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春如旧 > 第一一五章

第一一五章

        濮阳能问出这话,便是已有所猜想了。卫秀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她眼中闪过犹豫,脸上的神色也凝住了。

        濮阳缓缓坐起身来,微微吸了口气,低首望向她的双腿。她的双腿就那样伸直在榻上,丝滑的绸裤遮掩着,看上去,与常人并无不同。濮阳伸出双手,欲卷起裤腿。

        卫秀皱眉:“七娘!”

        濮阳的动作便顿住了,她转头望着卫秀,卫秀亦望着她,她眼中的犹豫已化作坚决,但语气却和缓下来:“不要看了。”

        濮阳沉默了片刻,收回了手,转头望向别处。

        卫秀也没有开口,她下意识地就抬手覆到膝上,膝上没有知觉,但如此一覆,仿佛就是遮掩了,让她心底觉得有了点依靠。

        她一手覆在膝上,一手漫无目的地摸索,指尖触到被角,她就攥在了手心。她的目光则是在濮阳身上的,随时预备应对她接下来的言语。

        濮阳在别处望了一会儿,又回过头来,看到她眼中的戒备,濮阳呼吸一滞,笑了一下,道:“时候不早,安置吧。”

        卫秀点了下头,扯过被子,又掀开一角,让濮阳也进来。

        濮阳靠着她躺下,依旧是沉默。卫秀也不知说什么好。

        萧仲二门之仇,是化解不开的,即便她留在宫中,即便她袒露心迹,然而,萧懿屠她满门之恨仍在,濮阳为萧懿之女,亦是更改不得。

        她只不去想罢了。

        七娘突然问她双腿如何伤的,让她又想起旧事。

        卫秀闭了眼,像是睡着了,但她的心却平静不下来。方才那般,怕是伤了七娘的心了。只是她的双腿便像多年前那一夜留下的伤疤,她站不起来,伤疤也好不了。故而她一贯不愿有人看到,也不愿有人来问。

        方才的反应,几乎是本能。却忘了如此拒人于千里,必会使七娘伤心。

        “阿秀……”濮阳低声唤道。

        卫秀睁眼,转头看向她。濮阳笑了一下,道:“你抱抱我。”

        卫秀伸手将她揽过,拥在怀中。

        她长久服药,身上也熏染出一股药香,濮阳靠着她,又被熟悉的气息包围,才觉踏实了些,她又轻声唤道:“阿秀……”

        卫秀答应一声,待她说下去,然而却良久无声。卫秀低头,便见濮阳看着她,见她低头,她也静静地与她对视,过了一阵,濮阳弯了下唇角,道:“阿秀,你姓回仲吧。”她停顿片刻,又道,“仲濛,也很好听。”

        卫秀不语,她并未觉得高兴,也未觉得抗拒,仿佛这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濮阳垂下眼帘,像是不敢看她了:“我能为你做的事甚少,能还一件是一件。”

        这个还字,听得卫秀锥心般难受,她唤道:“七娘。”

        濮阳抬头,卫秀顺势便低下头去,吻住她的双唇。

        “唔……”濮阳还未反应过来,搭在卫秀腰上的手倏然揪住了她的衣衫。卫秀眼中划过一抹笑意,舌尖抵着濮阳的下唇,轻轻吮吸。

        濮阳启唇回应,卫秀越发不依不饶起来,她咬了一下她的下唇,舌尖探入濮阳口中,濮阳被动承受,只知由得她与她唇舌交缠,由得她挑拨起情动,让她吻得如一滩春水,瘫软在卫秀怀中。

        卫秀却仍不放过她,她离开她的双唇,含住她的耳垂,轻轻□□,麻痒瞬间席卷了濮阳周身,她咬着下唇,低吟出声,卫秀掀开她的衣角,掌心贴着她背上的肌肤一寸寸朝上抚摸。她的手心像点了火,每过一处,皆带来一阵战栗,使得濮阳欲逃离。可她又能逃到哪里去?卫秀摸到她的肩上,忽然改变了方向,绕到她身前,覆上她胸前椒乳。濮阳倒吸了口气,欲朝后退去,卫秀却坏心地捏住那娇羞的嫩尖,用指腹揉捏。

        濮阳情动已极:“阿秀……”声音娇软,既是无助,又是柔媚。

        卫秀目光一软,到她耳畔说道:“七娘,你记不记得,要好好弥补我的?”

        濮阳睁开眼,眼中带着水意,望向卫秀,张口要说什么,卫秀的手却探到她身下,碰到那最娇羞的某处。

        “啊……”无尽话语皆化作一声娇媚的吟哦。濮阳攀住卫秀的双肩,埋首在她的肩窝,敏感的身子,还在轻颤。

        隔日,濮阳便起得迟了些,险些误了早朝。宫人侍奉她更衣梳洗,卫秀也已起身,穿戴齐整,濮阳回头看她,碰上卫秀那含笑的眼眸,立即便红了脸,当着宫人的面,她还算大气道:“朕先去早朝。”

        卫秀点头。

        濮阳又看她一眼,眼中染上笑意,想想实在不能再拖延了,方匆忙离去,早膳自是用不上了。

        今日早朝又拖得格外久,全是在论李寿造反之事。大臣们个个有话说,慷慨激昂地陈说一番李寿之罪,齐声要发兵平叛。

        汉王只有一爵位,平日是不必上朝的,但他如今正在风口浪尖,濮阳也不大放心他,便令他参与朝政,也便于观察他究竟是什么心思。

        听大臣们喊打喊杀,汉王低垂着头,那身朝服在他身上显得有些宽大,他再低着头,整个人都显得十分没精打采。

        濮阳皱了下眉,也未说什么。

        直到下朝,已是骄阳灼灼,濮阳空腹坐了许久,早已饿得狠了,只大朝散后,还有小朝,她还要与丞相等人商议昨日还未商定的事。

        她匆匆回到宣德殿,身后跟着一班大臣,身上衮冕甚重,濮阳便令他们稍候,她去往后殿更衣。

        到了后殿,便见卫秀坐在那里。

        濮阳愣了一下,卫秀对她轻笑,招招手,示意她过来。

        濮阳抿唇一笑,步履欢快地走过去,问道:“你怎么来了?”

        卫秀让了让身,身后茶几露出来,只见上头,摆着一碟碟丰盛佳肴,皆是清淡可口,便于果腹的吃食。

        “你用一些,填填肚子。”卫秀说道。

        有了李寿那事,朝中自是忙得团团转,濮阳身为皇帝,只有更忙的,哪有功夫顾得上早膳。底下宫人虽恪尽职守,却也不敢在皇帝面前自作主张,尤其这个时候,他们又哪儿敢凑上前来聒噪。

        濮阳笑着坐下来,也没有显出急色。她端起碗来,用起早膳。

        卫秀看着她,眼中笑意愈盛,她绕到濮阳身后,为她脱下冠冕,让她更自在些。

        濮阳吃了七八分饱,便搁下玉箸,卫秀见几上那一盅汤她还未碰过,便端起了,送到她面前,道:“喝一点。”

        濮阳依言喝了几口,方还给她。

        卫秀接过汤盅,笑着道:“去吧,别让大臣久等了。”

        耽搁了许久,大臣们定是等急了。濮阳也顾不上说旁的,连忙去了。

        平叛之事当日便商定了,派出了一干将领。

        丞相王鲧是熟知兵事的,一条条策略拟得极是精彩,其中少数不足,也有其他大臣补上。

        这回李寿叛乱,朝廷虽忙,其实并无多少惊慌,便是濮阳也是气愤居多。十万大军,听着吓人,想要与朝廷作对,不过以卵击石罢了。

        李寿那人,官居刺史,自非平庸之辈,但天下刺史近二十,他也称不上是佼佼者,何况,濮阳从未听闻他曾领过兵打过仗。

        派出大军,又令各地调配粮草,命京兆、金吾卫留意京中是否有探子,再催促刑部好好审审那游说汉王以死明志的礼部侍郎,濮阳几乎没有闲下来的时候。

        卫秀见她实在忙碌,便拿过了她那些奏疏,替她看起来,又取了纸将批语写上,夹在奏本里。

        看过一遍,又有批语的奏疏,看起来就轻松多了。

        有她帮忙,这才使濮阳免于没觉睡的困苦。

        只是濮阳也不敢让卫秀操劳,奏疏也限定了量,每日只能看多少,多了就不许了。她命内宦搬到卫秀处的奏本都是随意拣的,并不分大事小事,宫中便知陛下待皇夫信任之重,竟无半分防备。

        只是皇夫代阅奏疏一事,被濮阳下令瞒着,不得有分毫泄露。故而,也只皇帝身边得用的几名宦官知晓。

        这夜又是秉烛政务。卫秀坐在濮阳身边,二人一人一叠奏本看着。

        王师大捷,李寿军初战溃败。朝中人心大定,大臣们又揪着汉王不放了。十本奏疏里,有一半要将汉王问罪的。州郡也不安生,刺史们大约被李寿吓着了,唯恐朝廷因这一回,忌惮起他们这些刺史来,卯足了劲要将罪名往汉王身上推。

        濮阳拧了拧眉,道:“真处置了汉王,来日说我不仁的,又是他们。”

        但今次李寿能以汉王名号举兵,来日旁人也能接他做名目,他那身份,便是一连串祸事,躲都躲不得。

        卫秀略加思索,见濮阳将又一道奏疏放到一旁,便也未开口。

        处理完了政事,也是近三更。濮阳推着卫秀回寝殿。

        宫人们早已被遣退了,只有两名提灯的走在前头。凉风一吹,卫秀打了个寒颤,濮阳忙解下自己的披风,盖到她身上。

        卫秀笑了笑,承了她的好意。濮阳却仍不放心,又摸了摸她的手,看她是否觉得冷了。此处距寝殿还有些路途,若是她冷了,濮阳多半会遣宫人赶紧去取了衣袍来。

        濮阳的手极暖,她覆在她身上的披风,也残留着她身上的暖意,卫秀忽然心中一动,她轻声道:“我的双腿,生来就是如此。”

        濮阳的手颤了一下,心中犹如灌入了一汪温泉,暖意自胸口漫开,直达她的眼底。

        卫秀笑了一下,道:“走吧。”

        濮阳忙点头,重新推起轮椅,与她一同回去。

        她已决心要忘了。

        化解不了的仇怨,多半也难释怀,她只有去忘记,由得往事在岁月之中尘封。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624/217614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