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春如旧 > 第幺幺零章

第幺幺零章

        卫秀体弱,颇为畏寒,每到冬日,她总抱着手炉,偎在炭火旁,汲取一点暖意。可纵是如此,她仍抵不过无孔不入的严冷。

        濮阳接报之时,已是黄昏,她无片刻耽搁,立即兵分两路,一路派人入太医署,召周太医同行,一路命内侍省备马,带上十余名羽林,便往邙山疾驰而去。

        抵达山脚,已是黑夜,天上看不到一丝亮光,寒风刮在脸上,如刀割一般,不过一炷香的功夫,脸就像失去了知觉,再感觉不到疼,亦感觉不到冷。

        濮阳命侍从扎几个火把起来,连夜上山。

        山路难行,她也顾不得许多,沿着盲肠小道,直往山顶的草庐行去。

        草庐中有人接应,远远见山腰有一派火把坠成的火龙,便有人开了门户。濮阳一到,三名仆役便跪于门两侧迎接。

        卫秀深居山中,又将旧属都散尽了,濮阳自是不放心的,便花了些功夫,将她草庐中那三名仆役都收买了。卫秀不知是未察觉,还是不愿与她计较,一直不曾点破。

        此时濮阳便自洞开的大门快步而入。

        她一面往前,一面吩咐侍从熄灭火把守在庭中。

        这间草庐,她曾住过不少时日,其中布局,犹记在心间,她直往卫秀寝居,走到门前,深深吸了口气,令周太医在门外等候,便自己推门,走了进去。

        室中是寂静的,自无人出声,离床榻不愿的案上留了一盏油灯,如黄豆粒般的一点,门一开,冷风灌入,火苗随着摇曳,犹如风中残烛,几要灭了。

        濮阳反手关了门,循着微弱的光,走到床榻前。

        卫秀躺在那里。

        她有两年不曾见她了,这两年,她没有一日不在想她,没有一夜不是想着她入眠,她做梦都盼着卫秀能回来。

        可是她没有。

        濮阳眼眶发烫,然而此时,她也顾不上伤感。

        她弯下身去,自棉衾底下摸出卫秀的手,搭上她的脉搏。

        濮阳随着卫秀学过一阵,简单的病情已能从脉象上辨别,她虽携太医同来,但能不用,还是尽量不用。

        濮阳细细探过一回,精准辨别出,只是寻常风寒。高悬的心总算放下了。又摸了摸卫秀额头,烫的,还在发热,濮阳又重悬心。

        上回也是如此,起初只小恙而已,渐渐成了大病。

        她摸了摸卫秀的脸,又双手握住她的右手,柔声低唤道:“阿秀……”

        卫秀毫无知觉。

        她大约是烧得糊涂了,睡得十分昏沉。

        濮阳又探了一回脉象,仔细记下了,走出内室。

        周太医在门前候着,濮阳将脉象转达,道:“皇夫还处昏睡之中,不好问状况如何,卿观如此脉象,可有大碍?”

        周太医在心中计量一回,回道:“臣请借药方一观。”

        草庐中几个仆婢都已醒来了,穿戴齐整了,立在一旁。闻此,濮阳一眼扫过去,看到阿叶,问道:“皇夫的药方何在?”

        阿叶哪里敢直视她,战战兢兢地上前,跪下了,回道:“药方就在婢子身上。”一面自袖中取出一纸来。

        边上有一侍从,立即眼明手快地接过,上呈到陛下面前,濮阳微微侧了下脸示意,侍从又转呈太医。

        庭中灯火通明,立了满庭侍从仆婢,却是鸦雀无声。

        周太医就着光看过,又仔细琢磨了,回禀道:“这方子用得极为妥当,照着服上几日,患者就当无碍了。”他迟疑了片刻,道:“但未能亲见患者,总归不稳妥,若是陛下准许,待明日皇夫醒来,臣欲亲自看诊。”

        濮阳略一思索,道:“如此,待明日再看吧。”

        说罢,她又转身回了室内。庭中众人如何,自有人安顿。

        单单召了周太医,便是濮阳知此人不但医术精深,为人圆滑,且骨子里,还颇存了几分医者仁心。

        得他一句无大碍,濮阳总算又能安心。

        她守在卫秀榻前。

        室中点了两盆炭火,颇是和暖。濮阳目不转睛地盯着卫秀看。其实也只依稀看清一个轮廓罢了,那灯实在昏暗。

        可即便如此,濮阳也觉得满足了。她从棉衾底下找到卫秀的手,又握回到手中,心顿时像被什么填满了一般,说不出的踏实。

        她已失去了阿秀,已不敢再盼能日日见她,更不敢再盼与她共白首。这两年,她的心愿已变成极低微的一个。她只求阿秀能好好的活着,她们能同观一轮月,同饮一江水,同在一片江山,便足够了。

        可此时见到了她,濮阳又不知足起来。她还是想能日日见她,能听她嘘寒问暖,能在她怀中安睡,能与她相视而笑。

        卫秀像是睡得不安稳,指尖动了动。

        濮阳一惊,忙松了她的手,又盖回到棉衾底下,重新将被角掩实,如她未动过那般,不留一丝痕迹。

        卫秀凌晨醒来,便见榻边倚着一人。

        那人坐在榻前的地板上,靠着床榻边沿,单手支着,撑在脸侧。这个姿势,必是睡不舒服的,她轻合的眼眸不时颤动,好似随时会醒来。

        卫秀烧得昏昏沉沉的,几要以为自己看晃了眼。直到她再三确认,才敢相信,是她来了。

        濮阳睡着了,她的呼吸很轻,容色显得十分疲惫。

        卫秀看着濮阳,眼睛一眨不眨,直到双目酸涩,才觉自己这般,着实傻得很。

        她不由自主地一笑,笑意还未展开,眼眶却先湿了。

        许久不见,七娘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清瘦不少。卫秀探出手去,欲抚摸她的发丝,将要触到时,又恐惊醒了她,悄悄地收了回来。

        天还只是亮光萌动,那盏油灯仍还点着,只是光芒愈加微弱。卫秀浑身发烫,头上就如为一块大石镇压,疼痛欲裂,倦意如同温热的泉水,浸泡在她周身,逼着她陷入昏睡。

        卫秀极是不舍,孱弱的身子却不争气。黑暗终是胜过了她的意识。

        待卫秀再度醒来,天已大亮,濮阳已不在了。她回京去了。

        她有意避着她,只留下周太医与一封手书。

        手书写得极简单,像唯恐惹了她厌烦,只寥寥几字而已,说明了周太医的用途。半字不提相思。

        医者不自医。濮阳很早以前就想替卫秀张罗几个大夫,奈何一直未得适宜人选,眼下她离她而去,不再回京了,倒是更容易了些。周太医是个明白人,一家老小都在京中,他久经宫廷,知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卫秀看了那手书一阵,短短一句话,经她反复念叨,像是刻到了心上。

        周太医入室来了。

        卫秀将手书收好,望向他道:“有劳你走这一趟。”

        周太医诚惶诚恐:“能为皇夫视疾,是臣福分。”他抬头看了卫秀一眼,道,“还请皇夫允臣诊脉。”

        卫秀摇了摇头,低头咳了两声,道:“不必了,这病不重,过两日便可痊愈。”

        周太医似不赞同,也只得退而求其次,委婉着问了几句病状,卫秀见他执着,便描述了几句。周太医这才觉得有把握了点,道:“皇夫殿下还是需以安养为上。”

        卫秀点了点头,笑意温缓。

        “京中大臣正忙于为陛下择采侍君,皇夫还是需早日康复,也好回京主持大局。”周太医随口说了一句。

        那温缓的笑意便凝在卫秀唇畔。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624/216225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