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春如旧 >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濮阳与卫秀合计过,立皇孙路便坦了,而皇孙之中,萧德文最为适宜,一来,他无父,二来他居长,三便是他不蠢,也有野心。

        陛下为储位心烦,盖因诸王无才,若皇孙亦无才,又何必舍子?

        可濮阳总不肯养虎为患。今生已有许多事都不同,倘若萧德文之阴险也变本加厉,难于控制,这本该香甜的果,便成了苦果了。

        揣着随珠回府,濮阳便欲往卫秀处与她商议,走到小院门前,濮阳心有惴惴。

        多日不见先生,确实想得厉害,只不知先生的气消了不曾。濮阳站在门前,自秦坤手中将随珠取了来,便令他们都退下了。

        大约是不曾消气的,女子的身子,怎能被人随意瞧了去?濮阳设身处地一想,便显出颓丧之色来。她捏着锦盒,在小院前徘徊良,不时又望向院内。

        院内空无一人,门舍紧闭,寂静无声,唯有杨花,漫天飞舞。今日濮阳,恰是轻裳浅妆,若能行走淡淡飞絮间,该是满园□□之中一抹最为亮眼的风采。

        清风起,不知不觉间,又站了许久,濮阳叹了口气,总不能因先生生气,便一直避而不见。

        她走入门去,步履凝重,神色端正,在院中稍稍一站,便绕过了正堂,往书房去。

        书房门浅掩着,濮阳站定,小心地贴到狭窄的一道门缝上,朝里望去,只见卫秀坐于书案后,正执书而阅,书房侧面的窗开着,不时穿入一缕凉风,卫秀脸侧的鬓发微微地拂动。她坐得端着,将书简看得入神,似乎并未发觉有人在门外偷看。

        濮阳的目光在卫秀的面容上停留,唇畔不由自主地微微弯起,她想起那日邙山上,她也是这样,透过一道狭小的门缝,看到里面的先生,雾气,水珠,湿润,迷蒙。那时震惊多过惊艳,如今回想,邙山区区十余日,怕是要让她此生难忘。情不知所起,濮阳却能断定终生不泯。

        房中,卫秀将书简放了下来,濮阳见此,忙站定叩门。

        里面传来一声卫秀的应答。濮阳便推门而入。

        见入门来的是她,卫秀面上僵了一下,随即便是弯身行礼:“不知殿下此来何事?”

        与往常并无不同。若不是濮阳眼明,捕捉到那一瞬息的僵硬,怕是就要怀疑这几日是否是她多虑了。

        濮阳便将锦盒献出:“我得一随珠,成色属上乘,欲赠先生。”

        “无功不受禄,怎好得殿下如此厚赐。”卫秀笑意温柔,不轻不重地给了枚软钉子。

        濮阳说的是赠,她却偏说是赐,其中区别,不言而喻。濮阳讪然,但这随珠,确实难得,且与先生而言,此珠之价不在其值万金,而是它晚间能发光。先生腿脚不便,若是用烛,起夜时,便要摸黑点灯,若有此珠,不用便以一黑布覆之,使光不外泄,有用之时,将黑布抽去即可,十分便利。

        濮阳将这想法一说,又道:“我那还有两颗,成色不及此珠,勉强也能用了,回头令人一并送来。”

        说罢,便将锦盒置于案上,将礼送得不容拒绝。

        卫秀抬眉看了眼,却见公主虽神色坚定,可她的眼中是含了期待的,分明是在等她高兴收下,或许,还在等她夸她两句。

        卫秀心底不知怎么便柔软起来。这许多年来,她逼着自己学一切需要的东西,恨不得将一日当做两日来用,从未有片刻放松,从未关心过她人,亦从未容他人关心她。

        阿蓉跟在她身边近廿载,却从不敢在书房中说一句早些安置。

        她将自己逼得很苦,可唯有如此,方能一鼓作气,她活着,本就不是一个人,父亲、母亲与兄长都在看着她,她怎能懈怠?温柔也好,奸佞也罢,除非复仇有需,余者一切都是多余的。她极力地摒弃那些多余。

        可公主却能当做看不到她的拒绝,不管不顾地靠近。她似乎从不怕拒绝,活在光明之中,与她是全然相反的两个人。

        “你用着试试,倘若当真不好,再还我便是。”大约是见卫秀始终不置一词,濮阳也不敢逼得太过,软下声来,温柔劝着,一面说,一面还将锦盒打了开去。

        柔和的光芒溢出,因天还大亮,只在珠身周围浅浅一层。可想而知,到夜间,是何等光华四溢的风采。如此价值连城之宝,与濮阳而言,也只因它恰能为卫秀所用而显珍贵。

        可这温润的光芒,落入卫秀的眼中,便如无数针芒扎入了她的眼球。此等至宝,怕是只有皇帝那里方有。此物从何而来,不言而喻。可笑她方才竟还心软。

        卫秀心中难堪起来,仿佛方才那瞬息的心软背弃了父母与兄长,背弃了那些于劫难之中丧失了性命的人。她自责起来,公主的好意被她有意曲解为收买,仿佛如此,方能使自己坚定,仿佛如此,方能让公主不那么无辜,方能让她,毫无愧疚。

        卫秀将涌动的心绪压下,面上一笑,神色清明,眼中无一丝阴霾,让人看不出一点心思:“多谢殿下美意,只是不必如此周折,我早已惯了,夜间也并不觉有何不便。”

        话已至此,便是不容更改,珠子是送不出去了,濮阳黯然,她抿了抿唇,抬头看了卫秀一眼,眼中满是无奈与情意。

        卫秀对上她的目光,神色间不为所动,视线再下移,看到公主的肩上积了几朵杨花,她下意识地欲替她掸去,右手还未伸出,便被左手死死地握住。

        既然已被拒绝,濮阳也不是纠缠之人,便将珠子收了起来,放到一旁,说起萧德文来。

        “此子不凡,善忍,善谋,一旦他掌权,怕不会比诸王好多少。”濮阳直言道。

        卫秀便笑了:“如此说来,若我顺势而为,入郡王府教导,岂不是一招好棋?”她自以若入东海郡王府,便能将萧德文拽在手中,将他控制,正便于濮阳行事,“不过,待事成,殿下须得为我正名。”

        她还玩笑了一句。事成,便是萧德文无用的时候,他无用,他身边的人自然也留不得。那时若有正名,她便是功臣,若无正名,她便随萧德文或幽禁,或身殒。

        濮阳面上一丝笑意也无,她突然想到,若是上一世,她不死,她与先生,会如何收场?这一世巧合太多,许多事皆隐隐有指向未来一些事的痕迹。譬如卫秀方才所言,便让濮阳想到,前世先生选萧德文,可有她的缘故在?

        按理,自然是没有的,那时她们甚至连一面都未见过,可听卫秀言语,她便忍不住这般想起来。这些都已无解,但每发现一个巧合,卫秀在她心中的分量便会更重一分。上一世分明是两个毫不相干的人,可重来之后,再去回想,竟发觉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先生似乎出于什么缘由,将自己与她紧密深切地纠缠在一处。

        濮阳低眸笑道:“我在郡王府布置了不少人,萧德文到底式微,以他之谨小慎微,有万全之策前,怕是不会出头,以免诸王嫉恨,如此倒便于我们行事。至于先生入郡王府,尚无这个必要,不过,若萧德文来,先生倒是可以虚与委蛇。”

        要控制一人,便需显得他信任,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契机。

        她们又想到一处去了。卫秀笑道:“如此,我便可借为郡王出谋划策来为殿下谋利。”

        濮阳也是一笑,眉宇间皆是了然与聪慧。

        说完此事,还有一件也是迫在眉睫,濮阳正色:“最迟不过月末,先生便得入宫一趟。”

        虽有她拖着,但拖不得太久,羌戎之事,关乎国政,更是拖延不得,陛下早一日见卫秀便早一日安心,濮阳若再应付,只怕陛下便会直接下诏。

        卫秀早知会有这日,可当听闻这日不远,她的心在胸腔之中仍是抑制不住激动地重重一击。她弯唇,显出一抹宽和的笑意,眼中那泣血的恨被她深深地掩藏,便如这十八年来的每一日那般,藏到深处,不表露出一分。

        “我整日空闲,殿下但安排便是。”她含笑道,一面说,一面转头望向窗外,这个位置,正好可望见院门处。院中杨花纷飞,她曾见有人轻裳浅妆从中穿过,风采绝伦,光华绝代。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624/189249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