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春如旧 > 第三章

第三章

        身上疼得厉害,分不清是何处,却一阵阵尖锐剧烈,令人不得安生。濮阳挣扎着睁眼,腹上的那一处伤口霎时间钻心地疼,她下意识地欲抬手去触碰,却提不起半分力道,试了几次,反倒让身上的伤口更疼,她只得不甘地将眼合上,慢慢适应。

        大约是察觉她已醒来,屋外一阵脚步声轻响,接着便有人推门而入。

        濮阳微微转头,便见入门来的是一名女子,约莫十五六的模样。兴许是醒来了,伤口也似复苏了一般,愈发痛起来,濮阳强自忍耐,将目光落在那入门来的女子身上。

        见她醒来,女子趋步到榻前,她面容和婉,神情谦卑,这谦卑与她甚为贴合,仿佛生来便是如此一般。这是一名婢子,濮阳暗自断定。

        那婢子口道:“小娘子已醒来了?”

        濮阳仍昏沉着,精力不济,她极力地控住心神,使自己维持着清醒,不动声色地看着这婢子。眼下处境不明,她并未贸然开口。

        婢子似懂些医术,她俯身看了看濮阳的气色,面上微带了一抹笑意道:“小娘子能醒来便无大忧了,多加修养便可痊愈。”

        听闻身上伤口无碍,濮阳稍安心了些,她开口,气息不稳,声音亦嘶哑微弱:“不知府上何人?是谁救的我?”

        婢子仔细听辨她的话语,待她说罢,方回道:“我家郎君结庐在此,二日前,郎君晨出取水,遇小娘子倒在道旁,见还有救,便使人带了回来。”

        这一番话中并没有什么破绽,只是眼下仍不知此人是什么身份,濮阳未敢多言,只出声道:“谢过郎君。”

        婢子闻言,代主回了一礼,便退下了。

        眼下当是性命无忧的,濮阳暂安心了一些,目送她出去,便思索自己所处之况。

        身上的痛比刚醒来时更难熬,濮阳咬着牙,极力地使自己脑海清明。

        当日刺客众多,她在一众甲士的护卫下往北逃,奈何对方人多势众,虽有甲士拼死相护,她仍受了伤,眼看甲士所剩无几,她负伤逃入山中,借山势崎岖,树木成荫来躲避追杀。她走了一路,身上的伤口扩大,鲜血淌下,心知若是地上有血迹,刺客便能循着血迹找到她,她只得脱下外袍,按住伤口。求生的*撑着她往深山里躲,直到再也迈不开步子,失去意识。

        行刺公主是死罪,若无利益诱导绝不会有人肯做这事。她欲往别业,除身边近侍与陛下,并无他人知晓,能在去往别业的路上设下埋伏,她身边必有人走漏风声,那人会是谁?又是何人,欲取她性命?

        一个接一个的疑问闪现在她的脑海中。宫中境况如何?她在此处,是否周全?濮阳渐渐陷入混沌,那些问题,随着她再度昏迷而无解。

        先是失血过多,又是两日昏迷,粒米未进,纵是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住,更遑论濮阳女子,身体柔弱。她迷迷糊糊地躺着,意识模糊不清,只觉得身体烫得很,便如被人置于火炉之中烘烤,口中干涩极了,她想唤人来,却怎么也发不出声,就像有什么物事堵了她的喉咙。

        怎么也挣扎不出,怎么都使不上力,濮阳陷入惶恐之中,频临死地的后怕还未远去,这等毫无掌控之力的无力使她万分恐惧。

        她极力欲睁眼,张口欲叫,身体却像不是她的一般不听使唤。

        耳边有人叹息,接着额上便是一阵湿润清凉,嘴唇也有水润湿,让她舒服了不少。她忆起婢子口中的那位郎君。他救了她,倘若他要她性命,任她自生自灭便是了,何须大费周章的将她带回来。如此一想,竟似得到了一些宽慰,惶恐、不宁、焦躁种种颓丧慢慢消散,她又昏睡过去。

        待她再度醒来,天已黑透了,室内只点了一盏铜灯,昏昏暗暗的,视物也只勉强而已。濮阳动了动身子,身上黏腻腻的,难受的很,再一感受口鼻间都比寻常烫,便知她是发热了。

        有人趋步走近,濮阳稍稍抬头,便看到先前那名婢子走到她榻前,见她醒来,颇为欣喜道:“小娘子醒来了?恰好可将药用下。”她说罢不待濮阳回应,便转身走远,不一时,她又回来了,手中捧着一碗药。

        经方才那一通昏迷,濮阳深知自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伤患,还是听话些好,有药用药,赶紧养好伤,方是上策。那婢子来扶她,她便配合着使力,拉扯到了伤口,她禁不住皱起眉来,忍着剧痛,坐起一些。

        药汁又苦又麻,还有些酸,直教人反胃欲呕,濮阳多日不曾进食,胃中空荡荡的,更是脆弱。可她仍是忍了,一口一口地抿下去,一点都不曾剩下。一碗药用尽,出了一身汗。

        婢子并不与她搭话,喂完了药,又扶她躺下,便退了出去。

        濮阳也没多少精力去顾其他,用完药,倦意袭来,她便睡了。

        隔日一早醒来,仍是那婢子,送了清粥来喂她吃下。她举止谦卑,服侍起人来,十分顺手,与客人相对,也不多话,低眉顺目,极为周致,便知此处主人风仪颇佳。一家规矩是好是坏,从仆役便可知一二。以仆观主,虽未必全中,但也相差不多了。

        用过粥,胃中有了食物,濮阳精神也好了不少,她仍旧躺着,仔细将养,待过了不知多久,那婢子奉上药来,她如昨夜那般饮尽,便试探着与她搭话。

        “不知尊主何人?”

        那婢子原在收拾药碗,闻声,便将手中之物搁下,低首道:“吾主隐于山中,并无盛名传世。”

        濮阳了然,听她先前提及的“结庐”,便知此处是位隐士隐居之所。

        世人总有误解以为隐居之人多微寒,实则,世家大族之中也有隐于山林的高士,或专心悟道,或喜不拘自在,这类隐士,总有长于世人之才,亦总能传出声名来,待名声大盛,便为天子征辟,入朝为官。前朝时便有一世家子嫌官小,干脆辞了去隐居,十来年后名声越来越大,让彼时的皇帝辟为高官,此事亦成美谈。

        看这婢子规行矩步,想来此处主人当是世家出身。若其人有大才,便不该在这乡野之中荒废了。

        想是这样想,但濮阳并未心急,她温和一笑,没再多问。

        养伤是十分乏味之事,尤其濮阳还心系京师,想着宫里如何了,阿爹若知她遇刺,定然盛怒难当。躺在榻上,一时一刻都过得极为缓慢。幸而,婢子奉上的药很是有效,她的伤口在逐渐愈合。

        过了三日,濮阳已经在婢子搀扶下走上两步,又过三日,便能在居室之中走上一周了。

        “这药是何人主张?”这几日都无人为她诊脉,可服用的药却如此贴合伤势,就是宫中的太医,也未必有这等医术。濮阳走了两步,不由好奇发问。

        婢子回道:“是我家郎君为小娘子诊断,郎君医术高明,小娘子尽可放心。”

        是他。婢子对她家郎君推崇备至,然濮阳在此处养伤多日,这位郎君却始终不曾露面。纵使只在他家做客,不当面拜会主人家已是失礼,更何况,她受人救命之恩。濮阳想了想,便道:“前几日不能行走,不好烦扰,眼下我可行走,不知尊主在何处,我欲拜见,当面致谢。”

        婢子似是早已料到她会有此问,抬头看了看天色,便道:“容婢子搀扶前行。”

        在室中无所觉,出了门,便知这确实是在山中,两旁巍巍峭壁,四周绿树成荫,不时有飞鸟过境,传来幽鸣,端的是清静悠闲。

        此处是一草庐,占地却不小,婢子扶着濮阳,绕过草庐,来到后面,便看到一片茂密竹林。

        “郎君就在林中。”婢子说道。

        季春时节,绿竹猗猗,风吹动竹叶,传来沙沙的声响,濮阳静立片刻,便示意婢子搀扶她往里走去。

        地上铺满了落叶,积成一层,脚踏上去,触觉松软。濮阳一步步走进去,没有多久,就看到了那人的身影,他背对着这边,坐在轮椅上,一袭青袍,身姿挺立,整个人浸润在一股如水般沉静的气度之中。

        濮阳一看到那驾轮椅,便倏然停住了脚步。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624/175310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