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被遗忘者 > 第八章 令人惊恐的发现

第八章 令人惊恐的发现

        回到宿舍坐在床上,姬皓依旧后怕不已。这件事情必须得处理好,不管是谁的原因,一日不解决,一日人心惶惶。他们凑到一起,他们费劲封起来过道,也就是为了寻找这么一些可怜的安全感,但是现在,自己头顶上就住着一个人,在身后捅刀子。指不定哪天不小心,就被他给阴了!

        “这事情必须得尽快解决,能谈的来最好,迫不得已,我们四个人,也能把他绑起来扔出去。”姬皓这么告诉大家,也是想要安定军心,他在提醒大家,我们有四个人,我们完全不怕他。

        但是貌似他的队友们并没有注意到姬皓想让他们注意的地方。“记号哥,这种人留不得。”眼镜这么说;

        “记号哥,还谈什么谈,咱们直接把他门砸了,把他弄死得了,他想让咱们死,咱们就不能让他活!这是末日,杀他一个不算多!”这是胖子这么说。

        骁男却很不合时宜的对大家说:“丧尸为什么会敲门?”

        姬皓听到这句话时,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眼镜的脸色瞬间死一样难看。而胖子则呆呆的说:“没人敲咱们宿舍门啊。”姬皓也不傻,看到眼镜面如死灰,知道眼镜一定是想到了什么。眼镜接着说:“我还不敢肯定我的猜测,给我点时间,让我梳理一下思路吧。”

        趁这点时间,姬皓和胖子也隐隐听到了“砰……砰……砰”的缓慢的敲门声。

        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后,眼镜说:“丧尸为什么会敲门,涉及到一个非常复杂的逻辑关系,要是往简单的说,可能仅仅是个巧合,丧尸听到楼道里有声音,开始四处乱拍。他拍到了门上,被咱们听到了。这种情况再好不过了。但是就怕这是丧尸有意在敲门。”

        眼镜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如果是他有意识的在敲门,那么原因就有很多了,我们之前就是靠敲门听声音来判断屋子里面有没有丧尸的,有可能是我们的敲门声刺激了丧尸,让他听到动静后下意识也去敲门。可能性有太多太多,我就不一一细数了,但是最可怕的原因有两个,不管是这两个里面哪一个成真,对我们而言都是毁灭性的打击。第一点,丧尸可能自我觉醒了生前的意识,知道敲门后门会开。这一点非常可怕,现在他会敲门,那以后他们会开门了呢?他们要是会开门的话,整栋楼里关在宿舍中的丧尸一拥而出,我们根本没有应付的资本!”

        听到这种猜测,姬皓倒吸了一口凉气。眼镜缓缓说出了第二种猜测:“第二个可能是丧尸进化出了超常的嗅觉,闻到了门外有东西。这一点更可怕,这就意味着,丧尸可能会这么无限进化下去。到那个时候,别说我们,全人类都没有一处容身之所!”

        骁男可能还不嫌乱,接着补充:“其实这些都是以后的事,就眼前来说,丧尸敲门会不会停,他就这么砰砰砰的敲下去,那个门能坚持多久?咱们今天刚和丧尸交过手,大家也知道,丧尸的力气非常大。而且……丧尸可以进化这件事,基本可以肯定了。我之前杀死过两只丧尸,他们……额,怎么说呢,他们并没有表现出像这一只一样的攻击性。我杀死的第一只丧尸,它被我设下的障碍物完全卡死后,才被卡在原地走不动,被我射中大脑而死,而第二种丧尸更夸张,他直接当着我的面去吞噬第一只丧尸的尸体。而咱们遇到的这只丧尸,在被卡住后,产生了明显的攻击趋向,在被梯子挡住后,伸手开始破坏周围的东西,甚至懂得向后走两步,蓄力再往前冲刺。所以我敢肯定,丧尸产生了进化!”

        姬皓揉了揉因为短时间内受到过多冲击而有些昏涨的脑袋,说:“管他会不会进化,他们就算会进化,也不是像变形金刚一样咔咔咔就变好了,他们需要一段时间来进化,这就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抓出那个三楼的王八糕子,还有就是收集物资。有咱们讨论的这会儿,丧尸也拍完了吼完了,咱们该干活了。”

        尝试了一番,依旧无法打开三楼的门,姬皓最终只能把这事儿放一放。他说:“今晚大家讨论对策,现在不能在这儿耗着了,先去干活。我们一定要赶在丧尸进化到我们无法抵御之前……”姬皓想了想,却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趁在丧尸无法抵御之前干什么?除了龟缩在这个建筑内,他们还能干什么?

        眼镜忙岔开话题,再去讨论丧尸进化问题,只会带来更多的恐惧。眼镜对着大家伙说:“原定计划改变,做的所有记号全部作废,咱们四个人一块,挨个排查,确定没有丧尸的就直接开门搬东西。

        有用的收集到二楼咱们清理出来的几间宿舍,没用的堆到二楼楼梯口,在二楼到一楼的楼梯口上再做一个门,这就相当于是在一楼和二楼之间做了两道防线,万一第一道防线被破,我们还有时间补救,是逃跑还是上楼,都有了缓冲的余地。”对于眼睛的这个建议,大家都没有反对。事关安全,再怎么麻烦都是值得的。

        时间就在排查与搬运中一分一秒的过去。好在丧尸的智商依旧没有改变,只要听到敲门声,丧尸就会回应。所以整个三楼排查下来,倒是有惊无险。他们在三楼还发现了一个户外运动爱好者的宿舍,在那里找到了一个登山包,一个野营灯,一把小铲子,还有一顶看起来挺大的帐篷。

        帐篷上面一堆编号,姬皓他们也认不出来,只知道貌似很不错的样子。野营灯的类型,姬皓在他姑姑家见过,构造很简单,在手电筒的基础上加装了一面具有特殊弧度的凸面镜,可以很好的将光线散发到四周,拆掉凸面镜就是个远光灯。装上凸面镜就是一个野营灯。这些设备做的都很专业,重量很轻。对于末日来说,是组不可多得的宝贝,虽然姬皓想不出来他们睡在野外的理由,不过如果是在山洞等特殊地形,倒也能派的上用场。

        三楼清扫的结果,除了出了事的那间宿舍外,其他和原先做的标记一样。看来三楼混蛋也知道,这种事情一次就足够了,第二次就起不到效果了。不过有个这样的人睡在头顶上,时不时使个坏,也够恶心人了!

        一天时间匆匆离去。

        三楼已经彻底清扫完毕,他们还拆掉一张床,拆下来了四根铁棍。毕竟弓箭箭支就那么多,用掉一支少一支,刘骁男也是需要能够得到补充的武器,比如说拆个床铺就能搞到的铁棍。三楼清扫完毕,就要去四楼了。胖子觉得是时候进入他和姬皓末日前的宿舍了,那里面还有个小陀螺的事情没有解决。

        四人拿好武器,姬皓还特别要求骁男背上他的弓,如果铁棍敲不死丧尸,还要靠骁男给丧尸来一箭。他们就这样上了四楼,那一摊血水早就干掉了,血水流过的地方,地板上留下黑乎乎的一片!

        四人在门口摆好姿势,眼镜开门,本来已经做好战斗准备,安慰自己说那不是我的同学,是占据我同学身体的丧尸,时刻准备把手里的铁棍狠狠的砸下去的姬皓,又一次被眼前所看到的东西震惊了。

        姬皓觉得他这几天已经受了太多的惊吓,先是末日的开始,姬皓一路逃跑回来的经历,二楼与丧尸对视,观察丧尸自杀的全过程,还是五楼看到的两具丧尸尸体,三楼开门后与丧尸正面相撞,每一件事情都能把姬皓惊的呆到原地好半天。惊吓这事,吓的多了,也就麻木了。姬皓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呆到原地不动的必要了,但是心头还是不由的一揪。

        屋子里面一片凌乱,本来整整齐齐摆在宿舍里的神器板凳,被踹的东倒西歪,姬皓忘记关的柜子,里面的膨化食品已经被扯了出来,有一包虾条的包装已经被踩破,里面的虾条撒了出来,沾染了血水,也变得黑乎乎的。旁边纯净水桶被踢破,翻到在地,大部分水都流了出来,混合着血水在楼道里流了一地,现在早已经干了。估计这就是那摊血水出奇的多的原因。宿舍的地板上……还躺着一具……骷髅架子……

        姬皓的麻烦够多了,要解决的问题还有很多,小陀螺为什么会变成一具没有一丝血肉的骷髅架子,这种高深的问题显然不是他们现在能解决的了的。虱子多了不怕痒,姬皓叫胖子把这件事情,这个场景原原本本的记下来,留给以后头疼去。

        胖子这么写到:赵瑞鹏,干净的骨头架子,扔了一地的零食,一包被踩破的虾条,一个空的薯片包装袋,一个破掉的纯净水桶,一地血水,凌乱的板凳,碎掉的窗户,地上没有玻璃,碎掉的水壶,打翻的花瓶,夜来香,姬皓的鞋子。

        姬皓看到后,狠狠的瞪了胖子一眼,胖子才抹掉“姬皓的鞋子”这一项。姬皓奇怪的问道:“赵瑞鹏是谁?”胖子皱着眉头无语了半天,才戳着姬皓的天灵盖说:“你是要雷死我啊。还是怪你喊别人外号喊多了,完全不记人家大名啊?赵瑞鹏就是小陀螺!我再问你,房朋是谁?”

        姬皓就像个刚学会说话的小宝宝,老老实实的回答“胖子”“刘骁男是谁?”“骁男。”“赵瑞鹏是谁?”按照惯性思维来看,胖子下一个问的人一定就是眼镜了,可他逆向思维,偏偏问的是小陀螺的名字。眼镜听到胖子这么问,还没还得及阻止,就听到姬皓不假思索的自信的大喊“眼镜。”。眼镜一拍额头,无奈的说:“我怎么平白无故躺纸上了。算了算了,别管我大名了,就叫我眼镜吧。”

        …………………………

        有人问我:丧尸的弱点如此明显,爆头必死。诚然,主角一行人作为普通学生,战斗力不强可以理解,可是军队为什么还没有展开救援计划?如此明显弱点的丧尸,军队早该一波高地了啊?

        嗯,这是个挺好的问题,不过作者在安排整个故事情节的时候,是有着非常严谨的逻辑线的。军队没有攻打过来的原因有两个。

        我们先来做一个假设,一个国家全部由军队组成,这样的结构可不可以运行下去?显然不行。粮食,物资,生产,运输,娱乐,规划,教育,科研,每一项事情都是需要大量的人手,制约军队向外扩张的最大因素就是,幸存者太少,供给跟不上。如果把所有人口全部投入战争,这样做确实可以段时间救出大量的幸存者,但是这些幸存者往哪里安放?粮食谁管?建设谁管?刚刚救出来的幸存者没吃的怎么办?没住房怎么办?这些人由谁来管理?大量的人口塞入空虚的后方,盲目的扩张带来的后果就是整个体系迅速崩盘。军队接管的安全区对幸存者的吸纳绝对不是可以肆意妄为的,只能循序渐进。

        第二个原因是,这次灾难是全球化的,只有少数几个城市能接到秦上将的信息,军队在某些组织的刻意拦截下,并没有接到关于病毒的警告,反而在有心人的刻意策划下,鼓励军队去训练场上看陨冰,所以军队人数损失是非常巨大的。整个国家的军队数量也就二百来万,分配到各个省,能有多少?末日前,申城是个和平的城市,这里驻扎的军队有多少?再往各个县市稍微送点,还能剩下多少?所以军队想要在末日爆发的伊始,就集结大量训练有素的士兵去城镇里面接应幸存者,是达不到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456/175006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