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物是人非 > 111:转校生

111:转校生

  赢了比赛,国际惯例,当然要庆祝一下,不过刘宁在临门一脚的却脑子抽了风,要班主任一起“与民同乐”。

  作为东道主,曹铭见话都说到这茬了,当然得“顺水推舟”,貌似热情地邀请“现在几乎算是熟得不能再熟”的赵老师:“对啊,一起啊。”

  老师哪能听不出曹铭话里的也就是象征性的意思,不过了然在心中一闪而过,一丝狡黠闪上眼眸,婉拒到了唇尖的拒绝突然变成:“好啊。”

  大家俱是一愣,刘宁孟凡有几个最先反应过来,惊喜很明显,曹铭跟着笑,不过眼神还是很意外地向赵老师探了过去。

  赵老师也不回避,落落大方地给了个不予解释的轻微耸肩。

  一大伙人围在曹铭的小摊位周边,大丫和曹铭忙得四脚朝天,给这个端过去又得给那个下锅,期间还有小心翼翼地避让着紧紧跟在曹铭屁股后面凑热闹的糖糖。

  期间赵老师要帮忙,曹铭义正言辞地拒绝:

  “你要是动手了,估计没一个敢坐那的,那时候更乱。”唱了个大喏:“安生坐那吧您嘞~!”

  加上那群好不容易逮着曹铭做苦力的“损友们”当然也极力阻止,赵香江只得打消了念头。

  周丹也不知是真准备躲那两“护花使者”还是怎么的,也没回去,往这群学生堆里面凑。她现在算是“狼如羊群”,是找到一圈软柿子了,和小伙子们聊天的时候专捡那些男女间朦胧的事取笑探询。

  平时都很少和女生接触交流的的小伙子们哪适应这个?个个被问得红着脸期期艾艾。

  小伙子们的扭捏羞涩反应引反倒更助长了她的嚣张气焰,战火连绵,不一会就八卦到了曹铭身上。

  刘宁吐了口气,看着眼前言笑晏晏,好看得几乎亮眼的美女,压了压心跳,跟个投靠皇军的二鬼子一样表现:

  “就我看出来的,就有这个数。”鬼鬼祟祟地比划三根手指。

  周丹“呀”一声:“看不出来啊,这小真是个走桃花运的?都说说是哪三个?今天在操场上我见过吗?”

  刘宁见成果受到肯定,忙不迭继续,可刚要开口,边上的同学用胳膊捅了他一下,眼神往坐在不远处的赵老师那瞥了瞥。

  其实赵香江一直听着呢,说实话,她也想知道哪三个呢。

  不过眼下情况,自己似乎影响了学生的闲聊,特地将头往另一边微微一撇,招手让糖糖过来,一副没在意的样子。

  刘宁压低了声音,三个手指头一个一个地扳:

  “尚雪梅不用说,王怡,还有一个……”

  说到最后,刘宁迟疑了一下,直觉告诉他或许不该把最后一个名字说出来。

  边上的大伙都等着呢。

  这****尿性的刘宁,不知道话说一半能急死人?更何况是这种撩人心痒的八卦!

  这哪能放过他,群起而攻之,口诛笔伐,推搡笑骂,集中向磨磨叽叽的刘宁开火。

  刘宁撑不住了,无语道:

  “我说我说,第三个说出来估计你们也吓一跳……”声音小了下去。

  另一头的赵香江不得不稍微将身子微微向这边倾斜一点,以免听不清。

  关键时刻,刘宁突然:“哎呦!”一声惨叫,霍得跳起来,抱着后脑勺惨叫。

  众人吓了一跳。

  刘宁身后闪出曹铭,哼声:“你应该庆幸自己活在二十一世纪,在古代,乱嚼人家隐私长舌妇要把舌头给拔的,可没我这么大度,就敲你下脑勺!”

  “大度?”

  大伙看着还在哀嚎不断地刘宁,估计待会包就起来了,心里同情又庆幸。

  曹铭斜了一眼背后始作俑者。

  周丹面部微红,毕竟有点心虚,插着手指在那讪笑。

  吃饭的时候大家没以往那么疯,也不好意思喧嚣打闹,赵老师坐边上嘛,当然得夹着尾巴。

  赵香江明白缘由,简单吃了两口,准备一会就走,也好让这群孩子能够自由点。

  但计划没有变化快。

  正专心致志吃着饭呢都,谁都没发现有个女生靠近,直到她清脆开口:“赵老师,你好”

  女孩有着一头非常惹眼的长发,直垂腰际,宛若流瀑,一套黑色呢绒外衣熨帖非常,衬得她身形聘婷,肤白貌美。

  大家视线一下都被吸引。

  曹铭也不例外,不过让他疑惑的是,他明显感觉到这个陌生女孩在说话的时候专门看了他一眼,仿佛两人早就相识。

  赵香江能力在脑海中搜寻,但是终究没有丝毫和眼前学生相关的片段,神色抱歉:“你是......?“

  女孩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过去,解释道:“我是今天刚转来的,具体的行政文件明天会老师的手里。”

  赵香江将疑惑压下心头,挤出笑容:“欢迎欢迎,你叫....?”

  “沈弦。”

  说完出乎意料地给坐成一圈的孟凡刘宁等人微微鞠躬:“以后请各位同学多多关照了。”

  几个小伙子受宠若惊,慌忙摆手谦虚。

  就此一个行为,似乎一下就让这些男生好感顿生。

  周丹用筷子轻轻敲了敲对面不做表态的曹铭,没出声,但是唇形开合有度:“这小女生不简单哦。”

  曹铭轻轻回了她一句:“就你聪明。”

  “曹铭同学,你....好像不怎么欢迎我?”

  沈弦不知何时转过身,眼眸在光线昏暗的傍晚漆亮异常,隐含笑意,璀璨生芒。

  曹铭心里无端生出一个词:妖精。

  面上看不出波动,温和一下笑,带着点似有若无的无奈:“怕女朋友吃醋....”

  大家一下意外起来,没想到曹铭这么实在。

  周丹听出点门道,偷偷给曹铭比了个大拇指。

  沈弦面色一僵,别人不明白,但是她比谁都清楚这话背后的意思:我曹铭是“有家室”的人,保持距离比较好。

  曹铭点到为止,话锋一转:“当然了,既然是同学,那就可以另当别论了。”说话间已经利索地抽出一个小椅子,主动递过去:“来,今天你有口福,坐下吃点。”

  交际的艺术往往就存在一推一拉,一疏远,一亲近的切换,所以才有像“严慈相济”,“棍棒甜枣”等千古理论嘛。

  沈弦已失去主动权,心境不知不觉已变,礼貌推辞离开。

  第二天一早上,果然如沈弦所言,赵香江刚到办公室,就发现办公桌上已经静静躺着一份转学文件。

  而在教室里,经过昨天晚上在场的那几个男生渲染,几乎全都知道今天会空降一位美女转校生,大家都引颈以待呢。

  当然,期待的大多数是男生,女生心思更杂点,好奇居多。

  即便是被打了心理预防针,那一袭仿佛加了特效的及腰长发出现在教室讲台上的时候,还是引出不少惊叹,男生们互相嗡嗡,都看到了彼此眼神里的青春期特有的动荡感。

  简单介绍完毕,赵老师将沈弦的作为安排了,教室里的议论声才渐渐小了下去。

  课间,周边的班级似乎都知道了303的转校生了,还有专门跑过来围观的,在他们心里,这303的男生们似乎是祖坟上冒青烟了,原本出彩的女生就不少,尚雪梅,陶羽,哪个不是鹤立鸡群?还有含苞未发的第二梯队,王怡,崔晶,杨芹等,现在好了,又来个足以引起轰动的沈弦。

  “你丫的也来凑热闹?”曹铭上厕所的时候,正好看见何唱白鬼鬼祟祟地往窗户那伸着脖子呢。

  何唱白被抓了现行也不发窘,反倒一本正经打探:“你们班新来的转校生有传得那么邪乎?”

  曹铭瞧他没出息的样儿,一时性起,拉着他直接进教室,走到沈弦座位边上,这才停下丢了一句,语气捉弄:“邪不邪乎自己看。”

  沈弦浅笑挂面,面有疑惑地看着曹铭和何唱白。

  何唱白初时的愕然过后,竟然犹疑试探:“你是.....沈剑的....妹妹?”

  曹铭心里愕然:原来如此啊。

  不过沈弦听到这个,面色一愣,整理了下桌上的东西,语气不带感情:“你认错了。”

  何唱白嘀咕:“怎么可能?上次你还和你哥一起去我们家的呢....”曹铭见沈弦的表情越来越冷,连忙打住何唱白:

  “就你话多。”

  两人就此要告辞的时候,门口传来一阵骚乱,紧接着沈剑人未到声先至:“麻烦其他人都先出去,我们先在这处理点私事要处理。”

  言辞还算客气,不过语气却没留商量的余地。

  303的学生俱是一愣,一时不知道如何应对,都把眼光投向班长陶羽那。

  陶羽皱着眉头,盯着盛气凌人的沈剑从门口气势汹汹地闯入,身形不动。

  见大班长这样,其他本来还被沈剑气势所摄而犹豫不觉的人也都安定下来,在各自位置上观望。

  沈剑见谁也不买他的账,这才惊觉自己现在并非还在沈家,而是置身千里之外的QS县身后的大个却不管,一改以往的憨笑木讷,皱眉逼视,极具压迫力,仿佛开锋巨阙,望者无不低头垂视,莫敢撄其锋。

  沈弦这时候突然“噗嗤”一声,破颜而笑:“人家不买你的账就让大个子吓唬人?还真有出息,恩,给家里长脸了……”

  沈剑神色愈冷,盯着从小就和自己打对台戏的妹妹,一字一顿:“坏我好事,谁也保不了你!”

  沈弦仿佛没看见自己哥哥苦苦压抑下的奎怒情绪,云淡风轻:

  “我坏什么事了?再说,要不是爷爷让我来,我还未必乐意呢”

  沈剑听到“爷爷”二字,神情明显一顿,表情阴晴不定:“最好别骗我。”

  沈弦掩嘴一笑:“谁能骗得了才智无双的沈大公子?”

  听了妹妹的夸赞,沈剑非但没有丝毫应有的得意,反而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他比谁都明白这话里面的讥讽嘲笑比任何一句奚落痛骂都来得实在。

  他从小在言语争锋中就没在沈弦那占过上风,知道再待下去只会吃更多黄莲,既然明了她的到来是谁的授意,也干净利落,转身便走。

  曹铭见没事了,待在这也够尴尬的,拉着何唱白撤。

  刚迈步,沈弦悠悠开口:“看了场戏,就没什么要问的?”

  曹铭知道这事越掺和越乱,刚想回应个万金油式一笑了事,哪知道边上的何长白一引就上钩:“你们兄妹两怎么这么.....仇视?”

  曹铭掐了他一下,这货还傻傻愣愣叫出声:“你掐我干啥?”

  曹铭满脸尴尬,恨不得一巴掌呼死这猪队友。

  沈弦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也不强求,只是落寞一笑:“算了,不说了,没人想听我这些招人烦心的事。”

  曹铭心里呵呵:“估计只要你开口,连公猪都恨不得端坐那听你娓娓道来吧”

  转身敷衍她几句:“看开点,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说完拉着还不情不愿的何唱白离开。

  曹铭之所以如此欲离沈弦于千里之外而后快,恰恰是因为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有意无意想拉进和曹铭的距离。

  昨天晚上主动打招呼,刚才的话题引导,虽说不能完全地断定是她沈弦刻意为之,但斧凿之痕隐现。

  曹铭自认还没优秀到一个女生短短见了两次就为之倾倒的地步,更何况是像她那样的拔萃女生。

  明天是篮球赛决赛。

  放学以后,曹铭带着麻雀队在操场上练了会球。

  不知怎么的,曹铭今天的状态出奇地差,投篮的命中率出奇地低,惹得大家都担心起来。

  曹铭见他们在边上干着急也没用,匆匆打发他们解散,一个人在空旷操场上不断运球投篮。

  ……

  “当~”

  又没进。

  曹铭满脸困惑。

  在投球的瞬间,第六感就告诉他,这球是必进的,而且种感觉在以往的经验中几乎是屡试不爽,也是他很多次球刚脱手就自信回头的前提所在。

  曹铭屏气凝神,再次抬手。

  意料之中,球直接砸在篮板上,弹落远方。

  “信不信,你这样投一晚上都不会进一个。”

  阴影中,滚落远方的球被一个娇俏玲珑的女生一下一下运着,慢慢走到球场灯光下。

  如瀑墨发绸滑耀眼。

  沈弦。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981/212252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