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物是人非 > 095:凡人肩上有双灯

095:凡人肩上有双灯

  揭过陈婆婆的插曲,曹铭和李青衣去水库那转了转。

  两人在堤岸上,看着眼前浩渺水面,仿佛生活中所有的烦恼都微不足道起来,李青衣也罕见地全身心放松下来,犹豫了一下,轻声道:

  “曹铭,我妈要再婚了。”

  这话说得有点突兀,不过曹铭心思活络,很快将这联想到阿姨此行的目的,心中划过恍然,要不怎么说她们母女两突然造访呢。

  看着眼前姐姐的迷茫神色,曹铭有点心疼。

  “你不想?”

  李青衣神色出现轻微的纠结:

  “我觉得我和我妈两人生活就挺好,没必要再…”

  曹铭失笑:

  “难怪当初我爸和你妈结婚之后,你对我们那么不待见。”

  李青衣抱歉一笑。

  曹铭耸耸肩,示意没什么,很有阿Q精神,轻松道:

  “不过历史证明,你的反动行为并没有改变什么,你看,再怎么说,咱们现在不是还相处地挺好?”

  曹铭神色转正,认真继续:

  “姐,我没见过要和阿姨结婚的人,也不好做出判断,但是就冲你,我可以给你个建议:如果你从心底排斥这次阿姨的再婚,那就明确提出来。”

  李青衣叹了一口气,悠悠道:

  “我也想,但是我妈她也有苦衷。

  这次的人是外公那边托人介绍的,再婚也是外公的意思,如果妈妈答应的话,我们可以和外公的关系缓和些,如果不答应的话…”

  曹铭的神色也变得不再轻松,因为之前关于阿姨为了和自己父亲在一起,跟家里面关系闹得很僵的事曹铭或多或少了解一点。而且说实话,以阿姨的外在条件,跟了仅仅是长途货运司机的曹爸爸,谁都觉得“委屈”。

  “对方什么情况,你们见过面了吗?”

  李青衣点点头:

  “之前吃过一次饭,那个叔叔带着个小弟弟,叔叔还好,就是那个小男孩,性格….有点怪异。”

  曹铭心中古怪:“怪异?什么样的性格需要这样的词来形容。”

  李青衣不习惯背后议论别人,自我安慰:“也可能是年纪小的原因吧,比你还小呢,今年刚上初中。”

  曹铭不放心:

  “你不能因为年纪小就放松纵容,男生的心理年龄可能比外在生理年龄早熟很多。”

  在曹铭的印象里,刚上初中的时候,男生们在私底下已经对某些男男女女之类的事情有了足够的了解和兴趣。

  “怎么感觉你比我还紧张?”

  “你是我姐,我不紧张谁紧张?”

  李青衣没话了,表面上看起来没怎么在意曹铭这已经算得上是肉麻的回答,理了理耳边的鬓丝,远眺水面。心里却波澜渐起,那看似平静的嘴角,已经慢慢勾起一个恬静温暖的弧度。

  中午吃饭。

  四个人谁也没提起再婚的事,等下午送完她们上车,爷爷才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道:

  “这个是你阿姨给的,之前房子的钥匙。

  过年她们就要搬走了,房子已经过户在我名下了,等你成年再转给你。”

  曹铭知道,爷爷既然收下了这串钥匙,自然是将之前对阿姨的偏见放在了一边,同样也了解了人家接下来的安排。当下也没矫情,接过钥匙,轻松道:

  “那行,我开学就搬去住吧,也能省点住宿费,多余的房间还能出租,说不定还能赚点。”

  爷爷点点头,不过对于这房子的事兴趣不是很大,没再多说。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

  曹铭寻思着时间也差不多了,是时候回县城继续开展圈钱大业了。

  真要决定去县城的时候,又觉得心里有点遗漏什么,左思右想,感觉问题是出在三胖那。

  说起三胖,曹铭才蓦然发觉好长时间没见到他了,从那次出事以来,三胖深入简出,堪比解放前的党国特务。

  曹铭拎了两瓶水果罐头,去三胖家看看,但是在那屁股还没坐热,曹铭就主动告辞了。

  原因无它,曹铭根本受不了三胖那直愣愣盯着自己的眼神,看得他浑身发毛。

  曹铭疑窦丛生,揣着疑惑径直往后村里走,准备找陈婆婆问个究竟。

  陈婆婆说来也算是这个村的传奇人物,属于特殊的吃阴阳饭的人,平时人们对她敬而远之,一旦出事,又都会觉得她不可或缺。

  婆婆不姓陈,她丈夫姓陈,没死的时候,村里面的人都叫他丈夫陈三爷,三爷先前是个地主家的少爷,土改之后家道中落,十多岁就出去跑江湖,等到年过半百才落叶归根。

  陈三爷在村里很有人缘,凭借着大半辈子走南闯北的见识和本事很得大家尊重,尤其是在风水堪舆、走穴葬埋这一块,在村里面可以说是一家独大,谁家的白事都会请三爷去指点一二。

  陈三爷死后,他那些书籍技艺据说都留给了老伴,所以说陈婆婆也算是继承了三爷的衣钵,现在大家遇到一些隐晦的事情之后也都会请陈婆婆看看。

  陈婆婆在老伴死后搬到了村后的空旷地方,为了营生,开了家扎花店,由于纸人扎得惟妙惟肖,生意也还不错。

  隔了老远,曹铭就看见扎花店的各种纸人纸马在风中冲自己招手。

  进了店里,曹铭说明来意。

  陈婆婆拿着竹篾撑着素白纸质童女的身架,念念有词:

  阳人肩上有双灯,夜行独身似有神。

  阴魂乍叫回头灭,从此阳魂不得门。

  曹铭一呆。

  这首打油诗他实在是太熟悉了,其实不仅是他,这片的村子谁都耳熟能祥。

  这一带的人普遍相信这么个说法:人的身上有三盏阳灯,分别位于头顶和左右两肩上,这阳灯在鬼魂的眼里就是三把火,走夜路的时候切忌回头看,因为头转过的地方就会吹灭肩上一盏灯,那么鬼魂就会从灭了的灯那边靠近你的身体,所以鬼魂为了让你回头,通常会在身后呼喊你。

  总得来说就是让你切记:

  半夜听见有人叫你,千万别回头!

  曹铭还是有点接受不了:“您的意思……是三胖…真是鬼上身?”

  陈婆婆停下手里的动作,将已经皱成鸡皮覆骨般的手搭在曹铭腕处,皱眉道:“娃子,你先莫担心他三胖,你自己的问题大着哩。”

  曹铭心头一震,强自镇定,干笑道:“婆婆乱说,我有什么问题?”

  陈婆婆无声轻笑,神情像是对待一个妄想瞒住父母而捣蛋的孩子,不过也没有再往下逼问,自顾自语:

  “你面相的三宫五格在慢慢变化,无迹可寻,虽说皮相是铭娃子,但是早已经脱了原来的命理轨迹。

  娃子,以后要牢记这几个字:

  独善其身!”

  曹铭负隅顽抗,不屑的语气:

  “婆婆,你这套路我熟悉得很。总是先说些似是而非模棱两可的话把人给说迷糊了,然后当头棒喝,动不动就吓唬人…”

  听这话,婆婆也不生气,手里的竹篾轻轻一转,将其一端指向曹铭。

  正在曹铭不知何意的时候,只见婆婆手上还没完成的纸童冲自己诡异地笑了起来。

  曹铭吓出一身冷汗,赶忙揉揉眼睛,可再看的时候,却发现那眼眉未描的纸人根本是面无表情。

  曹铭如鲠在噎,满肚子话不知从何说起,心神浮荡,失魂落魄而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981/212252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