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春如旧 > 第一一一章

第一一一章

        卫秀是知晓她那几名仆役中,有一些已被濮阳收买了。她也没想过阻止,濮阳为人颇为坚韧,若是阻了,不知她还会想出什么法子来。卫秀干脆也随了她去。

        谁知这回一场风寒,竟吓到了他们,传信入京。

        也让卫秀得知,七娘要立侍君了。

        周太医聒噪完了,便退了出去。卫秀自枕下摸出濮阳留与她的那封手书,看了一看。她眼角低落下来,目光在熟悉的字迹上滑过,万分轻柔。她甚至能描摹出濮阳写这纸手书之时,提笔蘸墨,凝神细思,将长长几句,凝成短短数语,力求简洁扼要。

        如此温柔,终于也厌烦了她么?

        卫秀掩唇咳了几声,垂下眼眸,指腹在纸上一下一下地轻划,心中满是茫然。

        周太医还留在草庐,他来时就带了些药材,濮阳回京后,又遣人送了不少来。卫秀的方子都是自己开的,医者好学,周太医见了惊奇不已,拿在手中,如获至宝,仔细研究起来。

        卫秀病了半月,便好了,能下得榻来。

        她就坐在案前,周太医正与她絮絮叨叨地谈论他先前见过的一患者。卫秀听了一会儿,问道:“你何时回京?”

        周太医便打住了,恭敬回道:“臣奉圣命,留待皇夫病愈之后,方可回京。”

        卫秀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儿,笑着道:“我藏有几本医书,君若不弃,不妨趁这几日,拿去看看。”

        周太医大喜,随一仆役去往书房取书了。

        彼时书籍珍贵,医书更是少有,往往是可遇不可求,周太医供职宫中,看的医书自然不少,但他犹觉不够,试图在医道上再图精进。

        卫秀看着周太医走出门去,方将目光收回,她低下头,抬起手来,覆在案上的一本书上,掌心贴着封皮,纸页微凉,透过手心,传达四肢百骸。卫秀却像毫无知觉,在纸上轻轻抚摸两下。

        这是《周书》,一年之前便已颁布天下。仲戎之名就在书中,他之功绩,他之一生,一一述来,无一字夸耀,无半句诋毁。

        卫秀初读,就觉得有一口气在心中散去了,父亲之名流传后世,后人会还他公正。

        这本书,她翻看过不知几回,除却折痕,看来犹如新的一般,卫秀珍惜爱护,不像对一本书,倒像是保护她良心上最后一点安宁。

        山中无甲子,人间岁月长。

        周太医读书入迷,浑然不知时日。

        濮阳在京中等了一月,不见他归来,自是急了,只当卫秀病情反复,一时不能痊愈。

        在京中坐等,终是被动,又过两日,濮阳再往邙山去。

        这回去是白日,雪刚下过,山路上积雪不化,越往高处,越是入目皆白。濮阳登至山顶,吐气成雾,比上回来时,更冷了几分。

        寒气如雾,凝于木上,雾凇沆砀,天与山凝成一色。

        草庐厚雪层积,仿佛要压垮了一般,卫秀坐于廊下,围毳拥炉,煮一炉清酒。酒沸,香气溢满庭中。

        濮阳到时,就见卫秀提壶,往杯中倾下,几上只一杯,她将壶置回炉上,又将杯置于对座。

        濮阳见此,便知周太医久不回京,是让她扣住了。

        目的,就是为引了她来。

        濮阳一点气也没有。明知她有意设计她来,她也没有一点动气。

        走到几前,与卫秀对坐,端起为她备下的一杯清酒,饮了一口。温酒入胃,遍体温热,在这大雪天,好似也不觉严寒了。

        濮阳面上便带了一丝笑影。

        卫秀再替她满上:“果酒,不醉人,多饮几杯也无妨。”

        濮阳依言,又饮下一杯,再续,她就不动了,卫秀便也不再劝,换了茶来。

        濮阳打量她气色,依旧是白皙,几无血色的白,容色却是和缓了不少,像被山间岁月打磨,比最初见她时,更为温润,也更平和。

        “今日请陛下来,是有一事,要谢陛下。”卫秀说道。

        门外有侍从守着,侍从不多,只有十来名,皆着了便装。

        濮阳自是洗耳恭听。

        卫秀看了看她,眼中泄出些许笑意,濮阳看得呆了,欲再看,那笑意已翩然擦过。

        “是为周书,我父能得赞誉,能受不偏不倚之评,想必是陛下从中转圜。”卫秀缓缓说道。本朝修前朝史,往往难得公正,更何况是仲公这般人物。其中若说没有濮阳的作用,卫秀是不信的。

        原来是为此事,濮阳低眉笑了笑,道:“不能偿还你万一。”

        卫秀便不说话了。

        她们上一回这样心平气和地坐在一处说说话,是什么时候?竟已远得想不分明了。濮阳看了看卫秀,阿秀待她似已和软了,是否以后,她就能常来此地见她。

        空中不知何时飘起雪来,风向一变,吹入廊下。濮阳站起身来,绕到卫秀身前,替她紧了紧鹤氅衣襟。她做得极自然,两年前的冷言冷语,两年间的不闻不问好似没在她心中留下丝毫隔阂。

        她的手柔腻温软,落在她的襟上,她凑近了,身上香气如旧。卫秀刹那间紧张起来,僵住了身子,她略一抬头,便对上濮阳的双眸,漆黑的,微微低垂着,使眉宇间都万般柔婉起来。

        她这般委曲求全地温柔相待,使得卫秀整颗心都疼得发颤。

        她对不住父母,对不住仲氏满门,可她又何尝对得起七娘。

        她心中愤懑,将为难转嫁到七娘身上,可七娘又能向谁述说?她承受她的冷眼,承受她的讥讽,承受她对萧氏一族的恨意,独自一人,将仇恨怨愤都接下,依旧待她如故。

        雪势渐大,濮阳直起身,推卫秀入室内。

        阿叶似乎很怕濮阳,原是在室中点炭盆,见她进来,便愈加寂静,好使自己显得不存在一般。卫秀见她拘束,干脆使她退下了,自己去将炭火点起。

        濮阳就在榻上坐着看她,好似比阿叶更拘谨几分。

        卫秀不禁便轻笑起来,连眼中都染上了笑意。濮阳见她微笑,也随着笑了笑,今日阿秀看她的目光似乎格外柔和,竟让她产生一种,她心中其实也有她的错觉。

        “阿秀……”濮阳出声道。

        卫秀转头望过来,询问地看着她。濮阳微微抿了抿唇,似乎不知说什么,愈加拘谨起来,可她眸光湛亮,分明是极欢喜的。

        卫秀也笑了笑,可心中却像剜心剔骨一般疼。

        “阿秀,”濮阳又唤了一声,她顿了顿,笑着道,“你今日,是不是很高兴?”

        “是。”卫秀说道。能见她,自然是高兴的。

        卫秀将炭盆推过来,炭火烧得红旺,暖意融融的。

        濮阳欲问一句因何而喜,又怕卫秀觉得她多事,便没有发问。转而说起周太医来:“不如就让他留在你这吧。”

        卫秀答应了。

        濮阳觉得卫秀今日真是好说话,不禁便生出点希冀来,寻着近日京中趣事来说与卫秀解闷。她们毕竟相处多年,卫秀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濮阳全部知道,她说的都是她会感兴趣的事。

        卫秀含笑听着,目光一直落在濮阳身上,仿佛看不够一般。

        雪渐渐停了,再迟就赶不上城门关前入城。

        濮阳恋恋不舍。卫秀送她出门,濮阳看着她,问道:“阿秀,我明日再来可好?”

        卫秀摇了摇头:“京中想必正忙着,改日吧。”

        濮阳一想也是,今日外出,奏本怕是已积满案头了。不如晚几日再来。

        卫秀见她不执意,正要催促她走,耳旁忽然传来侍从厉声呵斥:“什么人?”

        这一声呼喝吸引了二人,濮阳回头,卫秀朝濮阳身后望去,只见一抹银光,正对着濮阳,离弦而来。仿佛浑身的血液都凝住了一般,卫秀顾不上其他,下意识便伸手推开濮阳。

        那抹银光划破空气,飞速驰来,带起凌厉的风声,几乎是才一推开濮阳,那箭就射入了卫秀的身体。

        “阿秀!”濮阳惊呼。

        卫秀倒在轮椅里,心口扎着一支箭。

        濮阳忙跑上来,她扶起卫秀,让她靠到她怀中。身后是乱糟糟的声音,侍从皆是羽林扮的,此时一面喊着护驾,一面窜入林中捉拿刺客。

        卫秀睁开眼,望向濮阳,濮阳在她身边,她握着她的手,惊慌失措。卫秀觉得真疼,痛意在一刹那间席卷而来,她无从辨别那箭是否射中了她的心脏。

        不过于她而言,想必是没什么差别的。卫秀笑了一下,濮阳满脸是泪,她握住卫秀的手,高声喊着:“太医!”

        这世间的声音仿佛在瞬息间都消失了,卫秀看着濮阳的双唇张张合合,那痛意仿佛也随着消失了。

        听闻七娘要立侍君,她便已存意远行。情之一事,无人能勉强七娘,她既然要重新开始,她就不能留在此处打扰她。

        可她终是舍不得她,引了她来,欲再见她一面。

        她真是庆幸,她今日并未冷言冷语地待她。

        卫秀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她靠在七娘怀中,这样的归宿倒是很好呢。

        “七……娘……”卫秀开口,她的声音低得连自己都听不分明,但濮阳听到了,她猛地回头,想显得镇定些,却反哭出来:“阿秀,不怕,没事的,你别怕。”

        卫秀摇了摇头,她双唇嚅动,濮阳忙弯身去听。

        “若有来生……若有来生……”

        她反复说着这四字。

        对不住仲氏的,她今生已尽力了,陷入黑暗前的最后一刻,她的心里只有濮阳。她只想来生,能与濮阳平凡地相守。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624/216374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