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春如旧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乘车到山脚,濮阳留意一路地形,才发现邙山距她遇刺的那条道颇远,也难怪张道之他们搜得仔细,却始终没往此处来。

        下了车,她弃辇步行,沿着一条通往山顶的石阶走了上去。

        洛阳气候干燥,春日多风,一入夏便是滚滚的日头。不过走几步,便觉得颇为炎热,也亏得这几日在下雨,好歹在山色空濛之余,平添凉爽之意,才不致让人寸步难行。

        濮阳兴致盎然地行走在林荫间。邙山与所有的山相似,树多,林深,山中飞鸟成群,或有松鼠、兔子之类的蹿过。

        走过那段石阶,连半山腰都未到,山道却陡了起来。

        内宦恐濮阳累着,劝她歇一歇。

        濮阳抬头,见山道崎岖,再往前远眺,末路掩藏于密密麻麻、绿意盎然的林间,满目绿意,亦不知前方还要行多久。

        伤刚痊愈,不宜过于劳累。她想了一想,便在路边寻了一块巨石歇了歇脚,再行赶路。

        走走歇歇,濮阳并不勉强自己的体力。快到草庐,便见远处一名身形清秀的少年,带着两名仆从,身姿翩然,步履闲适,一步步由远而近。

        先生这里怎有外人?濮阳想道。

        她并未止步,亦走过去。

        邙山莽莽苍苍,险峻之势蔚然,山道曲折周旋,步行上山,甚为吃力。濮阳行到此处,已近力竭,但她仍调整自己的呼吸与步调,裙衫翩然,仪态端庄。

        慢慢走近,那少年见濮阳,面上便是一喜,快步走了上来,轻轻松松地行了个礼,甚是潦草,但明媚的笑容却透着一股亲昵。

        “阿姊怎往这山里来了?”又一看她身后,几名宦官各自捧着匣子,便了然笑道,“原来是亲来向卫先生颁赐的。”

        濮阳一见他在此便是有一个咯噔,面上仍笑吟吟地问道:“五郎怎在此?”

        这是濮阳表弟王淳,王鲧次子,在从兄弟间排行第五。濮阳与母舅家素来亲近,与诸位兄弟姐妹都处得极好,故而王淳一丝也不怕她,虽口上称她为阿姊,实则只比濮阳晚生了十来日,是诸兄弟中与濮阳年纪最相近的。

        皇帝曾一度欲将濮阳下嫁王氏,主要考量便是王氏为濮阳母舅,不会亏待她,她在王家可过得自在一些,后来不知怎地,又觉得王淳配不上濮阳,谁家儿郎都不及濮阳好,便留着她,其他公主多半十五六就出嫁了,濮阳十七还在宫中,她也不急,格外喜欢留在宣德殿听皇帝与她闲聊,聊得又多半是些政务。

        皇帝见她喜欢,又知她素来口风严,听了什么从不外传,再兼之,皇帝认为濮阳虽是公主,但也不能对政务一窍不通,知道得多一些总是有好处的,便什么事都与她说一说,小到一县徭役,大到边陲布防,都拿来与她闲话。

        眼下王淳见濮阳问,便道:“阿爹令我来的,迎阿姊那日惊鸿一瞥,阿爹便记在心上,欲延卫先生为王氏门客。可惜他近几日忙着,腾不出空来,便令我先来拜谒。”

        语气中甚是赞赏,想来回去,定是诸多溢美之词。

        濮阳:“……”阿舅怎地如此性急。

        王淳抬首望天,只见今日天阴,不见天日,道:“阿姊快些走吧,这天况,兴许有雨,我也得快快下山去了。”

        濮阳没拦他,令他路上小心,又问他可带了伞具,令内宦匀出一柄伞来与他。

        王淳见他们也只恰好而已,借与他,便不够了,忙推辞。

        濮阳道:“不妨事,我到山上,可与卫先生借一把。”

        王淳这才收下。

        濮阳说完这句后,觉得这主意甚好,借了伞,倘若先生今次仍不愿随她入京,她可借还伞之名再来。

        濮阳继续前行,王淳在身后见她走远,方下山去。

        至草庐,仍是她离去时的模样,只是草庐后的竹林,仿似绿意更深了。

        仆役闻声出来,见是她,忙跪拜,而后入屋去通禀。

        濮阳站在柴门外,遵循着为客之道,待卫秀的身影出现在眼帘中,她方快步上前,笑着与卫秀相对行了一礼。

        二人相携入门,濮阳方道:“今日登门,是为谢先生而来。”

        她一说罢,几名宦官便走上前,将礼物呈上。濮阳从中选出一只翠绿的长条匣子,道:“余者,皆是家君谢先生备下的。”

        然后,微微期待:“这是我谢先生的。”一面说,一面亲将匣子递与卫秀。

        卫秀谢过后,双手接过,并未立即交与身旁的侍女,而是放在膝上,笑道:“王郎不久前才离去,殿下可在途中与他相遇?”

        “见了。”婢子奉上茶来,濮阳接过茶盅,答道:“不知舍弟可与先生添了麻烦?”

        “小郎君秀润天成,深得我心。”卫秀道。

        濮阳:“……王氏子之风采,确是京中少有。”心里很不高兴,怎么就深得你心了呢。

        卫秀笑了笑,她一贯沉静,这一笑,竟如远山,悠遥清净。

        濮阳那点不悦也随之散去,微一敛目,便见卫秀的指腹无意识地在匣身上摩挲,不禁十分想见她打开匣子以后的神情,可惜出于礼仪,主人家也不会当着客人的面拆礼品的。

        她是投其所好,先生当是喜欢的罢。濮阳想道。

        除却濮阳所赠还在卫秀手中,皇帝赐下的都被仆役收了起来。这些礼物数目甚多,纵使不曾亲见,也知皆是贵重之物。

        濮阳有意无意地与卫秀说起这大半月在宫中的事,连同晋王来的事。

        晋王这样的,她是看不上的,她在皇帝身边,对政务,自小耳濡目染,说句自大的话,对比赵、晋二王,她的政治涵养要高上不少。不说其他,光是那两位刺使的事,晋王以为濮阳有意折了他的臂膀,但在濮阳看来,这样的人,不如不要。下属之人,有些瑕疵倒无妨,若于大节有亏,便要不得了,谁知哪一日就连累了主君?

        “二郎也是厚道,先前幽州刺使截留贡品的事,轻易就能攀扯到三郎身上,偏生他就放过了。”那刺使是晋王的人不少人都知道,他截留了贡品,兴许就是献与晋王了呢?

        “赵王殿下兴许另有主意。”卫秀道。

        有主意,早就施行了,何至于今日还无半点动静,她这样说,不过客气,顾着到底是濮阳的兄长。

        濮阳抿了抿唇,在山道上见了五郎,便知阿舅不死心,派了亲子来看,五郎回去,定会向阿舅禀报,阿舅得了准信,少不得上禀外祖父,外祖父最是惜才,怎会无动于衷,而卫郎之名,兴许会就此传出去,草庐之静谧便要打破了。

        这比上一世早了整整十二年。

        濮阳心内叹息,倘若求贤之人络绎不绝,她一公主,又凭何得先生青眼?真想,把人直接抢走才好。

        可这样,就算得了人,也得不到心。

        经验告诉濮阳,对于清高隐逸之人,最好便是动之以情,坦然,信任,诚心缺一不可,而最为要紧的却不是这三样,而是,前程。

        愿为幕僚事主之人,谁不想创一盛世,名垂青史?

        “殿下与我,也算故人了,故人相见,殿下奈何戚戚?”卫秀忽然道。

        濮阳回过神来,神色略显犹豫。

        按照她上一世所成之事来看,倘若卫秀想做官,她是可以办到的,哪怕是丞相之位,她也能取了来与她,可她之志,并不在此。

        她和外面那些隐士不一样。

        抬头见卫秀关切的目光。

        濮阳心头微动,笑了一下,说了实话:“近来常忧一事,以我之智,寻不见破解之法,愿向先生请教。”

        她面上有笑意,眼中却遵从本心,流露出怅惘与迷茫。显然,她所忧之事,并非寻常小事。

        卫秀垂眸道:“我才德浅薄,未必能为殿下解忧。”

        她持退避之姿,濮阳略难过,不过她很快就笑道:“先生便当与我一倾诉之地吧。”

        濮阳好歹是公主,话到这份儿上,再拒绝,便过分了。

        卫秀叹了口气,似乎为她执着所叹,接着做了个请的手势:“殿下请讲。”

        濮阳便轻声慢语地说了起来:“我与兄长们一同进学,一同长大,二郎年长我十岁,我入学之时,便见他与三郎、四郎不睦,尤其是三年前,长兄故去,二郎以为他就此成了长子,当继承家业,余者则以为长子不在,剩下的于礼法而言,皆无优势,立储当立贤才是,而二郎,显然远称不上贤。”

        萧家的优异仿佛都被皇帝与前两代箫氏儿郎花尽了,到濮阳这一代,竟无特别才能出众的皇子。

        “二郎不足,三郎、四郎便好了?但凡有一丝魄力,何至于至今朝堂中仍风平浪静?”濮阳顿了顿,一双玲珑剔透的双眸直直地望向卫秀,“我瞧不上他们。”

        卫秀点了点头:“殿下此感,情理之中。”

        她未劝她看开,而是理解,濮阳心觉一丝暖意,继续再言,语气便缓了下来:“但我是公主,储君之位与我无缘,将来,不论他们谁取胜,我皆要拜服,若是如阿爹那般雄才伟略之主,我心甘情愿。”

        卫秀目光一闪,指腹抚了抚膝上的匣子。

        “但二郎他们那样的,要我向他们朝拜,我如何甘心!”濮阳说道。

        她知道最后是萧德文取胜了,可眼下,谁都不会知道是那样一个结果,故而她并未提及皇孙那一辈。

        卫秀沉默片刻,方道:“如此,殿下意欲何为?”

        “至少能保得自身安然,不为人轻易摆布。”

        卫秀道:“难。”

        是难,皇帝在,宠着她,不逼她,他去之后呢?上一世,她再努力,也没有成功。近日反思自己失败之因,脑海中不断回旋的是太史令那一句“异星逼宫,当移除奸佞,以正超纲。”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她不过未与萧德文一致罢了,但她所做之事,哪一件不是为魏室?但萧德文却容不下她掌权。

        “我知艰险,故而……”适才说了只倾诉而已,请教之语,便说不出口了。

        “天子有天然的优势,殿下欲不为人摆布,手中当有权,手中有权,便易为人所忌,继位者若要取殿下性命,殿下若够强,可与之抵抗,废君另立,扶持新君。”卫秀淡淡道。

        听她主动为她出主意,濮阳眼中一亮,待听到后面,便很是意动。前世她手中势力并不比萧德文弱,若非萧德文突然发难,她来不及求援,鹿死谁手尤未可知。倘若她在一察觉萧德文对她不满之时便思废立……

        濮阳很快便思索成功的可能性。

        “但殿下如何确信新君便甘为傀儡?”卫秀仍是淡淡的语气,不徐不缓地说道,“届时莫非再废?再废也可,然而,次后继任之君,是否便能确保听话了?最难测是人心。”

        濮阳一怔,确实如此,她猛然间感觉到一阵心慌,但她仍是强自镇定,有一个答案越逼越近了,但那答案太过骇人听闻,她有意躲避。

        深深吸了口气,目光炯炯地逼视卫秀:“择一幼子为新君,我亲自教养。”

        “亲自教养便可了?诸王皆圣上亲子,殿下不是也瞧不上他们?何况,”卫秀笑意不明,似乎有一股如冬夜冷雨一般的凄冷在她唇畔漫开,然待濮阳细观,却又觉当是自己眼花,卫秀平静地说道,“幼时所受之欺是不会忘却的,待长大成人,总会一一讨回。”

        她不再与濮阳打哑谜了:“何必费心立新君,殿下何不取而代之!”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624/175311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