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物是人非 > 090:过年

090:过年

  大年三十。

  这天的天气不算是太好,过了中午天上就铅云密布,一层又一层的灰色云朵像是亚特兰蒂斯荒原上的远古石块,垒在近若眼前却遥不可及的头顶上。

  寒风乍起,吹送下来零零散散的雪花,雪不多,但是每片够大,洋洋洒洒,下得孩子们很兴奋。

  好不容易过年,要是不下雪,总会觉得这年过得不痛快。

  用曹铭这厮矫情的说法就是年味不浓。

  丁香早早就换上了家里给她准备的一整套新衣裳,红彤彤的棉衣,袖口辍着雪白的绒毛,手上戴着终于舍得拿出来的曹铭给买的新手套,有事没心事在曹铭眼前晃悠,像是被点了笑穴,缠着曹铭给她讲讲学校里面的事。

  曹铭也算是想开了,努力让自己适应本该属于现在这具身体的节奏,该玩玩,该闹闹吧,带着丁香和三胖两人在小卖铺搬了整整一箱子的烟花爆竹用来挥霍,窜天猴、萤火棒、摔雷、旋转蝴蝶……

  看得三胖在边上口水连连。

  小卖铺也没想到会有人畜生到一个人能够把存货都一次性买完,曹铭走后,小卖铺没有其他燃放的小玩意给村里的熊孩子消遣,年关刚到,竟然因此暂时打了烊。

  那些没买到爆竹小鞭炮等东西的小屁孩们不甘心,只能尾随着三胖和曹铭的步伐蹭热闹。

  自己吃不了猪肉好歹也可以看看猪跑,过过眼瘾嘛。

  遇到曹铭心情好的时候,说不定顺手就给边上的小朋友抓了一把扔过去,算是犒赏喽。

  全村的小孩子们汇成一个小部队,都围拢在曹铭和三胖的周围。

  曹铭放了几炮,灵机一动,对着周围的小孩子们悬赏:

  “你们有什么还主意没?都想想这炮怎么放才有意思,说得好了,奖励大大的,understand?”

  “死蛋的!死蛋的!”

  群情激涌。

  这奖励政策成功调起了大家的积极性,群策群力,很快就出炉了各种花样,让曹铭不得不赞叹人名群众的创造力和想象力的丰富。

  “刘欢,刚才那个厕所的小炮就是我扔的,这次该轮你了”

  “娘个皮,你不是害我?你看你刚才撒开了腿跑还被崩了半裤脚的屎尿,我跑得还没你快,我不去!!!”

  “不去?孬!你晓得刚才谁进了这个厕所没?”

  “天王老子进也没得我屁事,你个球莫诓我。”

  “是前些天和你爸你妈打架的村头赵五哩!”

  “妈个皮哦!真是那个瘠薄玩意?

  曹铭哥,给我挑两个大点的炮…”

  ……

  孩子们的燃放盛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这群无法无天、精力过剩的崽子们几乎把大家能想到的东西都尝试了一遍,脸上像是喝饱了数年难得一尝的肉罐头一样满足,当然也有几个孩子一脸心虚,比如先前耐不住三胖怂恿把自己蜂窝煤炸碎好几块的杨威,炸毛坑被厕所里赵五裤子都没提就跑出来追了好几分钟的孙杨,想把炮仗扔进烟囱结果掉在人家鸡窝里的李兵……

  这里面很多反动事宜都是三胖策划的,他蔫坏的本质其实曹铭早有领会,记忆中有个关于三胖的事曹铭印象深刻。

  三胖高中差不多的时候就发育超前,耐不住青春的荷尔蒙冲击,夏天趁家里午睡自个在凉席上无助解决生理问题,一半的时候他姨夫家的小弟弟进来了。

  三胖被撞个正着,只得说自己在练武术,还煞有其事地把这门武术传给他的小亲戚,前提是要对方保密。

  小亲戚开学后,老师在全班面前问小朋友谁会武术,上来表演一下。

  结果三胖的小亲戚雄赳赳气昂昂地就上去了,当众表演了三胖秘密传授的花式撸撸大法。

  从此,三胖和他表弟名扬全村。

  ……

  “曹哥哥,爷爷让我把电话给你拿过来,刚才有人找你。”

  曹铭狐疑地接过。

  手机没买多久,号码也就那几个人知道,谁找?难道是尚雪梅?

  调了一下通话记录,回拨过去,接电话的是个女生声音,却听不真切,但绝对不是尚雪梅。

  “曹铭,后天我妈准备带我去你和爷爷那,我给你先言语一声。”

  这下曹铭听清了,是李青衣。

  “阿姨和爷爷说了吗?”

  李青衣那边顿了一下,没吱声,后来话筒转到了阿姨手中。

  “小铭……你能不能先和你爷爷打个招呼,如果……真是特别抵触,我们也可以……再商量……”

  人家做到这份上已经很不容易了,曹铭赶紧接话:

  “那行,没问题,我明天就好好给爷爷说说,最迟明天晚上给你答复。”

  和阿姨寒暄一阵挂了电话。

  三胖凑过来问:“这剩下的没放完咋办?”

  曹铭心里想着阿姨和姐姐的事,自然没了兴致,瞥了一眼还剩下的小半箱炮仗,拿过三胖手里的火柴,轻轻一划,还没等小伙伴反应过来,轻轻将跳跃着小火苗的火柴棍弹入箱子里。

  全员惊叫跳开。

  “嘭!噼里啪啦稀里哗啦唛倪……”

  密集的爆炸声跟奔丧一样呼嚎而起。

  三胖呆呆地看着就这么一瞬间就被消灭的宝贝,囔囔道:

  “娘嘞!你娃子狠。”

  ……

  年夜饭吃饺子,取更岁交子之意,印象里的春节,饺子下锅时氤氲水汽会逐渐温暖成记忆里一段段过年画面。

  这时候还就行速冻饺,都是自家现包。

  爷孙两不急不慢地剁肉馅,和面,赶制饺子皮,将包子饺子作为一种享受活动,一老一小边聊边包,但也不显无聊,枯黄的灯光辉洒满屋,温馨又亲切。

  爷爷这草房子里唯一个可以算得上是娱乐设备的就那台老式收音机了,曹铭手拍脚踢了半天,把爷爷心疼地不行,,不过好歹把频道锁在了中央广播电台,时间刚刚好,没错过最精彩的部分,电台里的春节特有锣鼓乐声如愿听到……

  大年初一。

  村里面的众人没事,三三两两地聚在一块耍耍。

  这里面的主要重头戏当然就是赌。

  小赌怡情。

  就是平时万分谨慎的老实人此时可能也因为气氛感染出来试试手气。

  输了的话自然懊恼,被自家女人絮絮叨叨一阵,赢的话眉开眼笑,可以给孩子们多买点小玩意。

  当然,也有很多专门在这几天准备发一笔横财的,这些人走街串巷,聚人摆局,手气好的话一夜确实可以暴富,但更多的是一夜赌局之后倾家荡产,债欠得屁股连都放不下。

  曹铭无处可去,在家里没啥事,被三胖拉着到处瞎逛游。

  来到一个聚赌的小卖部,里面喝声震天,三胖挤着圆滚滚的身子往里面探。

  当然不纯粹是因为看热闹,赌局大的话,赢了钱的照例要给围观喝彩的孩子们一些彩头当做“红面”,类似于小费的喜钱。

  三胖看了一阵,一脸没意思地又挤了出来:

  “烂赌王上头了,咱们走吧,别想红面了,没戏。”

  烂赌王曹铭当然知道是谁,是这一带有名的“逢赌必上,逢赌必输”的傻愣子,每年的辛苦钱基本上都扔在年关这几天的赌桌上了,要不是王家的族群够大,有几个叔侄帮衬着他过活,烂赌王早就饿死村里了。

  曹铭往出走的时候,突然发现先前回家那次在桑地理遇到的王家小媳妇迎面走来。

  三胖这时候对曹铭挤了挤眼,轻声附在他耳朵上道:

  “刚才里面就起哄说要烂赌王拿他媳妇抵账。”

  曹铭一愣,不由多看了几眼面无表情和自己擦身而过的王家小媳妇。

  三胖扯了扯曹铭的衣角:

  “说实话,这烂赌王的媳妇其实也挺俊,不过她今天恐怕就要被拿来抵老邓头的债喽。”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981/212252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