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白杨1 > 第14章

第14章

        白新羽终于反应过来他哥挂了他电话,还让他一辈子呆在部队,他顿时有种扯着嗓子哭嚎的冲动,但他还是忍住了,其实,以他对他哥的了解,他内心深处是没抱多少希望的,他哥做事一直就是杀伐果断,狠起来翻脸不认人。就冲刚才他哥那口气,如果俩人是面对面的,他觉得自己能当场跪下……

        值班的大哥跟看神经病似的看着他,“同志,你没事吧?”

        白新羽抹了把鼻涕眼泪,“你看我像没事吗。”

        “得,那你继续哭,我出去抽根儿烟去。”大哥终于受不了一个男的哭哭唧唧的,起身走了。

        白新羽握着话筒,脑中浮现的是他家的电话,可是他手指就像生了锈似的,怎么都无法按下数字键。如果听到他妈的声音,他一定会控制不住的……可是控制不住有什么用呢,他爸妈都狠心把他扔进部队了,肯定不会让他回去的,这个电话,打不打结果都是一样的,反而打了,他今晚肯定要睡不着觉了。

        他犹豫再三,还是把话筒放了回去。在那一瞬间,白小爷突然认命了,他知道自己如果不服完兵役,或者不把胳膊腿儿弄残废了,就是彻底回不去了,从这一刻起,他决定低调地混完两年,就是尽量守纪律、不挨罚、躲着俞煞星,只要能从这里四肢健全地出去,他白小爷回到北京,一定能变回一尾活龙,为了从前那美好生活,他一定要撑住!

        打完电话后,正好是早饭时间,白新羽已经饿得直翻白眼了,赶紧冲去食堂,打了个饭,找个角落就埋头吃了起来。食堂里的人都是刚才才操场上出操的新兵,对于他这个要死要活地绕着操场跑圈的倒霉蛋都很熟悉,他吃饭的时候,总觉得周围人在窃窃私语,低声嘲笑他。他把听长辈训话的功力拿了出来,尽量充耳不闻。

        吃完早饭后,他回了宿舍。

        他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几乎把什么都写在脸上了,钱亮一见他就说:“给家里打电话打通了吧?”

        白新羽点点头。

        钱亮跟安抚小狗似的摸着他的脑袋,“哎哟,看你这眼睛红的,没事儿吧?”

        白新羽摇摇头,“那什么,我想通了,我以后再也不迟到了。”

        冯东元笑道:“不仅不迟到,还要遵守其他纪律。”

        俞风城凉凉地说:“怎么突然想通了?是不是打电话哭求你那个救世主表哥,结果被拒绝了?”

        这话正戳中白新羽的痛处,他强辩道:“我打算在这里好好呆着了,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当兵吗。”

        俞风城听到这话,口气更是冷了几分,“你以为什么人都能当兵吗?”

        白新羽看宿舍人多,俞风城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就梗着脖子说:“不能当我也当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俞风城眯起眼睛,然后笑了起来,“你有这个觉悟就好,我们都会一起帮着你当好兵的。”

        那笑容分明阴恻恻的,白新羽只觉头皮一阵发麻,都不敢看他的眼睛了。

        冯东元单纯地笑道:“是啊,咱们是一个集体,大家都会帮你的。”

        白新羽心想,跟俞煞星比起来,冯东元简直就是天使啊。

        这时,陈靖走了进来,“休息半小时时间快到了啊,一会儿带你们复习一遍内务,咱们就去操场练正步去。”

        “班长班长。”大熊凑了过来,眼睛亮晶晶的,“咱们什么时候能摸枪啊。”

        陈靖睨了他一眼,“你想摸枪?”

        大熊使劲点头,满脸期待。

        “新兵训练的后期。”

        “一个月?”

        “差不多,看你们的进度,不过连长一向对新兵要求严,可能提早。”

        大熊兴奋地说:“太好了,等我摸了枪,我就拍张照片寄给家里。”

        陈靖的脸黑了下来,“昨晚上指导员的课你听了没?”

        大熊意识到不对劲儿了,眨巴着眼睛,心虚地说:“听了。”

        陈靖捶了捶大熊的肩膀,“把保密守则给我抄一遍。”

        大熊的脸一下垮了下来,“班长,我错了。”

        “知错就改,抄完我检查。”

        宿舍里一片窃笑声。

        陈靖走到白新羽床边,指着他的床铺,“这是你早上叠的被子吧,原封不动给你留着呢。”

        白新羽看了一眼那被子,他觉得叠得挺好的。

        陈靖看着他,从抽屉里掏出一把尺子,上去就量,“你自己看看,差了多少。”

        白新羽欲哭无泪。

        “我现在给你次机会,给全班做示范,重新叠。”

        白新羽把被子铺开了,重新叠了一遍。

        陈靖看着表,皱着眉头,“太慢,质量太次,重来。”

        白新羽只好把被子叠了一遍又一遍,那床是上下铺,他叠被子的时候只能弯着腰,没一会儿腰就酸了,就这么来来回回叠了十次,每次叠完,陈靖就对着他的被子挑毛病,给大家上课,弄得白新羽郁闷无比。

        最后一遍,陈靖总算满意了,“不错,你进步明显。”

        白新羽心里骂道,一个破被子叠了十几遍,能不进步吗,他又不是智力有问题。

        陈靖看看时间,“好了,练正步去。”

        新疆的天气是早上冷,晚上冻,中午晒死人,一天可以体会四季交迭。这时刚暖和起来,太阳也爬上来了,他们在操场踢踢走走,临近中午的时候,各个晒得口干舌燥,脸皮子发烫。

        白新羽后悔没抹点儿防晒霜,他妈给他准备了好大一瓶呢,就怕他晒伤了。

        连军姿的时候,白新羽也是心不在焉的,只要陈靖眼睛不放在他身上,他能偷懒就偷懒一会儿,就这么也对付过去了一上午。

        上午结束后,白新羽感觉自己都快晒脱皮了,皮肤从里到外地发热,一进食堂先灌了一大杯水。

        “哇,今天有大桃子啊。”钱亮惊喜地叫了一声。

        冯东元开心地说:“真的,新疆的蟠桃,早就听说很好吃了。”

        他们打了饭坐下,钱亮先三口两口地把一个桃子给造进了肚子里,一边吃一边夸,白新羽实在不理解吃个桃子怎么能高兴成这样,他觉得自己在这里的每一天,都不可能有开心的时候。

        巴图尔刚好坐在他们旁边儿,小孩儿见大家都喜欢桃子,就兴奋地跟大家介绍蟠桃,还说他家的怎么怎么好吃,说得特别兴奋,那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配上别别扭扭的普通话,别提多可爱了,大部分人都没在听他说桃子,只是看他表演。

        吃完午饭后,白新羽回宿舍躺床上就不想动了。他早上跑那七公里,到现在腿还发软,一平躺之后,感觉整个人从腰部往下都酸麻得没知觉了,他不自觉地哼哼了起来。

        冯东元正打算上去睡一会儿,见他哼哼唧唧的样子,就问:“新羽,你怎么了?腿疼?”

        白新羽点点头,憋屈地说:“我感觉两条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长期不运动就容易这样,你明天肯定更疼。”

        “啊……”白新羽丧气地说:“让我晕过去算了。”

        冯东元道:“我给你按摩一下吧,以前我爸在的时候,也是经常腿脚疼,我按得不错。”

        “真的?快来快来。”白新羽说着往床里挪了挪,但想到他挪的方向是俞风城的方向,就顿住了,悄悄回头看了俞风城一眼,俞风城正靠在床上休息,斜睨了他一眼,爱答不理的。

        冯东元坐到白新羽床上,搓了搓手,“可能会有点儿疼啊,你忍着。”

        钱亮和几个新兵都凑了过来,“哎,咱们也学学,大家腿脚都酸,晚上互相按摩一下。”

        冯东元给白新羽捏起了大腿。冯东元看着挺瘦,没想到手劲儿可不小,一下捏下去,给白新羽疼的嗷了一声。

        冯东元扑哧一笑,“我说了有点儿疼,不疼没效果的。”

        白新羽哆嗦道:“你这是有点儿疼啊,大哥,你轻点儿。”

        “好好好。”冯东元放轻了手劲儿,白新羽呲牙咧嘴,但勉强可以忍受。

        不知道谁开了句玩笑,“我说东元这性格,就适合娶回家当老婆。”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冯东元也不生气,就笑骂道:“美得你。”

        白新羽也跟着附和起来。他以前从来没碰到过冯东元这种性格的男的,既温和细心,却又不娘里娘气,总之就是特别让人有好感,他觉得到部队能碰到钱亮和冯东元,可能是目前为止唯一的好事了。

        俞风城看着俩人有说有笑的样子,眉头轻轻皱了起来,他凑了过去,“东元,我也跟你学两手吧。”

        白新羽心里一紧,瞪大眼睛看着他。

        冯东元笑道:“好哇,其实挺简单的,你拿新羽另一条腿练练吧,别太用力,他怕疼。”

        俞风城笑道:“没问题。”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753/175562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