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暴力英雄 > 第十章 鬼音阵

第十章 鬼音阵

        “这里就是古兄的暂歇之处。”刘金一指眼前搭建的极为简陋的草屋,“明早会有师兄带领古兄去鬼音阵测试,告辞。”

        石唐点了点头,一般武者,都只有露天的草席铺地,将就一晚,这草屋算是待遇最高的了。

        武者不同于凡人,山间寒湿气重,也没什么影响。

        只是越往繁华昌盛之处,越是能体会到,实力差别所带来的待遇和影响,悬殊极大。

        这草屋搭建的极为巧妙,与周围环境浑然一体,想来神雨宗也不可能兴建土木,破坏了风水灵气,一切都是顺势而为,处处彰显名门大派的不凡之处。

        一夜静养,次日清晨,有火工弟子奉上茶水糕点,饭毕,在一名管事弟子带领下,前往“鬼音阵”。

        神雨宗这等名门大派,对于资源的珍惜利用程度,已是达到了极为苛刻的地步,门派弟子都是精挑细选,绝不会豢养一些混吃等死的武者。

        入门测试共分两个,第一,重力拉引,排除一些投机取巧,根基不扎实的武者,倘若在三星武者时急于求成,身体素质一般,那么就会被轻易淘汰掉。

        因此,你是白痴也好,笨蛋也罢,只要你修炼的慧根不是太差,稳扎稳打,基础打好,加入神雨宗难度不是太大。

        第二,鬼音阵考核,这是考核武者的意志力。

        据说意志力稍差的武者,很难通过,至于内详,石唐也不太清楚。

        神雨宗意在淘汰一些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难以坚持的武者,修炼一途,与寂寞为伍,自己不努力,需要别人时时督促,将来难有作为。

        收一个这样的弟子,只会浪费资源而已。

        管事弟子领着石唐来到一处圆形空地。

        地面平整光滑,纹刻着许多莫名韵味的长线。

        空地内摆着近百个蒲团,早有一些武者稀稀拉拉坐在上面。

        石唐随意坐下,等了片刻时分,蒲团坐满,管事弟子在空地外侧朗声道:“这里是鬼音阵考核,也是按照沙漏计算时间,判断实力。每多一沙漏时间,入耳声音便放大一倍,蒲团旁边的是阻音罩,若坚持不住,便将它戴在耳上,声音便消失了。如果你们重力拉引考核是三沙漏,这鬼音阵考核是二沙漏,则入门后是灰袍弟子,都明白了吗?”

        众人齐喝一声,那弟子道:“都闭上眼睛,啧啧,接下来你们可要好自为之。”

        只见空地的东南西北四角各有一名弟子手持一块晶灿灿的石头,许多武者都认得,那便是灵石,四人同时将灵石放入一凹穴中,霎时间圆形空地内的武者,只觉静谧的山谷内响起了一阵阵鬼哭之音。

        那声音当真难听之极,就好似妇人哀哭之声,又好似怒骂呵斥,更像人垂死之极的嗬嗬之音,处在阵中的武者,无不是浑身一震,心中烦躁难忍,许多人便想戴上阻音罩,不去受这精神折磨。

        管事弟子站在阵外,虽然听不到,但他曾经经历过,而今看到这些武者饱受折磨,心中暗道:“哼哼,能在重力拉引下坚持住的武者,可不一定能受得了这鬼音阵的折磨。”

        石唐眉头一皱,心中升起了烦躁愤怒的情绪,心底微惊,旋即平复下来。

        武者打磨身体,本就是吃苦的事,没有毅力如何能成为五星、六星武者?

        因此大部分武者都能坚持住,只有几人忍不住戴上阻音罩,却失去了入门的资格。

        过得一沙漏时间,鬼音陡然凄厉起来,众人心中烦郁的感觉愈甚,已有数十人戴罩离去,各个脸色苍白,好似从鬼门关走了一圈似的。

        到得此间,方能看出差别,一些人兀自苦苦支撑,咬牙皱眉,好像在与人殊死搏斗,痛苦无比,一些人却脸色平静,浑然不觉。

        石唐暗道:“这声音无孔不至,越是理会,越是关注它,它的影响越会成倍放大,反而不易坚持,恰好和合妖劲第三重,我始终没有头绪,趁机思考一下,一举两得。”

        当即沉浸在思考武技之中,那鬼音突然间也好似消失了似的,耳听不到了。

        “啊,我受不了了!”

        “我也受不了了,我要疯了,tmd,灰袍弟子就灰袍弟子吧,老子才不要再受折磨。”

        一些武者用力捂住耳朵,戴上阻音罩,眼睛通红,赶快离开了鬼音阵的范围。

        他们这一呼喊,登时也扰乱了身旁的武者,精神一波动,也受不了迅速离开。

        管事弟子冷漠看着,暗道:“这鬼音阵考核,一次安排这么多人在一起,岂是没有意义?哼哼,忍受鬼音的同时,听到同伴们的惨叫,心智不坚之人,立时就会动摇。”

        听到旁人惨呼,自己“感同身受”,也立即放弃。

        这两大考核看起来简单粗暴,却大有用意在里面。

        还没到三沙漏时间,已走了过半的人数,沙漏倒转,第三沙漏时间计时开始。

        鬼音再增一倍,众武者就好比从小溪进入小河,又从小河进入湖泊之中。

        这一次瞬息间有近三十多人拿起阻音罩,过得几个呼吸后,场间只剩下寥寥几个身影,他们周围都是空荡荡的蒲团,显得形单影只。

        一些武者尚未离去,看到这一幕后心生感慨,暗道:“这就是修炼一途啊,越往后,周围的人都渐渐被淘汰,一条康庄大道渐渐变成了自己独行。”

        石唐童年饱经风霜,尝尽人生酸甜苦辣,修炼蛮牛炼体诀数年毫无进展仍旧苦苦坚持,这份意志力,非同小可,心底已是极为坚定。

        那鬼音就好似狂风,又好似暴雨,鞭打在他身上,只是他似劲草一般,稳稳的扎根在大地上,心中既不动摇,这鬼音又如何能在影响到他?

        因此即便到了四倍鬼音,于他也毫无影响,兀自在苦苦思索这和合妖劲第三重到底如何修炼。

        管事弟子见场中一人兀自巍然不动,这时鬼音已有五倍有余,心中不禁迟疑,是否要为此人再增一倍。

        这入门身份,是看两大考核中成绩最差的一个来判定身份,这青年是紫衣弟子,已经无虞了。

        陡然间,他的耳边响起一道声音,“不要停,试试这小子的底线。”

        那管事弟子心中一震,恭声下令,心底暗惊,不知是门下哪位师尊传音给他?

        左右张望之下,也没看到什么特别的人,心底暗暗猜测。

        在那群武者之后,一名衣衫褴褛,好似乞丐一般的老者站在那里,竟没人察觉他的到来。

        乞丐老者轻轻煽动手掌,当做蒲扇似得,小声道:“有趣,有趣,我刚回来,便碰到了一个有趣的小子。”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360/202007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