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白杨1 > 第23章

第23章

        这个点儿天还没怎么亮,偌大的训练场上除了他们再没有别人,白新羽饿着肚子,一遍遍地助跑、跳跃,试图翻过挡在他面前的那堵高墙,起初他还需要俞风城把他推上去,最后两次,俞风城把他往上一托,他就能攀住墙沿,靠自己的力气翻过去,尽管速度很慢,但好歹在一点点进步。

        就这么练了快半小时,白新羽彻底没力气了,他跨上墙沿后,整个人趴在上面,累得直喘,“我-操,我真翻不动了。”他饿得前胸贴后背,实在没有力气往上蹦了。

        俞风城站在下面,也微微气喘,“你至少从头到尾靠自己给我翻过去一次。”

        “我这不是进步挺大的吗,你就推了一下我就能过去了。”

        “废话,考核的时候能有人在下面推你?”

        白新羽耍赖道:“那不得慢慢来儿嘛,我现在实在没劲儿了,我要吃饭。”

        俞风城白了他一眼,“滚下来。”

        白新羽撑起身,翻身往下跳,也不知道是饿的还是累的,突然就觉得有点眼花,脚没蹬住墙,直接往下掉去,俞风城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了他的腰,白新羽毕竟是七十公斤的体重,从高处跳下来冲击力着实不小,俞风城情急下也没撑住,俩人双双往地上倒去。

        “妈的……”垫底的俞风城忍不住咒骂道。

        下面有个人肉垫子,白新羽没怎么摔着,倒是脸磕在俞风城的下巴上,疼得他直抽气。

        慌乱之中,俩人胸膛贴着胸膛,大腿蹭着大腿,粗重的呼吸喷薄在对方脸上,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暧昧。

        推搡中,白新羽就感觉自己的大腿顶到了什么鼓鼓的东西,不对,说反了,是有什么鼓鼓的东西顶到了他大腿……当白新羽反应过来那是什么的时候,脸都绿了,他为了掩饰尴尬,就咋咋呼呼地喊疼。

        俞风城一手还搂着他的腰,另一手狠狠一巴掌拍在他屁股上,“给老子起来!”

        白新羽手脚并用地从俞风城身上爬了起来,揉着脸颊说:“你说实话你这下巴是不是整的,真他妈尖啊。”

        “整个屁。”俞风城揉着腰,“你找揍是不是,撞死我了。”

        白新羽看他皱眉的样子,可能真撞得不轻,心里一边哈哈大笑他活该,一边又有那么一点点愧疚,他犹豫了一下,朝俞风城伸出手,“别叫唤了,你不是很能耐吗,摔一下怎么了。”

        俞风城眯起眼睛,“你再说一遍。”

        白新羽看着俞风城那表情,就心里一惊,手正想往回收,却已经来不及了,俞风城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用力一带,他整个人朝俞风城身上倒去,俞风城也不知道怎么就别了他小腿一下,然后搂住他的腰,利落地一个旋身,他只觉眼前一花,转眼就被俞风城压在了身下。

        白新羽使劲眨了眨眼睛,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如此地危险。

        俞风城把他的手腕压在头顶,冷哼道:“你从两米多高的地方往我身上跳,还‘摔一下怎么了’,是不是皮痒了?”

        白新羽颤声道:“大哥,我说错话了,我饿糊涂了。”

        俞风城呵呵一笑,目光从他的眼睛一路往下,盯着他的嘴唇,“那是你不老实,还是嘴不老实?”

        从白新羽这个角度,刚好就能看到俞风城垂下来的长长的睫毛,以及如刀削般英挺的鼻梁,想起那天那个粗暴的、霸道的吻,那种完全不同于女人的气息充斥着自己的口腔,老实说有些另类的刺激。白新羽十分肯定自己不是同性恋,他喜欢大胸脯和圆圆的屁股,他从来没对男人硬邦邦的身体产生过兴趣,他想来想去,可能是俞风城接吻的技巧不错,再加上跟男人接吻新鲜,所以他心里才会有些异样的感觉。

        俞风城见他傻愣愣的样子,低笑道:“说话呀,是你不老实还是嘴不老实,你要是承认是你的话,我就揍你,你要是承认是嘴……我可就亲你了。”

        白新羽感觉脸轰地一下烧了起来,他心里大骂这个俞煞星真是个放-荡货,小小年纪从哪儿学的这些东西,这要是换个女的或者同性恋,绝对受不了,早他妈被这小子迷晕头了。幸好他两样都不是,还能保持一丝理智,他哆嗦着说:“那你还是揍我吧。”

        “我干嘛听你的呀。”俞风城低笑两声,嘴唇轻轻碰了下白新羽的唇,那力度跟搔痒一样,直接搔进了人心里。他用小得只有俩人能听见的音量说:“白新羽,你知不知道跟男人做那个很爽?”

        “不知道,不想知道。”白新羽用力想把俞风城推开,可两只手都被他压着,完全用不上力。

        “真的不想知道?”俞风城继续一下一下地轻-舔白新羽的嘴唇,也不正经亲,就在那嘴角上尽情地撩拨,白新羽怎么躲都躲不开,脑袋都快晃晕了,最后他实在受不了,咬牙切齿地低叫道:“你他妈玩儿够了没有!”

        俞风城闷声直笑,大概是觉得玩儿够了,才放开了对白新羽的钳制,把人从地上拽了起来。

        白新羽脸红得跟喝多了似的,看着俞风城的眼神简直像看洪水猛兽。他现在深深地认识到自己的道行不够,如果以前在家的时候,多跟双插卡的哥们儿学两手,也不至于被俞风城玩儿得这么狼狈,真是后悔死了!

        俞风城笑道:“不是饿吗,还不去吃饭。”

        白新羽跟他保持着两米的距离,快速往食堂走去,俞风城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看着白新羽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的笑意。

        那一整天白新羽都有点儿不在状态,不过也没有人发现,因为他平时就是半调子,今天也没比往日差太多。不过练了一整天,白新羽终于能靠自己的力量翻过高墙了,只是速度慢、成功率低,但好歹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每次他累得不想动的时候,想想猪圈,立刻就会很有动力。

        晚上睡觉的时候,白新羽一直辗转到深夜,都无法入睡,他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身体有些燥热,男人都熟悉这种感觉,说白了就是有点儿发-情了。他到部队两个月,别说女人了,母猪都没见过,白天操练、晚上死睡,也没什么*空间,仔细想想,这两个月他也真是有点儿憋着了,尤其是今天早上被俞风城好一顿挑-逗……啊呸,这跟俞煞星有什么关系,他是个五肢健全、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有冲动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

        他翻了两回身,再也忍不住了,悄悄坐起来,到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机,那天他想给战友看自己小情儿的照片儿,结果被陈靖阻止了,不过当时还是充了电的,他手机里存了不少艳-照啊视频啥的,看看也能解解馋。

        他塞上耳机,把自己蒙在被子里,翻出手机里一段儿他拍的“小电影”,按下了播放键。身下的美女那娇滴滴的叫声顿时传进了他耳朵里,看着画面上那白花花的身体,他顿时来了感觉,下腹有阵阵热流涌去,他心里顿时宽慰不少,果然还是女人好,他一定是因为太久没见过女人了,才会有一丝丝被俞风城蛊惑的错觉。

        欲-火被挑起来后,白新羽色胆变大了一些,悄悄把手伸进裤子里,抚弄着自己的欲-望,他不敢发出半点声音,甚至连抚弄的幅度都不敢太大,于是摸了半天都觉得如隔靴搔痒,完全不尽兴,反而更饥渴了。

        突然,白新羽感觉到一只冰凉的手伸进了他被子里!他惊得发出一声短促地低叫,但他及时捂住了嘴,同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立刻意识到那只手是俞风城的,可他一动也不敢动,为了能够听清楚周围的动静,他只能把耳机摘了下来,心惊胆战地听着有没有战友注意到异响。

        俞风城的手大胆地钻进了他裤子里,准确地一把握住了他的宝贝,白新羽忍不住夹紧了大腿,他现在真想跳起来跟俞风城拼命,可他不敢啊!

        俞风城却变本加厉地把手伸进了他腿缝间,用手指挑逗着那蠢蠢欲动的宝贝,白新羽被那手指撩拨得浑身燥热,不自觉地悄悄松开了腿,俞风城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把白新羽的宝贝整根握在了手里,技巧地抚弄起来。

        自己摸自己和别人摸的刺激感和兴奋度可是天差地别,白新羽只觉气血翻涌,欲-火中烧,他张嘴咬住了被子,才能控制住不发出声音,男人最是熟悉男人的需求,白新羽被俞风城一只手弄得浑身舒服得跟过电一般酥麻,两个月来禁-欲的生活让他的渴望节节攀升,在这个隐秘的夜晚一下子释放了出来,自然势不可挡。白新羽爽得简直想叫出来,除了俞风城确实有两下子之外,那种随时可能被人发现的犯罪般的刺激感,和被男人手-淫的新鲜感、羞耻感全都融合到了一起,造就了他现在又兴奋、又恐惧、又羞-臊、又饥-渴的复杂的情绪,这些情绪在被那只钻进被子里的手肆意亵-玩时,达到了顶峰,推动肉-体的快-感不断升温,白新羽最终颤抖着在俞风城的手里射了出来,那一刻他真有种醉生梦死的感觉。

        发-泄完后,俞风城故意把湿乎乎的手在白新羽的大腿内外侧慢慢地、反复擦拭,把那些湿黏的体-液都蹭到了白新羽腿上,白新羽冷静下来后,羞耻得脸要烧起来了,他根本不敢掀开被子,只是再一次夹紧腿,想让俞风城赶紧把手抽回去,可那只作孽的手把他里里外外摸了个够之后,才意犹未尽地抽出了被窝。那火热的手离开他皮肤的瞬间,他感到一阵莫名地失落。

        接着,白新羽蒙在头顶的被子突然被用力扯了下来,俞风城戏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别闷死了,我不喜欢奸-尸。”说完还特别缺德地舔了下他的耳朵,然后俞煞星就跟没事儿人一样,规规矩矩地躺回自己床上,心满意足地睡觉去了。

        白新羽紧闭着眼睛,回想起刚刚的一切,悔得肠子都青了,可是爽都爽过了,他再怎么后悔也不能把指针往回拨,他只是不知道,自己明天要拿什么脸面对俞风城……来个人赶紧弄死他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753/175562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