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物是人非 > 097:情敌?

097:情敌?

  尚雪梅在学校的时候就是为数不多、不怵陶羽的寥寥几个女生之一,上一次曹铭和陶羽眉来眼去的事她就窝了一肚子火,陶羽不来找茬她尚且还觉得气愤,更何况这种当着她面来多管闲事的情况?

  而且在尚雪梅看来,这毫无道理地指责曹铭分明是另有企图,很有可能是曲线救国,‘勾引’自己的男朋友也说不定。

  尚雪梅气极而笑:

  “你还真就说对了,我们家曹铭就是觉得早恋是件值得炫耀的事。

  怎么了?不行啊?

  不仅是他,我也是这么觉得,怎么,大班长,你要是看不惯,可以现在就去班主任、去校长那打小报告啊。”

  陶羽没有吵架的经验,现在看来,她刚才的冲动之话显然是捅了马蜂窝。

  尚雪梅也就是在曹铭跟前能不定时地表现出淑女温柔的一面,面对其他人,尤其是她觉得和她不对眼的人,可没有什么好脸子,别说淑女,女汉子都不足以形容,那战斗力绝对要飙升到令人恐怖的指数。

  老北京的大杂院生活早就让她养成了一副不输给男孩子的脾性,小时候没少和院子里的其他子弟出去野玩,整天在欺负与被欺负之间成长,当然,被欺负的情况远远少于他们那一群去主动欺负别院孩子的情况。

  经尚雪梅语言的简单加工,这个问题的主要矛盾已经变成了陶羽是不是要去做一个给老师打小报告的小人。

  陶羽不知入套,只觉胸口发堵,气哼哼对尚雪梅稚嫩回击道:

  “我没和你说话!”

  尚雪梅见招拆招,把曹铭胳膊一拉,说是回击,更像是是宣示主权:

  “曹铭的事就是我的事,他的事我就得管,你不想和我说话是吧,那别过来烦我家曹铭。”

  陶羽直觉心中有股刺痛,不知道是委屈的还是怎么的,红着眼睛:

  “谁稀罕,也就你拿他当个宝。”

  尚雪梅冷笑一声:“行,你不稀罕以后别往他面前凑”

  陶羽本就不笨,有点缓过来,自己不能一步一步被尚雪梅牵着鼻子了。这时候也不急了,学着尚雪梅语气:

  “你让我干嘛我就干嘛?我还就偏不,你能把我怎么着?”

  尚雪梅没想到为山九仞,功亏一篑,有点着急:

  “我当然不能怎么样,人铁了心要无耻,那谁也拦不住。”

  “你说谁无耻?”

  “爱谁谁,谁无耻我就说谁。

  以前听过有人捡钱的,有人捡东西的,就是没听过有人捡骂的,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

  尚雪梅状态越来越好,小嘴巴简直就像挺加特林,一不留神就能把人轰炸地千疮百孔。

  曹铭见话说得越来越没边,赶忙出来阻止。

  他想着尚雪梅是自家人,和自己又比较熟,就先拿她开刀,这样也能间接的表现出一种对自家人的放松与独特感。

  “梅梅,你过分了啊,哪有你这样人身攻击的?快给陶羽道歉”

  尚雪梅是冰雪聪明,平时肯定能从曹铭语气中听出更加和自己亲近的意思,但是现在事关她最在意的“情敌”,是关心则乱,显然不能领会到曹铭这么做的深层次意思,她只是固执而单纯地看到了曹铭竟然当着她的面帮陶羽,而且是在牺牲自己正牌女友的基础上!

  一时间,尚雪梅只感觉难以置信和无比地委屈。

  曹铭没能及时地察觉到女友的异常反应,而是转头给陶羽装模作样道歉:

  “刚才梅梅的话确实有点过分了,我现在替她给你说声对不起,我们家梅梅脾气……一向这样……”

  话还没说,一边的尚雪梅听不下去了,猛一跺脚,甩开曹铭的臂膀,红着眼睛道:

  “我脾气差,她脾气好,你两干脆好上得了。曹铭,你这个王八蛋,吃碗里望着锅里,再也不要理你!”

  说完蹬蹬地往门外跑。

  尚雪梅几乎失控的动作和声音干扰范围颇广,引得屋子里的其他人频频侧目。

  曹铭皱眉。

  陶羽愣住。

  何唱白从远处马不停蹄地小跑过来,见没了尚雪梅,而曹铭和陶羽两个人面色复杂地在这傻站着,疑惑道

  “大嫂怎么了?”

  “走了”

  “走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你不会是干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吧。”

  说这话的时候专门看了看一边的陶羽,意思再明显不过。

  曹铭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何唱白皇上不急太监急:

  “那你还不赶紧去追”

  曹铭本来想追过去的,但何唱白这么一掺和,男人固有自尊上来了,白了他一眼:

  “追什么?

  刚才她确实过分了,让她自己找个僻静的地儿自己反省去,长点记性。”

  何唱白分不清这曹铭是在他面前装逼还是真的有后手,却也只能稀里糊涂地点点头。

  陶羽这时心情也大起大落。

  原本见曹铭“为了自己”竟然把尚雪梅都得罪成这样,心里正高兴呢。转而听见曹铭这番说辞,心情一下又不是滋味,到底是情侣,赌气都透着不一般。

  片刻前她还纠结着是不是要邀请曹铭一块去吃点东西呢,现在想饿死他曹铭才好呢。

  陶羽整理了下情绪,声音回到冷静得近乎冷酷的语调:

  “刚才你给我的道歉我不接受,真要道歉的话,让尚雪梅亲自跟我说。”

  曹铭心里一愣,没想到这陶羽这时候了还整这么一出,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现在的孩子怎么都不按套路出牌啊?陶羽,我这是给你台阶下,你倒好,端起架子了。

  我特么也是蠢,竟然用成人的方式,人家两小屁孩好不好。

  曹铭心里在迅速吐槽着,检讨着,脸上的表情精彩万分,似嗔似喜,跟放幻灯片似的。

  陶羽看着表情变换不定的曹铭,以为受了过度刺激,口气柔和点,担心道:

  “喂~,没事吧?”

  何唱白也注意到了异常,难得正经一次,开解道:

  “老大,想开点,大嫂又不是真离你而去了。你也别硬撑着了,回头说些好听的……女人嘛,都是听觉动物……”

  曹铭听得直翻白眼:“滚,要你教?!”

  何唱白见曹铭骂自己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中气十足,放心了,也乐呵了:

  “这就对了嘛,别老愁眉苦脸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要及时行乐。

  老大,别说我没告诉你,这会所有个温泉,水是从山上直接引流过来的,泡起来那叫一个爽,而且是男女共浴……泡高兴的话还可以……”

  陶羽听不下去,义正言辞警告:

  “何唱白,你要是和曹铭去那种地方,回去我就告诉叔叔阿姨,禁你的足!”

  何唱白一听到这个,果然立马蔫了,估计之前真被陶羽整过,当下悻悻:

  “开个玩笑嘛,一点幽默感没有。”

  话还没说完,一个爽朗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小羽,准备告诉我什么啊,大胆地说,何叔叔给你撑腰!”

  一个男子端着酒杯步履如水,雍容走来。

  何唱白这下立马老实,恭恭敬敬地喊了声:爸!

  来人正是何唱白的父亲,如今何家的主事人何钦南。

  何钦南自然认识曹铭,两人在何唱白那次烧烤店被打的事之后就有些接触。

  何钦南对曹铭的评价其实是很高的,一方面是源于自己儿子每次回家跟吹枕头风一样的夸赞,一方面在他的观察中,曹铭确实有某些超越其自身年龄的能力和特质。

  何钦南来到三人面前,面露和蔼地问陶羽要告什么状,没来得及和曹铭打招呼。

  长辈来了,曹铭自然知道没自己插嘴的份,识趣地往后退了半步,站在陶羽身后,隔岸观火,坐看好戏。

  陶羽当然不好真把刚才何唱白那猥琐想法告诉何叔叔,头疼不已,正焦头烂额、不知如何应对时候,恰好转眼看见不知何时和自己已经十分靠近的曹铭,而且摆出一副她最受不了的可恶看戏样子,想起刚才的恩怨尴尬,这下好了,新仇旧怨加在了一起,也不管名媛淑女的自我要求了,踏起自己漂亮的小皮鞋,一下狠狠踩在了曹铭脚背上。

  毫无防备的曹铭吃痛,嗓子里的呼痛声想压没压住,声音出了嘴变了调,众目睽睽之下成了那种令人浮想联翩的销魂吟叫。

  整个大厅被这突兀而又妖娆的一声整得瞬间寂静无声,数秒之后才恢复正常,只不过厅里其他人看过来的眼神已经变了。

  男的看过来的眼神们几乎都带有隐晦轻佻,女人们大多数表情是隐忍含蓄微笑。

  曹铭算是结结实实丢了个大人。

  恼怒准备向始作俑者口诛笔伐,却被眼前笑靥如花的面容一下定住身形。

  眼前得手的陶羽得意笑容灿烂如花,眼神纯净,不染一尘,格外美丽。

  陶羽察觉到曹铭眼神的怪异,以为他要对子干些什么,慢慢止住笑,潮红的脸上终于有点忐忑:

  “你别乱来,公共场合……”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981/212252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