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春如旧 > 第二章

第二章

        通红的火光,身体像在被烈火煅烧,滚烫的灼痛遍布了全身,使得人不住地紧缩,妄图借此来逃避。片刻,那灼热感去了,天旋地转之后,漫天漫地都是猩红色的鲜血,就连喉咙间都弥漫着血液粘稠的味道,血腥味直冲脑门,胃部一阵翻滚,恶心欲呕。

        “七娘,七娘,快醒来。”耳畔有人在低声呼唤。

        濮阳双眉紧蹙,她听到有人在唤她,她欲借此摆脱这险恶的困境,可眼睛似被胶住了一般,怎么也睁不开。直到须臾之后,有人推了推她,借着这股力道,她总算惊醒,艰难的睁开了眼,一道刺目的光芒直射她的眼睛,入目便是灿烂的春光。

        杂花生树,莺燕乱飞,一派兴兴向荣的勃勃生机,与她梦中的血腥阴暗截然不同。

        濮阳愣愣地看着,宫人见此,不敢出声相扰,小心地侍奉在旁。濮阳愣了半晌,确定了自己还好端端地活着,方心有余悸地舒了口气,道:“什么时辰了?”

        “七娘可醒了,眼下已近巳时。七娘快去梳洗罢,该出宫去了。”

        濮阳从榻上坐起,暮春之际,轻寒薄暖,她在亭中小憩,身上还盖了一层薄衾。人一坐起,薄衾就滑了下来,宫人见机,上前来将薄衾取下收好。

        濮阳站起身,走出亭子。

        春光明媚,入目皆是盎然生机。四周佳木葱茏,古柏藤萝,春日啊,万事万物都在郁郁生长,这满目的绿意,真叫人不忍辜负这大好的时光。

        方才那场可怖的梦隐约还留着,这半月来,鲜血、大火紧密地缠绕她的梦境,令她不得好眠,可就算如此,她仍是万般庆幸,相比得到的,这些只存在于梦中的阴冷险恶着实不值一提。

        濮阳举步,往自己的宫殿走去,逶迤的裙摆轻柔地擦过青石板路,身后是数名宫人跟随。

        她饮下那盏鸩酒,本做好了必死的准备,谁知,睁开眼睛竟回到了十七岁的这一年。

        这年还是太初十八年,先帝还健在,诸王的储位之争愈演愈烈,而最后得到皇位的皇长孙萧德文,眼下还不过一名八岁的稚儿。

        一切,还处于大有可为之际。

        濮阳沿着宫道信步,道两旁丛林掩映,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境况,她的心也跟着开阔起来。人活一世,已是万幸,能重新来过,更是上苍厚爱。

        走过这条宫道,穿过那一丛翠绿茂密的树林,便可见昆明池,池面广阔,群岛错落,再远处,池水生烟,如在仙境。

        濮阳立于池畔,池水映着碧蓝的天空,水波伴着轻风一层一层推开,眼前的一切都是如此鲜活而真切,活着的滋味真是动人极了。

        她伸手轻抚弯弯垂下的柳条,嫩叶饱满,微带凉意,却是如此生机勃勃。上苍既施厚爱与她,她又怎能辜负这来之不易的新生。

        ·

        回到宫中,宫人们已准备妥当。

        今日上巳,濮阳欲往洛水之滨,与诸王公主一同踏青赏春。

        时维暮春,杂花生树,草长莺飞,郊外野趣盎然,正是出城游玩的好时节。洛水澄澈如镜,两旁山坡都铺了一层青翠的绿茵,一眼望去,这绿意仿佛延绵到了天际。

        皇子皇女出行,仪仗排场是少不了的。

        远处侍卫成排而立,近处侍从或捧杯盏,或提壶炉,毛巾麈尾,一应俱全。

        从府中带来的仆从们,四下里忙碌,一望舒心的绿茵地上依次置了屏风,摆了矮案,案上又置饮食。佳肴美馔,鲜果清酌,令人一见,便兴致大盛。

        此时男女大防还不重,专对女子要求的三从四德是有,但还不至于泯灭人性,对天生便有无尽权势的天子之女,便更宽容了。只要不弄得四处宣扬、光明正大,连养面首这样的*之事,大臣们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只当不知的。至于坏了名声,便是另一码事了。

        故而,上巳之游,便不是皇子一拨,公主一拨,各玩各的,而是诸王公主都聚于一处,尽兴尽欢。与驸马相处融洽的公主,还有携驸马同至的。王妃倒是不曾见。

        既是踏春,四下游乐便是少不了的,于洛水之畔曲水流觞,在宽阔之地跑马蹴鞠,抑或三三两两,行走于青青草地之上,或歌或咏,皆凭各自喜好。

        到午时,众人快意而归,聚到此处来,分案而坐。坐于最上首的是被封为赵王的皇次子萧缵。

        当今天子子嗣不算丰,也称不上少,除去夭折的,长大成人的有六子八女。年初之时,皇帝大封诸子,皇子公主都有了各自的封号封地。二郎萧缵封赵王,三郎萧纶封晋王,四郎萧纬封代王,六郎萧绎封荆王,八郎萧缘封汉王,十郎萧绽封滕王。三年前病逝的皇长子也得了燕王的追封,皇长子之子萧德文也凭父荫,封为东海郡王。

        重生半月,濮阳着重做了两件事,一是派人打听卫秀的下落,她要找到他,然后收拢他。再就是探听这段时日,前朝后宫都发生了些什么。

        虽然是回到十二年前,诸多事宜都是经历过的,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大事记得,那些零零碎碎的小事早没了印象,可每日言行,围绕的却多半是这些小事。

        晋王就坐在濮阳身旁,笑着与她说话:“前两日入宫拜见阿爹,听闻七娘一月前与阿爹进了一良策,果然解了阿爹心头之忧。”

        濮阳闻言,侧头看向晋王,唇畔一抹笑,声音婉转动听,语气也放得柔缓:“阿兄好耳报。”

        她身着鹅黄曲裾,仪态雍容,举止华贵,坐立行止,一举一动,都叫人赏心悦目,这样的女子该是温婉柔情才是,可她的眼中偏有一道锐利的锋芒,唇角扬起,也是半点都不肯委屈自己的恣意明快。

        晋王宽和的笑容还挂在脸上,眼中已按捺不住地聚起了嫉恨不甘。

        他的话,阿爹怎么都不肯听,七娘一进言,阿爹便纳了。那青幽两州刺使在年前刚拜入他门下,濮阳这一回也不知是误打误撞还是她已站到了二郎那一边替他出头,总归阿爹诏书一下,幽州刺使折了,青州那边也成了惊弓之鸟,别说听他驱使,半句话都不敢多说,生怕步了前一位的后尘。

        四周人多,晋王眼中的嫉恨只片刻,便消散开去,又是和煦宽厚的模样。

        眼下诸王都在此,还有五位公主与两位驸马,驸马也是世家出身,都在朝中任职,自然也是耳目清明,听这边的话,都有意无意地将注意投了过来。

        成了诸人眼中的焦点,濮阳公主一笑而已,举杯提箸没有一丝不自在,心安理得得很。

        上首的赵王却不是如此了,他体态威武,几杯酒下肚,更显魁梧粗壮,闻得他二人所言,哈哈笑道:“这是在说青幽二州罢?也是阿爹仁慈,手下留情,如青、幽两者合该一并杀了才是,留着做什么?”他说着,一点不掩饰地往晋王那处瞥去,“要我来说,这等人,杀了还不够,还当戮其尸骨,枭首示众才是,让天下人知道,怀有异心,便是这下场。”

        他一向就是如此冲动暴戾的性子,说出这种话来,也没人奇怪,平阳公主与代王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讥讽冷笑。

        “赵王兄这话便不当了,何谓怀有异心,幽州刺史擅截贡品,确为不妥,可远不称不上‘异心’二字。”出声的是荆王萧绎,诸王之中,他独与晋王有三分相似,皆是修眉长目,隆鼻宽额,看上去便好相与得很。只是二人气质上有很大不同,荆王是一身精明,带着点书卷气的儒雅,而晋王则锐意内敛,一派气度宽和的伟岸姿容。二人常在一处,相互间颇有积分默契。

        相对赵王的话不留情,荆王则更有理有据,幽州刺史罢免了,却并未处死,也未下狱,而是赋闲在家,若来日有好时机,再被起用也未可知,可若是怀有异心,便只有死这一途了。

        有皇帝的处置作为依据,荆王三言两语便堵得赵王说不出话来。赵王紧捏着酒盏,眯起眼,盯着荆王,席上顿无人发声。濮阳百无聊赖地看着,这样的场景,从她记事起就不断上演,直至萧德文被立为皇太孙,晋王、代王因故远谪方消停。

        庭中歌舞不知何时皆停下了,赵王盯着荆王,微微朝前倾身,便如蓄势待发,就在众人以为赵王要发怒,他突然大笑,一拍食案,高声道:“六郎说的是,是我所虑不周,自罚三盏!”

        说罢他就挥手令仆从斟酒,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之中,痛快地喝下三盏,又令众人不必拘束,畅快地喝!惊讶只短短片刻,转眼,皇子公主们便如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又相互劝酒。

        此时的风情,但凡文人名士,都需会饮酒,且还不是小酒盅一盅一盅地来,必得满在宽大的酒爵杯盏中,仰头喝下,方能现洒脱风流。酒后若能犯夜禁、戏王侯,便更是不拘自在、放浪形骸的名士风范。世情如此,时人大多饮酒,行宴之时若不沾酒,是要被人笑话的。

        及至散宴,濮阳似已微醺,扶着婢子的手,登入车中。赵王是真醉,他被仆役搀着,瞪大了眼去寻濮阳的车驾,好不容易寻见,便径自朝那扑了过去,仆役搀他不住,唯恐他跌倒,连忙跟上去护着。

        “七娘。”

        只一声,濮阳便掀开了窗帘,望出来,赵王扶着仆役,醉眼迷蒙地道:“你可是回宫去?带了几人?甲士可够驱使?”

        赵王那秉性,素不是细致人,何曾这般体贴?听他这般问,濮阳心下诧异,却没宣于口,只道:“正是回宫,甲士也够了,多谢阿兄关怀。”

        赵王点了点头,后退一步,连站立都不稳,亏得他身后几名仆役机灵,牢牢扶住了他。

        濮阳见此,便与他告辞了,驱车而走。

        正属季春之初,沿途和风荡荡,杨柳依依,一派春和景明之象。沿途游人如织,皆是从城中前来踏春,穿花拂柳间,便尽享无限春光。

        濮阳坐于车内,双目轻合,似入浅眠,几名婢子都不敢出声,静静得侍候在侧。

        公主规制的车驾,必是上乘,兼之濮阳于诸王与公主之中,最得盛宠,有什么好物,皇帝皆是先赐予她,再论其他。她所用之物,比不上御用,却也相差不远了。

        马车行驶平稳,毫不颠簸,路上行人见马车上都饰了金,便知这必是哪家王公出行,纷纷避到两旁,待车驾过去,方才行路。

        众人皆是回城,本该几家车驾结伴,但濮阳心中有难解之结,来前便想好要去幽静的别院住几日,便一人独行。

        她宴上饮了些酒,方才看着也像是微醉,眼下再看,却是毫无酒意。她思路清明得很,正在思索赵王今日几下反常,必是得了什么人的指点。至于他临行前贴到车驾旁来故作亲近地问几句,当是做给三郎看的。

        这倒暂不妨事,再怎么样,且还乱不起来。真正让濮阳挂心的是,卫秀在何处。派出去的人京里京外找了半月,连丝毫线索都未探到。天下之大,若是他不在京师,要如何方能找到他。

        上一世,卫秀乃萧德文幕僚,以一介布衣之身,将萧德文扶上皇位。萧德文对他言听计从,他亦为他出谋划策,将她布置毁去大半,令她几度欲手刃此人来泄愤。

        外面的道路崎岖起来,车驾略觉颠簸。惶然不安的不详预感突然漫涌上来,濮阳睁开眼,她掀开窗帘,看到外头游人少了,进入到一段少有人经过的道路,两旁是茂密山林,阳春三月,万物复苏的季节,本该有鸟鸣传来的山林却是陷入死地一般的寂静。

        不详的感觉更加强盛。濮阳放下窗帘,利落地扬声道:“下令警戒!返程回宫!”

        车外立即有人应答:“是!”

        车马受命掉头。濮阳身形端直,一言不发地垂眸看着座下厚软的垫子,耳朵却机敏地听着四下的动静。

        忽然车外一声惊呼:“有刺客!”

        随之而来的是车外一片惊慌。

        濮阳拢在袖下的双手骤然紧握。

        “有刺客”的惊呼刚一落下,便是兵刃相接的尖锐之声。光听声响就知刺客人数不少,濮阳睁着眼睛,目视前方,车驾还在行进,但很快,便停下了,外面一声接一声的惨叫,鲜血溅到她身旁雪白的窗纸上,血淋淋的,犹如白雪上绽开的红梅,直让人惊心动魄。

        车中侍奉的宫娥看到血迹,尖叫一声,双目圆睁,吓得瑟瑟发抖。

        濮阳仍旧端坐,她一面细听外面动静分辨战况,一面在脑海中飞闪过无数对策,却没有一个能化险为夷。心里终于生出恐惧来,今日在此必是凶多吉少!

        耳边激斗声不断,已是生命垂危之际,濮阳神色阴沉下来,黑白分明的眼眸之中沉如波涛。

        束手就死,绝不是她的风范。车中逼仄,若躲在此处,一旦甲士屠戮殆尽,便再无处遁逃,但若拼上一拼,还有一线生机也未可知。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624/175310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