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春如旧 >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三章

        至半夜,卫秀脏腑郁化,内生虚火,发起高热来。

        阿蓉摸了把脉,急得团团转,她医术远不及卫秀,只能看症状,不敢擅自用药。此时只得以湿冷巾帕,于她额上、腕上冷敷退热,却收效甚微。严焕与几名仆役皆守在室外。

        凉水一盆盆端入,阿蓉的神色却越发凝重。

        严焕终忍不住,在她又一次出来,终忍不住将她拉到一旁,低声问道:“先生如何?”

        阿蓉也只是强自镇定而已,忧心答道:“陈子触柱,先生闻之,急怒攻心,损及脏器。若高热不退,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严焕素来讷言敏行,此时也失了方寸。夜色寂静,格外令人心慌。严焕神色低沉,他定了定神,道:“我去请大夫来。”

        阿蓉立即阻止:“不能请。”大夫一把脉,便什么都瞒不住了。

        严焕略一思索,又道:“先知会公主,请公主从中周旋。”有公主府威压,哪位无权无势的大夫敢泄机密。

        这是一个办法。阿蓉看着他,迟疑道:“先生可愿如此?”

        二人相顾无言,又泄了气。先生自是不愿的。她特意吩咐,不可让公主知晓。想到她整夜呓语呼唤殿下,阿蓉很不是滋味,道:“都怨我……”

        若不是她行事不谨,放任陈渡去了汝南王府,先生不至于昏厥。

        可眼下说这些已是无用。严焕道:“再等一时,天一亮,先生若仍未醒来,便顾不得那么多了。”

        也只得如此了。

        阿蓉回到室内,卫秀仍旧双眸紧闭,眉心却紧紧的蹙起,她气息微弱,睡得极不安稳,仿佛睡梦中都无法将重重背负甩脱。

        冷汗不停冒出,双唇干涩苍白,阿蓉唤了两声,卫秀毫无知觉,她只得放弃,替她擦汗,以茶水湿润她的双唇。

        距天亮不过一个时辰,如此境况,先生如何醒得来。

        冬日的天,亮得迟,阿蓉一夜未眠,一面照料卫秀,一面看着外头驱散黑夜,先是蒙蒙的些许光亮,再是一点点增多,直到将近辰时,方才天大亮。一缕阳光,透过白色的窗纸,照入室内。

        卫秀缓缓睁眼,阿蓉几乎要喜极而泣,忙弯身在她身旁,声音低柔道:“先生。”

        卫秀无力地转过头来,见是她,虚弱一笑,道:“辛苦你了。”

        她的声音干涩沙哑,没有丝毫生气,阿蓉落下泪来,愧疚道:“若非婢子大意,陈子不必罹难,先生也不致大病。”

        笑意便散去了,卫秀垂下眼眸,目光毫无焦距地落在覆于她身上的锦衾上,低声道:“命该如此。于他而言,死了只怕还好受些。”

        阿蓉默然,她试探着摸了摸卫秀的额头,仍旧烫手,再观她的眼眸,果然还是涣散,并未好转分毫。不知就怎么让自己醒来了。阿蓉心疼道:“先生再睡一会儿。”

        卫秀摇了下头,只是轻微的幅度,头颅便像被晃荡过一般晕眩起来。她静默了一会儿,待缓过这一阵,方道:“陈渡触柱,必生波澜,殿下不久定要过来。”

        口鼻间的气息滚烫滚烫,卫秀精通医术,自知自己在发热,把过脉后,便口述了一方子,令去抓药来煎煮。

        阿蓉一向是拗不过她的,只得依言去办。

        濮阳来得极快。

        卫秀并未勉强起榻,只斜靠在迎枕上。她已衣衫齐整,发丝亦已梳理得纹丝不乱,除却脸颊因高热红润了一些,余者与寻常别无二致。

        濮阳叫婢子引了进来,见卫秀尚未起身,不由关切道:“先生可是身有不适?”

        “褥中暖和,便懒怠起来了。”卫秀随意笑道,闲适自在地靠着身后,别有一番风流温雅。

        褐裘复絁被,坐卧有余温。冬日懒散贪暖,总免不了在榻上多赖一会儿。濮阳不以为意,在榻旁坐下,一笑道:“若非还有要事,真想也这般窝上一晌午。”

        卫秀便顺势问道:“听闻陈渡触柱,殿下可是因此忙碌?”

        见她猜了个正着,濮阳便直接将昨日发生的一连串事都说了,最后不无担忧道:“谥号是改了,民间物议如沸,只怕一时半会儿还停不下来。”

        卫秀飞快地转动脑子,太阳穴处如被钝物撞击般阵痛。许多时机,都是失不再来的,卫秀深知此理,竭力思索,欲将此事理分明,再想出一策来。

        她装得再好,再是强撑精神,面容上的虚弱不足是掩饰不住的。濮阳坐得近了,便看到卫秀眉宇之间,满是疲惫,眼底青黑,面庞却是不自然的绯红。

        “殿下可……”卫秀终于想出一策来,刚开口,便有一只柔软的小手摸上了她的脸颊。她肌肤滚烫,乍然遇上这凉凉的手心,舒服得很。

        心知不好,卫秀便停下了话头,无奈地看着濮阳。濮阳神色已很不好看,卫秀气弱道:“我怕你担心。”已被发现了,自是要坦白从宽。

        濮阳本欲生气,可卫秀一弱,再多的怒意都化为乌有,她抿了抿唇,冷着面容,道:“可有用药?”

        “已在煎煮,至多一个时辰,便可服用。”卫秀握住她的手,温声道:“让你知晓不过跟着着急,且今有大事,殿下不要为我分神。”

        “什么都要紧不过你。”濮阳冷声道。

        是真生气了。卫秀无奈一笑:“只是摸着烫,其实并不怎么难受,殿下请听我言……”

        濮阳知她要说什么,截断道:“朝中诸公,定有办法,此事,先生不必想了,安心养病要紧。”

        明明很关心,却要冷着脸,明明很生气,却仍一心为她着想,想要陪伴她身边。卫秀笑了一笑,笑意柔和而温存,她缓缓道:“此事朝中诸公确实可解,但他们的解法,定不会与殿下有益。殿下且听我说完,平息物议最好便是以另一则消息盖过。改谥之事,是殿下之功,殿下乃天子嫡女,正可代表新朝皇室。若能将殿下之功宣扬出去,天下士人必感殿下之贤,在助以殿下往昔所行善事,可使民间知晓皇室爱民宽仁之心,又能让殿下之贤明仁慈,散播天下。”

        濮阳做过不少好事,当初率先发起捐钱捐物便是一件,这是去年的事,百信想来还有印象。

        如此行事既盖过了陈渡之死带来的物议沸腾,又可使濮阳获益,可谓一举两得。

        若让朝中大臣去想办法,必然不会如此替濮阳着想,濮阳唯有先下手为强。

        这是一个使公主声名远播的大好时机,将来未必能再有如此良机。濮阳为难。卫秀便道:“殿下需将我之言,先奏陛下,可借助丞相相帮,将此事推行下去。”

        濮阳已有不小的势力,但总归比不上朝廷的动作,再者便是,卫秀温柔地望着濮阳,叮嘱道:“关乎声名,关乎权力,切不可瞒着陛下,要让陛下知晓,你是倚仗他,才有今日的。”

        濮阳明白,在她的权力能抵过父死子继的成规前,在她能比过唯有男子可继皇位的定论前,她只能牢牢依靠皇帝。

        此事定能成,陛下会答应的,他心中,公主贤德一些,至多不过是为能过得自在添些筹码罢了。如此,有何不可?

        濮阳都想得明白,去了,她便将声望日隆,在士林中也有了分量。这是极大诱惑。可她不想离开此地,不想在先生忍受病苦之时,离开她的身旁,去为权势奔波。

        卫秀自然能看出她的犹豫,温声软语地劝解:“我在这等着殿下,兴许殿下回来时,我便已大好了。”

        她其实很难受,耳中嗡嗡作响,心肺皆虚,头晕目眩。不过强撑着罢了。她也想公主陪着她,让她睁开眼,便能看到她。

        可大事为重。人总要有所抉择,有所取舍。

        濮阳已被说动了。她站起身,轻抚卫秀的脸庞:“先生等我回来。”

        卫秀便笑着点了点头。

        濮阳转身而去,走出寝居之门,便见外面一片光明和煦,与寝居中的幽暗压抑全然不同。

        她大步向前,却莫名地觉得,她为了皇位,为了权力,舍弃了在幽暗之中的先生。

        一出小院,濮阳便使人备车,先寻丞相,再入宫。

        丞相自然是向着外孙女,听完濮阳所言,略一思索,便道:“大善!”

        公主身上有王氏一半的血,天生的亲缘,断都断不了,经几回一同行事,眼下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起初也是卫秀的意思,殿下有称帝之心,无需让任何人知晓,但却可以通过一些小手段,将王氏牢牢绑在身边。

        丞相年老,将来尤未可知,但王鲧手中是紧握着羽林的。

        濮阳与丞相一同入宫,皇帝果然正带人商议如何平息物议之事。

        改谥已是他最大的让步,再让只会让人以为皇帝软弱。他是一步都不肯再退的。听闻濮阳与丞相来了,皇帝当即撇下诸王与大臣,到偏殿见新来的两位。

        濮阳将原委说了一遍,道:“如此,一则可转移世人眼光,二则张我萧氏之仁,此一举两得之事。”

        丞相笑着,不动声色地推波助澜道:“这主意确实好,女且贤德,何况其父?还让殿下沾了便宜了。”

        濮阳腼腆一笑,望向皇帝:“若不是阿爹疼我,我如何沾得上便宜?”说的是皇帝听从她的劝谏,答应改谥之事。

        皇帝也是心头一宽,笑看了濮阳一眼,慈爱道:“也是你平时行事总是心存善意。”又吩咐丞相,“便照此办,声势大些,做得自然些。”

        丞相应是退下。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624/195023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