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春如旧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来的是一名内侍,濮阳见过,是皇帝身边当用之人。

        “陛下有召,请殿下速入宫。”内侍一见濮阳,立即拜道。

        如此慌忙,必是紧要之事。

        濮阳也不多言,当即令人备车入宫。

        一路过去,内侍便将宫中情形与濮阳说了一遍。

        还是为徐氏之事。

        濮阳确认卫秀非徐氏女,便将此事撂开了。但荆王与晋王却不能。他二人与徐氏姻亲相连,当初徐鸾伏诛,势力土崩瓦解,晋王与荆王凭借这一层关系,争取到了最大的那一块。徐鸾旧部虽已改投他人,心中到底惦念旧主,如今有救旧主妻女之机,便请二王出力。

        晋王与荆王看来,此乃小事。陛下既说过,此次宫女放归,可赦罪人家眷,他们去求一求应当不是什么难事。介于皇帝近日不待见晋王,便由荆王一人来了。

        “荆王殿下不知怎么,竟也来了脾气,大家不准,殿下便要讨个说法。”内侍说起起因结果,毫不犹豫,与濮阳透得极为详尽。

        濮阳却察觉其中的不对劲,问道:“阿爹不愿赦徐氏?”

        内侍回道:“正是。”

        “可有说缘由?”

        内侍回想了一番,笃定道:“不曾,大家怒斥荆王无礼,荆王便称徐氏虽有过,从前也有功,如今大将军已死,女眷能做什么,为何不能赦。”

        荆王何时这般好胆气了?濮阳奇怪,她再得宠也不敢如此与陛下当面顶撞。

        那内侍说到此处,脸色微微泛白,显是之后陛下动了大怒,窦回恐不好收场,方令人来请她的。

        车驾行驶飞快,濮阳眯眼,闭目养神。

        宣德殿外老远便听到一声瓷器落地的脆响。濮阳神色平静,丝毫无惧色,步履平稳地走了过去。

        殿外内侍见她来,皆微不可察地松了口气,如蒙大赦般入内通禀。

        殿中动静停了下来,濮阳心中默数五下,方才入内通禀的内侍便走了出来,与她道:“陛下召见,殿下请入内。”

        荆王跪在殿中,垂着头,一声不吭,脊背却还挺得笔直,可见心中还是有不服的。皇帝端坐御案之后,见濮阳入内,怒色稍敛,仍是看得出极是不悦。

        这般场景,殿中侍奉的宫人俱垂眸敛息,气儿都不敢出,唯恐怒火烧到自己身上。

        濮阳走过去,如往常一般,先行了个礼,而后笑道:“荆王兄也在?”

        荆王未出声,皇帝冷哼了一声,怒气倒是缓了些:“七娘来了?且去暖阁稍坐,待朕了结了这畜生!”

        荆王面上顿时露出不服来,却忍住了,未开口辩驳。

        濮阳见此,暗道,还不算太糊涂。她笑着上前,撒娇一般的挽住皇帝一边的手臂:“荆王兄有过,阿爹费神开导便是,亲父子,何来解不开的结?”又转头说荆王,语气就更缓了,“六郎也是,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这般剑拔弩张?”

        意图使二人各退一步。

        荆王大约是在气头上,又以为顶撞也顶撞过了,干脆便豁出去了,当下显出愤懑的神色来:“阿爹……”

        皇帝双眸沉晦。

        濮阳立即截口过去:“阿爹说你几句,也是为你好,若非真心关心,谁肯费心费力来斥责?阿爹平素与六郎还不够宽容?”

        窦回遣人来请,必是经陛下默许,欲将此事在宣德殿中了结了不外传,也是为荆王名声计。可惜,荆王正叫气愤蒙蔽了理智,濮阳梯子都递到腿边了,他仍是不肯就此下了。

        “七娘之意我明白。”荆王平静道,“陛下不肯赦徐氏,自有陛下的道理,臣也并非非救徐氏不可,只是问一句究竟为何……”

        皇帝已不愿听他再讲蠢话了,拍案道:“够了!”

        手掌击案,声响震耳,荆王浑身一颤,下面的话不知怎么竟像凝住了一般,吞了回去。

        “你退下。”皇帝说道。

        分明没什么怒火,便如平铺直叙般不动喜怒,却平白地让荆王方才的满腔气愤与勇气泄了个干净,胆怯、后怕,这才后知后觉地涌了上来,如蛇一般丝丝密密地缠绕,黏腻、可怕。他胆气不足地怔在原地,再一抬头,便见濮阳对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荆王也不知如何是好,口舌干燥,脑海中空茫茫的,战战兢兢地叩首:“儿告退。”

        待荆王离去,皇帝方沉下了神色,目光漂移不定。

        濮阳见此,便令奉上盏茶来,亲自端给皇帝:“阿爹消消气。”

        皇帝不忍拒她好意,接过喝了一口,犹觉怒意难消,将茶盏在岸上狠狠一顿,盏中水便溅了出来。

        殿中宫人一惊,忙都跪下了,口道:“陛下息怒。”

        濮阳忙抚皇帝的背顺气,也不说话,只以眼色令宫人将茶盏收拾了。

        皇帝到底是缓过来了,眉心怒气犹在,却与濮阳温声道:“不必忙了,你也坐下。”

        濮阳依言坐下了,这时方柔声劝慰:“生气伤身,阿爹别与六郎置气。”

        皇帝对濮阳向来有什么便说什么,这回是真叫荆王气狠了,当下便气恨道:“他平素不是如此不计后果,必是叫晋王带坏了!”

        濮阳便笑道:“阿爹这样说,可真是偏心六郎。”

        语气软糯,倒像女儿与父亲吃醋。皇帝本就偏疼她,这会儿哪怕再气,听她如此言语也忍不住笑起来。

        窦回侍立在旁,见此暗暗舒了口气,再见公主对着盛怒的陛下仍是言笑晏晏,面不改色,不由心道,此番求助濮阳殿下,真是求对了。

        皇帝既然笑了,便不能再板起脸。笑过之后,他的疑心便上来了:“不过一徐氏,何至于如此不管不顾?且此非荆王一家之事,为何就来了他?晋王呢?”

        晋王在皇帝心中本就是不恤手足之人,他碍于朝政,未处置他,却早已对他不满,如今哪怕有一丁点不对,他便要疑心晋王。

        濮阳看在眼里,不由心惊。帝王本就是如此,看你好时,是千好万好,做什么都可爱,可一旦爱弛,便是处处看不惯。

        只是陛下疼了她多年,她虽有此感悟,却没有放在心上,笑道:“阿爹说这话,真是不公。徐氏虽没,旧部犹在,难免有人仍感怀在心,赦徐氏乃市恩之举,晋王不来,倒是亏了。”

        她一向不涉党争,诸王谁胜谁负,都不相帮,尤其是晋王与她有仇,她更不可能帮他说好话。这番话在皇帝听来,倒像是濮阳耿直,就事论事。

        可疑心已种下,怎么可能说解就解,皇帝便道:“晋王素来好弄小聪明,兴许他便料到了朕厌徐氏,不会赦免。”

        濮阳不解,为何单就徐氏赦不得?她因卫秀,特意查过徐氏,徐氏入罪时,罪名便不大牢,很有些捕风捉影的意味。只是不知为何,阿爹亲判了其夷三族。

        这是极重的罪罚,纵是真谋反,如徐鸾这般位极人臣之人,至多便是诛满门,以示皇帝仁心,何至于连父母妻族都不放过?何况当时,还是罪证不足,草草定案的。

        想到那时连尚未满月的男婴都未放过,一并处置了,濮阳隐隐觉得,所谓谋反,不过是阿爹非杀徐氏不可寻的一个借口罢了。

        她这么一想,竟觉得这底下仿佛隐藏了一个惊天隐秘,谁都不可触碰。

        虽觉得另有隐情,濮阳却并未放在心上,宫里宫外隐秘之事何止一桩?她若件件好奇,便什么都不必做了。

        劝好了皇帝,濮阳便打道回府。

        今日之事,除荆王谁都没有放在心上,濮阳回府,仍好好地招揽人才,这几日确实有人往她府上递名帖,可惜良才难寻。濮阳也不急,时日还多着,总有良才美玉上门。

        京中总有这样那样的宴饮,能将请柬送至公主府的无不是达官贵人,濮阳择其一二,也去了,宴上与人欢笑言谈,慢慢地积累人脉。

        劳心劳力地谋划皆在暗地下进行,日子仿佛过得欢心自在。卫秀却发现有一事,不能再拖了。殿下年已十七,婚嫁之事已迫在眉睫。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624/187428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