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春如旧 >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

        卫秀肤若凝脂,目如点漆,本就生得清隽俊秀,兼之气质飘逸,与这簪子,十分相称。濮阳话音刚落,她便笑睇了她一眼,不说好,也不说不好,清淡的神色却有了几分暖意。

        店主人眼力绝佳,将她们当做了一双璧人,此时也是眼前一亮,只是见这位郎君坐于轮椅上,行动不便,不禁一阵遗憾,若无此缺陷,便当真神仙眷侣了。

        但他很快便发觉,因缺陷而来的不足,只是表象而已。

        她们相携出店,一名仆役在后推着轮椅,二人并行,公主抬手随意地搭在椅背上,卫秀侧抬着头,像在对她说什么,她稍低首与她对视,唇角逐渐染上一抹清浅的笑,二人似旁若无人,缺陷带来的些许遗憾忽然间消失殆尽,竟是说不出的般配。

        店主人送客至门外,目不转睛地望着二人远去,仿佛世间再没有人能如此亲密无间。

        出了店门,二人继续前行。

        洛阳不愧为京都,越往深处走,坊市便越繁华。街道甚宽,可使四车并驾,然举目望去,比肩接踵,人头攒动,那宽阔的街道,只觉狭窄。

        屋顶犹带积雪,张口便见寒气,然此处,却无人觉得严冷。

        二人皆是兴致盎然,看着四下铺肆,竟还有胡人身影,而来往人丝毫不以为怪,似早已见惯。

        此已是盛世之景。

        濮阳显出满足之色,这与方才店中,她给卫秀换上她赠与的玉簪时的欢喜不同,这是另一种自豪欣慰的满足。

        “洛阳原有九十三坊,随国中大治,京师愈加繁盛,近些年,又增设十坊,已有用地不足之象。陛下欲扩都城,只是朝中仍在商议。”濮阳向卫秀介绍。

        此处便是格局最大的坊市,四周行人皆着厚衣,在这凛冽寒冬之中,也未瑟瑟发抖,可知家中,必是丰衣足食。

        濮阳看着,目光中淡淡的一层暖意,为这太平盛世而欢欣。

        只是眼见洛阳眼前繁华,便难免想起多年前,这座城池所受的劫难。濮阳沉声道:“八十年前,乱军攻入洛阳,烧杀掳掠之后,一把火烧了洛阳城,大火数日不灭,终成一片废墟。荡覆国基业,宗庙以燔丧。那时烽火燎原,庶民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中原大地,处处都是饿死、战死的百姓。”

        濮阳的语气渐渐沉重,卫秀转头来看着她:“如今区区八十载,便又复盛世气象,殿下何不往前看。”

        历史总免不了沉痛,不如看得更长远些,着眼于力所能及之处。

        濮阳对上她剔透的双眸,眼中那一抹痛色逐渐消去,她轻展娥眉,姣美的面容生气勃勃:“诚如先生所言,天下虽仍暗藏祸乱,可总有一日,能现海晏河清。真想能与先生一同,见证那一日到来。”

        同是心怀苍生,陈渡居暗室之中,闭门不出,徒叹世道苍茫,而殿下却愿一步步周旋出一条艰难的道路,一点点朝她祈盼的海晏河清前行。

        四周是来往不息的人流,两旁铺肆林立,细碎嘈杂的人声不断灌入耳中。公主洒脱果决的容颜格外动人。卫秀节节败退,心间涌起一阵怆然,她道:“必会有那日。”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海晏河清的那日迟早会有。她等不到,也从未在意。可殿下呢?她是如此殷殷期盼着,能灭狼烟,能止兵戈,将一个洛阳,化作千千万万个洛阳,遍布九州。

        她们始终是对立,这对立,随着她的心越陷越深,而日益尖锐。

        卫秀抬眼看濮阳,见她披风领口的系带松了,心中柔情顿起,便抬手欲为她系上。濮阳会意,稍稍侧身,卫秀白净修长的手指拣起系带,濮阳不复方才洒脱决然,脸上红了一红,终是赧然一笑,卫秀抬眸,对上她娇羞甜蜜的双眸,手下动作一顿,她心中想,至少眼下,她与殿下的目标是一致的。

        她心下一宽,像是受了纾解,又像寻到了继续沉沦的借口。

        指节微曲,很快便打了个新结,卫秀收回手,对濮阳一笑道:“领口敞风,最易受寒,殿下当保重身体。”

        濮阳抿唇笑道:“幸好有先生。”

        二人继续前行,却不知街旁茶肆,有人恰好便将这幕尽收眼底。

        “殿下。”侍从上前来,“王傅正四处寻找殿下,殿下可要回驿馆?”

        豫章王立在窗前,看着底下街上,那二人愈行愈远,搭在窗台上的手越收越紧,指尖因用力泛起白色,他脸上面容扭曲,像是受了奇耻大辱。

        侍从等了一会儿,未得回复,只得提心吊胆地低声唤道:“殿下?”

        “喊什么!”豫章王骤然暴怒,猛地转过身来瞪着那侍从,那侍从立即就跪下了,连连磕头讨饶。豫章王犹自气愤,走上前,便是一脚,已做泄愤。

        这一脚用了全力,侍从被踢倒在地,他却一声都不敢吭,忙爬起来重新跪下了,颤抖着重重磕头:“殿下恕罪,殿下恕罪,是王傅正寻殿下,命臣来禀。”

        “王傅?”豫章王气歪了嘴,眼中蹭蹭地冒着怒火,“正好,孤有事与他商议!”

        濮阳公主竟然早已心有所属,既然如此,为何魏帝不明言?是有意要羞辱于他么?

        豫章王气哼哼地往驿馆去,半道上不断回想方才所见。

        他首次见濮阳,便惊为天人,是在心中发了是要娶她的。可如今又算什么?公主若看上旁的才俊,他自无二话,可她看上的偏偏是个断了腿的废人!

        这未免欺人太甚!

        到驿馆,便见王傅正火急火燎地在门前等他,一见他来,顾不上行礼,便忙迎上前道:“殿下到哪儿去了?臣遍寻殿下不得!”见豫章王脸色不好看,又急声道,“余者暂且不论,魏国皇帝召见,殿下快入内更衣!”

        魏帝召见?那正好!

        豫章王本要与王傅说此事,既然魏帝召见,那不如与魏帝当面讨教。魏国这等做法,是何待客之道!他换了朝服,便与王傅登车往皇城去。

        都城之中,自然是一片坦途,车驾行驶平稳,无丝毫奔波之苦。

        自茶肆一路回去,又经更衣登车,豫章王慢慢冷静下来。看到公主与那废人亲密无间的场面所升腾的怒气也渐渐消了下来。

        见王傅满面肃穆,不厌其烦地向他叮嘱需留意之处,豫章王总算想起,这是魏都,而非齐都,是容不得他胡来的。濮阳公主是魏帝爱女,他若将所见之事嚷嚷开去,闹得众所皆知,坏了公主名节,损了皇室尊严,魏帝怕是要动雷霆之怒。

        他终于知道怕了,可那一口气,却怎么也咽不下去,豫章王打断了王傅,愤愤不平道:“王傅请听我言,濮阳公主,怕是娶不到了!”

        王傅皱了皱眉,也甚不满,但情势急迫,暂且顾不上这个了,转而宽他心道:“娶不到便娶不到吧,盟好之事要紧,今晨接国都来信,宋帝已点兵,与魏结盟,拖不得了。”

        见豫章王面上怒气不消反涨,王傅立即劝道:“殿下要淑女,何处无好女?何必纠结于此坏了大事?”他是豫章王师傅,从小教导他,自然知他德行。一句话,便点到了根上。

        豫章王冷哼道:“什么淑女,孤看那濮阳公主,也不过如是!”现在再回顾当日那废人当着公主的面夸他,分明是那二人在拈酸吃醋!

        他还沾沾自喜以为能让公主知道他的好处,真是气得肝都痛了!

        不能就这么算了!豫章王量窄气大,满腹诡计,转眼间便想出了一法子,他得不到的,旁人也休想得到!

        卫秀与濮阳并不知随意一个举动,竟气到了人。

        临近夜幕,天大寒,二人相携回府。

        一路下来,只得那一玉簪入眼,余者便都是俗物了。

        府中已置晚膳,濮阳留卫秀一同用膳。华馔美食,香味扑鼻,使人食指大动。

        卫秀不饮酒,宴上便无酒。濮阳使厨下烹制了一道羊肉汤,其色白似奶,水脂交融,质地纯净,鲜香浓郁,不膻不腻,一入口,便是滑软清逸。

        羊肉可驱寒,更好逐去身上的寒气。二人各用一碗,暖意从胃中散发出来,慢慢布满全身,竟是一点也不冷了。

        晚膳过后,长史入内禀事。

        都不是什么大事,不然也不至于拖到这样晚了。不过是濮阳习惯于今日事今日毕,长史知她喜好,便欲禀完事,再去歇下。

        “宋帝已点兵,派出良将,赶赴边疆。看来这一仗,在所难免了。”长史说道。

        濮阳笑了一下,不置可否,卫秀也是同样。宋帝暴虐,也是出了名的朝令夕改,别说只是调兵遣将,便是战场上战鼓击响,他都随时可能反悔。

        长史见二人如此,便再说下去:“豫章王得陛下召见,说了许久,此时仍未出宫。”

        宋国出兵,齐魏结盟之事便是刻不容缓,若是魏国无扶立豫章王之心,便会坐地起价,多周旋些好处来,然现在有了这个打算,便不得不先与豫章王些颜面,好让他立下大功,归国后借此得势。

        皇帝留他用膳,多半便是要稳住他,与他暗中再结一盟。此事知道的人不多。濮阳抬了下眉,转头看向卫秀。

        卫秀微微颔首。能在宫中留到此时,此事多半是成了。

        濮阳展颜,见长史没有旁的事,便让他退下了。

        她们口中的豫章王,此刻恰好踏出宫门。与去时不同,他黢黑的眸子中一团野心的光芒若隐若现,神采飞扬的面上,满是踌躇满志。

        王傅先行出宫,在外等他,观他脸色,知道结盟之事是成了,忙上前贺他:“成此大事,定能叫朝中对王另眼相看。”

        齐帝派他出使,朝中不少大臣是反对的,尤其太子,最为激烈,认为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豫章王嘴角慢慢扩开,想到方才魏帝暗中对他说的话,冷笑一声:“理会他们做什么,有他们好看的!”

        王傅只以为他在说回去后,便可让那些大臣反悔当初所言,便是笑了笑:“他们怎知殿下英明。”

        豫章王得意,扶着侍从的车登上车驾。掀开门帘,他忽然停下了,回头望这一座恢弘气魄的宫城。

        今日魏宫一行,所获甚丰。唯一可惜的是,皇帝听他说了公主与那废人之事,竟未暴怒。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624/198025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