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春如旧 >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丞相虽为国丈,纵横朝堂数十载,又得皇帝倚重,可到底仍是外臣,总有些不能明言之事。待他一走,殿中只剩了濮阳,皇帝看了眼殿门,前殿诸王与大臣都在等着,他抬了下下颔,示意窦回前去令诸人散去。

        濮阳见此,便知皇帝有令示下,朝一旁的小宦官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奉茶上来,小宦官知趣得很,立即退下沏了新茶来。

        皇帝冷着颜色,慢慢饮下一口,身子暖过来了,但他的神色无丝毫和缓。

        这回的事,令陛下甚是恼怒。为维持朝廷颜面,维持新朝气象,维持京中稳固,他不得不服了回软,于皇帝而言,此乃大失颜面之举。

        宫人已奉上一坐榻为濮阳设座,濮阳就此跽坐,静待皇帝示下,并不多言。

        皇帝冷冰冰的眼珠转动,目光落在濮阳身上,这才有了丝毫暖意,但一开口,语气也是强压怒意:“既然要做戏,自是要做全套,过会儿出宫,你便往汝南王处吊唁一回。”

        改谥之功至多明日便能传遍京城,既然要让濮阳做一贤明之人,就得在传开前去,如此方自然,若等到散得人尽皆知方去,便显得惺惺作态了。

        濮阳了然,恭敬一欠身:“儿谨遵圣名。”

        皇帝扯了下唇角:“且叫他们得意上一阵,总有他们追悔莫及的一日。”

        濮阳闭口,不赞同,也不反对,只是一笑而已。

        皇帝挥手,示意她退下。

        她站起身,缓缓退了出去。

        公主的车驾停在皇城外的朱雀门处,她弃辇登车,秦坤上前,隔着车窗请示道:“殿下,眼下去往何处?”

        濮阳在车中坐定,曼声道:“回府。”

        车驾很快便平稳驶动。

        濮阳坐在车中,合上了眼眸。边上贴身侍奉的宫娥便以为殿下是闭目养神,下意识地静坐不动,唯恐弄出一点声响。

        濮阳却在思索,出来约莫两个时辰,先生此时当是用过药了,不知药效如何,是否当用。她自是信得过先生的医术,当初她生死徘徊,是先生数剂药救活了她,使她不致放一重生,便再殒命。

        可医者不自医。这话也自有它的道理。濮阳左右矛盾,坐立难安。

        公主府很快便到。一下了车驾,濮阳便直奔卫秀处。

        她到时,卫秀正在安睡。

        她双目紧合,眉心拧成团,鼻尖上还渗着汗珠,仿佛睡得极不安稳。濮阳见榻前几上放了一瓷碗,碗中已空,唯余些许漆黑药渣,便知她是用过药了。

        总算宽了些心,她在榻旁坐下,一手握住卫秀放在身侧的右手,另一手抚上她的眉心,口中低语着:“先生……”

        她的指腹一点一点轻柔地抚摸卫秀的眉心,紧蹙的双眉随着她的动作缓缓松开,卫秀狭长的柳眉十分好看,单单看她一双眉,配上那双幽深的凤眸,直觉勾人得紧。

        濮阳凝视她的面容又叹息唤道:“先生……”

        卫秀的呼吸平稳下来,不再急促,而是缓慢悠长,像是转入了一个美梦当中。

        濮阳唇角弯起,抿开轻柔地笑意,眼中是春风十里的温柔。

        阿蓉在一边看着,不知怎么便想到昨夜先生在昏迷中一声声唤殿下的时候,无人应答,而此时,即便是昏睡,却能对公主的呼唤做出反应。

        她眼眶红透,转头不忍看。

        她们间总要有一人负罪,不是先生欠了公主,便是公主欠了先生,非死不能调和。

        濮阳陪着卫秀坐了一阵,吩咐阿蓉等人好生照看,便马不停蹄地奔往汝南王府。

        幸而她今日衣着不算华丽,不必更换,只在车上,命人除下格外光彩夺目的步摇与发钗,便可装扮得体。

        至汝南王府,只见门庭热闹,往来士人,亦可见零星布衣。说来可笑,汝南王在世时,可是门可罗雀,今有此盛况,需谢陈渡。

        濮阳下车,令秦坤送上名帖。

        门前有一小郎翻开名帖看到上头名号,忙迎上前来,弯下身,极为谦卑:“殿下。不知殿下驾临,有失远迎。”

        濮阳定睛看了看他,认出这是汝南王世子,汝南王尚且不常现于人前,更不必说世子。

        “我来悼王之大行,世子心苦,也望节哀。”濮阳说道。

        世子勉强扯了下唇角,弯身做了个请的手势,道:“殿下请随臣入灵堂。”

        步入府门,依稀可闻哭声,越近灵堂,哭声越清晰悲恸。濮阳见往来人虽有数十,却无一权重之家子弟,再看四周迎送仆役虽多,皆是礼部派来的帮衬,有一礼部郎中认出濮阳,顿时大惊失色。濮阳见此便知每日都来了哪些人,只怕都一个不拉地皆被呈送至陛下案头。

        跪在灵堂前痛哭的是王妃,她也是世家女,曾做过一年皇后。此时跪在灵前,满面是泪,双眸红肿,似已哭不出声了,可人人皆知她的哀痛。

        濮阳在灵前拜了一拜,四周数人见她,皆显奇怪之色,她也未出声,拜完之后,与王妃道了声节哀,便走了,期间世子多次欲言又止,面显凄惶忧惧之色,濮阳皆一语不发,静静地来,静静地走,很不欲声张。

        灵堂上众人听世子解释,方知方才来的那名女子是谁。闻说是公主,称惺惺作态者有之,言上门示威者有之,不一而足。

        直到第二日,皇帝改谥是因濮阳公主苦心劝谏之事传出,这些人顿觉错怪了好人,经人多方渲染,又有专人配合讲述公主往日所做为国为民的好事,濮阳公主之贤,数日之间传遍京城。想必不久便可远播天下,享誉海内。

        这些,濮阳都是不知详情的,从汝南王府归,便有一股郁气盘旋不散,她干脆便闭门不出,一心照料卫秀。

        刚用完了药,卫秀倚在榻上,看濮阳捧着书,坐在榻旁。五日过去,她身上的热度已降下来,只是仍然要咳嗽两声,濮阳便不许她四处走动,只准她每日光照最足的时辰,在园中转上几圈。

        卫秀怕她担忧,也由了她,劳力是没有了,只是是否依旧劳心,便不得而知。

        此时,卫秀倚着迎枕,含笑看着濮阳,见她低头看得入神,不由好奇,探过身去扫了一眼,竟发现她看的是医书。

        卫秀不由笑道:“殿下看这个做什么?”

        濮阳头也不抬:“多学点东西,总是不差的。”先生的身份不可让人知晓,医者不自医也是有道理的,如此,不如她来学。

        卫秀便闭口不语,凑过去与她一同看了几页,然后伸手将书一抽,濮阳不注意,便被她抽走了。

        “殿下初学,这本与你而言太深了。”卫秀不疾不徐道,“医道,非数日可成,殿下身负大事,不宜分心。”

        濮阳看着她,毫不气馁:“我去寻些合适的来看。”她已认定了此事,便不会轻易动摇,“我不求速成,每日学上一些,总有精通的一日。”

        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她自是明白。

        卫秀不由一笑:“我书斋中便有,殿下自去取便是。”

        濮阳一愣,卫秀语气温和,缓缓道:“与其让殿下独自辛苦钻研,不若我来教殿下。”也好控制她的进程,闲暇时教一教,不致耽搁正事。

        有人教,自比一窍不通地摸索强得多,濮阳欣喜,双眸似有亮光闪烁,她朝卫秀的方向又坐得近了些,问道:“先生以为,当从何学起?”

        卫秀回忆了一番自己当初学医时的进展,又将经验稍加整合,而后道:“先学把脉为佳。来,殿下先试试找寻自己腕上脉搏。”

        濮阳便依言,用右手食指与中指指腹摸索左手手腕上脉搏所在,她学得很快,不过片刻,便摸到了。

        卫秀近一步道:“将指腹置于脉搏之上,感受其力道。”

        脉象有快慢、强弱、深浅之分,稍有不同,便千差万别,濮阳沉下心,体会许久,道:“似乎忽强忽弱,有一些,似有回音一般,袅袅不绝。”

        卫秀认真听着,颔首道:“殿下形容得清楚,让我来替殿下把脉。”

        濮阳闻此,便伸出右手,卫秀将她的手腕搁在被上,接着熟稔地搭上她的脉搏,濮阳神色有些不安,唇角微抿着,看着卫秀,似乎十分担心自己说错了。

        殿□□健,去年的伤早已好透了,幸而未曾留下病根,幸而她那时用心治了,并未动旁的心思。卫秀庆幸不已。

        濮阳略有些不自在,问道:“如何?可与我所描绘相同?”

        卫秀未言,皓腕如玉,细腻白皙,青色的脉络在如白雪一般几近透明的肌肤下十分明显,卫秀将手指松开,濮阳自然而然地便要收回,却被卫秀轻轻地握住了手指抬起,她低头,在濮阳的手腕上落下一吻。

        濮阳睁大了眼睛,看着卫秀低头,看着她眉眼俱是柔和。她柔软的双唇触上她的手腕,手腕便滚滚发烫,连同她的心跳都在不住地加快。

        她一言不发,只敢看着,卫秀停顿了一会儿,方离开,抬头笑道:“殿下说的不错。再读《频湖脉学》一月,背下数十种脉象后,便可入门。”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624/195968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