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春如旧 >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

        代王设宴,尤其是这诸王相争之际,必不是请亲朋来府上行宴玩乐而已,想必也是欲借机释放些更为深入的东西。

        宴会起始,濮阳随婢子指引往后院去。男女饮宴是两处分开的,代王在前招待男宾,女眷便聚在后头,由王妃招待。

        濮阳不放心卫秀留在前头,在她眼中,她那些兄弟侄儿与虎狼无异,她怕先生被叼走了。回头看过去,便见卫秀在众人之间。

        她在世人眼中到底是个男子,濮阳代她引荐了众人,也不好太过挨着,一来与名声有碍,再则倒似卫秀依附与她,不能独立行事。

        众人喧扰,不时有笑声入耳。王侯贵胄对名士总有些敬重,加之卫秀之名已颇为响亮,说起话来,也十分客气。濮阳只能看到她的侧脸,看到她专注听着,笑意温煦,不时颔首,风姿秀致,使人倾心。

        过了片刻,像是感受到她的目光,卫秀缓缓转头,朝她望过来。她们隔着十来步的距离,中间站了许多无关紧要的人。

        在这芸芸众生之中,无关的纷扰仿佛皆退去,四目相对,濮阳一时失神。卫秀的目光渐渐柔和下来,不再是面对他人时带了面具一般的好风采,便似触到最柔软处的防备尽去。

        有婢子在旁催促,濮阳回过神,卫秀对她微微颔首,示意她放心就是。濮阳方才一笑,转身而去。宫装轻缓飘逸,行止间灵动温柔。

        后院中已坐了满园贵人。云鬓动摇,香粉扑鼻,入目皆是公主王妃,还有几家权重门第的夫人。濮阳一去,几位公主先围上来,夫人们亦起身行礼。

        濮阳心情好的时候,总是不带什么架子,示意众人免礼。

        社交不止是男子的事,还有夫人间的往来,几个轮回下来,面面俱到以后,濮阳便与她的几位姐妹说话。

        人缘好大抵便是她这般的了。

        她性情恣意,少有肯吃亏的时候,如今更是举足轻重,公主们非但不嫉妒,还十分向往,以为天子之女就该如此,使人敬畏,使人避忌。

        其时公主有权欲之心的不少,大多是经驸马之手来影响朝政,但如濮阳这般自己亲自上手的便少了。公主们像是觉得如此更威风一些,很是羡慕濮阳,纷纷与她靠近,也欲学她一学。公主嘛,也是皇帝的孩子,自小见识权柄,对一些东西,是天生的敏锐。

        可濮阳有今日局面,又岂是轻易能学的,不说她有前世经历在,可助她趋吉避凶,便是卫秀替她周旋的那一条路,又有几人可做到。

        一场宴散,濮阳身旁始终没缺过人,代王妃也替代王向她示了好。

        待宴散,濮阳便与几人一同往外走。公主们大多也成婚,走到前厅便有驸马候着,相携回府去。江陵公主驸马奉陛下诏命出京去了,便与濮阳同行。

        不知怎么就说到平阳公主,她今日没来。

        府门前代王送客,濮阳府上的车驾已在等候,走到车驾前,江陵公主正说着:“她啊,往别宫游玩去了,此时怕是乐不思归呢。”

        说罢,还笑了两声,言语间满是暧昧。

        濮阳记得平阳前几日才与驸马大打出手。每个公主府都配了三百甲士供以驱使,驸马单枪匹马哪儿打得过公主,被人捆了在庭中扔了一夜。成为京中笑柄。

        闹得这样厉害,怎地才没几日便和好了,濮阳不由多问了一句:“不是听闻才与驸马别扭?”

        江陵神色更是暧昧,掩嘴娇笑道:“谁说行乐便非得是驸马呢?”

        濮阳:“……”

        她这几日忙得很,没关心姐妹私下如何,原来平阳这时便已有面首了么?看江陵能拿来取乐,可见知道的人还不少。

        “江陵姑母大安,濮阳姑母大安。”萧德文走近,朝她二人行了个礼。

        濮阳与江陵瞬间神色正经,慈爱道:“德文免礼。”

        他比上回见时更高了,气度上亦更为自得。江陵问道:“你母亲呢?怎一人在此。”

        萧德文腼腆一笑,望向濮阳:“侄儿欲拜见先生,听代王叔府上仆役称先生已出来了。”

        濮阳心中一惊,回头看了一眼车驾,江陵也发觉不对,公主养面首不是什么光彩事,她与妹妹私底下说一说便罢了,若是入他人之耳宣扬出去,便是她的不是。

        她忙道:“时候不早,各自回府去吧。”说罢又见濮阳冲她打了个眼色,立即会意与萧德文道:“卫先生在你七姑母府上何时不得见,非要如此着急?你自己回去,我也不放心,便捎你一程如何?”

        萧德文还没反应过来,濮阳便接了声:“也是。”她一贯强势,直接唤了跟在萧德文身旁的内侍来,侍奉他登车。

        弄走了不相干的人,濮阳方转身,一掀开门帘,便见卫秀在里面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濮阳顿觉尴尬不已,方才那些话只怕都已让她听去了。

        车驾缓缓使动,濮阳讷讷道:“先生在车中,怎不现身?”

        卫秀含笑:“本欲拜见两位公主,但闻秘事,倒不好出声了。”她现身,只会让两位殿下尴尬罢了。

        濮阳一想也是。平阳那事儿,估计陛下也还不知呢,旁人知晓,也多半是一笑而已,并不会大庭广众地说出来。到底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好事。

        她脸有点红,低声道:“并非所有公主都是那样的。”

        虽然觉得平阳那样其实也没什么,面首说到底也不过取乐的玩意儿罢了,诸王可纳婢妾,公主养几个玩意儿又算得了什么。只是她对这个并不喜欢,觉得十分无趣还不着调,有余力不如去做些旁的。而且,濮阳看了看卫秀,她只要一人就够了,若不是这人,她宁可没有。

        像猫儿收起了锋利的爪子,眼神怯生生地看过来。看得卫秀心软,很想抬手,去摸摸她。她忍住了,笑着安慰她:“我知道。”

        听她这样说,濮阳才放心了,喜欢一个人,就唯恐在她心中留下一丝污点。

        “宴上可好?”濮阳问道。

        “代王殷勤,余者倒没什么特别。”卫秀淡然道。

        濮阳想到方才萧德文上前,便问:“东海郡王没与先生说话?”

        卫秀显然也注意了,眼中流露丝毫兴味来:“郡王总是欲上前又止步,似欲近还怯。”说罢,停顿了一下,评价道,“演了一手好戏。”

        濮阳忍俊不禁:“先生这样说,德文知道了,定是伤心。”

        卫秀也是一笑,毫不在意的样子。

        濮阳想到,说起来,她与萧德文有不少相似之处。皆是势弱,皆无倚仗,皆不可能登九五。想一想,先生能选她,上一世选萧德文便不那么奇怪了。不过,眼下看来,先生竟是看不上萧德文的多。

        她便有些好奇:“先生以为萧德文是否有可取之处。”

        卫秀想了想,道:“有,人人都有优有劣,郡王之优便在于果敢,明知我已在你府上,仍不甘心,欲试上一试,也看得清势头,很懂忍耐,方才宴上,他只将自己做个孩子,有人冒犯,也当做不知。”

        萧德文无父庇护,少不得有些从兄弟便低看他,他竟也忍了。

        经她这一分析,萧德文优点还不少。濮阳又问:“劣在何处?”

        卫秀也答了她:“兴许是因长于妇人之手,郡王念头颇多弯弯绕绕,总爱耍些小心思,他眼下还小,欲近还怯做起来也算惹人怜,再大一些,难免便不够磊落了,恐要使人生厌。”

        濮阳目光一暗,萧德文并不是一个甘于落后之人,知晓自己短处,他定会设法纠正。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624/191693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