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春如旧 > 第一零六章

第一零六章

        窦回是高皇帝旧人,高皇帝宫车晏驾之后,他便赋闲了。哀帝志存高远,一力要将宫闱交托与他所信之人,窦回心知留下也不过讨人嫌,干脆就托病请辞出宫去了。

        这些年他也攒了不少积蓄,足以在京中买一所宅子,置一些家业,安度晚年。从前他身边常有人奉承,那是因他是高帝倚重的人,如今高帝去了,他也无人问津了。这大半年来,过得也算自在。倒是濮阳大长公主感念他是侍奉过亡父的老人,常遣人上门问候,逢年节也不忘送上年礼,将他当做自家一老翁在走动。

        但窦回总也不安心。

        高帝之死是他心中一个结。这结不解,他总觉将来还有波澜。

        在宫中浸了大半辈子,是好是歹,是阴谋是诡计,他几乎已养成了直觉,精准得很。高帝分明是为人所害,只是这人是谁,如何下得手,窦回却无头绪。按理应当是公主一系。高帝驾崩之后,她得利最多。且那道驸马从袖中取出的诏书,更是可疑,他分明是算计好了,提前备下这道诏书,只等着合适之时拿出来。

        他迫于情,也迫于势,只好陪他演了这出戏,让他如了愿,自那之后,朝廷大权尽归于大长公主,哀帝彻底被架空。

        可窦回又觉不像是濮阳所为,即便后来大长公主以女流之身即位,成了天下之主,窦回依旧觉得不像。这也是一种直觉,他在高帝身边,高帝还有当局者迷,他是全然置身事外,皇子皇女的秉性看得就更加真真切切。新君狡猾归狡猾,但还不至于对感情深厚的父亲下手。且从他出宫后的往来走动来看,她确实毫不知情。

        窦回愈加难安,若她不是主谋,只怕不久之后,此事就会被翻出来。回想当日,驸马泰然自若,他满以为驸马与公主商议过,已做了万全准备,如今看来,好像又不是这样。

        窦回这几日心忧如焚,直到几名内侍来到他的居所,传了陛下口谕,窦回反倒松了口气。刀悬于颈上,总怕它掉下来,当它真的掉下来了,反倒就坦然了。

        最坏不过如此。

        濮阳是分批召见的。先问了太医,看了脉案,得知先帝身前,身体康泰,并无性命之忧。太医位卑权微,不敢多言,得皇帝垂问,周太医方大着胆子多说了一句:“自陛下那回劝过高帝,高帝便照着臣的方子安养,脉象一贯是温和。”

        有此一语,窦回到时,濮阳的脸色已不大好。

        先帝之死处处透着离奇,早前就有人觉得不对,但有一道遗诏压着,便无人敢提。濮阳则是因先帝临终,有卫秀在场,卫秀没有与她说过有何不妥。她那时想,这等大事,阿秀若是知道什么,断不会闭口不言,她便也按下了未提。

        然而,事情一旦显出异象,那遗诏便字字都是可疑。

        窦回伏在地上,口道:“臣拜见陛下,恭请陛下长乐未央。”

        濮阳看着他,他头发花白,已显龙钟之态,身上穿的是一袭布衣,犹如一慈眉善目的阿翁。她也一直如此以为。他侍奉先帝大半生,少不得与些朝臣有些磕磕绊绊的事,她唯恐他辛劳半生,临了老反过得不自在,便时常遣人照拂,也算全他忠心。谁知,这忠心却是假的。

        “窦卿,你伪造遗诏,是受何人指使?”濮阳直接就问了,她语气平静得有些可怕,窦回便是已有了准备,也不由自主地泛起寒意。

        他重重一叩首,回道:“遗诏非罪臣所造,乃是驸……皇夫殿下与臣,臣所为,皆遵命行事。”

        濮阳像是忽然间被人抽去了魂魄,有些心冷,有些难过,有些愤恨,又有些累。

        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是摆了摆手,让窦回出去。没有说如何处置他,也没有说要他如何行事。

        窦回也没有问,静静地退了出去。

        殿中没有一个人。濮阳早就屏退了宫人。她觉得不是卫秀做的,但她依然做了准备,以防万一。倘若是呢?一个谋杀先帝的罪名,若是宣扬出去,即便她已是皇帝,也保不住她。

        原来她们之间,有了这样多的谎言。记得很久以前,每每先帝召见卫秀,她总是会跟来,她总很担心,她的父亲会伤了她所爱的人,处处都维护她。

        现在看来,这真是可笑。

        更可笑的是,她对卫秀,依旧提不起丝毫恨意。她骗她,她不恨她,父债子偿,她唯有接受;她杀她父亲,她还是恨不了她,确实是她家理亏。

        可是先帝再不好,也是她的父亲,她为人女,要如何去接受。

        濮阳愣愣地出神,连自己流出眼泪都没有发觉。她想,阿秀去了哪里,她为何还不回来,她真想亲眼看到她。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是想能像从前那样,靠在她的怀里,哪怕知道,那温暖可靠的怀抱是假的,是冷的,她还是眷恋,还是不想失去。

        卫秀出宫,是去见焦邕。

        晋王作乱那日,她提前将玉佩作为信物交与严焕,要他在事情有变之时,去请焦邕来围了晋王府,以作威胁。

        如今事情过去了。焦邕要交回玉佩,还提出要见她一面。

        他帮了她一个大忙,且有此一事,她也暴露了,与其避而不见,不如前去一会。

        焦邕只因一枚玉佩,便毫不犹豫地遵命行事,可见他对仲氏心意。卫秀看到他,一下子就想起当年的岁月。小的时候她见过焦邕,他与兄长差不多年岁,兵法上,他不如兄长,但在武艺上,兄长远不及他。

        二人总是比试,兄长屡败屡战,焦邕也从不相让,经常将兄长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就是这样,卫秀也从没有见他们有过不睦,反倒愈加亲近,如亲兄弟一般。

        焦邕一见卫秀就知道她是谁了。她与仲清生得实在太像,也多亏京中之人多已忘了那长居边关的少年,才让她不至于暴露身份。

        “许久不见,阿兄别来无恙。”卫秀笑道。

        焦邕得见故人,万分感怀,他看了卫秀许久,方道:“阿濛。”见卫秀颔首,他叹了口气,又是高兴,又是伤感,“你还在,仲师还能留下血脉,我真是高兴。”

        他说着,从怀中取出玉佩,奉还给卫秀。

        卫秀接过,低头看了看,方小心收入怀中,说道:“此次,多谢阿兄相助。”

        焦邕便笑:“相比当年仲师教导之恩,这又算得上什么?”他坐直了身,正色道,“你有什么打算,尽管说来,我虽调离金吾卫,但这些年,军中也积了不少助力。我们总要萧家血债血偿!”

        他已年过而立,但一腔热血,与少年时别无二致。卫秀看着便有些恍惚,竟觉得自己接下去的话,难以启齿。

        焦邕见卫秀沉默,忙关切道:“你可有什么为难之处?”

        卫秀看着他,缓缓道:“我已不思复仇了。”

        焦邕愣住了,眼中满是不敢置信,他看了卫秀许久,卫秀任他打量,不曾开口。他目光直白,从关切化作了鄙夷,卫秀满心难堪,仍是沉默以对。

        终于,焦邕冷笑了一声,站起身来,转身就走,走到门边,他停下步子,回身来看着卫秀,他讥讽的眼神如刀子一般一片一片割下卫秀的尊严。

        卫秀说不出冠冕堂皇的话,也只有任他如此看轻。

        焦邕等了一会儿,未见卫秀改口。他连连冷笑,说出的话句句刺心:“仲氏风骨清正,从未有过足下这等贪慕富贵,恋栈权位之人。有你存世,不知仲师九泉之下,可能闭得上眼?”

        卫秀眉心动了一下,垂眸看着身前那一方地,低声道:“你走吧。”

        焦邕终是死了心,走前,他既恨且厌地瞥了她一眼:“你还不如,当年就死了的好!”

        卫秀在茶室中枯坐良久,严焕与阿蓉担忧地看着她,却不敢出声。

        天将暮,卫秀转头看向窗外。窗外往来行人都匆匆往家中赶去。一日辛劳,家中有父母或妻儿等着他们。知道这一点,再是辛劳,都是甘愿的,世人都是如此。

        “在你们心中,是否也是这样看我。”卫秀问道。

        认为她所为有辱仲氏门风,认为她不如在当年就随父母去了。

        阿蓉忙道:“自然不是。”

        卫秀望向严焕,他没有说话,遇上她的目光,他避了开去,不敢与她直视。阿蓉的亲人在仲府灭门时罹难,严焕的父亲为护大将军,尽忠而亡。他们一力辅佐卫秀,固然因奉她为主,可他们也是将希望寄在她身上的。

        卫秀笑了笑,极尽哀凉。

        “也罢。”她轻声道。

        卫秀回宫时,也是迟暮。太阳从西边坠下,带起漫天晚霞,如火如荼。凉风起,秋意渐浓,洛阳城在晚霞下却是如此萧瑟。

        濮阳在含光殿等她。

        殿中已置膳食,她一入殿,濮阳就往她身上披了件外衣,道:“天凉了。”

        卫秀对她一笑:“你也保重。”

        二人相顾无言,分明有满腹话语要说,可都没有一句开得了口。

        用过晚膳,二人前往书房。

        卫秀本想等到汉王滕王的事了了,再说她的事,可她已经不堪重负了。日复一日的自责让她已不能再若无其事下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624/215753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