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被遗忘者 > 第十七章 我们需要信心之战

第十七章 我们需要信心之战

        吃过晚饭,没有往日的高谈阔论,大家各自回去了。

        马上天就要黑了。末日一来,断电后,只好养成日升而起,日落而息的习惯。各种电子设备早就没电了,晚上除了睡觉,也没什么好做的了。再加上气氛从中午压抑到现在,赵茂源一行人像是中了魔咒似的,各个都是沉默不语,就连本该需要看得开的赵茂源,也变成了这样。所以大家都默默的回到了起居室内,准备休息了。

        “眼镜哥,姬皓哥,你们给我说说,他们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回到宿舍后,看着旁边没有外人,宝哥终于没能忍住,问了出来。眼镜深吸了一口气,说:“他们应该是丢了魂儿了。”

        胖子也不懂为什么,竖起耳朵打算听个解释,却没想到还是没听懂。“丢了魂?”胖子奇怪的问道:“眼镜,你别说的那么吓人啊,这又不是道家抓鬼小说,什么叫丢了魂啊?”

        眼镜虽然表达能力强,但是他阐述什么原因的时候,不是说的非常简单,就是说的非常复杂。眼镜正打算长篇大论,就被姬皓打断了:“简单来说,他们这是丢了信心!”这下胖子宝哥就能多少明白一点儿了。异口同声地问:“丢了信心?”

        姬皓跑到门口,打开门,左右看了看没人,又把门重新关上,接着说:“他们的队长,陈振东,把他们给养殖了。”胖子马上又打断了姬皓:“哎呦记号哥,你说的越来越瘆得慌了,什么叫养殖了?难道……”

        姬皓感觉自己确实用词不对,尴尬得咳了一声,说:“陈振东确实是个人才,他能办得了的事情太多。也正是因为他太能干,他一个人承包了太多的事情,导致了他的队友没有处理事情的能力!”

        胖子现在也终于明白了过来,说:“那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一个花园里,十七颗种子同时开始发育,但是当一个种子抢掉了所有的养料,吸收了所有的水分,享受了所有的观赏,扛下了所有的风雨,挡掉了所有的灾难,承受了所有的磨砺,那他注定能成长为一颗苍天大树。但是在这颗苍天大树庇佑下的其他十六颗种子,却很难发育起来!”

        “没错”姬皓本想赞赏的看一眼胖子的,但是由于屋子里面太黑,他根本就看不见胖子在哪。

        姬皓只好继续说:“末日初期,丧尸羸弱,正是幸存者需要正视丧尸,积攒经验的时候。本该在所有人一起发育的黄金时期,陈振东以‘包养式’的态度帮助他的同学们,却阴差阳错抢走了他们的黄精发育期。现在陈振东一倒,他们一个个却还是幼苗,根本还没有习惯,也根本无法无法独自面对末日。所以他们畏惧了。也正是因为他们畏惧了末日,信心也就跟着倒了。这两天来,他们一直在主动回避与丧尸正面冲突这个问题,就是害怕丧尸。以前陈振东在的时候,他们什么都不用怕,什么也不用管。危险来了陈振东替他们挡着,丧尸来了陈振东替他们杀。现在陈振东不在了,他们就开始回避这个问题。”

        姬皓似乎听到门外有些动静,慌忙把食指放在嘴唇上“嘘!”然后慢慢走到门口,缓缓打开门一看,却什么都没有。姬皓摇了摇头,关了门,回来继续说:“其实他们的个人素质并不算差,就比如那个队长,他有心想要成长起来,帮大家抵挡末日。所以这两天来,他在主动往身上扛一些担子。他的表现我很看好,队长是个好苗子,是个靠得住的人,但是前提是他能够成长起来。还有在前天,陈振东的带领下,他们一群人平安走到了这里。但是实际上,那天那趟行程,如果除去陈振东的指挥能力不谈,就说个人实力,陈振东在队伍里面起到关键性的作用了么?”

        胖子摇了摇头,说:“那天他们一路闯过去,我根本没有看出来哪个人表现特别突出。”宝哥这个时候也说:“那天他们一路杀过去,我也看到了。不过如果不告诉我这些内幕。只让我看他们的表现的话,我会说,他们就是铁板一块!杀在前面的人有专门负责将外围的丧尸推走的‘清道夫’,对于挡在路中间,推不开或者来不及推开的丧尸,有负责将它们直接杀死的杀手,还有拿个棍子,专门将挂在杀手武器上的丧尸尸体清理下来的清理员。”

        宝哥稍微停了一会,似乎是在回忆那天的场景,接着说:“对于侧翼和后方,也有专门负责掩护,不让丧尸扑上来的掩护人员,被保护在中间的三个女孩子,则是大包小包背了一堆,却根本不比男孩子们跑的慢,一点都不拖男孩们的后腿。这种队伍我看一眼,就觉得这是个纪律非常严明的军队,也正是因为他们那天的表现,我才打算跑过来投靠他们的。”

        姬皓的宿舍楼离他们那天的情况有些远,并没有宝哥看的这么仔细。不过姬皓点点头,说:“没错,这些证据都说明他们每个人的个人实力都不差,只是差些信心!只要有了信心,他们也同样能快速成长!”

        眼镜虽然基础理论功夫扎实,但是对于人心的揣测还是差了好多,他疑惑道:“听你这么分析,我倒是奇怪了,陈振东和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陈振东要把他们养成现在这个样子?”

        姬皓冷哼了一声:“不要把每个人都想的那么险恶。我看这件事情并不是陈振东故意这么做的。一来这么做这么做对陈振东并没有好处,二来,陈振东在发现这个问题后,也做了一定的补救。”

        “这一点可以通过他们的叙述判断出来。据他们所说,陈振东开始是一个人出去找吃的的,后来才带着他们出去的,渐渐的他们也才敢面对丧尸。从这一点,也能够说明,陈振东发现这个问题后,也在补救这个错误。但是可能终究还是依赖性太强了,才导致他们的信心随着陈振东的死去而死去。”

        “不不不,这一点我可以解释。”眼镜反驳:“从心理学角度讲,这个叫做自信心过快成长,说通俗了就是自信心膨胀。他们本来什么都怕,但是自从跟着陈振东出去后,却转而认为,只要跟着陈振东,什么都可以完成。他们的自信心才会迅速膨胀。但实际上,自信心过快成长,也是培养人的一种方法,现代教学方式常常能够看到这种方法的影子。但是这也是非常危险的一种培养方式,一旦处理不好,有可能造成两种后果,第一种就是自信心过度膨胀,魏鹏珅就是一个例子。”

        “魏鹏珅?”姬皓疑惑的问道。眼镜知道姬皓不记人名的这个毛病,接着说:“魏鹏珅,就是咱们来的那天,砍着他们老大的尸体,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劳资的那个家伙。”“哦,你继续……”

        “这是第一种后果。魏鹏珅就是因为过于自负,觉得什么事情都是这么简单,喊两句,戳两下,就能成功。再加上他可能还有妄想症,才造成了这种极端的事件。第二种后果,就是赵茂源他们现在的表现。他们的信心建立在对老大的信仰上,信仰不在,自信心没了依附,也就破灭了,直接把他们打入了自卑的心态里面!”

        宝哥又一次见识到这四个人的神奇。第一次见识到他们的神奇是这四个人穿过尸群,完成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第二次见识到他们的神奇,是听说他们四个人直接在丧尸手中抢下了那个宿舍楼的控制权,收集了整个宿舍楼的物资作为储备。第三次是和骁男赛跑,一败涂地,第四次,也就是这次,在只掌握很少的情报的情况下,听他们完全分析出了这群人的“病根”和“发病史”。

        宝哥想要看看这群人到底还能干些什么事,忍不住接着问:“那你们说,这种情况,还有没有解决的办法?也就是还有没有拯救他们的办法了?”

        这次换到姬皓他们沉默了。

        许久之后,姬皓说:“办法,倒是有不少,怎么选择,却很难。解决他们的病,有两条路可以走,治标和治本。治标,很简单。他们没了陈……陈振东,咱们就去接过陈振东的位置。一棵大树倒下去,另一棵大树站起来,他们在咱们的保护下,一样可以很好的活下去。只要咱们不倒,他们一样可以成长。第二条路子,就是治本,给他们信心,告诉他们‘你也行’。他们重新树立了真正属于自己的信心,才能做到一棵大树倒下去,十四棵大树站起来!”

        “那么记号哥,你打算怎么做?”“怎么做……”

        怎么做,姬皓犯难了。这些话说起来好听,但是人心隔肚皮,真正做起来,却没有想的那么简单。

        一个又一个半晌之后,姬皓说:“怎么做,就要看他们是不是咱们真正的队友了,他们如果是咱们真正的队友,那咱们就有救他们的必要。如果他们处处防范着咱们,不把咱们当队友,那咱们也没有针拯救他们的必要。”

        听姬皓这么说,宝哥却更加疑惑了。“真正的队友?什么算是真正的队友?像我这样和你们住一块,听你们分析,和你们聊天,算是真正的队友么?”

        这下可是把姬皓给难住了。虽然宝哥具有排行第二的身体素质,并且和姬皓他们相处的也很不错,但是宝哥毕竟没有和姬皓他们一起厮杀过,还远远不能与姬皓和胖子还有眼镜骁男之间的关系相比较。

        感受到姬皓的窘迫,半天没有说话的骁男主动为姬皓解围:“没有记号哥说的那么复杂。除了咱们刻意的引导以外,无论是治标,还是治本,咱们要做的事情其实都是一样的。他们需要一场胜利,他们需要的是咱们带给他们的一场大胜。打赢了这场战争,咱们树立的威信,那么一切都好办了。他们要是懂得自我救赎,不用咱们教,他们也该明白了,人与人之间都是一样的,咱们能办到的,陈振东能办到的,就算没有我们,没有陈振东,他们一样可以,自信心自然而然就建立了。要是他们不懂自我救赎,知道咱们的厉害后,依附咱们继续活,那他们也可以慢慢成长。姬皓对三楼混蛋说的一句话很经典:上帝只救自我救赎之人。记号哥,我说的对吧?”

        “嗯,没错。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很简单,第一,融入他们,第二,找机会打上一仗,打上这么一场信心之战,第三,睡觉。”

        …………………………

        门外,一只举起的手,久久没有放下。

        赵茂源在门口站了很久了。他知道那天来的五个人是五个真正有大能耐的人,对于队伍现在的情况,他本来就是想要过来讨论个解决的方法。在他敲门的前一刻,他听到了里面的讨论的声音,就没有再敲下去,本来要敲门的这只手,也一直保持着敲门的这个姿势,久久没有放下去。

        “真正的……队友么……”

        赵茂源在心里默念。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456/175006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