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物是人非 > 112:决赛

112:决赛

  曹铭很意外:“你不会一直在这看着的吧?!”

  沈弦耸了耸肩,口气淡然:“算是吧”轻轻扬手,篮球脱手而出,也是三分。

  曹铭看到她投的这一球,心里下意识地一笑,但是很快笑不出来,球稳稳投进。

  “很意外是吗?这球怎么会进?而之前你那些感觉必进的球却一个进不了。”

  沈弦仿佛能洞悉曹铭的一切想法。

  曹铭呆若木鸡。

  沈弦似乎觉得曹铭现在的表情很好笑,一个人在那捂着嘴笑了好一会:“算了,不逗你了,好好练球吧,明天或许还真有那么点希望赢沈剑呢。”

  说完施施然离开。

  曹铭愣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心神不定地拿起刚才沈弦触摸过的篮球,脑子里全是刚才她抛出那球的运动轨迹,他清楚地看见球的飞行过程了诡异地发生了偏离,真是那不可思议的转变才让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曹铭没心思练了,将球随手一抛,准备收拾收拾回去。

  但....球进了。

  这时候脑海中一下冒出沈弦刚才那句:“算了,不逗你了,好好练球吧。”

  难道刚才一直是她捣的鬼?

  曹铭不甘心,又扔了几球,果然是恢复了原来的超高命中率,。

  但是他现在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疑惑占胸,满怀心思地回去了。

  第二天下午。

  八中篮球赛。

  决赛。

  今天本来是全校大扫除的时间,学校人性化,如果各班级的卫生工作提前做好的话,可以去操场上看比赛。

  303的同学们已经统一好了意见,什么大扫除,见鬼去吧,天大的事等比赛完了再说。

  何唱白早就拉着王奕珩几个自发地往303的拉拉队里钻,扬言要为麻雀队奉献掉自己的嗓子,不过曹铭看她不停地只顾和女生们嬉笑的行为,很难让人信服他刚才的大义凛然。

  沈弦和班里的女生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戴着耳机悠然散步,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

  让何唱白曹铭几个意外的是,王奕珩一开始就猛盯着沈弦看,初时还能含蓄点,怕何唱白王大力几个取笑还欲盖弥彰地不时转头,到后来简直是控制不住,三步一回头。

  被取笑了半天,王奕珩红着脸也不否认,依然故我。

  一声哨响,比赛开始。

  决赛不愧是决赛,这还没真刀实枪地干上呢,边上围着的观众就已经大呼小叫地喊起来了。

  尤其是两个的拉拉队员,斗得丝毫不比场上比赛的情况逊色。

  何唱白关键时刻还是靠点谱的,一个男生的在女生堆里风姿摇曳,扯着臂膀来回挥舞,很有汉奸嫌疑地大喊“303!加油!”看得他自己班的学生们一阵蛋疼。

  第一节,沈剑和曹铭都很克制,除非必要的传球,他们其他视乎很少参与控球。

  到第二节的时候,差距就出来了,傻大个的强大身体优势为对手提供了稳定的球源,比分不断拉大。

  刘宁几个已经很尽力地拼抢了,但终究没办法平衡掉这巨大差距下的比分失衡。

  第二节,曹铭尝试着出手一次三分,遥遥命中。

  麻雀队挥拳相互打气。

  但紧接着,对方作为回敬,沈剑一记霸气上篮让自己的队友也都瞬间斗志昂扬。

  周围的观众似乎已经感受到真正战火的点燃,只要是曹铭或者沈剑接到球,观众们就会统一商量好般地爆发出一阵阵喝彩,而两人也没让他们失望,或华丽或霸道,精彩纷呈地诠释着篮球魅力。

  比赛到了最后一节,观众们似乎已经忘了自己原有的支持队伍,只要是有一方进球得分,都会毫不吝啬地给予掌声和欢呼。

  双方队员都是大汗淋漓,麻雀队虽然有刘宁和孟凡他们分担着曹铭的大部分抢断和防守任务,但不可避免的身体对抗和过人还是耗掉曹铭巨大心神体力。

  比分一直是交替上升,但是对方领先的时间越来越长,到后来,麻雀队即便是将比分追平都会显得千难万难。

  曹铭喘着粗气,看了眼不远处的沈剑,心里烦躁。

  尽管沈剑今天表现也十分卖力,但总给曹铭一种他还是有所保留的感觉,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别人这长时间打下来个个气喘如牛,他沈剑额头上却都还是没见一滴汗珠。

  关键是这还是他时不时地来和扣篮的前提下。

  “邪乎!”

  曹铭想起了何唱白对沈剑的评价。

  紧接着,脑海中又闪过昨天晚上沈弦的怪诞言行。

  曹铭昨天几近失眠,在床上恨不得将她在操场上的每个片段一帧一帧在脑海中回放,直到深夜才迷糊睡着。

  虽然没想通,但心里却隐约有了个结论。

  比赛继续,最让曹铭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最后几分钟,沈剑像突然变身的超级赛亚人,开启了暴走状态,进攻更加凌厉不说,防守也凶狠起来,盖了刘宁两次大帽几乎要把他盖哭,现在刘宁只要看见沈剑过来,就立马将球脱手,心态已经被打崩了。

  分数没了,可以打回来,心态没了,那真是没救了。

  曹铭看着如入无人之境的沈剑在人群中大开大合,再看看似乎已经放弃抵抗的队友们,心里的无力感越发浓重。

  “或许……这已经是麻雀队能够取得的最好成绩了……”

  这时候突然一声哨响。

  曹铭疑惑转头,只见赵老师不知何时已经走到裁判边上,极力陈述着什么,边上还有一位让曹铭眼角一跳的人:

  沈弦!

  经过一段时间交涉,裁判的犹疑神色更加明显,但最后还是缓缓点头。

  换人?!

  但是曹铭心里纳闷,自己的替补都上差不多了,换谁不是于事无补?

  远处这时候传来一声口哨,接着是一阵阵带着惊疑的起哄声。

  曹铭和队员们望向操场一角的更衣室,骚动的人群开始向两边分流,一个女生排众而出,正是这两天饱受关注的沈弦。

  沈弦....上场?!!

  操场上的人都有点目瞪口呆的意思。

  沈剑面如披霜,寒气逼人,傻大个也都罕见地出现为难神色。

  刘宁愣完之后,凑过头来,对曹铭疑惑:“你安排的?”

  曹铭干净利落地回了句:“没看我现在也是一脸懵逼?”

  曹铭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回神:“不管怎么说,麻雀队能走奥这一步已经非常成功,即便是今天这场比赛输了,我们也没什么好遗憾的,大家坚持吧最后的比赛打完,不管输赢,我们不留遗憾,无愧于心。”

  队员们还没响应呢,刚走过来的沈弦就清脆地喊了声:“好。”白皙的小手不断鼓掌,十分捧场。

  刘宁孟凡那几个这才不甘落后,个个吼了一声。

  比赛开始,曹铭偷偷小声对沈弦道:“你不用着急,我抽机会给你传球....”

  沈弦不置可否,呵呵一笑。

  这时候孟凡拼死在对方篮下抢到一球,抡起膀子就来了个长传。

  机不可失,曹铭迅速判断球的第一落点,一下将球接住,强大的惯性力震得他手臂发麻。

  转身,调整姿势,扬手,投篮....

  动作优雅如前,一记漂亮三分。

  傻大个已经在篮下,球刚从网中落下,便扬手轻轻揽住。这段时间的交手已经让麻雀队明白,别妄想在篮下和傻大个一较长短,那会让你体会到什么叫压倒性的身体优势,你能摸到球那就算是烧了高香了,遑论争球?

  所以基本上球到了对方篮下的时候,麻雀队队员们都会很自觉地不去做无用功,而是迅速回防。

  但是就在此刻,一个如夜猫般轻盈灵活的身影迅速穿插到对方阵营,眼睛直直盯着傻大个高高扬起的篮球,嘴角含笑。

  曹铭心里恼怒:这疯娘们!

  对方一群大汉,真争抢起来,球有没有是小,把她不知轻重地撞了,磕了碰了,那就有她哭了。

  无奈,但还得跟过去,到时候也好接应保护他一下。

  可还没跑到那,人群就传来一阵惊笑。

  曹铭还没反应过来,一个篮球就直直地朝自己门面飞过来。

  慌忙接住,这才发现傻大个在那急得团团转,沈剑将沈弦堵在那,一脸质问神色。

  “这就把球抢了?从麻雀队想都不敢想的傻大个那虎口拔牙?”

  曹铭见沈弦隐约被沈剑带着几个人限制在那,连忙将球处理掉,赶忙回身去看看情况。

  到了沈弦那,发现虽然沈剑剑拔弩张的样子,但是沈弦还是一贯的满不在乎,清风扫月般淡然。

  “他们没怎么你吧?”

  曹铭环视了一圈面色都不怎么好看的对手们。

  沈弦还有心情说笑:“英雄救美?”

  这话一说,气氛为之诡异。

  曹铭懒得再这捕风捉影的事上纠缠:“没事的话就走吧。”

  沈弦一脸“小幸福”地嗯了一声,就要跟着曹铭走。

  沈剑横插一脚,将沈弦再次拦住:“玩玩可以,小心把自己玩进去...”

  沈弦满不在意:“沈大公子如果真的有心的话,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吧,要我提醒你测试截止时间已经不远了吗?”

  沈剑怒极反笑:“你一意孤行,那也别怪我不顾兄妹情谊了.....”

  沈弦刻薄反击:“兄妹情谊?....我们有过?....沈剑,我先前还有点担心你会不会真的长进了些,现在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了。”

  沈剑首次失态,脸涨得通红,一副即将失控的样子。

  曹铭连忙将沈弦拉走,就她这刀子嘴估计也就她哥能忍到现在了。

  过了中场,曹铭发现孟凡他们都盯着自己和沈弦看,目光怪异。

  沈弦早没了先前面对沈剑的冷漠与刻薄,变得一如正常的中学生,好心提醒:“你再这么拉着我的手,小心你女朋友回去让你跪搓衣板。”

  曹铭这才惊觉自己手上传来的温润触觉。

  心虚地望了一眼尚雪梅所在的位置,还好发现她正和王怡说笑呢,似乎没注意到。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981/212252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