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物是人非 > 114:桃花寺

114:桃花寺

  早上还没起来,门铃就叮铃铃地响,开门的是周丹,穿着套皮卡丘的睡衣,两眼迷蒙地去开门。

  “你.....?”

  周丹看着眼前温婉美丽的女孩,心里一阵惊愕,即使是同为女性,周丹仍然有种为之赞叹的感觉。

  周丹回神:“呃....我是前些天刚搬进来的租户....”

  “租户?”李青衣下意识地轻轻咀嚼着这两字眼,眼神略有狐疑。

  周丹看着眼前女子的一颦一笑,挫败感铺天盖地袭来,下意识地有种撞衫之后的自愧不如,回头朝着曹铭的房间喊了声,让他过来处理。

  曹铭看见许久不见的青衣姐,眼神惊喜,来不及寒暄,连身让进来坐下。

  两人不得要领地说了些废话,曹铭问明来意。

  “也没什么事,就是过来看看你,对了,我们的新地址。”

  曹铭接过纸条,刚要看,李青衣又补充了句:“我妈非要让我递过来。”

  曹铭会意一笑,像是不相信,但是也没对此发表出什么其他看法。

  李青衣环视了客厅一眼,又让曹铭专门带着去了自己原来房间坐了坐,见里面放的是曹铭的东西,脸色缓和了一些,这才告了别。

  李青衣身影消失,周丹踮着脚尖若无其事地移过来:“谁啊?”

  曹铭正对着衣橱大镜拾掇自己呢,今天约好了要和尚雪梅去爬山,整了整自己的衣领,语气心不在焉:“你猜....”

  周丹眼轻轻一瞪:“这我上哪猜?”

  曹铭斜了一眼她:“你平时不是挺能的吗?”

  周丹扬起小拳就要给他来一下,鬼机灵一笑:“女二号?”

  曹铭不知所谓,但挖苦的功夫一样犀利:“十年活九岁,越活越倒退,看来脑子经常不用真是会上锈啊。”

  说完将早就备好的登山包拿上,动作利索地出门。

  走前对着还是一脸思索的周丹鼓励道:“慢慢想吧您嘞。”

  在上尚雪梅家后巷子等了快半小时,望眼欲穿的身影才幽幽出现。

  尚雪梅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轻车上阵,啥也没带。这时候见曹铭全副武装,心里有点发虚,不过嘴上却不露山不露水:“爬个山,至于吗?我还没想好要不要去呢”

  要是别的愣小伙这么被冷屁股贴了热脸,估计立马撂挑子不干了。

  可曹铭发现尚雪梅今天妆容俏丽,显然是精心准备好的,说是不去,骗你鬼呢。

  曹铭也不气恼,陪笑:“想不好没关系,咱们路上慢慢想,我陪你一块想。”

  尚雪梅无语,也没拒绝这就过来拉自己的咸猪手。

  要爬的山离QS县城五公里左右,原本十个兔子不钻窝,乌龟不拉屎的地儿,后来建国破四旧的时候,有个老先生把自家收藏的字画古董埋在那,数年之后邓公主政,老先生去所藏之地找东西,东西没找着,却给在半山腰发现了座破落寺庙。

  寺庙当时坍圮地厉害,佛龛破落,户牖凋敝,考古队一来专家,去发现是寺庙建筑结构竟是可以追溯到汉朝之远,论时间,几乎可以更名震全国的白马寺不相上下!

  但是光是时间久也顶不了什么卵用,庙里没什么文物价值的送东西,考古队在那捣鼓了一段时间,也只能乘兴而来败兴而去。

  当地的乡政府脑子活,考古队走之后,找人提了个匾,因为周边桃花遍野,加上历史上有个“山寺桃花始盛开”的典故,就更了“桃花寺”的名字,从那以后,这山算是火了,十里八乡的都没事过来拜拜,乡下人没什么讲究,也不管这寺庙里面的神仙在天庭司管的是什么,只要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几乎都过来上柱香,什么去病免灾,脱单姻缘,求子保夫,种类繁复庞杂,涵盖万千。

  两人终于到山脚,遥望远处树木参差,雾霭蒙蒙,山间小路上游人逶迤成线,心情都为之大好。

  因为是周末,山路上的人还是很多的,不少都是他们这般大的学生,不过他们几乎都是三年五成群结伴出游,而且各自很克制得保持着距离,很少有嚣张到像曹铭这样明目张胆地牵着小姑娘手在人群中招摇过市。

  尚雪梅在众人不时打量的眼光中脸臊得通红,但是手实在是被抓地太紧挣脱不开,只有认命。

  桃花寺人声鼎沸,寺门口都被围得水泄不通。

  曹铭看着赶集一样的场景,再看看周围特地被打造地亭台楼阁,水榭庭轩般颇具文风的雅致环境,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尚雪梅看曹铭面有沮丧,安慰道:“这么多人,不进去也好,省得被挤来挤去。”

  曹铭没作声。

  曹铭印象中跟乐清来过一次桃花寺,记得后院中的围墙不高。

  “跟我来。”

  围着寺绕了大半圈,终于找到记忆中的大概方位。

  “咱们从这进去,正好到后院。”

  尚雪梅不像弦曹铭这么百无禁忌,到底对这种地方存了点敬畏之心:

  “翻寺庙的墙,不好吧?!”

  曹铭强词夺理:“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再说了,西厢记里张正和崔莺莺还翻墙呢。”

  尚雪梅被曹铭偷换概念的解释气得只翻白眼,一愣神,见曹铭已经撸着袖子骑在了墙上,只能也硬着头皮跟上。

  刚上围墙的曹铭还没抬头,一阵浓郁的馨香扑鼻而来,甜腻得让人发晕。

  曹铭一阵恍惚,打了个踉跄,差点倒头栽了下去。

  尚雪梅及时将曹铭稳住,看着他面色发白,头有虚汗,心里有点发怵,以为是亵渎了神明,口气放软:“要不....咱两回去吧。”

  曹铭答非所问:“你闻见了吗?什么香味?这么浓?”

  尚雪梅被他说的一头雾水:“香味?哪有?”

  看着他一脸思索的样子,尚雪梅更加心里不踏实:“你别乱说话吓唬我。”

  曹铭看她这样,不好再说,顺势道:“开个玩笑的。”

  跳下围墙,把尚雪梅也接下来。

  后院几乎和印象中的一样,栽满桃树,满院桃枝横斜,疏影清浅,和寺院门口沸反盈天的景象几乎是天壤之别。

  两人在桃林里缓步而行,旭日当头,清风徐来,很真有点惬意。

  走着走着,曹铭颓然听见有人遥遥呼叫:“这里.....这里.....”

  曹铭惊疑不定,转头看见边上的尚雪梅面色如常,显然并没有听见。

  找了个借口,曹铭赶紧带着尚雪梅离开这透着诡异的地方,穿过一扇木门,终于闻到香火气息,出了后院。

  趁着工作人员转身的空档,两人迅速猫着腰穿过大堂。

  尚雪梅第一次来,每处都看得挺仔细,在许愿树旁还特地买了木牌和红绳,自己躲在一旁写了好一阵,最后一脸虔诚地挂在了红绳满身的老树上。

  曹铭取笑:“这树上这么多愿望,即使真的灵,排队挨个实现愿望,估计排到你也都猴年马月了。”

  尚雪梅不准他在这种情况开玩笑,逼着他对着地:“呸呸呸”三声,说是这样就能收回刚才的话。

  这时候的尚雪梅纯真地让人又好笑又心疼。

  边上的老和尚看得直乐呵,估计真把他两当做了善男信女,招手让曹铭和尚雪梅过来摇一签。

  曹铭没什么兴趣,尚雪梅却跃跃欲试。

  交了二十元的香火钱,尚雪梅一脸珍重从老秃驴那接过签筒,临摇的时候面容却变得忐忑,迟迟不肯下手。

  老秃驴惯看人间风月,对她的小心思洞若观火,温言道:“小姑娘放心,姻缘天定,祸福相依,看你这样的,肯定能摇出个上上签。”

  这鸡汤....清汤寡水的。

  尚雪梅终于动手。

  摇了会,有只木签蹦跶出来,尚雪梅捡起来端详一会,欢呼雀跃:

  “还真是!上上签!!”觉得是老和尚一语中的

  曹铭心里一笑:“桃花寺的签是出了名的万花签,签筒里塞的都是上上签,这是本地人人皆知的事情,来这也就是图个喜庆,就像过年的时候见人都会说:“恭喜发财。”一样,如何当得了真?

  曹铭不点破,微笑点头,还装模作样地拿过来念:

  “选出牡丹第一支,劝君折取莫迟疑。

  世者若问相知处,万事逢春正及时。”

  曹铭念完盯着向雪梅,表情似笑非笑。

  尚雪梅好不自在:“.....看我干吗?”

  曹铭坏笑:“这签是姻缘签,原来你一心要求的是这个啊。”

  尚雪梅又惊又羞,连忙矢口否认:“瞎说。”

  老和尚摸了摸锃亮的光头,呵呵笑道:“这位小朋友说的没错,这签是姻缘的上上签,要我给你解解吗?”

  尚雪梅点点头,赶忙看了眼边上的曹铭,又摇摇头。

  老和尚纳闷了:“这是解还是不解?”

  尚雪梅一跺脚,银牙暗咬,口齿模糊道:“解....解解看吧。”

  也好在是老和尚耳力惊人,这才听得清楚。

  老和尚不紧不慢地从袖子里拿出一块牌子,上面有着一行漂亮的小楷:“解签二十元一支。”

  “噗....”

  一边刚拧开矿泉水喝了一口的曹铭没忍住,一大半喷在了那颗锃亮的大光头上。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981/216604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