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春如旧 > 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这是卫秀第二回入宫,濮阳恐她不知何事,便特来等她。此处空阔,能看到宫门。又因空阔,冷风呼啸无可阻挡。

        濮阳围毳衣,郁若庆云,皎如荆玉,越是走近,越觉不凡,豫章王看呆了。

        直到宫人介绍:“殿下,这是大齐豫章王殿下,陛见方出。”

        濮阳施了一礼:“豫章王长乐未央。”

        豫章王方忙显出风流倜傥的姿态来,又回一礼:“早闻公主盛名,今日得见,三生之幸。”

        他远来是客,濮阳也不好太过冷淡,笑道:“王谬赞。”

        豫章王看她却是越看越喜欢。美人如斯,当配烟雨蒙蒙,芳草萋萋。就该让他娶回国去。他向前跨了小步,绛紫的锦袍随风而动,别有一番潇洒气质。

        原就是想方设法欲见公主,今一见倾心,豫章王自然不肯轻易离去,微微一笑,煦煦若君子,言辞亦文雅:“齐都处江南,入目景物皆蕴含柔情。康看惯了江南风光,一入北地,便见山河壮阔,天高云淡,心胸都开朗了。”

        笑吟吟地望着濮阳:“真是好地方。”

        分明是欲长谈的架势,濮阳想到与卫秀的谈话,也欲探一探这位豫章王的底,便也微笑:“一地有一地的风情,殿下喜北地疏阔,我亦钦羡江南温婉好风光。”

        见濮阳搭话,豫章王暗自大喜,愈发让自己显得俊朗迷人,说起话来,也更轻柔,一双眼眸盯着濮阳,极力掩饰着征服的欲、望:“公主也以为江南好?江南风情与北地大是不同,山水平远,湖沼萦回,河川之美,古来共谈。公主若能亲往一见,也必愿长居不回。”

        濮阳阅人无数,豫章王这点道行,浅浅一接触便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注意到他眼底那一抹炽热,濮阳心下冷笑,面上仍是温和,一颦一笑,□□非常:“听王描绘,果令人神往。”

        得她赞同,豫章王更是高兴,不由便再朝前挪了半步。

        濮阳心烦他愈走愈近,撇开头去,便看到不远处停着一人。卫秀坐在轮椅上,神色平静地看着这边,不知在那多久了。濮阳顿时一喜,刚要走过去,又想到还有外人在,便忍住了,朝卫秀颔首。

        卫秀已来了多时,她看到公主与一男子相对而立,不知怎么,便停了下来,远远看着他们交谈,看公主神色亲和,看那男子几乎掩饰不住的爱慕,看他们两个愈来愈近。心中便有一种莫名的滋味,酸酸的,还有点疼,像心被揪住,疼得尖锐,且无比排斥,就像很见不得殿下与他人说话似的。

        这时既然已被濮阳发现,卫秀便示意身后仆役推她上前。濮阳看着她靠近,豫章王亦看着她,他二人并肩而立,卫秀只觉得自己便如一个搅扰了旁人的不速之客。心中顿是一梗,看豫章王也莫名刺眼起来。但她习惯了将喜怒哀乐都埋在心中,当下也不动声色地上前,与濮阳行礼。

        濮阳见卫秀就高兴,只是碍于有外人在,多少克制了一下,又替他们彼此引见,指着豫章王道:“这便是齐使,豫章王”

        听到豫章王三字,卫秀心中一沉,不可避免地便想到那日殿下说起他时的心不在焉。

        濮阳又介绍卫秀,她并不说卫秀是她谋臣,恐辱没了她,而是道:“此我大魏之名士,卫秀先生。先生今日,是来面圣的。”

        十分客气尊敬,但听入卫秀耳中,却是平淡冷漠地似划要清界限。她忍着没有去看濮阳,而是与豫章王拱手为礼:“王入魏多日,今终于得见,果是英明贤仁。”

        豫章王听这位大魏名士在公主面前夸他,大是高兴,也回了一礼道:“蒙卫先生高看,实不敢当此赞誉。”

        “听闻殿下在齐时多次得齐国陛下当廷夸赞,诸王之中,唯殿下有此殊荣,真是少年俊彦。”卫秀含笑道。

        豫章王只道这名士是他福星,当着公主的面说他好处,想起在国中风光无限,既得意,又恐公主见了以为他浅薄,便忙忍耐着那份自得,一时间,那面容便显得十分扭曲,嘴角已上翘了,中途又忙抽回来,很是违和,在濮阳面前,丑态毕现。口中还尤不自知地道:“全是陛下错爱,倒让我有了一虚名,着实惭愧。”

        卫秀淡淡一笑,眼中透着一股森冷的寒意,转头望向濮阳,语气也是恭敬:“使陛下久候,未免不恭,殿下可要随我同往?”

        豫章王方才还觉得卫秀是他福星,这会儿他的福星竟要将公主带走,忙欲说些什么来阻止,不想公主立即就道:“正好与先生同去。”又转头与他道,“殿下请自便。”

        豫章王只得偃旗息鼓,恋恋不舍地看着公主走远。

        走出一射地,看不到豫章王了,濮阳方笑意吟吟道:“亲眼见过了,先生以为豫章王如何?”

        卫秀抬眸看了她一眼,神色间有些奇怪。濮阳不知她的表情有何意味,忙要定神细观,便见卫秀撞上她的目光后,飞快地挪开眼去,语气有些漠然:“他如何,殿下方才还未看清?”

        两句夸赞就得意忘形,如此轻浮不庄重,哪会是什么深谋远虑之人。

        濮阳也以为然,略可惜道:“若他能高明一些便好了。”这样蠢,就算大魏要暗中扶立,只怕也得花上大工夫,想了一想,又道:“不过也并非毫无长处。”很善于惺惺作态,想必在齐都,便是如此哄老皇帝开怀的。

        人老爱幼子,皇帝怜惜小儿,酿成诸多祸国之乱的,几乎是朝朝代代,屡见不鲜,何况齐帝并非能明辨是非的君主,便更易随心而为,宠爱幼子。

        濮阳一想,不由弯唇一笑,几乎是立即便有了一个主意。

        卫秀看她唇畔笑意轻柔,胸口一阵闷堵,不愿再看,便垂下头去。一低首,便看到她的双腿。

        不能行走,只能在轮椅上,看人要抬头,行动要受制,有下摆覆着,看来并没什么不妥,可事实,若是她不时常按揉,双腿便会萎缩,变得细小,肌肤也会发皱,丑陋不堪。这些她从不与人说,她不能短处暴露人前。

        可殿下喜欢她什么呢?与常人相比,她不能行走,且还是女子,怎会对她心动?恐怕是一时新鲜?

        倘若是新鲜,那很快便会被其他新鲜事所替代。

        “先生。”濮阳唤道。

        卫秀仰头看她,微微笑了笑,示意她在听,放在膝上的双手摊开,掌心贴着底下的腿,隔着数层布料,她隐约能感受到膝上的坚硬。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慢慢地握成拳。

        “陛下宣先生来,是要问前几日先生与我提过之事。”濮阳柔声解释道。

        卫秀道:“也唯有此事,能蒙陛下宣召。”

        她语气并没什么不对,唇边亦有着温和清浅的笑意。面如傅粉,唇若添朱,容貌柔和,美如冠玉,但偏偏那双凤眸却如寒潭一般深不见底,那挺直的脊背如青竹伫立,坚韧不拔,这两者生生地将她身上女子的阴柔击淡,让人生不出怀疑。

        这样的先生,是濮阳熟悉的,是她每日都见的,可不知为何,她隐约觉得先生有些冷淡,像是不愿与她多说。

        宣德殿就在眼前,卫秀平视前方。此处人多,濮阳也不好多言,只得将诧异按下,预备回府再说。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624/193722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