行。”

        丁香一下眉飞色舞,点头。

        曹铭又要了两大罐浓墨,但是准备再买些红纸的时候,才发现这店里的库存量根本不够。

        曹铭和丁香多跑了几家,才买够了数量。

        曹铭就地取材,又在农贸市场买了张长桌,和丁香两人拿着工具转了半天,终于寻到了一个可以安身的地儿。

        现在对集市的管理远没有以后的规范,基本上摊位的好坏全靠自己的占座,加上庄户人家多,懂得精打细算,一般田地里有些富足的蔬菜瓜果什么的,没事也回到集市上摆个摊,换几个现钱也能给孩子们买点糖果蛋糕什么的,所以说这种集市买东西的人多,卖东西的人也多,等闲还真不好找个摆摊的位儿。

        曹铭刚上来,乖巧地拜了拜码头,相邻两边摊位一个是卖贴花福字的,一个是卖花生瓜子之类吃食的。

        曹铭打完招呼,真金白银在两摊位上买了好几十的东西,这样一来,两“邻居”都对曹铭眉开眼笑。

        卖吃食的摊主是个四十多岁的汉子,膀大腰粗,十分彪悍,说话也有着与体格相称的豪爽。

        他见这一男一女的两小娃子在自己边上捯饬了半天,没按住好奇,主动搭话:“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卖红纸?还是卖笔墨?”

        丁香语气骄傲:

        “我哥写对联卖!”

        这话一出,不止是这个汉子,就是边上路过的一些人都忍不住嗤笑出声。

        大家都知道,这毛笔字不比别的书法,可以说是最吃功力的一种了,没有足够的自信和火候,轻易不敢拿出来给人鉴赏,更别说用来卖钱。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也敢在街上卖字?而且是春联这种顾客等闲不会轻易含糊将东西。

        大汉看在曹铭刚才在自己这买了不少东西,也不忍心说些刻薄话语,笑了几声,道:

        “小娃子,你这想法是挺好,但不实际,这样,叔我在你边上摆摊也算是缘分,待会你写一副给我,叔给你开个张。”

        曹铭笑着道谢,却眼睛一转,并没有着急写,而是问:“大叔姓啥?”

        看热闹的人见遇到新鲜事,围过来看热闹。

        汉子不明所以,但是还爽快答道:“胡,胡振国。”

        曹铭拿着刚刚泡开的笔头,蘸满黑墨,略一思索,轻声道:“有了”

        说完,铺开红纸,提腕开笔。

        看新鲜的人群中有个退休的老教师,一开始还是带着看笑话的心思在边上,可是等到曹铭笔端吸饱墨水挥毫的一刹那,眼里精光一闪,轻咦一声。

        其他人不知道其中玄妙,只是外行看热闹,可见十里八乡颇有名气的老教师这番作态,瞬间对眼前的小毛孩高看了几分。

        曹铭一副对联写得很接地气:

        胡家好店有口碑不必多言只须吃喝;

        振国食肴无门槛何妨长坐尽管招呼。

        那卖吃食的汉子虽然对书法鉴赏一窍不通,更不懂横锋入笔,蚕尾收意之类的,但是本能觉得这小娃子写的东西看着舒服端正,起码看起来比那些摊子上批量印刷出来的对联好看。

        曹铭写完,胡老板朗声读出来,读完还咂着嘴装摸做样品味一番,发现自己脑瓜子里实在想不出什么评价的话,只能一个劲地拍手叫好:“联写得好,字也好!”

        小师父,我老胡说话算话,这副联我买了,你给个价。”

        刚才还是小娃小娃的叫,现在就改口成了小师父。不管过了多少年,中国人骨子里都文化人读书人之类的群体还是抱有一定的尊重的,尽管现如今这种尊重别稀释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曹铭在心里对老胡翻了个白眼:这对联里都把你名字写上了,不卖你卖谁?

        围观的看客们啧啧交头,有几个肚子里面有墨水的人瞪着眼睛左看右看,看出点门道:

        这娃写的字体非颜非柳,完全一个野路子……

        话还没说完,那个退休老教师却适时上前,道:

        “小老板,也给我写一副。”

        先前还忙着在这字上找毛病的几个人见到这个架势,立马识趣地闭了嘴。这冯老师既然开了这口,那也就是肯定了这小娃子的字了。

        曹铭心头嘹亮,只觉告诉他,眼前这个两鬓斑白的老人不一般,至少在这一片乡民心中地位不低,但是他常年在外寄宿上学,并不认识这个老人。

        曹铭客客气气询问:“大爷有什么要求?”

        老人笑容温煦,语气和蔼:“你自由发挥,喜庆一点就好”

        曹铭不敢在行家面前过多卖弄,也没自作聪明地摇把人家姓氏镶嵌进去,想了想,直接写了副比较中正的对联。

        老人耐心等笔墨风,不等曹铭提醒,主动掏出五元递给一边的丁香。

        曹铭眉毛一跳。

        这老人这么做,基本上变相帮曹铭定了个价。

        五元一副对联,在当时相当高了,像其他摊位批发来卖的对联,就是最大尺码、最大字号也差不多这个价。

        有个年轻小伙憋不住:“这娃子的字真值五块?”

        老人拿着丁香系好的对联,依然温煦如初,不过并没有直面回答,:“那句话怎么来着?不拘一格降人才!

        这对联不是值五块,而是我现在兜里只剩五块、、、”

        围观的人轰然。

        对于老人的话,有听懂也有没听懂的,有趣的是,很多没听懂的装作听懂,很多听懂的却开始装作没听懂。

        好几个机灵人家等冯老师刚走,后脚就上前:“按照冯老师的规格给我们整一副,喏,这是五块,刚才我们可都看见了,跟冯老师都是这个价,不能涨了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981/180079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