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物是人非 > 106:预选赛

106:预选赛

  曹铭愣了下,但随即道:“好事啊。”

  说完才发现不妥,再怎么说,他吕子青都是糖糖的爸爸,赵香江的前夫。

  曹铭补充:“我的意思……这件事至少是个转机了,老吊在那,你心里也七上八下。”

  赵香江勉强笑笑:老师明白你的意思,放心吧,没事。”

  周丹回来了,大家缄口不言。

  周丹愁眉苦脸,哼哼:“唉~真胖了,胖了足足两斤,减肥减肥!”

  曹铭站着说话不腰疼,人家自尽给人递刀子:“别光说不练。”

  周丹枪头一转,冲曹铭开火了:“还不是都怪你!谁让你每次做这么多!还饭这么好吃!”

  这种责怪曹铭没法反驳,就是被骂死也乐意受着呀。

  周五。

  曹铭,赵香江,还有糖糖去了趟公安局,经过层层手续,终于见到面容憔悴的吕子青。

  穿着黄色马甲,剃着板寸的吕子青看到昔日妻女,面容激动,隔着铁栅栏过来拉拉扯扯,伸过手抓着赵老师和糖糖的衣领死死不放。

  糖糖被吓得哇哇大哭,脸因为衣领的逐渐变紧而憋得通红。。

  曹铭大惊失色,连忙通知工作人员,费了好些功夫才联手制服几乎精神失常的吕子青。

  人是分开了,但是这探视时间取消了。

  临走的时候,吕子青神色变得怨毒:“我是被人设局害的,就是那个叶笙,你们要替我报仇!”

  曹铭心里一凛,脑海中随即浮现出那个集风华与风尘于一身的美丽女子,还有那句夜晚传来的:给我一支烟。

  不过看着眼前又哭又笑精神极度不稳定的吕子青,感觉他的话也未必可信。

  到了相关案件的负责民警那,曹铭才知道吕子青落网经过。

  倒不是因为先前赵老师报的案才抓的他,而是吕子青在一家民居里注重赌博和聚众yin'乱,被人举报才落网,录入相关指纹资料发现这还是个清水县通缉犯。移送过来后,双方办案人员互换证据,准备整合罪名,免不了数罪并罚了。

  赵香江道:“那我们被他偷卖的房子怎么办?”

  民警摊了摊手:“

  他身上的资产已经全部输光,房子的事已经被交割完毕,恐怕...”

  曹铭皱眉:“当时卖房合同赵老师的签字和手印都是吕子青伪造的,合同难道还具有法律效力?”

  民警一直把曹铭和糖糖当做是赵香江的孩子呢,这个问题一出来,他有点惊讶:

  “如果这样的话,这事情还有点转机……走法律程序倒是可以作废当时的买卖房产的合同关系,但是你们得赔付购买人的损失,把钱原数退回。”

  这话一说,赵老师沉默了,几十万,她一时上哪里去凑?静默了一会,不再深询,告别民警,拉着糖糖和曹铭出来了。

  路上,曹铭斟词酌句:

  “老师,安心住我那得了,房子空着也是空着。

  您也别急着劳累赚钱,什么时候有条件了,再说。”

  赵老师情绪不高,没说话。

  ……

  一天天过去,运动会近在眼前。

  尚雪梅和其他班委都忙着了解班里的参赛同学的情况,甚至还一本正经地进行了模拟估算,但是得到结果并不理想,即使加上侥幸的几个在边缘地带的同学都拿到了名次积分,这荣誉班级的称号也不能完完全全地花落我家。

  除非……

  除非曹铭率领的篮球队能挤进全校前三!

  但是想起试训第一天后招来的那几个歪瓜瘪枣,班委们的心立马凉了半截,再联想到最近曹铭总是神神秘秘带着他们几个不知道在哪‘鬼混”,根本就没有好好训练的样子,剩下的半截心也凉透。

  尚雪梅沉不住气了,找到曹铭:

  “你最近怎么不带他们去操场练练球啊,还有三天就运动会了,篮球赛的预选赛运动会第一天上午就开始,没多少时间了!”

  曹铭一大堆歪理:

  “看过周星驰的破坏之王吗?人肉风火轮大战大湿兄的时候怎么说的?越要到比赛的时候越要放松,要沉得住气,时间还早着呢。”

  尚雪梅生气:

  “还早?!都快火烧眉毛了,要是考试,早复习完了都。”

  曹铭嗤之以鼻:

  “那是你们女生~我们男生都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人有多大胆,复习拖多晚。”

  孟凡跟着起哄:“对!不到最后一刻坚决不复习。”

  两人跟唱双簧似的,一人接一句:

  “死不怕开水烫,考试越近我越浪。”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夜一本书,一天一学期。”

  “不求高分能拿钱,只求六十过个年……”

  尚雪梅抓狂,好好的话题被他两带的,跑偏到铁岭了!

  恨恨几声,又拿他们没办法,无奈跺脚而去。

  崔晶凑过来:“我也好奇,你们这么淡定,有恃无恐的样子,有什么秘密武器?”

  曹铭一本正经地思考数秒,沉声:“****运,算吗?”

  崔晶满脸黑线。

  三天一晃而过。

  运动会了。

  这天大早上学校就在喇叭里面放义勇军进行曲,单曲循环好几遍,把人的耳朵极度充血。之后又是各种能让人不自觉抖腿抖到死的BGM,搞的这帮初中生跟打了鸡血似的。

  大丫知道今天开运动会,吵着要进来凑热闹,曹铭把她带进来,让她和糖糖一起玩:

  “……别乱跑……”

  话还没说几句,陶羽就急冲冲地来了:

  “墨迹什么呢?咱们班的预选赛在第一轮,十分钟后就要开始!”

  “来了来了~”曹铭叠声答应着,小跑往操场去。

  昨天晚上,曹铭把队员拉到自己的摊位,大大方方地让他们吃了一顿,吃完了却悠悠道:

  “这饭我可没说请客。”

  几人被仙人跳一样,脸色一变。刚才个个敞开肚都没少吃,真要算起帐来,对于他们只有零花钱的学生来说,路队够他们肉疼一段时间的。

  曹铭笑骂:

  “瞧你们那没出息的样,听我说完。

  这饭呢,我没说请名单也没说不请。请不请这得看明天的比赛,赢了呢,这饭钱不仅不要,明晚继续让你们吃,要是输了呢,有两条路,要么给钱,要么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一帮队员还大骂曹铭阴险呢,吃个饭还挖坑给他们跳,不过话说回来,发生了这么个事,个个也不自觉斗志昂扬,恨不得马上杀得到对手班级片甲不留,抵了帐还不说,还能再吃一顿。

  裁判一声哨响,篮球凭空抛起,八中秋季运动会篮球赛正式拉开序幕。

  比赛之前,曹铭和孟凡刘宁通过气,这场预选赛主要是锻炼那几个短版队员,让他们练练防守和传球,等比分被拉开,他们三再出手。

  这次对手是初二的一个班级,水平普遍不高,基本上也都是强凑出来的草台班子,防守进攻毫无章法,自己人能把自己人给绊倒喽。

  曹铭等三人没怎么出手,这下正好可以跟咱们麻雀队斗个旗鼓相当,双方完美地上演了一出菜鸡互啄的经典戏码。

  两对分数咬得很紧,基本上分差不超过五分,交替上升,最后十秒左右,曹铭出手。

  对方的防守队员见一直打酱油的曹铭竟然主动运球了,根本没怎么放心上,第一个拦截的人甚至还怪叫着吓唬。

  如果菜鸟的话,别这么一嗓子喊上,估计身子一哆嗦,球就掉了。

  但他偏偏是曹铭。

  曹铭脸上闪过一丝戏谑,人未动,球之人往对方胯下一塞,然后迅速转身绕过,稳稳接住过胯上弹得篮球。

  胯下过人,而且是对方的胯。

  防守的小伙子一阵懵逼。

  场外围观的人哈哈大笑。

  对方其他人感觉丢了面子,也不管接应了,一拥而上地逼过来。

  曹铭看着一大道人墙横过来,不慌不忙,拍球寻找角度。

  弹跳,后仰,投篮,动作一气呵成。

  场外看热闹的人却切地一声,嘈嘈杂杂:

  “我靠,sb吧,这就被吓得投篮了,过人啊过人啊!”

  “刚刚还觉得他很牛b呢,这么远就投,怎么可能进?!”

  “超远距离三分啊,疯了吧,这要是能进,我把球给吃了。”

  “这有啥,进了我日电风扇,五档的……”

  几人正口诛笔伐顺带着立‘军令状呢‘,突然发现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人心之不妙,连忙抬头,正好看见划过湛蓝晴空的球悠悠落网,如鱼跃潭水般顺滑……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981/212252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